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微山县战事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8 15:01:35 更新时间:2015-08-28 15:01:35

     

    伏击日军联队长绿岛

    1938 年4 月28 日( 农历三月二十八日),日本侵略军追击国民党川军邓锡侯部。邓部溃退,沿途丢下大批枪支,夏镇遂陷落。日军联队长绿岛,在运河堤上向湖里瞭望战况, 被埋伏在芦苇丛中的中共地方武装用鸭枪击毙,打响了微山人民抗日斗争的第一枪。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3 页)

    击毙苏北保安司令刘振邦

    1939 年春,常口沿湖一带成立民团,名曰红缨会( 也叫竿子会),总部设在常口,与中共地方党组织有联系。红缨会的活动触及了一些富壕绅士的利益,深受威胁,于是欢城、常口一带的富壕乡绅便联名上书苏北保安司令刘振邦( 夏镇陆庄人),要求借其声威遏止红缨会的活动。刘振邦又有开拓辖区、扩大影响、霸占湖东之企图,一遇邀请,便慨然应允,随率一支人马来到湖东。刘军的到来撑了土壕劣绅的腰,红缨会的活动受到限制, 引起当地老百姓对刘的不满,四处散布说“八路军不久要打过来”,闹得刘惶惶不可终日, 后来决定暂离湖东躲避风险。1939 年7 月29 日( 农历六月十三日) 晨,刘振邦命令其参谋长封家雄到湖边选择渡口,安排渡船,并决定晚上全部撤走。

    封家雄在湖边作了一番安排后,派人把安排的情况报告给刘振邦,自己在湖边等候。中午,因常口没有他中意的饭店,便偕同其妻到袁堂酒楼吃饭。因封家雄盛气凌人,不尊重民俗,引起公愤,被当地民团逮捕。在地下党组织的协助下,民团将封家雄及其妻在袁堂就地正法。地下党组织和红缨会总部又作出了对刘振邦截击的决定。

    天黑后,刘振邦坐着马拉的轿车,率领百余名保安队员,押着十余辆满载粮草及军用物资的牛车,从欢城向湖边进发。行至常口附近,预先埋伏的红缨会员举着大刀、长矛、棍棒一拥而上,截车、夺枪、抓人,声势异常迅猛。这时,押车的保安队员请示刘振邦怎么办,刘振邦认为地方上的老百姓对他不会构成危险,即使被抢去点财物,以后通过地方上的乡保长通融,定会加倍偿还,于是摆出一副仁慈的姿态,下令部队不准开枪。红缨会看到保安队不敢还击,更加勇猛,很快把保安队冲散。当刘振邦觉着不妙准备还击时,身边只剩下几个卫兵,仓惶跳下轿车,准备淌水渡河。他刚下水就被红缨会发现, 并被立即抓上岸来。刘振邦满身泥水,狼狈不堪,百般求饶。他许愿说:如果把他送过湖去,这次事件永不追究,且调拨大批钱粮救济这一带灾民。他的话说动了红缨会的部分首领,正准备布置渡船让刘振邦过湖,常口南头的渡口来了一起红缨会员,阻拦道:“刘振邦的人在湖里杀了我们几个弟兄,我们把封家雄和他老婆也杀了,不能放刘振邦走, 放他过湖无疑是放虎归山,不如斩草除根。”红缨会的首领们一听也是,接着乒乓两枪, 还未来得及上船的刘振邦应声倒在水边。此次战斗打垮了刘振邦的保安队,缴获了十余辆牛车粮食及部分枪支。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4 页)

    寨子山、南阳伏击战

    1939 年9 月18 日晚,苏鲁豫支队第四大队在郭里集举行纪念“九一八”事变8 周年大会。大队长梁兴祚乘士气高涨,决定翌日攻打仲浅的日伪武装。当晚,接到邹县城、滕县城的日伪军向郭里集出动的情报。梁兴祚当即决定改变方案,向南阳湖西转移。

