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省情调研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区域研究 > 省情调研 > 正文
漫谈志书编纂与齐鲁文化的体现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许新贵 王志坚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11-26 13:43:34 更新时间:2015-12-02 16:09:44

  

  内容提要:旅游业已发展成为当代重要的经济产业之一,新编志书大都设有旅游志,但在具体的编纂中,存在物质方面记述多精神方面记述少、经济性记述多文化性记述少的现象,没有很好体现出“好客山东”和“山美水美人更美”的齐鲁文化。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在旅游志中增加对当地旅游服务中产生的典型事例的志记,通过一些感动游客的诸如周到服务、诚信经营、豁达仗义、见难相助等具体事例,表现出山东的热情好客和“人美”。

  关键词:旅游、人物、齐鲁文化

  人物志是地方志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直接影响到志书质量的优劣。我省二轮志书在人物传记中普遍存在传记人物(主要是军政领导)的只写履历、没有具体事迹或只简短概述事迹和人物收录标准值得反思的问题。志书人物收录应以人物在历史发展中的作用(即”存史”价值)为标准,在编纂中排除种种不必要的杂念和多虑,从弘扬齐鲁文化正能量出发,深入研究志书人物传记的写法,深入挖掘和记述人物的事迹,秉笔直书人物的典型具体事迹,充分反映齐鲁人物的风采,从而提高志书的质量。

  

  接到《关于召开全省方志理论研讨会的预备通知》后,作为基层史志工作者,觉得若能有机会参加此会,聆听到专家、学者高屋建瓴的史志理论和深刻、独到的见解,与史志大方之家交流研讨,既能提高自己的史志理论研究水平,更能提高自己的史志编纂素质和技能,定会受益匪浅,于是跃跃欲试准备撰写相关的论文。但由于受自身的学识所限,虽反复思考和探讨,仍感力不从心,难以写出有价值的论文,不免有些畏难。可是如果不写,就会失去这次提升自己的机会,太可惜了。因此只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硬着头皮前行。

  之所以题目使用“漫谈”,主要是因为我们基层工作者平日多忙于具体编纂,理论研究少,对史志理论的见解多浅尝辄止,专题谈某一方面,不仅缺少深刻的见解,恐怕连论文的字数要求都难以达到,所以只好多涉及几个方面。下面将主要从旅游志、人物志两个方面谈一下志书记述中如何展现齐鲁文化、体现齐鲁文化特色的问题。

  一、旅游资源与齐鲁文化

  要在志书记述中充分体现齐鲁文化,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齐鲁文化。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中对文化的解释是:“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由此我们可以推论出:齐鲁文化是先秦时期齐国和鲁国地域范围内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应包括承载着齐鲁文化的各种物质载体和和精神表现;旅游业中的齐鲁文化,应指承载着齐鲁文化的各种旅游设施、服务和旅游精神财富。

  众所周知,我国的旅游业虽然历史悠久,但由于受政治、经济和思想观念等因素的影响,发展较为缓慢。1978年后,随着改革开放、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旅游业步入快速发展轨道,逐步兴盛,并于二十世纪末发展成为重要的经济产业和人民生活活动。因此,在第一轮修志时,把旅游业设为独立的编章的极少,不但相关的内容分散记述在自然地理或自然资源、名胜古迹、餐饮住宿、人民生活、风俗习惯等编章中,而且记述的角度也不是旅游。二轮修志,从我省已出版的志书中不难看出,各地都重视了旅游业的编写,许多旅游资源丰富、旅游业发达的地区都把旅游业单独设编,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在具体的编纂中,存在物质方面记述多精神方面记述少、经济性记述多文化性记述少的现象,没有很好体现出“好客山东”和“山美水美人更美”的齐鲁文化。

