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汶上县战事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8 15:10:10 更新时间:2015-08-28 15:10:10

    

    永安寺起义

    1937 年7 月7 日芦沟桥事变后,由于蒋介石推行片面抗战和单纯防御方针,加之其高级将领大多腐败无能,造成国民党区战场大溃败局面。日军长驱直入,很快侵占华北大片领土。1937 年12 月24 日,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驱10 万大军不战而逃。27 日济南沦陷。1938 年1 月10 日,汶上县国民党县长陶一鸣见济宁危急,挟县大队部分武装仓惶而去。1 月16 日,日军200余人轻取了汶上县城。

    随着国民党地方政权的土崩瓦解,一些名曰抗日,实则趁火打劫的土匪、民团、地主武装等杂牌队伍,一时蜂拥而起,到处敲诈勒索。日军进城后,汉奸国贼乘势活动, 他们派捐要粮,掳男霸女,为虎作伥,无恶不作。全县一时哀鸿遍野。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汶上人民,对日军法西斯暴行和汉奸走狗的罪恶行径,无不切齿痛恨,对国民党反动派的丧权辱国和杂牌武装的胡作非为愤慨万分。群众中蕴藏已久的抗日怒火急待引发, 热血沸腾的抗日力量急待组织。时汶上县尚未建立中国共产党组织。在此国难当头、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汶上县早期革命者陈伯衡、曹志尚、刘起等挺身而出,自觉肩负起组织汶上人民抗日雪耻的重任,并在共产党员刘星指导下,一举发动了永安寺起义,于鲁西南点燃起抗日烽火。

    早在1929 年前后,具有民主革命思想的陈伯衡、曹志尚、刘起等人,就曾于县内组织领导过农民协会、教职工联合会等进步群众团体,进行过一些革命活动,有的受到反动当局的迫害和打击。1937 年初,刘起任汶上县义务教育委员会文书兼会计,曹志尚任十区老僧堂小学教员。多年的社会周折磨炼了其革命意志,复杂的政治风云砥砺了其报国之心。他们利用在教育界的影响和工作之便,于汶上城西门路南集股成立了一个力生合作社,刘起任名誉社长,曹麟周任经理,经营一些文化学习用品,目的在联络各方志士, 寻求救国道路。他们经常于此召集各区乡农协骨干、进步知识分子纵论时事,抒发爱国热忱,秘密酝酿组织抗日救亡问题。

    1937 年10 月中旬,在济南齐光中学任教务主任的陈伯衡随师生南撤路过汶上,会见了挚友刘起、曹志尚。当他了解刘、曹组织抗日武装计划和联络情况后,毅然决定弃教从戎,与乡人挚友共举抗日义旗。此后,力生合作社和伯衡故里城西周村,便成了汶上县抗日救亡的联络点。为便于接纳组织同志,他们秘密成立了“民族解放社”( 主要吸收爱国知识分子) 和“农民福利会”( 主要吸收进步农民),并很快发展到500 余人。其中, 张场小学校长张云峰,义桥乡农学校教育主任孟晓东,力生合作社经理曹麟周,杨集村的杨卓亭,崔辛庄的崔孝堂,齐岗村的齐刚,县城路街的路廉本,阙庄的王英如( 后叛变), 东平县的田怀显、田怀先等人,分别成为这两个组织的重要骨干。秘密联络点也由两处逐步扩大到张楼小学、张场小学、双楼、杨集、梁宝寺、老僧堂、齐岗和东平县的田大店等10 处。

    随着组织力量不断扩大,跟国民党走还是跟共产党走的问题便尖锐提了出来。陈、曹、刘三人都曾于1928 年前后加入过国民党,他们从各自经历和长期实践中看透了国民党的腐败无能,认定要想真正抗日救国,只有听从共产党领导,任何别的选择非但靠不住, 而且很危险。统一意见后,大家公推陈伯衡去寻求共产党人来汶上领导抗日。

