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章丘书院寻踪 黄鹂泉边古学堂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赵福平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1-21 10:51:37 更新时间:2014-01-21 10:51:37
     在人们印象里,大凡一处学校,必然建立在交通相对方便、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这样,就能使学子们方便快捷地赶到学校里读书。但一次荒野之旅,却不经意地彻底改变了笔者的这种想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这处古代的学堂,竟会建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就是长清区比较有名的古学堂——黄鹂书院。
 
    村庄因黄鹂泉而名
 
    长清区双泉镇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出镇驻地沿平坦的乡间公路向西南方向行走,走到尽头就是黄鹂泉村,再继续向南走的话,就到肥城地界了。
 
    黄鹂泉村现在也叫黄立泉村,这个村名的由来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向村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在这个村子的南山坡上有一湾泉水,在泉水旁能经常听到黄鹂鸟的叫声,天长日久,这湾泉水也就叫黄鹂泉了。第二种说法则是,泉池中的泉水叮咚作响,回环婉转,犹如黄鹂鸟鸣,所以叫黄鹂泉。谁对谁错,不做考究,但泉因黄鹂鸟而得,村因泉水而名却是不争的事实。
 
    一进到黄鹂泉村,便看到两棵高大的柏树挺立在路的中央,村民用石头垒砌成一个椭圆形的平台,将村碑和这两棵柏树保护起来。村子依山势而建,南高北低,东上西下,高低错落,十分有致。这里三面傍山,树木遮盖,庄户人家不多,尘土噪声不扰,到了这里仿佛进入一个桃源般的清静世界里。
 
    黄鹂泉书院建于明朝  原为家族私人学校
 
    穿过黄鹂泉村的曲折街巷,走到村南的山坡上,这儿有一处崖壁,崖壁下面有一青石修成的方形洞口,人要低头猫腰刚好进去,只见里面有一泓池水,前后左右的清水向这儿聚集,这就是黄鹂泉。泉水汇集后再沿着村民修筑的暗渠流向山下的大蓄水池,以供全体村民饮用。
 
    从黄鹂泉往北大约十几米外,有一处已经完全颓废的院落,院墙残破得只有半人多高,院内已没有任何建筑,出于好奇的原因,不觉抬步进入院内。如今该院内杂草丛生,不知当初为何建有此院落。
 
    稍驻足,转身向阳,见一方碑立于其院,蹲在碑前细细端详,才知此处是一书院。解析碑文得知黄鹂泉书院年代久矣,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同仁里乡亲重新修缮,笔者大为惊叹。原来,清代以前的黄鹂泉村及其附近属于肥城管辖,大约明朝洪武年间,来自江苏淮安一个叫孙书中的读书人全家来到肥城居住,多年以后,孙家人丁兴旺,孙氏后人乐善好施,曾捐资修建了好多庙宇,做了好多善事。到了孙家的十世后代,孙祖舜一辈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孙祖舜兄弟四人便在居住地也就是黄鹂泉村捐出良田八亩作为资金,在南山坡上创建了黄鹂泉书院,作为家族的私人学校。
 
    清朝光绪二十三年,孙氏后裔孙昌贻成为家管,这时的书院已大不如前,孙昌贻便决定当出学田一半用作资金修缮书院,在邻里乡亲、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书院得以重修。但由于社会的巨大变化以及其他原因,这处私立学校终于还是落败了。
 
    三教堂内有洞天  青石钟亭保存完好
 
    游览黄鹂泉书院,作为该书院遗址重要组成部分的三教堂不能不提。
 
    离开黄鹂泉书院向东不远就是三教堂遗址,这座三教堂也是孙家人所建。整座建筑坐北朝南,进入庙群后发现三教堂的主殿和观音殿遥相呼应,所有建筑均为青石精打而成,平顶檐角,屋顶皆为硬山样式,前后三排依次布局,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四方院落。尤其让人吃惊的是,主殿西边的西厢房完好无损,门窗俱全,门上的门鼻子还上着一把“三环”牌的铁锁,这说明这间西厢房仍然在有人使用。
 
    三教堂,顾名思义就是由“儒教、道教、佛教”三教合一的庙宇,这说明几百年前,人们就将各种思想融合在一起了,这也算是一种思想文化的和谐共存吧。
 
    在主殿三教堂屋西相邻处,竟然还有一座保存完好的钟楼,也叫钟亭。这座钟亭建筑材料全是上等的青石,卯榫结构,上刻云纹图案,亭帽四角飞翘,中间有一眼挂钟用的孔洞。亭柱题字落款是“天启四年三月十二吉立”(1624年),由此算来已近四百年了。可能是地基不稳或是地基下沉的原因,这座钟亭看起来有点倾斜,不过没有大碍。在荒郊野外或是说没人看管的地方,连上这一座,我已经见过三座如此精美而没有倒掉的钟亭了。
 
    笔者没有找到关于黄鹂泉书院当年办学规模的记载,那里培养了什么人才也不得而知。只是古人将书院建在这样人迹罕至、清静的大山里,确实值得我们现代人深思。教育是清静少扰好还是融入社会好,见仁见智,很难有一个固定的答案。
 
    多年前笔者去黄鹂泉书院时,曾拍过一张图片。拍摄地点和近期拍的黄鹂泉书院遗址石碑在一个位置。拿多年前的图和现在的图一比对,就发现,位于书院遗址院内的石方碑,现在已经被用碑帽和碑耳保护起来,这很是让人欣慰,假如没有这石方碑的基本完好,黄鹂泉书院的真实情况,也许就永远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