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百善孝为先 积善民风厚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陈巨慧 巩玉婷 宋来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3-25 08:47:09 更新时间:2014-03-25 08:47:09
    在平阴县城南20多公里处,坐落着一个历史悠久的小村子——孝直。2500多年的建村史,让泰山余脉上的这片土地文化底蕴深厚;“孝顺、直实”的祖训,让这现代化的乡村处处绽放馥郁芬芳的文明之花。
侄孝叔父  “孝直”源起
    2月27日,细雨初歇,浮云散淡,孝直村笼罩在斑斓的春光里。来到村中央的文化广场,居中而立的“孝侄”铜像,定格老人在侄子的搀扶下,其乐融融的生活瞬间,诉说着这个古老村落的“孝直”渊源。
    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位老人从年轻时就给本村的一个富户看家护院,对东家忠心耿耿,终生未娶。后来,这家富户败落,老人依然不离不弃,守着东家的院子。他的侄子得知后劝叔叔:“东家已经败落,你年纪这么大了,还留在此处有什么用?不如跟我去过吧!”老人拒绝说:“不行,以前老东家待我不薄,虽然现在家道败落,我也不能一走了之。”
    任凭一再央求,老人仍执意不肯离去。无奈之下,侄子搬过来和老人住在一起。侄子对叔叔甚是孝顺,关怀无微不至,赶上在荒年,或叔叔身体不适,宁愿自己挨饿受冻,也竭尽全力让叔叔吃得好,穿得暖。在侄子无微不至地照料下,老人安度晚年,直至85岁时安详去世。
    村里一位姑娘被这个侄子的孝行所感动,嫁给了他。勤劳善良的夫妻俩,日子过得和美幸福,所生养的两个儿子相继成为朝廷命官。村里人为了纪念这位孝顺的侄子,把村名定为“孝侄”村。后来,人们为了弘扬这种孝顺耿直的德行,就将“孝侄”改为“孝直”,希望村民孝敬老人,忠厚耿直。
    “百善孝为先”,孝侄的故事千古流传,孝文化也在孝直落地生根。65岁的孝直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殷景玉已是满头白发,他告诉记者,孝侄的故事发生在什么年代无人知晓,但“孝直”这个地名有据可查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唐朝,距今已有1100多年。
    1994年、1996年,孝直村南第一砖厂挖土时分别发现了两座唐代古墓,并出土了两块墓志铭。据墓志铭记载,墓主人分别是唐代平卢军都团练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左散骑常侍特使持节兖州军事兼兖州刺史、洪州都督李敢言(公元744年-811年),及其儿子唐右厢马步都虞候、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兼监察御史上柱国李云(公元797年-862年)。
    在李云的墓志铭上,以“维山之傍,维水之傍;先茔是祔,如还其乡。翔鸾之乡,孝直其里,既孝且直,子孙其嗣,积善传芳,终天无已”作结,既描述了孝直的地理风貌,又记录了“既孝且直”的孝直民风。
    没有宝贵的矿藏,没有丰富的物产,孝侄的传说与孝顺耿直的美德,成为祖辈留给孝直最珍贵的宝藏。
“旧时王谢”  警喻今世
    在文化广场上漫步,满目皆景,孝侄铜像左右两侧的仿古建筑正义厅、奉献厅书画飘香,记录着孝直的文化历史及好人好事;孔子铜像、诸葛亮铜像、包拯铜像、范仲淹铜像、孟母三迁铜像、岳母刺字铜像等名人塑像与各种富有新意的名言警句“见缝插针”,营造着文化氛围;健身路径上,老人和孩子的欢颜,让空气中充满幸福的味道。
    文化广场西南角,村委办公楼北临的一处青砖大宅,却显得与这花园式广场格格不入。房子早已缺砖少瓦,门窗不齐,院子里枯树倾倒,萎草交杂,萧瑟凄凉。但从院落的建制及屋檐上精雕细刻的石兽判断,这里定是大户人家的宅院。
    村文化干部王长兴介绍,这处宅院曾叫祝家楼,后改为张家楼,再后来便是现在的孙家楼。名字的不断变迁,牵出隐藏在这座大宅背后的传奇故事。
    明朝洪武年间,有一祝姓人家从外地逃荒要饭来到孝直村,住在当时村外的几间场院屋里,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有一天,有一位年近70岁的老头儿从场院屋旁经过。别看老头儿其貌不扬,却是一位世外高人。祝家老人请这位世外高人住脚,并对他说:“您是否能给我家指点一番,以免我家常年受苦日子?若您指点应验,我将让我的孙子给你住高楼,并让您享受富贵。”世外高人看着这祝家老人非常诚恳,就答应了。世外高人给祝家指点完就走了,并许诺说:“我三年以后再回来。”