    1937 年11 月初,陈伯衡通过民先队员孟晓东,两赴济宁,找到中共鲁西南地下工委成员江明。江明热情称赞了汶上义士们的爱国主义精神,遣刚刚调济的三路军政训处干部、共产党员刘星,以中华民族抗日解放先锋队名义,协助陈伯衡等组织骨干,发动起义。

    刘星详细听取汇报后,首先向领导骨干们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有枪出枪、有粮出粮、有钱出钱”,建立最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方针和中共山东省委制订的抗日游击队十条纲领等,继之部署分赴各区进一步扩大动员,筹备枪支弹药,并决定将民族解放社、农民福利会合并为中华民族抗日解放先锋队。

    1938 年1 月14 日,刘星、陈伯衡等于战湾村王相三酒店( 此时力生合作社已由城内迁此) 召开了部分领导骨干会议,决定了举行武装起义时间、地点及有关事项。

    1938 年2 月5 日( 农历正月初六),汶上、东平两县爱国志士毅然放弃春节团聚,化装携带各自动员或买来的武器,冒着凛凛刺骨寒风,从四面八方奔向原汶上县老七区申垓村的永安寺,在鲁西南最先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因时局动荡,杂牌队伍骚扰,部分成员临阵产生观望情绪,没有按期到达起义地点。城东二、五区成员,因联络人柳梦英临时出走,也未能集合起来。至2 月12 日,陆续到达起义地点的仅100 余人。其中,有教师、学生、青年农民、商人、手工业者,也有爱国的国民党溃兵。陈伯衡携其侄子陈允桐、陈允梅、陈允枫同时参加起义,自带长枪2 支、短枪1 支。

    起义队伍正式命名汶上县人民抗日自卫队。刘星分工政治工作,陈伯衡、曹志尚负责军事行政,刘起负责后勤。同年3 月底,编为两个中队,一个宣传队。以后,随着队伍不断壮大和斗争需要,先后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十支队挺进队、十支队东进梯队、六支队一团、东汶宁游击支队、汶郓巨嘉游击支队、鲁西区第八支队、八路军黄河支队三团等。自永安寺起义到三团南下,两年间,他们克服生活、装备上的种种困难,冲破日伪、国民党的层层封锁,先后转战于汶上、东平、宁阳、肥城、泰安、东阿、长清、冠县、嘉祥、巨野、郓城、济宁等黄河两岸的十几个县、市,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给日本侵略军和汉奸伪军以沉重打击。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89 页)

    八十一师夜袭汶上城

    1938 年2 月10 日,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在指挥徐州会战中,为确保徐海地区安全,令新任第3 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部向运河以东推进,夺取济宁及汶上县城。孙令其第十二军第八十一师于2 月12 日(农历正月十三日)晚由开河镇渡运河,直取汶上县城日军。

    战斗于是夜11 时发起。八十一师两个营分别自城东南和西北隅涉河攀城,意在形成夹击之势。东南营进展神速。其先头连仅10 分钟,就悄悄涉过齐腰深的护城河,跃过4 丈多高的汶城墙;不到半小时,即占领了南市,歼灭了把守城东门的1个日军班,接应后续梯队顺利入城。与此同时,西北营也很快占领了黄庵街和北市,控制了城北部。两营会合后,按计划向日军大队驻地发起进攻。不料日军火力异常凶猛,部队几次组织强攻, 均未奏效。事后方知敌情有变。战前侦察时,县城内只驻有日军200 余人。战斗打响前的傍晚,突然从济宁开来600 余名前往东平“扫荡”的日军,并住宿于汶上县城。

