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留一方坟茔 传箕子圣名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王志浩 陈巨慧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9-10 10:00:12 更新时间:2013-09-10 10:00:12

    在曹县西南十公里太行堤下沿郑庄乡王胜普村西南,有一座小小的坟茔。不同于其东南方两公里的庄子庙那般恢弘气派,这座坟茔冷清孤寂,没有墓舍相衬,也没有庙宇相映,只是在空旷的田野中隆起这样一座小小的“土馒头”,三块墓碑矗立在坟头,碑文上记录着墓主人箕子的生平。与之相伴的只有那荒草、绿树和白驹过隙般的时光。它就如同一个隐士,孤傲地存在于天地之间,又似乎已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坟前的香炉中,零星地插着几炷香火,不知是何人所上。这样一座孤坟的主人箕子究竟是何人的先祖?他又拥有着怎样的一生?

    附近的村民都知道,这座坟茔里埋葬着箕子。箕子是文丁的儿子,帝乙的弟弟,纣王的叔父,名胥余,封于箕,子是其爵位,被称为“中华第一哲人”。
    在箕子的坟前立有三块墓碑,最左边的一块略矮,上书三个大字“箕子墓”,中间一块要高出一截,上书“殷太师箕子之墓”,最右边的墓碑上边也写着“箕子墓”三个字,另有联一幅:箕子侯国万古传,明夷之贞不可息。
    据曹县县志办主任董梁英介绍,曹县老县志中有记载,箕子墓前原有碑两块,一为乾隆年间立,一为光绪年间所立。后来,箕子墓曾在修建水库之时被毁,如今的箕子墓以及墓碑是后人在其原址修葺而成。墓碑上也有介绍说:“……原碑在修建太行山水库时遗失,现仅存碑座置于王胜普前张庄村,原碑文由该村王希周保存,特立碑以纪念。”
    董梁英说,此处偶尔会有箕子的后人前来拜祭,墓前香炉时有香火。“很多的朝鲜、韩国的老人和一些专家学者都很认可箕子是朝鲜半岛生民祖先的说法,2005年6月,大韩民国前驻华大使也曾来此凭吊,并重修墓地。”

    □生于商周时期的箕子与朝鲜半岛究竟有何渊源,箕子死后又为何会葬于此地?

    箕子与纣同姓,是殷商贵族,性情耿直而有才能,在纣朝内任太师辅朝政。箕子佐政时,见纣王进餐必用象箸,感叹其生活奢侈,别人都觉箕子小题大做,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矣,舆马宫室之渐自此始,不可振也。”所谓“见微知著”便是由此而来。
    其后,纣王果然愈渐奢靡,旦夕饮酒作乐而不理政。箕子屡谏纣不听。有人劝箕子弃纣而去,另投他贤,箕子曰:“为人臣,谏不听而去,是彰君之恶而自悦于民,吾不忍也。”于是,箕子便披发佯狂为奴,隐于山林而鼓琴以自悲,不问朝政。纣见此,以为箕子真疯而将其囚禁,箕子心如死灰,弹琴聊以自慰。后人将他弹的曲子称为《箕子操》。武王灭商,建立周朝后,释放了箕子。箕子不愿听命于周做周王朝的顺民,便远上太行隐居。在太行山上,箕子悉心观天象,寻规律,用棋子山上的天然棋石,以朴素的天象景观和原始的自然观,参悟星象运行、天地四时、阴阳五行、万物循变之理,为围棋的起源奠定了最初的基础。
    周武王访道太行时,在陵川找到了箕子,武王以礼相见,问箕子“殷何以亡”?箕子心念旧主,不忍说商纣王昏庸无道,而告之已灭之国所失,现存之国所宜。武王也觉问得唐突,于是话头一转向箕子问起天道。箕子回答说:“早先鲧堵塞洪水,扰乱了上天五行的规律,上帝就怒气冲冲。不按照天道大法九种,常理就会受到败坏。鲧被杀死,禹接续治水,上帝赐给禹天道大法九种,常理因而有了顺序。这种大法,一叫五行,二叫五事,三叫八政,四叫五纪,五叫皇极,六叫三德,七叫稽疑,八叫庶征,九叫飨用五福、畏用六极。”接着又一一作了解释。武王一边听,一边让史官记下来。待到箕子讲完,他才如醉方醒,仿似醍醐灌顶,口里不停称善。后来,他召集公族和群臣,感叹地说:“商纣若用箕子、比干、微子,吾今仍会困居西隅。尔等记下来:国有贤臣,社稷洪福也;《洪范》九章,治国大法,谨慎地遵守,千万不要改变。”
    武王走后,箕子便迅速率领弟子与一批商的后裔匆匆离开陵川向东方而去。从此陵川便留下了箕子履迹的传说,棋子山也渐渐被人们称作了谋棋山、谋棋岭。箕子带领遗老故旧一大批人从今胶州湾东渡到朝鲜,创立了箕子王朝。同去的还有殷商贵族景如松、琴应、南宫修、康侯、鲁启等。
    武王知晓后,就册封箕子为朝鲜王。《史记》和《尚书大传》都记载了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的事。根据《史记》记载,商代最后一个国王纣的叔父箕子在周武王伐纣后,带着商代的礼仪和制度到了朝鲜半岛北部,被那里的人民推举为国君,并得到周朝的承认,史称“箕子朝鲜”。