  当代旅游业是集行、游、住、吃、购、娱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产业,发展旅游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取得经济效益,我们在旅游志中理应将旅游交通、游览景点和项目、食宿设施、娱乐购物设施等一一记述清楚。这一点,各地新志大都处理的很好,设有旅游线路、旅游景点、旅游服务机构、酒店宾馆、购物娱乐场所等内容,在此不再例举。从旅游者的旅游目的来说,旅游有放松身心,减轻生活或工作压力,享受旅游目的地的特殊住、吃、购、娱等,更有游览旅游目的地的山水风光、感受大自然的神奇美妙,观察其风土人情、体味其生活习俗的文化内涵,瞻仰其名胜古迹、抒发怀古幽思等。因此,旅游志不仅要将旅游的物质环境和条件展现出来,还应把其所蕴含的文化表现出来。以威海的刘公岛为例,如果只是把它作为一个海岛,描述它的优美的海岛风光,记述其众多的旅游景致和服务设施,而不记述其以刘公、刘母为代表乐善好施、解危济困,不记述其以北洋水师将士为代表的精忠报国、舍身取义,不记述其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和甲午悲壮,就不能表现出刘公岛的独特旅游魅力和文化内涵。

  旅游志中怎样体现“好客山东”和“山美水美人更美”呢?“好客”和“人美”需要事和人来体现,所以旅游志还应对当地旅游服务中产生的典型事例加以志记,通过一些感动游客的诸如周到服务、诚信经营、豁达仗义、见难相助等具体事例,表现出山东的热情好客和“人美”。可惜的是,已出版的旅游志中几乎没有这项内容,我认为这是志书的一个缺憾。

  二、人物传记与齐鲁文化

  人物志是地方志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直接影响到志书质量的优劣。自宋代始,方志必列人物。至清代,人物在志书中所占比例,多则一半以上,少则占1/5左右,所谓“古来志书半人物”。社会主义新方志也都设有人物志内容。人物志以其涉及面广,政策性强,影响深远,而为各方人士关注,是方志著作中最引人瞩目的内容。纵观我省两轮修志中的人物志,各地对“生不立传”和“述而不论”的原则都把握的很好,但在表现传记人物的特点上却存在很多不足,留下了很多遗憾。

  我省人物传记中收录的人物一般分为党政军领导、英烈模范、仁人志士、社会闻达、科技精英、能工巧匠等。之所以能有这些分类,是因为他们由于所处的位置不同,所做的事情各有特点,在齐鲁文化中,党政干部崇尚的是清正廉洁、勤政爱民、造福百姓,军队领导崇尚是军事领导和指挥水平高、能征善战,英烈崇尚的是机智勇敢、勇往直前、不怕牺牲,模范人物是爱岗敬业、事迹突出感人,仁人志士是仁爱而有节操,社会闻达是德高望重、深得民众敬仰,科技精英是醉心科研、成果显著,能工巧匠则是心灵手巧、精于某艺;这些人物之所以能入志,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自己所处的社会地位和所从事的事业上为人类进步、社会发展做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和成就。我们在为这些人物立传时,只有根据他们从事的事业特点,把他们令人瞩目的贡献和成就通过具体的事迹表现出来,才能让读者了解他们、敬仰他们、铭记他们,从而达到志书存史、资政、教化的目的。这一点,在古代志书都有很好的把握和处理,人物传记写得生动感人,在第一轮社会主义新方志中,早期的也都较为得当,遗憾的是一轮新方志后期的志书和二轮新方志却出现了诸多问题,既影响甚至损害了人物形象,也影响了志书的质量。突出表现在一下两点:

  首先表现在当代人物传记只写人物的履历,没有人物事迹,根本算不上传记。这一点在党政军领导上表现尤为突出,如某志书讨论稿人物志中的一篇当地一个重要党政领导的传记,该传记300余字,全篇仅仅写了人物的生卒时间、籍贯、文化程度和何时参加工作、何时入党、何时至何时在何地任何职务,半个字的事迹也没有。我曾与该志的主要编辑探讨过这篇传记,我认为这个领导的传记如果这么写,不写他在领导岗位上做了哪些工作,取得哪些政绩,不但影响志书的质量,而且有损该领导的形象,因为看了这篇传记,我不由地产生了该领导是一个“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官僚的感觉。而这位编辑却说从理论上讲是该照我说的去写,但实际上却行不通。一是现在是集体领导,有关政绩不能说是哪个个人的,写了怕产生争议;二是有些领导本身就是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值得记述的政绩;三是有些领导在位时所做的政事随着形势的变化可能功过逆转,写了后不仅影响领导的形象,可能还给其后人带来不利的影响;四是某些领导可能明里清正廉洁、暗里贪污腐败,现在记述其正面政绩,将来不好处理其反面劣迹。应该承认,这位编辑考虑问题还是比较全面、周到的,不过,我实在无法苟同他的观点,因为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所有看法、顾虑都是背离方志人物传记“客观公正”原则的多虑。我们具体分析一下他的说法:中国共产党历来强调集体领导,但集体领导并不抹杀个人的功绩,在领导集体中,某位领导在政策制定和政策执行时的具体表现是个人的行为,志书将其个人行为记述出来,这就是其个人的事迹。如果领导没有什么值得记述的政绩和事迹,那么这位领导就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多余人”,没有什么存史价值,完全没有入志的资格,志书如果仅仅因为他在行政职务上达到所谓的收录标准,那么就应对有关的收录标准作出修改和调整,以免因为个别人物的入志,影响入志人物的整体形象,损害人物志的质量。领导在位时所做政事的功过随着形势产生争议或发生逆转,记述后将来影响领导的形象,给其后人带来不利的影响,则有点“杞人忧天”,功过是非自在人心,志书所承担的只是客观记述领导当时的事迹,历史的功过留待历史评说、留待后人评说,至于担心对其后人的影响,纯粹是“出身论”思想作祟。某些领导明里清正廉洁、暗里贪污腐败的现象,只要没有实现人类的理想社会——共产主义,不仅过去和现在存在,将来也必然存在,新方志不能因为这而不去认真记述有关人物的事迹吧,再则,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人总是有其正反两面性,志书在人物的劣迹未被发现时记述其正面事迹,在其劣迹被查处后记其反面劣迹,恰恰是志书客观公正的体现。

  其次是人物事迹只有概述和结果,缺少过程和细节,读者无法通过人物的具体事迹,感受到人物体现出的蕴含着齐鲁文化所崇尚的道德品质、思想行为。如某志中在写军队人物传记时,只概述人物参加过那些战役、战斗,没有记述其在具体战役和战斗中的表现,读者既无法了解人物在有关的战役和战斗中所发挥的作用,也无法了解人物表现出的能征善战、机智勇敢、不怕牺牲等品质;在写科技精英传记时,只写人物参与过哪些科研项目,发表过哪些或多少论文,不写其在科研中的表现、其论文在科技发展中有什么影响,同样无法使读者通过传记感受到科技精英们在具体的科研中所表现出的呕心沥血、孜孜以求、苦心钻研的精神品质。如此种种,恕不多言。

  再谈一下人物收录标准。从古代志书对人物的记述看,人物收录是以其在历史发展中的影响为标准的,所以即使是“鸡鸣狗盗”之徒,也能入志。新方志人物收录则是按所谓“客观”标准,如军政职务达到什么级别、专业技术职称达到什么级别等等,只要人物的职级达到收录标准,就不加区分地一概收录,不考虑其在历史发展中是否有影响、是否有“存史”价值。这种标准看似客观,其实不然。形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我窃认为主要有两点:一是编纂者缺乏站在历史高度驾驭入志人物的能力和意识,二是入志人物的“名利”之心对编纂者的制约。要解决这一问题其实也不难,只要编纂者加强站在历史高度驾驭入志人物的意识,提高站在历史高度驾驭入志人物的能力,在编纂人物志时,淡漠名利之心,抱定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秉笔直书”即可。

  综上所述,由于诸多主客观因素,当代人物志存在种种令人遗憾的不足,但我坚信:只要我们志书编纂者在编纂人物传记时能秉持“对历史负责”的观念,排除那些不必要的杂念和多虑,以弘扬齐鲁文化正能量为出发点,坚持“秉笔直书”的底线,以精益求精的态度,深入研究志书人物传记的写法,深入挖掘和记述人物事迹,不仅完全可以避免这些不足,而且能使我们的人物志更充分地反映齐鲁人物的风采,展现齐鲁文化在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

  

  (2015年全省方志理论研讨会  威海市环翠区史志办 许新贵 王志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