    双方激战至天亮。日伪军倚其人多势众,联合发起猖狂反扑。两营将士边打边退, 竟被压缩包围于城东门里南市不到一里长的狭窄地带。8 时许,日军调集12门迫击炮于南花园( 今县教育局南100 米处),向南市疯狂轰击达30 分钟之久,致大批兵民惨死于炮火之中。继之,日军采用车轮战术,轮番向爱国将士出击。八十一师官兵虽然伤亡严重, 仍利用残房断壁,与日军展开顽强拼搏。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捅,用砖瓦砸。每一寸土地,都让日军付出了血的代价。有个班被日军包围在一所民院,坚守了近半个小时。子弹打光后,全班只剩下一名战士。他藏在门后,待日军进来,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上午10 时,爱国官兵终因寡不敌众,被迫从东南城角翻墙突围。

    这次战斗前后激战十余小时,计打死打伤日军100 余人。八十一师官兵伤亡300 余人。事后,日军对黄庵街和南市居民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0 页)

    草桥“阅兵”

    1939 年3 月,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部和六八六团组成“东进梯队”,在司令员陈光和政委罗荣桓率领下,来鲁西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部队由郓城行至汶上勒口村,为掩护抢渡运河,陈司令命令师直骑兵连于主力右侧行进,监视汶上县城之敌,并相机歼灭草桥伪军。

    草桥位于汶城西北3 公里的小汶河上,为汶上通往东平等县的交通咽喉。日军侵占汶城后,就在草桥建立了外围据点,并派伪县大队中队长公冶开顺带1 个小分队近40 人严加守护。骑兵连侦知草桥守敌情况后,为避免惊动县城日军,决定采用智取。

    3 月中旬的一天下午,骑兵连选拔30 余人化装日军,由粗通日语的连长刘钧升扮日军联队长,一位排长着便衣扮翻译,绕道东南方,沿公路直向草桥伪军据点挺进。伪军岗哨见“皇军”到来,慌忙立正敬礼。“联队长”对他们哇啦哇啦一阵,“翻译”马上解释并训斥:联队长是来阅兵的。伪中队长闻报,慌忙跑出来迎接。“联队长”又哇啦了一阵。“翻译”再次训斥命令说:“联队长是来阅兵的。他要你们赶快集合,徒手集合, 快!”

    待敌人集合完毕,随行兵士一齐下马。“联队长”慢悠悠拔出手枪,突然大喝一声:“不许动!”与此同时,机枪、马枪一齐指向徒手伪军。伪兵们一个个吓傻了眼。骑兵连长温和而严肃地说:“不要害怕,我们是八路军。不愿当亡国奴的请过来,八路军欢迎你们反正”。在连长向伪军训话的同时,战士们收缴了其全部枪支,然后带着反正伪军迅速朝西南方向转移。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1 页)

    梁山歼灭战

    梁山歼灭战是抗日战争初期,由八路军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代理师长陈光指挥的一场著名战斗,是在平原地区以劣势装备和对等人数全歼日本侵略军的一个模范战例。

    1939 年3 月,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进入山东,创建了鲁西抗日根据地。8 月1 日上午,师部及直属队正准备在驻地梁山孟家林召开庆祝建军节大会,突然接到侦察员报告: 一支日伪军正从汶上县城朝梁山方向开来,敌军主力为由济南调集的日军三十二师团炮兵及驻汶日军长田大队等,共计400 余人,长田敏江任指挥,携带大炮3 门、战马50 余匹, 扬言要与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决战,对鲁西抗日根据地进行一次“示威性扫荡”。为粉碎日军阴谋,陈代师长等遂将庆祝会变为战前动员会,奉命参战的师部骑兵连、特务营和独立旅一团三营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日伪军渡过运河后,傍晚进至馆驿村宿营。8 月2 日继续西犯。行至王府集村西,遭到一一五师派出的监视袭扰小分队的第一次袭击。敌军见火力不强,便无目标地放了几炮,继续西进。至梁山附近的马振扬村,一一五师特务营和骑兵连实施第二次袭击方案, 毙敌30 余名后,迅速撤离。日伪军追了一会,不见踪影,便用野炮朝独山猛轰一阵,之后开往独山村宿营。