    果然,第二年,祝家有人做了高官,家丁就兴旺起来。财源滚滚的祝家接着大兴土木,建起了高楼和花园,亭台楼榭,让人好不羡慕。
    到了第三年,世外高人如约来到祝家,祝家人竟称不认识,并说他是个骗子。世外高人非常生气,拂袖扬长而去。时间不久,祝家就遭受灭顶之灾,高官被罢免治罪,下了监狱。祝家家道败落,没有办法,只得把家产变卖给了本村张家。
    张家自从买下祝家这套房产后,也过起了奢侈的生活。有一年,张家给儿子娶媳妇,婚礼甚是隆重热闹,请乡勇维持秩序。有一个姓孙的年轻人也前去看热闹,因为贫穷,他穿戴破烂,竟被看门的乡勇拦在门外,并将其推搡出好远。年轻人心里非常难过,他暗自发奋起家,经过几十年的辛勤劳动,家产日益增多,孙家成为当地屈指可数的富户。
    清朝末年,随着鸦片的输入,张家人吸上了大烟,走上败落之途,直到最后家徒四壁,将空楼和院子卖给了孙家,从此张家楼更名为孙家楼。
    斗转星移,宅院一代代的主人变成了“旧时王谢”,宅院也在“大炼钢铁”及“文革”期间遭受破坏,但仅存的南大门、东大门及三间大厅,却如同村里的警世钟,告诫着人们唯有勤俭耿直、忠厚诚实方能持家,在任何年代,忠厚耿直都是最有力的人格力量。
神话经久  美德颂扬
    旧社会,难以应付天灾人祸的人们寄希望于神仙这一超自然的力量。过去的孝直,不仅北有镇武庙,南有天齐庙,西有土地庙,东有奶奶庙,还有山神庙及四个关帝庙。因地处地处泰山余脉,关于泰山老奶奶的神话传说故事就显得格外亲切。
    王长兴说,传说中的老奶奶火眼金睛,能洞察人间不平事,爱憎分明,惩恶扬善,不仅保佑好人平安,也能对坏人施以惩戒。相传很久以前,庙近处有一人家,宽敞洁净的小四合院,住着一对母子和媳妇,小伙子是个孝子。早年的伤寒病夺走了父亲的生命,母亲悲痛过度哭瞎了双眼。孝子自幼勤劳孝顺,精心侍奉母亲。但是孝子娶的媳妇却是不良之人,粗野蛮横,好吃懒做,打骂婆婆。母亲当着儿子的面不敢说起,忍气吞声,含泪度日。
    一日,孝子去大街买些肉菜,嘱咐媳妇包好饺子先端堂屋敬母亲吃。媳妇不悦,口中小声骂道:“给这个瞎婆子吃,还不如喂猪哩,喂猪还能给家里挣钱,攒粪圈哩。”顺手把白白的饺子扔进猪圈。午后,孝子来到母亲屋中,问饺子是否可口。母亲一听明白几分,说出实情。孝子不信,母亲忍无可忍,说要找泰山老奶奶评理,于是,来到奶奶庙前,跪在泰山老奶奶像前,叩头说:“请老奶奶公断,谁吃了饺子,天打五雷轰。”
    不一会儿,天空乌云翻滚,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道一道闪电向猪圈劈去,把吃了饺子的大黑猪劈死。稍后,风停雨止,天又恢复了晴朗。眼前的一幕把孝子一家惊呆了。媳妇吓得瘫在地上,叩头作揖,求老奶奶宽恕,并发誓改邪归正。从此孝子媳妇极尽孝心,一家其乐融融。
    孝子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信奉泰山奶奶的人也越来越多,香火也越来越旺。如今,孝直村东门外的奶奶庙早已消失不见,但关于泰山老奶奶的传说还在村中流传,寄寓着孝直人真诚纯朴的美好愿望。
    谈话间,记者来到村委办公楼前,“全国文明村镇”、“全国敬老模范村居”、“全国精神文明创建先进单位”等奖牌一块挨一块,挤得满满当当。
    然而,时间倒回30年前,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殷景玉告诉记者,孝直村地处平阴、肥城、东平三县交界处,105国道穿村而过,村里有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大集。正是由于这些优势,一些孝直人过去似乎总有“高人一等”的感觉。欺行霸市、打架斗殴成了“家常便饭”,“雁过拔翎”成了某些人的习惯,看着大小车辆从村里过去而不捞一把,就觉得“不会过日子”。在街上骂架觉得“不过瘾”,就站到房顶上骂。“走路躲着孝直街,办事让着孝直人”,成了邻近各村的一条办事准则。此时的孝直成为沧海中的一颗遗珠,失掉了它原本璀璨的光芒。
    1985年,孝直村领导班子调整,孝直着手“文化治村”,让孝直村由“大乱”转为“大治”。如今村里不仅有电视台,还有村报,村民打开电视机就可以看到熟悉的人在演讲,翻开报纸就会看到身边发生的点滴印在了报纸上。而在孝直一带千古流传的神话、风物传说以及民谣、民谚,也被融入了新的意义,为村民的文学创作注入灵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