    9 月19 日拂晓,四大队撤离郭里集。为诱敌上钩,故意绕道王屈、薄梁向南阳镇迂回。此时,邹县出动的1500 多名日伪军正沿着四大队撤离的路线行进。上午7 时,四大队在王屈与日伪军交火,且战且走,日伪军紧追不舍。四大队行至薄梁附近的寨子山, 见两山对峙,中间是狭窄的山谷,便悄悄留下五连,隐蔽在山谷两侧的山腰上,阻击敌人。趾高气扬的日伪军见前方远处尘土飞扬,以为四大队已望风逃跑,便拼命追赶。中午时分,日伪军已完全进入包围圈。五连连长一声令下,各种武器一齐开火,子弹暴雨般地泼向敌群,日伪军顿时乱作一团,纷纷倒地身亡。恼羞成怒的日伪军依仗装备精良, 重整队伍向两侧阵地疯狂反扑。五连愈战愈勇,顽强地坚守阵地,从中午到下午,日伪军发起的7 次进攻均被五连打垮。日军见天色已晚,且伤亡惨重,便败逃而去。寨子山伏击战共毙伤日伪军200 多人。苏支四大队五连指导员刘英负伤。五连完成阻击任务后, 趁夜幕降临撤离了阵地。

    同日,滕县出动日伪军1000 多人,追击四大队。当日伪军行至南阳镇北的旱路口时, 遭到苏支四大队“钢八连”的伏击。南阳镇北的旱路口是通往南阳镇唯一的通道,小路弯弯曲曲,两旁长满了芦苇。“钢八连”的战士们早早埋伏在旱路口两侧的芦苇丛里, 待日伪军进入埋伏圈后,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冲在前面的日伪军纷纷中弹倒地。由于日伪军在明处,“钢八连”在暗处,日伪军弄不清“钢八连”的虚实,不敢恋战,拖着尸体仓惶退去。南阳伏击战打死打伤日伪军200 多人。“钢八连”连长不幸牺牲。寨子山和南阳伏击战后,苏鲁豫支队四大队开往湖西。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4 页)

    微山湖区反击战

    1941 年元月初,国民党军冯子固、周侗等部封锁津浦路及微山湖东、西地区,鲁南形势更加紧张。为打通鲁南同湖西的联系,一一五师调集活动在鲁南的教导二旅和活动在湖西的教导四旅反击国民党军的夹攻、封锁。战斗从15 日开始,教导四旅首先向冯子固发起攻击,先后收复了丰县、鱼台之间的十字河地区,迫近微山湖西岸。教导二旅六团在滕西韩桥一带与周侗部激战,并于2 月1 日攻克南阳镇。除少数残敌逃跑外,南阳镇守军大部被歼,教导二旅俘敌70 余名,缴获枪70 余支,从而控制了南阳湖东地区。这次反击战历时月余,计拔除国民党据点17 处,歼灭国民党军630 余人,缴获机枪3 挺、步马枪500 余支。尔后,教导二旅五团开赴夏镇一带,与地方武装相配合,夺回沛滕边区。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5 页)

    纸坊战斗

    1940 年2 月,刚成立的沛滕边县警卫营一连住在纸坊。夏镇维持会会长刘效良获悉后, 于2 月14 日( 农历正月初七),率保安队100 余人、日本侵略军30 余人前往纸坊偷袭。营长张新华获悉后,命指导员高凯带领二排战士在薛河涯上阻击敌人,命连长朱恒先带三排埋伏在左侧,命突击大队长陈世俊(1940年底叛变) 带队抄敌人后路,并组织周围村庄的民兵前来参战。中午12 点左右,日伪军进入包围圈,张新华一声令下,各种武器一齐开火。激战3 小时,击毙日军传达长李根,打伤日军5 名,缴获战马9 匹、步枪30 余支、驳壳枪4 支,同时打垮了伪保安队。当地群众将此次战斗的情景编成柳琴戏演唱:正月初七鬼子发兵到纸坊,薛河两岸摆战场,毛家路( 纸坊村南的一条路) 打死鬼子传达长, 刘效良带着鬼子把河淌……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5 页)

    杏园战斗

    杏园坐落在薛河岸上,东临津浦路,西靠古薛河,西南10 里是鲁南重镇夏镇。杏园是滕枣地区通往湖西的交通要道,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国民党山东保安十四旅周侗部郝玉福( 外号郝二毛子) 团团部和1 个营盘踞在这里,威胁中共湖上交通线。沛滕边县委决定向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二旅六八五团求援,拔掉这颗“钉子”。1941年4 月25 日夜,一一五师教导二旅五团副团长王根培率领二营,同张新华率领的微山湖游击队、洪振海率领的铁道大队,共400 多人,从彭口闸出发,奔袭杏园。尖刀班首先赶到杏园村口, 杀死了郝团哨兵。深夜3 点,各部到达指定位置,包围了杏园村。同时,拨出铁道大队一部分兵力埋伏于村东南,监视临城之敌;还抽出一部分兵力埋伏于杏园村西南,负责监视三河口、班村之敌。在机枪的掩护下,主力二营首先从村东发起攻击,经激烈战斗, 突破其前沿阵地,直捣敌军团部。地方武装也随之攻入村内。当时国民党军团长郝二毛子不在杏园,副团长准备夺路逃跑,被八路军击毙。在八路军的猛烈攻势下,国民党军队乱作一团,一部分投降,一部分负隅顽抗。两军展开激烈的巷战。拂晓,战斗结束。国民党周侗部郝玉福团300 多人除一部分被击毙外,其余均做了俘虏。八路军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5 页)