    日落后,一一五师迅速集结兵力,向日伪军发起进攻。担任主攻任务的是一团三营和特务营二连。三营的十、十一、十二三个连分列左、中、右3 个横队由村南进攻,特务营二连由村北包剿。

    战斗开始后,十一连在十余挺轻重机枪和掷弹筒掩护下,首先突入村内,直插敌炮兵驻处石灰窑场。子弹、手榴弹一齐在敌群中开花。日军遭到突然攻击,顿时乱成一团。有的吓得趴在地下,有的慌忙逃向隐蔽处盲目射击,有的哇哇乱叫,来回奔跑,有的窜至大门外,企图把大炮拉到院内进行顽抗。十一连指战员如猛虎下山,抢先占领了石灰窑一段围墙,在敌人心脏插进了一把尖刀,实现了第一步战斗计划。与此同时,十连部分战士抢占了独山,控制了制高点,切断了敌人逃路。十二连也向东边独立墙院发起猛攻。三个英雄连队如同三把巨型钢钳,一齐“咬”向敌人。

    这是一场殊死的战斗。院墙内外,到处是刀光剑影,血溅肉飞,不时响起日本兵的惨叫。一一五师战士无所畏惧,哪里有敌人就扑向哪里。有的战士不幸倒下,后面的战士继续向前冲杀。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捅。刺刀又折断了,就用枪托砸、用拳打、用脚踢…… 青年战士白民刚把刺刀从敌人胸膛拔出,冷不防被一个高个子日兵踢倒,他翻身跃起, 躲过敌人刺刀,猛地抱住日兵双腿,使劲一拉,将其掀翻在地。旁边一个战士跳过来, 一枪刺中其咽喉。侦察员小乔连着刺死两个日本兵后,被两个日本兵围住。他急中生智, 对准敌人下颌扣响了扳机,一个日兵应声倒地,另一个日兵扭头便跑。他紧追两步,一个跃进突刺,结果了其性命。经过几个小时激烈搏斗,敌人死伤惨重,士气大落,缩进几处大院死守不出。此时,一一五师战士也有不少伤亡。战斗一时处于僵持状态。

    午夜,一一五师师、团领导认真分析了敌情。认为窜犯梁山之敌系孤军深入,遭打击后企图固守待援,而汶上敌人兵力空虚,无法增援,其他援兵最快第二天中午才能赶到。于是决定集中兵力,穷追猛打,争取次日上午10 点前全歼敌人。为防不测,派骑兵连至敌援兵必经之地袁口村,担负警戒和阻击任务。

    会后,师指挥部再次进行了战斗动员,重新组织了攻击力量。不少战士负伤不下火线, 决心同敌人血战到底。

    黎明,指战员们迅速将包围圈缩小,展开了逐院逐屋的争夺战。经过反复冲杀,将敌人3 门大炮全部缴获。最后一股残敌躲在一所大院负隅顽抗。三营营长刘阳初亲率突击队,飞步冲至大院墙下,登上屋顶,对室内外拒绝投降的敌人一阵枪扫弹炸,很快结束了战斗。

    这次战斗,共击毙长田敏江少佐( 日本天皇亲戚) 以下日军300 余人,生俘日军24 人( 其中4人为新庄抗日群众所俘),伪军100 余人;缴获野炮2 门,九二式步兵炮1 门, 电台3 部,掷弹筒4个,轻重机枪15 挺,长短枪150 余支,战马50 匹,其他战利品一宗。不可一世的日军长田大队,只有一人侥幸逃脱到汶上,但仅向守城头目说了一句话, 就一命呜呼了。

    战后,日军于汶上城内修建了“长田公园”。1945 年日军投降后,被彻底拆除。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1 页)

