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还原高密县令曹梦九
来源: 作者:李解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10-12 09:32:18 更新时间:2013-10-12 09:32:18
    【剧版《红高粱》中  与男女主角三足鼎立】
    随着导演、编剧人选渐次披露,剧版《红高粱》眉目已越来越清晰。作为经典的电影《红高粱》,曾经影响了一代国人。这对于电视剧版的《红高粱》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电视剧版的《红高粱》,该如何突破电影版的《红高粱》给人们留下的经典印象?对此,莫言似乎早已有了一个新的答案。那就是在电视剧版里,加入一个崭新的被大家忽略的人物。这个人,就是民国时期曾任高密县县长的曹梦九。按照莫言的说法,这将是剧中和“我爷爷”、“我奶奶”构成三足鼎立的一个人物角色。被莫言颇为看重的人物,历史上真实的曹梦九,究竟是怎样的人物?即使是在如今,当你走在高密市的大街上,随便找一个60岁以上的老人问起曹梦九,都会得到一堆的故事。按照当地研究者的说法,民国时期,曹梦九在高密的地位,相当于如今莫言在高密的地位。那就让我们带领读者,先去认识一下这位传奇县太爷。
      【曹梦九:行伍出身的尊儒县长】
    作为高密县长,曹梦九的一生颇为传奇:他曾是冯玉祥的部下,与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等割据一方的军阀是拜把子兄弟;在山东从政期间,他曾在曲阜、平原、高密等地任职,对黄赌毒严打,同时又主张废除各种刑罚。被高密人昵称为“曹二鞋底”的曹梦九,虽然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受的是西式教育,但是生活中的他,却始终坚持着传统的道德观念。
      【家喻户晓的  高密县令】
    “曹梦九?”7月28日下午,在高密市人民路边乘凉的75岁的刘大爷被记者询问起曹梦九时,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哦,你说的是曹二鞋底吧?那当年可是咱高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啊!咱们高密现在这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哪个不知道他的故事!”
    清正廉洁,爱民如子,是如今大多数高密老一辈人对于曹梦九最直观的评价,一个显见的例证是,即使到了2000年之后,不少高密人在谈起曹梦九时,仍会坚定的认为他是一个“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而在莫言的一些小说中,关于高密“曹知县”的记载也颇多。对此,曹梦九的研究者、高密人唐国举表示:“曹梦九是一个很传奇的人物,可以说在上世纪30年代,曹梦九在高密的地位,甚至高于如今莫言在高密的地位。他为老百姓做过很多事儿,值得我们记住他。”
    据史料记载,在上世纪30年代初,曹梦九出任高密县县令。在任职高密县令期间,他做过几件大事:剿匪、禁鸦片、禁赌,以及修订了《高密县志》。“小时候,我们村里好多老人都曾谈起过曹梦九的故事,都说他是一个好官,一个难得的清官。”80后的王飞是高密市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在谈起曹梦九时,他依然可以说出很多关于曹的轶事:“有时候回家也给孩子讲这些事,当是一个故事吧。”
      【尊儒县长】
    本月中旬,电视剧版《红高粱》剧组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在会上,莫言对于电视剧的开拍颇为开心,同时他也对于电视剧版的《红高粱》谈了自己的看法:“土匪、我奶奶、我爷爷,通过电影大家都很熟悉,但小说里有个重要人物,高密的县官曹梦九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很多故事也被传奇化。”
    对于曹梦九这一人物,莫言显然寄予厚望:“我觉得这个人物可以发展成三足鼎立的人物。我们要塑造一个有正义感的县长,同时又不是一本正经的儒家式县长。照高密人的理解,这是很难摸清的人,一阵风一阵雨一阵晴天,半文半武,也有点野蛮。”
    那么历史上真实的曹梦九,是否确实如莫言所说,是“一个半文半武,不一本正经的儒家式县长”?
    对此,曹梦九的长孙曹贵敬对本报记者表示:“怎么说呢,我觉得我爷爷是一个特别传统,特别遵守传统道义的人。”据曹贵敬回忆,从小到大,爷爷对于自己的儿子们要求非常高:“几乎是那种传统的儒家要求,出门回来要请安,每天不管做什么事儿,都要克己复礼,都要按照儒家的方式来做。”
    曹贵敬记得,有一次自己的父亲出远门,几个月后才回来。“那时候我小啊,一看父亲回来了,自然就很亲昵他,到处都缠着他。”而父亲回到家后,先把行李扔在二楼,随后直奔三楼而去:“因为我爷爷当时就住在三楼。”曹贵敬紧紧拽着父亲的衣袖,跟父亲一起跑到了三楼:“我父亲一进门‘扑通’就跪在我爷爷面前了,然后汇报这几个月都去哪里了,干啥了,给爷爷请安啥的。”虽然对于自己儿子一辈的人要求严格,但是曹梦九对于孙辈的孩子却始终和善可亲:“从来没说过我们这些孙辈孩子一句话,像我是长孙,骑他脖子上都没事儿,但是只要我父亲或叔辈儿的犯了一点错,马上要严惩他们。”