    部城巧遇战

    1941 年4 月26 日,八路军与沛滕边县的部队攻下杏园据点后,为防国民党军队的报复, 一一五师教导二旅五团副团长王根培率二营两个连转移到刘昌庄、蒋庄,1 个连随微湖大队、铁道大队向部城转移。沛县国民党冯子固部获此消息后,遂派胡子良团的一、二、三营分袭刘昌庄、蒋庄、夏镇。

    张新华带领部队到达夏镇后,为防不测,首先在夏镇闸口的盐店和部城东门附近的制高点玉皇庙架起机枪警戒,然后带着队伍进入部城。刚走到村民吴树标家门口,迎面碰上冯子固部胡子良团的三营。张新华率领部队一阵猛打,胡团三营被打得措手不及, 四下逃窜。战斗不到半个钟头,就打垮了胡团三营,俘虏胡团160 余人。偷袭刘昌庄、蒋庄的胡团一营、二营及周侗部陈士俊营见势不妙,遂撤去。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6 页)

    收复微山岛

    1940 年之前,国民党在微山岛的统治势力比较薄弱,岛上仅设有一个乡公所。

    1941 年初,铁道游击队和沛滕边县的两个直属班拉到微山岛上,接着,沛滕边县委、道西办事处,以及沛滕边县所辖水上区、滕八区等党政机关和运河支队一大队、滕沛游击大队、峄县县大队等地方武装都相继来到岛上。岛上农渔民群众先后成立了救国会、民兵、儿童团等组织。微山岛成了湖区抗日军民的根据地。

    微山岛根据地的日趋巩固和革命力量的不断壮大,使附近的日伪军非常恐慌,他们无时不在策划进犯微山岛。1941 年6 月16 日夜,临城的日本侵略军派出1 个小队,配合闫成田的“鲁南剿共团”和韩庄伪军,乘各地方武装执行任务未归之机,向微山岛发动了偷袭,并占领了微山岛。

    日伪军占领微山岛后,游击队等地方武装便将部队化整为零,时分时聚,灵活机动地同日伪军周旋,闹得日伪军六神不安,迫使微山岛的日军小队撤回临城。1941年6 月22 日夜,铁道大队、微山湖游击队、运河支队负责人在三孔桥小袁庄召开会议,决定收复微山岛,并推举褚雅青为作战总指挥。6 月23 日晚8 时许,微山湖游击队、铁道大队、运河支队的100 余名游击队员,分别由郗山、彭口闸乘船插向微山岛。当时微山岛上驻有伪军闫成田团苏海如一个大队,计300 余人,分别驻在杨村和小官庄,韩庄伪军驻吕蒙。晚11 时,战斗在杨村、吕蒙、小官庄同时打响。守吕蒙的韩庄伪军,在头一天已由伪队长褚思杰带队撤回韩庄。张新华率领的微山湖游击队赶到吕蒙后,发现驻该村的伪军已经撤走,随即返回,协助攻打杨村。驻守小官庄的伪军,这天晚上正在村头的麦场上乘凉, 运河支队一大队战士突然出现村头,打死打伤伪军20 余人,其余伪军逃回杨村,仅用1 小时就结束了战斗。刘金山、孙茂生率领的铁道大队负责围歼杨村伪乡长殷延榜院子里的敌人。当队伍包围了院落冲进去时,里边却空无一人,原来伪军怕游击队夜袭,早已迁到伪军团部所在地殷茂全的大院去了。