    汶南之战

    大汶河以南,东平、汶上、宁阳、肥城四县接壤地区,是中国共产党开辟较早的一处抗日根据地。1940 年春,日军发动大规模“扫荡”,为保存有生力量,地方抗日政权和武装力量主动转移至泰肥山区坚持斗争。日军占领汶南后,大肆烧杀抢掠,奸淫妇女; 强迫村村设保,户户在甲;拉夫派款,修堡挖沟,大力推行其“强化治安”。一时,汶南地面碉堡林立,人民群众陷入白色恐怖之中。汶上抗日斗争转入低潮。

    为鼓舞人民抗日士气,打击日军嚣张气焰,1940 年底,八路军泰西军分区决定集中优势兵力,拔除汶南日伪据点,开创抗日斗争新局面。经过周密布署,12月20 日傍晚,泰西军分区及直属警卫连、特务连200 余人,同活动于泰西地区的八路军主力部队一一五师六八六团陕北营500 余人联合行动,在司令员刘贤权、政委李冠元等指挥下, 从泰肥山区南部的牙山老鼠峪出发,长途奔袭,直插汶南。

    根据战前计划,首先攻打彭集据点。彭集据点是日伪军在汶南地区最大的一个据点, 由三个防卫点构成。中心点设在彭家家庙,庙高墙厚,并筑有五个土炮楼,驻有伪军一个中队60 余人。其他两个点设在中心点西侧,成三角分布,由伪警备队和“剿共班”分头把守,其中警备队30 人,“剿共班”10 余人。全据点计有敌军100 余人。

    夜间9 时许,陕北营在民兵配合下,兵分两路,从东西两个方向包围了彭集据点。战斗打响后,西梯队迅速占领了伪警备队和“剿共班”之间的民房顶,用机枪压住了北面伪警备队火力,封锁了中心据点西南的两个炮楼,掩护战士们用手榴弹炸毁并点着了警备队平房,一举毙敌7 名,俘敌20 余名。“剿共班”眼见被剿,未作有力抵抗,即全部束手就擒。与此同时,东梯队也顺利拿下了中心据点东南围墙顶上的敌军炮楼,按计划完成了对敌人中心据点的包围。

    中心据点彭家家庙是一所四合大院。伪中队用机枪封锁了庙门,妄图凭借土炮楼和高大坚固的庙墙继续负隅顽抗。部队几次进攻受挫。陕北营营长黄跃华和教导员姜利增商量了一下,然后分头行动。黄营长调集四挺机枪和两个排兵力,压住了敌火力;姜教导员乘机指挥部队掏洞破墙,很快挖开了一米宽的通道。一声令下,部队冲杀而入。中心据点60 余名伪军,除10 余名当过土匪的趁陕北营打外围时从据点东北角溜走外,其余全部落网。

    这一仗,共烧死伪军7 人,活捉80 余人,缴获步枪80 余支,其他军用物资一批。陕北营无一伤亡。

    彭集战斗旗开得胜,有力鼓舞了部队士气。为进一步扩大战果,分区领导决定趁热打铁,于次日晚,一举拔掉沟头、李集、松山三个伪据点。

    沟头据点驻有一个伪军中队,100 余人。拔掉彭集据点第二天,王楼据点增援其伪军50 人,共150 余人。李集据点( 分太白山、李集两个炮楼防守)、松山据点各驻一个伪中队、50 余人。分区和陕北营领导共同分析敌情后,决定于23日夜,以3 个连兵力分头出击,其他连队作为预备队。

    攻打沟头据点的一连,自沟头西北隅分东西两梯队向敌据点靠近。夜间9 时,战斗打响。西梯队迅速占领了据点西面30 米处的一家小酒店房顶。东梯队一举攻克据点东北20 余米处的一个小炮楼,继之竖梯攻占了据点东南方30 余米处的一座二层楼房。两梯队如同展开比武大决赛,机枪、步枪、手榴弹、掷弹筒一齐开火,顷刻间将敌人从炮楼顶压进了楼房内,战士们抓住战机,迅速逼近敌人。西梯队于隐蔽处竖起四个梯子,勇猛攀上敌炮楼顶,奉劝伪军缴枪投降。守敌倚恃炮楼坚固,继续顽抗。战士们义愤填膺, 楼上楼下同时发动猛攻,不到10 分钟,活着的伪军全部作了俘虏。