    □箕子朝鲜侯国正式成立后,其受封之地即今平壤。箕子朝鲜的历史延续千余年,可以说是朝鲜半岛文明的开化之始。

    据董梁英介绍,箕子入朝鲜时,把中土的诗书礼乐、医药卜筮,都带到朝鲜,教化臣民,使朝鲜习行中国礼乐制度,其衙门官制、饮食衣服全随中国。箕子教民八条化移其俗,民夜不闭户,无为盗者,妇人守贞不淫,男婚女嫁,不重聘礼,无买卖婚姻,人民节俭敬睦,无争讼私斗,以致于箕子朝鲜被中原誉为“君子之国”。
    大量中国古代典籍和朝鲜史书的记载与在朝鲜出土的青铜器、陶器以及朝鲜的地面古迹三方面相互印证,都证实了箕子朝鲜的存在。《汉书地理志》记载:“殷道衰,箕子去之朝鲜,教其民以礼义,田蚕织作”;《三国志·魏书·东夷传》记载:“昔箕子既适朝鲜,作八条之教以教之,无门户之闭而民不为盗”,都是箕子开发朝鲜的佐证。
    而根据朝鲜史书《三国遗事》所载,檀君的后人在箕子来到朝鲜之后,带着人民南迁,以免和箕子带来的人造成冲突。这些人后来就成了三韩的始祖。
    箕子既受周封,当克遵周礼,于武王克殷之后入周朝奉。箕子朝周,去往故殷墟亳都(今曹县城南)凭吊汤王,见宫室毁坏荒凉,遍地野生麦黍,昔日歌舞升平之地如今已破败不堪,想到殷商六百年江山已归为尘土,心甚伤之,欲哭而不可,欲泣则近于妇人,乃作《麦秀歌》,其诗曰:“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诗歌中的“狡童”比喻不听忠告的纣王。意为你那时不听我劝,如今落得这般田地。诗歌采用男女恋歌的形式,反映君臣关系,为后世比兴手法的渊源。朝歌殷民听见,皆动容流涕。
    等到箕子朝周归来,宋国君微子陪他再经故殷墟,凭吊了涂山汤王陵、历山太甲陵、曹南盘庚陵、亳东伊尹墓、亳北仲虺墓,瞻拜列祖列宗先代功臣陵丘,心里越发伤心,终于一病不起,殇于中土。微子率隐民葬箕子于毫西,与汤陵东西相望。

    □据董梁英介绍,朝鲜也有一个“箕圣陵”,不过那只是箕子的衣冠冢,箕子的尸骨就埋葬在王胜普村西南的坟茔里。
    董梁英还向我们介绍了有关箕子墓的记载:晋(杜预)《春秋释例》:“梁国蒙县西北有亳城,中有成汤冢,其西有箕子冢。”晋(伏滔)《北征记》:“望蒙、亳间,成汤、伊尹、箕子之冢,今为丘墟也。”宋(王象)《舆地胜记》:“箕子冢在宋城县北四十一里二十步古蒙城内。”明、清时期曹县志记载:“箕子墓在邑西南二十里盘庚里,月堤前野田蔓草中,冢土坚凝,周围十数步。”清(徐继孺)《曹南文献录》:“箕子冢,在曹县西南二十里盘庚里,汤陵之西。”
    箕子作为中国古代富有传奇色彩而又充满灵性的先贤,其经历正如柳宗元《箕子碑》所说:“正蒙难”、“法授圣”、“化及民”。“正蒙难”是指箕子见微知著,在商朝发展得轰轰烈烈之时便已看出大厦之将倾;“法授圣”是指箕子不计前嫌,将《洪范九畴》授予武王;“化及民”是说箕子在自己的封地朝鲜建筑房屋、开垦农田、养蚕织布、烧陶编竹,还施用八种简单的法律,来防止和解决人们的争执。并把故国的文化传播开来,把围棋传向四面八方。
    纵观箕子翩若惊鸿的一生,实如天马行空般洒脱,却又能时刻保持自己的本心和原则。在其道不得行、其志不得遂之时,他没有像屈原一样弃之而去甚至投身汨罗,而是选择守在不重用他也不被他看好的君王身边;在国破之际,他没有学那些没骨气的降将攀附曲迎,也没有如同伯夷、叔齐一般固执死节,而是选择自己的道路,隐遁深山;而在昔日的敌首、如今的君王问之以治国之道时,箕子没有敝帚自珍,而是倾囊相授;在国君盛情邀请他出山为政时,他又远遁而去,深藏功与名。
    作为儒家前驱,箕子的思想上承大禹,下开周公的“明德保民”和孔子的“仁”,所以忠君爱国是箕子一生信奉的准则,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接受武王的盛情相邀,才会有那令殷人痛哭流涕的《麦秀歌》;但是箕子本性洒脱,使他可以不拘一格地考虑问题,更重要的是,箕子心怀天下,始终以天下为己任,所以他才会授予武王《洪范》九章,才会去开发朝鲜。箕子面对命运时的选择看似无迹可寻,实则行云流水,皆是因为他的胸怀比他人都要宽广。
    据董梁英介绍,箕子官居太师,孔子称箕子、比干、微子为殷之“三仁”,班固《汉书·古今人物》列箕子为“仁人”。
    对于这样一位“圣人”来说,箕子的墓地未免有些简陋、清冷,箕子的“身后名”也不如其他圣贤来得响亮,既没有纪念他的节日,也没有信奉他的信徒,似乎只有那一方小小的坟茔证明着几千年前他曾经在历史上云淡风轻地走过。不过,这也正是他的性格和他的魅力所在,任凭时光飞逝、白云苍狗,箕子在历史上作出的贡献永远不会被磨灭,箕子心中的道义也永远不会改变。正如墓碑上那副对联所说:“箕子侯国万古传,明夷之贞不可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