    午夜1 时许,进攻杨村伪军团部的战斗打响。殷茂全大院,堂屋一幢5 间,南屋一幢3 间。院的东南角有1 座炮楼,高1 丈2 尺,宽8 尺见方。伪军据炮楼居高临下,控制四面胡同,拼命顽抗。褚雅青的联合指挥部设在殷茂全的大院东北殷延印的家里,直对炮楼口,部队组织了3 次进攻,都未奏效。伪军见游击队无攻坚武器,更加嚣张起来, 有的在楼垛口向游击队打冷枪,个别狂徒伸出半截身子向攻击队员射击,战士王兰坡中弹牺牲。这时,褚雅青立即组织几名射手,射击放冷枪的敌人。有个叫“能不够”的伪队长,把头探出掩体寻找目标,游击队神枪手袁振华举枪射击将其击毙。游击队的冷枪打得伪军不敢露面,游击队战士乘机冲到院西墙和堂屋后面,挖枪眼放鸭枪。4 支鸭枪向大院里的敌人猛轰,伪军死伤甚重。伪军副团长苏海如见状命令伪军拼命抵抗,逼着士兵爬屋顶,对付鸭枪射手。游击队事先埋伏在对面房顶上的战士,一枪一个将伪军击毙。苏海如六神无主,发射信号弹向临城日本侵略军求援,但远水不解近渴。褚雅青趁机命令战士把浇上油的大公鸡点着火,朝伪军防守的院子里扔去。公鸡在院子里四面乱窜。转眼间,房檐、秫秸和苇垛全着了火。火乘风势,风助火威,伪团部院内一片火光,吓得伪军抱头躲藏。褚雅青果断地命令架云梯。一旁待命的李全义、王颇迅速把云梯靠上炮楼北墙,勇猛地登上去,一排手榴弹扔进炮楼里。伪军死伤惨重,惊恐万状,于黎明时分推倒东北角的院墙,拼命向微山湖中溃逃。游击队乘胜追击,终于在杨村西头的柴草垛里,活捉伪军副团长苏海如,同时俘获伪军官兵30 余人。剩余的伪军在逃到湖边的乱葬营时,误进了渔民为捕鱼而布置的鱼钩阵里,乖乖地当了俘虏。这次战斗,歼灭驻岛伪军200 余人,活捉伪团副苏海如,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微山岛又回到人民手中。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6 页)

    火烧日军汽艇

    1941 年9 月,韩庄日伪军据点配备了两艘汽艇,日军经常驾驶汽艇在微山湖中横冲直撞,抓人抢劫,严重影响了渔民的生活劳作及游击队的抗日活动。10月5 日(农历八月十五)晚,沛滕边县水上区区长黄克俭与鲁南武工队短枪班班长王锡武乘值班伪军饮酒狂欢之机,率领队员们悄悄将这两艘汽艇拖离码头,开到微山湖南端的龟山湾里烧毁。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7 页)

    飞车夺药

    从1941 年7 月开始,日军推行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不断对鲁南山区根据地进行“拉网”“扫荡”。鲁南军区主力部队由于长期作战,面临药品匮乏的困难。鲁南军区司令员张光中、政委王麓水命令铁道大队,务必想法搞到药品。10月的一天,在临城车站的铁道大队内线宋邦珍向铁道大队报告了一个重要情报:有一列装载医用药品的货车将由青岛开到临城,然后向南行驶。铁道大队接到情报后,立即行动,做了夺药品的准备。当晚10 时许,列车从临城站开出,游击队员们飞身上车。当列车行驶到临城与塘湖之间时,队员们便迅速将药品掀下,由埋伏在那里的队员运走。这次共夺得治疗枪伤的药品30 多箱和一部分给马注射的针剂,还有4 架显微镜。铁道大队将这些药品及时运往山区, 有力地支援了抗日军民的反“扫荡”。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7 页)

    巧截布车

    1941 年11 月初,为了解决鲁南军区部队的穿衣问题,鲁南军区司令员张光中召集铁道大队的杜季伟,运河支队的邵剑秋、褚雅青,滕沛大队的钟勇飞、李明,微山湖游击大队的张新华等,共同研究解决的办法,最后决定截敌人的布车。第二天,张新华来到沙沟车站,向内线张永纪布置了任务。一天,张永纪得知一列挂了两节布车的火车由青岛开往南京,下午4 点到达临城。张永纪想,这个时间太早,不便行动,得设法让车丢在临城,夜间挂走。当天下午3 点多钟,张永纪乘车到了滕县,等布车到来,利用工作之便捧了几捧沙子放在车轴上面的油壶里。火车启动后不久,沙子和车轴摩擦起火,火车只得减速,缓缓地向临城爬去。晚9 点多钟,火车到达塘湖车站附近。张永纪借着火车喷出的水蒸气作掩护,跟爬上布车的铁道大队的刘金山、梁传德、徐广田3 人,巧妙地使载布的车厢脱了钩,布车慢慢停了下来。预先埋伏在铁路两边的几百名群众一跃而上, 帮助搬运。临城、徐州的日军发觉后,出动铁甲车和汽车向塘湖车站方向赶来,遭到游击大队长枪队的阻击。日军摸不清情况,又逢大雾,不敢贸然进攻,惶惶遁去。在铁路上卸车的同时,微湖大队大队长张新华和沛滕边县水上区区长黄克俭带100 多条小船在湖边等候。第二天黎明,顺利地把布匹转运到安全地带。此次截车,共截获棉布1200 匹, 军装800 余套,皮箱200 只,缎子被100余床,呢子、毛毯各一宗,显微镜4架,电炉2 个。后来,鲁南军区派骑兵连将这些物资运往山区,解决了部队部分战士的穿衣问题。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7 页)