    在攻打沟头据点的同时,攻打松山、李集的部队也获全胜。松山据点的50余名伪军全部被俘。李集炮楼的伪军打了一阵,便举旗投降。太白山炮楼以及与之相邻的宁阳县周庄、罗山两据点伪军听见枪响,相继逃跑。

    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陕北营等两夜连克伪军4 个据点后,按计划准备马上转移, 因为汶南虽然解放,仍处于日伪统治的包围之中。部队刚要行动,东平、汶上两县党政领导和汶南地区的父老乡亲纷纷前往挽留。恳切要求部队在汶南多住些日子,一方面扩大八路军政治影响,稳定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一方面让部队和群众过个安定的新年。在无法推辞的情况下,泰西军分区和陕北营领导经再三研究,决定由警卫连和特务连两个排掩护地委、专署领导马上转移至平阿山区,留下陕北营、分区工作人员及特务连一个排,于小戴村一带休整备战,随时迎击来犯之敌。

    敌人果然采取了报复行动。1941 年元旦,东平、汶上、宁阳、肥城、泰安五个县的日军和部分伪军计1000 余人,利用军民欢度新年之际,出动坦克、装甲车,发动了气势汹汹的“五县合围”,企图将分区军政人员等消灭在汶南一带。是日拂晓,日伪军在大雾掩护下,首先向小戴村发动了偷袭。哨兵发现后,立即鸣枪报警。此时,敌人离村已很近了。因情况不明,陕北营等边打边东涉小汶河至泗汶村。但立足未稳,先头部队又在泗汶吉市口遭遇东来偷袭日军。紧接着,泗汶正南方向也发现日伪军。陕北营等处于敌人三面包围之中,情况十分严重。分区首长当机立断,命令在吉市口的陕北营一连由遭遇战转为阻击战,同时变后续部队为前锋,迅速向北突围转移。

    吉市口的阻击战打得十分激烈。战斗打响后,一连首先抢占了吉市口南北两处民房, 用机枪封锁了街口大路,把日军压向吉市口东北隅的郑家林一带。日军见火力猛烈,遂调用十余辆坦克、装甲车、汽车及野炮等,掩护部队进攻。一连长指挥战士和村民利用牛车、桌椅、砖石等于街心筑起路障,击退了敌人多次冲锋。激战中,打毁敌坦克l 辆、汽车l 辆,击毙日军十余名。一连完成阻击任务后,借着弥漫大雾,迅速向大部队突围方向撤退。日军坦克、装甲车过不了村庄,不得不从原路退回,转由泗汶村东向北绕道追击陕北营。

    上午10 时许,陕北营先头突围部队越过小汶河,占领了戴村坝南端的将军庙,掩护分区机关人员及大部队涉过大汶河,胜利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占领戴村坝北端龙王庙的二连一排继续留在原处,接应打阻击的一连。

    大部队渡河不久,一连便越过汶河东堤,撤至河中心沙滩。正要过河,五县日伪军便四面包围上来。当时,只有龙王庙一个狭小的角度被准备接应的二连一排控制着,但汶水相隔,难以向其靠拢。敌人咬得紧,来不及渡河。汶河滩无遮无挡,难以隐蔽,形势极其危急。陕北营一连将士临危不惧,决心同敌人决一死战。日军为了“捉活的”, 将包围圈越缩越小。一连战士打开刺刀,挥动大刀片,勇猛扑向敌人……由于寡不敌众, 一连只有30 余人突破重围,和龙王庙的二连一排一起,转移至平阿山区。其余60 余名官兵, 全部壮烈牺牲于汶河沙滩上! 泰西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吴涛在激战中身负重伤,转移后不久也光荣牺牲。