    在曹贵敬的印象里,祖父曹梦九是一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人:“他虽然是从天津武备学堂毕业的,接受的是西式教育,但是他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他从冯玉祥手下辞职,再到接受韩复榘的邀请从政山东,以及他对于身边人的态度,都可以看出来,祖父是非常尊重儒家的。”
    【韩复榘的结拜兄弟】
    如果梳理曹梦九的一生,或许我们会发现,他身边有不少结拜兄弟,而这些人在上世纪初,都曾是割据一方的群雄。“我爷爷最初是在冯玉祥手下做过团长,跟韩复榘是结拜兄弟,此外像石友三、马鸿逵等人,当年也跟我爷爷结拜过。”曹贵敬表示,也正因为如此,韩复榘主政山东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天津,请曹梦九担任当时山东省政府参议,随后,曹梦九署理山东曲阜县长,开始了自己的山东从政生涯。
    而据唐国举考证,曹梦九在曲阜任县长期间,首先开展了“禁烟”、“剿匪”等行动,而且对几家不法富人进行了惩罚。也是在这一时期,曹梦九收获了第一个响当当的外号:“曹大鞋底”。“为什么叫曹大鞋底呢?是因为我爷爷做了一件特大胆的事儿,那就是废除刑罚。”曹贵敬告诉记者说,行伍出身的曹梦九深知当时刑罚的可怕:“我们现在看电视,听评书,都觉得打板子是一个比较轻的刑罚,而上夹棍之类的是比较重的刑罚,其实不是这样,那时候打板子对于受罚者是一种很可怕的刑罚,稍有不慎可能就会伤到骨头,因此我爷爷废除了这些刑罚措施,哪怕你是土匪,抓住你了,可以杀你,但是不能对你采用刑罚。”
    废除了打板子等刑罚之后,曹梦九同时自创了一种新的惩罚方式,即用鞋底殴击受罚者的臀部:“用鞋底子打人很疼,但是不伤骨头,既避免伤害受罚者,同时还能起到惩戒作用。”
    据史料记载,从1930年署理曲阜县长,到1937年离开高密,曹梦九曾任曲阜、平原、高密三县县长,而曲阜、平原、济阳、高唐、禹城、济南等地,都曾为曹梦九树立过德政碑。
    虽然与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等后来在中国独霸一方的军阀是结拜兄弟,但是曹梦九的为人处世却与这些人完全不同:“这是得益于我祖父读过私塾,他骨子里可能有一种特别传统的东西,而且对于儒家,他非常尊崇。”
      【超前的治理理念】
      1935年10月,曹梦九走马高密,做起了高密县长。
    在高密坊间,如今人们谈起曹梦九,更多的是津津乐道于其屁股后面的两个“鞋底子”,似乎这对鞋底,可以打尽世间一切不平事。但事实上,曹梦九带给高密的,不仅仅只是传说。
    纵观上世纪30年代的山东,土匪、贩毒、赌博一直是困扰着人们的三大顽疾,而从担任曲阜县长开始,曹梦九就一直试图治理这三大顽疾,尤其是在曲阜和平原,都曾获得过成功,而在高密,曹梦九也依然要如此治理这三大顽疾。
    曾有资料记载称,曹梦九在担任高密县长之后,对于高密的社会生活目标做过一个简单的规划,那就是“让老百姓敢于开着大门睡觉”,凡是涉及到土匪、贩运吸食烟土、聚赌的案件,则是一律严惩。“这对于高密当时的社会风气,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净化作用。”
    对于禁烟,曹梦九采取了疏堵结合的方式,除了对贩运烟土者采取严惩措施外,对于吸食烟土者则进行戒烟。在来到高密之后,曹梦九首先做的,就是改革戒烟所。
    据了解,在曹梦九接任高密县长之前,高密已经有了戒烟所,政府也号召戒烟,但是这种戒烟所属于“自愿”形式,而曹梦九来到高密之后,则对戒烟所和其工作方式进行了改革:“把自愿变成了强制,对吸食烟土者进行强制戒毒。”
    而曹梦九的“强制戒毒”方式也颇有意思,据唐国举考证,当时高密的戒烟所对于吸毒人员有一套专门的服装(上身左红右黑,下身左黑右红),而吸毒者则要穿着这些衣服在每天早中晚三个时段去高密县城清扫大街。
    滑稽的衣服,滑稽的打扮,往往让吸毒者被县城的百姓们取笑,而这也让他们坚定了早日脱下这套衣服的决心,除此之外,曹梦九还鼓励吸毒者的家属对吸毒者进行劝诫,通过这种方法来感化吸毒者。而这一套做法,即使放到今天来看,似乎也不过时。
      【续修《高密县志》】
    从1935年10月担任高密县长,到1937年12月底离开高密,曹梦九在高密任职两年零两个月,但是他对于高密的贡献却颇为巨大,一个显见的例证是,如今在高密民间,关于曹梦九惩戒烟贩、围剿土匪、打击土豪劣绅、组织抗日游击队的传奇故事仍在流传,而且知之者甚广。“可见祖父在这些地方的影响力是如何巨大。”曹贵敬表示。
    当然,抛去民间那些带有演义色彩的传奇故事,曹梦九主政高密期间,做过不少大事儿,其中之一就是修订《高密县志》,而与以往修订县志者不同的是,曹梦九在修订《高密县志》时,不但关注官员,同时也关注百姓,要求把老百姓也写进县志里。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如今可以在《高密县志》  里读到许多当地百姓的故事,甚至莫言在创作一些小说时,也曾参考这些县志里的故事,例如在曹梦九主持修订的《高密县志》里,曾有这样一段记载:“光绪二十三年,德人入青岛据之。二十四年德人修胶济铁路;  二十五年德人筑路至县境,民间不知为清廷所许。县民孙文率徐元禄、李金榜等聚众抗拒,夏六月清庭命山东大吏杀孙文,李金榜下狱。”而这一段记载,则被莫言用于《檀香刑》中。
    “修订县志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在民国期间,尤其是在抗战前夕,曹梦九在治理高密的同时,还能够修订好县志,这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儿,这也为我们研究近代史提供了很多可靠的资料。”唐国举表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