    津浦铁路破击战

    1941 年11 月,日军推行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纠集开封、郑州、洛阳、蚌埠、徐州、济南、青岛的日伪军5 万余人“扫荡”鲁南地区,对根据地实行极其野蛮的“三光” 政策,妄图摧垮抗日根据地。1942 年元月,为了配合主力部队粉碎日军的“扫荡”,铁道大队兵分4 路,在津浦铁路沿线展开了破击战。副大队长王志胜带领5 名队员为第一路, 在枣庄夺取了日军两部机车,相向对开将其撞毁。第二中队队长陈有吉带领部分队员为第二路,在临城以南扒铁路、毁枕木,使日军列车在塘湖北翻车20 多节。政委杜季伟带领部分队员为第三路,在临城北张桥割取日军电话线数里。第一中队队长徐广田带领部分队员为第四路,破坏了临城以北的十余里铁道。这次破击战,给日军铁路运输造成严重困难。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8 页)

    鲁桥伏击战

    1944 年3 月,随着中共湖东县武装的发展壮大,驻鲁桥的伪军中队长秦有益越来越惊恐不安,他不敢再死守碉堡,白天在鲁桥,夜晚率部住在师庄。湖东县委书记冯起摸清了秦有益的活动规律,亲自到湖西向鱼台县挺进大队求援。鱼台县挺进大队派1 个中队前往,在政委赵前和中队长周明智的率领下,连夜渡湖,3 月28日拂晓前在鲁桥西刘楼登岸,同湖东县大队会合。然后,队伍兵分3 路,分别埋伏在鲁桥北街奶奶庙后、圈里泗河堤内和师庄西南运河堤内。上午8 时左右,伪军分3批由师庄向鲁桥镇方向行进, 第一批伪军已接近鲁桥,第三批尚未出师庄。在这种情况下,挺进大队等武装向伪军发起一阵猛烈攻击,走出师庄的60 名伪军缴械投降,其余近30 名伪军由秦有益带领逃向济宁。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8页)

    圈里战斗

    1943 年6 月,鲁南一地委敌工部部长冯起带领湖东武工队进入微山湖区,发展武装,打击日伪,开创湖上与陆地抗日根据地,引起国民党军的极端恐慌。1944年4 月, 国民党军申宪武部逼近仲浅,派其师参谋长王希元和驻两城的三团副团长王贯生去仲浅, 暗中同仲兆焘达成交易,仲的伪自卫团被申宪武收编为新五团,计有350 余人,仲兆焘成为新五团团长,率300 余人扼于湖东抗日武工队来往的必经之地圈里村,并分兵三四十人驻防在圈里北的两个村,形成犄角之势,企图将湖东武工队困死在湖里。

    湖东武工队为消灭新五团,向湖西四旅十团求援。1945 年5 月,冯起带湖西十团1 个营赶回湖里,并与十团负责人制定了打圈里的战斗计划:由十团1个营攻打圈里之敌, 湖东武工队攻打圈里外围之敌。次日拂晓3 时,战斗打响,湖西主力部队集中全部火力压住敌人,并采取正面佯攻、侧翼包抄的战术,一举攻破敌人凭借院墙构筑的火力防线, 攻进村里。同时,武工队也向圈里北的两个村发起进攻。新五团不战自溃,往泗河方向逃窜。在泗河湾处武工队将这股敌人全部俘获。天明时分,圈里之敌大部被俘,仲兆焘率30 余人逃向仲浅村。武工队即与主力部队合兵一路,往仲浅追击残敌。仲兆焘如惊弓之鸟, 又惶惶逃向济宁。此次战斗,打垮了国民党军申宪武部新五团,俘其300 余人,缴枪260 多支。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89 页)