    元旦突围战虽然付出了较大代价,但它以劣势装备打破了两倍于己、拥有现代化装备的日伪“五县合围”,并击毙日伪军60 余人,击毁日军汽车、坦克各1 辆,从而给日军“扫荡”“蚕食”计划又一沉重打击。

    汶南之战计历时11 天。先后拔掉4 个伪据点,吓跑两个据点的日伪军,歼灭日伪军300 余人,缴获枪支弹药及各种军用物资一大批。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1 页)

    曹湖突围

    1941 年9 月18 日,日军纠集东平、汶上、泰安、肥城、宁阳五县伪军1000 余人, 向汶东抗日根据地的军屯、南留、曹湖一带发动“扫荡”。张云锋、隋长文率汶东县大队50 余人,东平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崔宜平率独立五营60余人奋起还击,击毙日军特务头子龙田和日伪军十余名,并胜利自曹湖突围,转移至汶河北岸。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4 页)

    朱庄大捷

    1943 年8 月,昆张支队来汶上活动,驻六区高庄。一天晚上,齐岗据点伪军向昆张支队发动袭击,被支队事前侦知,结果被打得狼狈而归。驻汶上城的伪县大队部得知情报后,电话命令齐岗溃军坚决顶住,答应马上前往增援。支队窃听其电话,拟于袁口西北房村设伏。但当部队急行军到达房村时,敌援兵已越过房村至高庄。为诱敌上钩,支队于当天下午在房村大张声势地召开群众大会,有意暴露自己。下午5点左右,骄横的敌人果然上当。指挥是伪中队长潘恒忠,兵力六七百人。伪军行至离房村不远的朱庄一带, 恰逢大雨倾盆,便争相躲进朱庄。支队趁敌立足未稳,冒雨冲入村内。在强大火力威胁下,潘恒忠仓惶带部分伪军退进一所楼房里负隅顽抗。支队突击队员竖起梯子,爬上楼顶, 控制了全村制高点。潘恒忠见势不妙,携身边37 名伪军缴械投降。外围敌人听到头目被俘, 遂作鸟兽散。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5 页)

    反抢粮战斗

    1944 年7 月中旬,伪兖济道道尹王绍武纠集汶上伪军和道队千余人,带着大车、麻袋、口袋等,窜至汶上白石一带抢粮。汶上县大队和冀鲁豫七分区主力五团闻讯,立即于敌必经之南泉沟村,利用山区有利地形,布好了口袋阵。当敌人大部进入“口袋”后, 五团和县大队出其不意,猛烈射击。敌遭突袭,队形大乱,扔下大车、牲口等抱头鼠窜。五团和县大队以席卷之势,迅速合围追击,一气追至白塔村西。敌人如惊弓之鸟,溃不成军, 狼狈逃回县城。此战打死打伤伪军官兵100 余名,俘虏60 余名。

    事隔几天,伪兖济道队又出动300 余人,全副武装窜至城西南三区温口抢粮。县大队闻报后,立即驰往温口。此时,日当正午,酷热难耐,伪军正守着抢到的粮食在汶河大堤柳荫下歇息。县大队战士利用青纱帐掩护,悄悄接近敌人,突然发起攻击。敌人不知虚实,丢下粮食四散逃命。县大队乘胜追击,生擒敌中队长1 名,击毙、俘虏士兵20 余名。县大队牺牲战士4 名。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5 页)

    胡楼战斗

    1945 年1 月23 日( 农历1944 年腊月初十) 零时许,日伪汶上县长姚学著调集伪县大队6 个中队近700 名伪军,分三路先后自北门出城,企图偷袭城西抗日根据地,扼杀人民抗日武装力量。左路是骑兵中队和四中队,150余人,由离任复出的伪县大队长杜成林带领,为先头部队;右路是三、六中队,200余人:由六中队长程延庆指挥;中路是敌装备较强的一、二中队和伪县长卫队,300余人,配备轻、重机枪4 挺,由姚学著和1 名日军指导官统领,居中指挥。

