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招远的大书铺和二书铺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陈菲菲 刘晓奎 刘 桦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9-10 09:50:21 更新时间:2013-09-10 09:50:21
    据统计,在1900年(光绪26年)前的50年间,山东省58%的举人出自胶东半岛和鲁中一带,当时此地读书仕进蔚然成风,书籍的需求量较大,进而催生了一批印刷字号。起源于招远辛庄镇孟格庄村的“成文堂”书局(人称大书铺)和“成文信”书局(人称二书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两家书局不仅为我国特别是胶东一带的文化事业发展做出了贡献,还在家乡村落里留下了大量的清末精美住宅,彰显出书铺人“地偏香界远,心净水亭开”的别致心境。
大书铺开胶东雕版先河
    清咸丰至同治之初,招远辛庄镇孟格庄村的青年刘金贵以挑担卖书为业,从走街串巷到路边摆摊,由于当时胶东地区学风兴盛,刘金贵颇有些盈利,后白手起家在胶州开设“成文堂”(也称“诚文堂”)书铺,时人称为“大书铺”,从刻书、印书到卖书,进行一条龙式经营。1885年刘金贵去世后,其子刘寿楠对原址进行了扩建。
    此时是刻书时期,要求所有工序均由书铺一手完成,“成文堂”书铺的业务包括选购木料,加工木版,自行设计款式在木版上刻字,再进行印刷和装订。当时虽有不少书贩和书店,但大多局限于卖书,而未像“成文堂”一样将经营范围从发售向产业上游扩展,加之经营得法,“成文堂”发展很快,相继在即墨、青岛、高密、烟台、济南等十几个城市开设了分店。据当地资料记述,到清朝末年,成文堂仅藏存的图书雕板,就占用了六间房屋。如今在民间征集的古籍,如经史诸子、诗赋歌词、古文辞类及启蒙读物类,成文堂刻本占四成以上。
    如今在山东省图书馆及潍坊市、烟台市、淄博市图书馆,青岛市图书馆、博物馆,都藏有清末成文堂出版的图书,青岛、烟台、威海、潍坊、胶州、即墨、平度等胶东的旧书市场上流通的古籍数量仍不少,其中不乏成文堂版本,而胶东各县市民间收藏爱好者所珍藏的成文堂(包括二书铺诚文信)版本的线装书,数量也相当可观,当年“成文堂”书铺业务的兴旺可见一斑。
    当年的成文堂又主要是为乡塾和科举服务,适应了当时社会需求,因此顺势而盛,所以它的兴起发达是必然的,对社会文化事业的贡献也是可观的。
小伙计创办二书铺
    “‘成文信’的创始人刘作信本来在大书铺当伙计,1875年左右辞职后在潍县另设书铺,因为时间上比‘成文堂’晚,又都是本村刘氏家族创办,所以村人都将‘成文堂’称为‘大书铺’,而将‘成文信’称为‘二书铺’。两家书铺不仅在经营领域上一脉相承,在族谱上追溯也属于同一个大家族。”孟格庄村的村民刘文祥是大书铺的后人,对两家书铺的渊源了如指掌。
    刘作信在经营二书铺期间,与南方商人来往密切,将业务延伸到文具领域,当时文人需要的宣纸、毛笔和墨等均可以在“成文信”购得,为扩大经营打下了基础。同时,刘作信很有发展家族企业的理念,他有3个儿子15个侄子,以“先”字排辈,总共18人。这18个兄弟分别在北京、天津、安东、哈尔滨、长春、吉林、营口、烟台、龙口、黄县、泰安、周村等地分设“成文信”分号。之后的几代人子承父业,分别经营各地书局,在建国前的出版发行业中,“成文”字号已久负盛名。
    早年的北京,账房先生有句口头禅:“北有成文厚,南有老立新。”意思是说,全国最有名的账簿商店要数北京的“成文厚”和上海的“老立新”。其中“成文厚”字号的经理刘国梁就是刘作信的第三代后人。1935年,以经营通俗读物、学生用书和文具为主的北京“成文厚”在西单北大街开业,但“成文厚”所出售的旧式课本和文具与当时北京普及的新式教育脱节,初涉北京市场的“成文厚”生意很不景气。正在寻求出路的刘国梁抓住了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中国会计改进运动,与出版《改良中式簿记》一书的北京德泉簿记学校校长、会计师贾德泉合作,设计出国际通用的借贷式账簿及西式记账单据等三十余种产品,并立即投入印刷生产。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刘国梁已经具有很强的版权意识,在“成文厚”产品上均署上设计者的姓名,并郑重标明“翻印必究”。为了扩大账簿的声誉,刘国梁还精心设计了象征“成文厚”业务呈飞跃发展之势的商标——“燕飞大地”图形的“燕京牌”商标。“燕京牌”各种会计用品很快占领了我国华北、西北、东北的绝大部分市场,“成文厚”逐渐成为全国著名的主营会计用品的商铺。
国货精品“鸵鸟”墨水
    大书铺的伙计刘作信创办了二书铺,二书铺的伙计郭尧庭则研制出“鸵鸟”牌墨水。
    郭尧庭15岁就离开家乡到辽宁丹东的“成文信”文具店做学徒,他踏实努力深得老板刘重先的重用。1934年,为了避开伪满对东北的经济管制,开拓新的销路,郭尧庭被派到天津推销书籍和文具。次年,郭尧庭建起“成文信”天津分店。
    当时提倡国货的呼声甚高,但是国产的盐基性墨水和墨水片在质量上根本无法与进口墨水抗衡。郭尧庭决心改革国产文具的品种和质量,早日结束洋货垄断市场的局面,他抓住二战期间进口墨水减少的契机,积极投身研制蜡笔、复写纸、速写纸和纸石板等,1942年郭尧庭开始在店里组织研制使用范围广、销量大且极具发展前途的墨水。
    郭尧庭对墨水原料严格把关,非质量上乘者不用。比如制墨水的水质,郭尧庭放弃成本低廉的白开水,选用造价较高的磺化煤处理水。而对于制墨水的主要原料品蓝块,也选用了货源紧、售价高昂的德国金牛牌的。
    经过两年多反复试验,不断调整配方、选择颜料、改进水质等,先生产出少量普通墨水,取名“丽得”牌,供学生们使用。直到1945年终于研制出了鞣酸铁墨水,即蓝黑墨水。此时市场上“骆驼”牌颜料正风靡全国,骆驼有耐久力,寓意颜料永不褪色。郭尧庭由此反思“丽得”牌,感到很缺乏民族气息,遂决定停用此商标,而选择同样非常具有耐力的“鸵鸟”为墨水命名。优质的“鸵鸟”牌墨水宣传得法,销路大增,很快驰名于“三北”(华北、东北、西北)地区,并推及全国。
    诞生了新中国第一滴墨水的天津墨水厂,其前身就是诚文信文具制造厂。在1945年经过各项技术指标检测对照,鸵鸟高级蓝黑墨水质量超过美国派克墨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