    是夜,中共地方抗日武装四区队60 余人驻城西10 公里的双楼村;县大队100 余人由中共汶上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齐城新和县大队副政委张景华率领,驻城西12 公里的苏庄村。两村相距5 公里。胡楼村居其中,南濒干涸的王家河。

    敌出城后,左路部队直奔双楼;右路直插苏庄;伪县长姚学著带领的中路伪军,企图占领胡楼村,以便左右指挥,南北接应。凌晨4 时许,敌左路先头部队首先向四区队发起突袭。区队哨兵发现后,立即鸣枪报警。部队迅速起床,投入战斗。时双楼西北4 公里袁口村,驻有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旅。四区队见敌强我弱,边打边向袁口靠拢。县大队于苏庄听到枪声,断定是伪军偷袭四区队,遂飞步迂回增援,至胡楼东南的王家河滩, 发现一股伪军正猫腰朝胡楼村内运动。齐诚新当机立断,决定先吃掉这股敌人,避免增援双楼时腹背受敌,于是指挥县大队飞速过河滩,成扇形向胡楼村包抄过去,出其不意地对敌发起攻击。伪军晕头转向,顿时乱作一团。伪县长姚学著刚躲进一家农院,猛见县大队一个班冲来惊慌失措,急令卫队机枪掩护,夺路南逃,“挂花”( 负伤) 溜回县城。伪军失去指挥,溃不成军,争相逃命。县大队抓住战机,猛冲猛打。

    天亮时,县大队清扫战场,在十几具尸体中发现了已毙命的伪县大队长杜成林。据俘虏讲,双楼打响不久,杜成林带领卫兵骑马到胡楼报告,被县大队击伤坠马,后于挣扎逃跑中被击毙。敌右路军赶到苏庄扑了空,听说杜成林做鬼,姚学著负伤溜走,两个中队被打散,丢魂丧胆,慌忙顺原路逃回县城。

    胡楼战斗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漂亮的歼灭战。从战斗开始到打扫完战场,只用了两个多小时。计打死打伤伪县长、伪县大队长以下30 余人,俘虏伪军80 人,缴获机枪l 挺、长短枪100 余支。县大队几无伤亡。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5 页)

    拔除伪据点

    1945 年8 月15 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为阻止国民党军队抢夺抗战胜利果实,汶上县大队奉命配合主力部队进行大反攻,拔除县境内日伪据点。

    8 月17 日,县大队、区中队配合冀鲁豫第八分区主力部队,首先将实力最强的开河伪七区区公所包围。区公所驻有伪军280 余人。开始,县大队等向其喊话劝降。伪军头目潘慎三、潘恒荣、侯宪明自信城内伪军一定增援而负隅顽抗。县大队等遂将计就计, 转用轮番佯攻、打打停停战术,围困开河之敌达20 日,终于将县城伪军引诱出城,予以重创。9 月6 日,县大队等击退敌援兵后,迅即用九二炮摧毁了开河之敌固守的炮楼和围墙、迫使其全部缴械投降。继之乘胜前进,采取军事包围和政治攻势并施战术,相继拔除实力较强的二区(驻义桥)、五区(驻王楼)伪据点,俘虏伪军400 余人。其余7 个区伪军闻讯而逃。

    不久,抢占县城的国民党县长张汉三纠集伪二、三区队残余和部分反动地主武装共50 余人,于城东白塔村重建二区区部。1946 年1 月2 日晚,冀鲁豫第二军分区四团在郭奇副团长率领下,将其包围,于次日拂晓一举攻克之。毙敌3 人,缴获长短枪数十支、弹药库1 个。至此,汶上城外敌据点被全部拔除。城内之敌遂成瓮中之鳖。

    (汶上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汶上县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9月第1 版,第196 页)233


分享到:
上一条:嘉祥县战事
下一条:泗水县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