    大捐战斗

    1944 年5 月,沛县国民党冯子固部程慎文团2000 余众占领了大捐,在大捐放火,抢掠, 无恶不作。张新华带领鲁南独立支队一大队( 原微湖大队) 正驻扎在湖边的樊村。樊村离大捐只有四五里地,战士们目睹敌军的暴行,纷纷请战。张新华同副支队长董鸣春研究制订了战斗方案,由张新华带领驻樊村的独立支队一大队首先从正面发起进攻,董鸣春带驻沙谷堆村的独立支队二大队( 原铁道大队)支援。战斗部署完毕,一大队政委孙新民带三、五小队首先和敌人开战。这时,东南方又来了一大队国民党军,对独立支队十分不利。张新华急中生智,举起指挥旗向敌人打出了旗语,国民党军误认为是自己人,就向回撤。国民党军一撤,独立支队对准敌人的屁股开了火。一时间,枪声大作,国民党军顿时乱了套, 纷纷溃退。这时董明春率领二大队赶到,合兵一处向敌人发起攻击。沛县国民党军冯子固部程慎文团被一举击溃,该团200 余人被俘获,后经教育全部释放。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90 页)

    南庄战斗

    1944 年6 月大捐战斗后,沛县冯子固和铜山县耿继勋( 外号耿聋子) 纠集了上千人偷袭抗日堡垒村南庄,并在南庄烧杀抢掠。当时,鲁南独立支队一大队驻扎在南庄东3 里的寨子村,该队很多战士的家就在南庄、三孔桥一带,看到自己的家乡被敌人蹂躏, 个个义愤填膺,纷纷请战。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张新华接受了同志们的请求,随即作出战斗部署:命令五小队从樊村过河,直插南庄村后,从苇丛中突然发起进攻;三小队1 个班埋伏在南庄学校,监视夏镇伪军尹洪兴团和日军的动静;副大队长刘林华率二、四小队正面进攻敌人;张新华率一小队及三小队的一部分从侧面拦腰截击。各小队立即按命令行动。五小队首先冲向南庄,接着刘林华率队抢占了河头,向侵犯南庄的敌人猛扑过去。战斗中刘林华不幸牺牲,战士们高喊着“为刘队长报仇”的口号向敌人冲击。在战士们的攻击下,敌军溃退,五小队一直冲过渭河,接近翁楼。在五小队正准备继续进攻时,遭到驻翁楼的冯子固部的突然袭击,指导员杨震等牺牲,另有5 位战士受伤。四小队机枪班班长李文生也牺牲,正在万分危急的时刻,董鸣春带二大队( 原铁道大队) 从蒋集赶来支援,很快击溃了敌人。此次战斗共击毙冯子固及耿继勋部30 多人。鲁南独立支队一大队牺牲10 人。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90 页)

    程子庙战斗

    程子庙战斗是微山湖区战役中的一次重要战斗。程子庙属滕县辖区,位于昭阳湖西岸, 西南邻沛境,西北接鱼台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国民党三十六纵周侗部在滕西站不住脚, 就和沛县冯子固勾结在一起,在程子庙设立了专员公署( 周侗当时任山东省第一行政督察专员),安上了据点。周侗部山东保安十四旅4 个团,加上冯子固部共有1300 余人,分别驻守在程子庙、邓集、卓楼、满口、高庄等地。周侗旅部驻程子庙。

    1944 年7 月18 日,王麓水政委率主力5 个连首先向湖东卓楼的国民党军1 个营发起攻击。国民党军不战而退,八路军乘胜追击,缴轻机枪1 挺。与此同时,鲁南独立支队也向邓集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击,该敌不堪一击,闻风逃向满口。独立支队在追击该敌时, 碰到在湖里活动的周侗部陈世俊团,通过政治攻势,不少国民党军缴了枪,其余的龟缩进程子庙。21 日夜,八路军越过昭阳湖( 当时天旱湖干),在接近程子庙途中,活捉了周侗部增援部队保安二旅的一个参谋长,至拂晓将程子庙包围。国民党军凭借着坚固的工事和火力优势,准备死守顽抗。鲁南战场指挥部遂决定:5 个主力连从西门和南面强攻, 独立支队一大队从东面和北面配合,独立支队二大队负责打援。早6 时,鲁南军区特务连向西门的守敌发起进攻,两个战士扛着铡刀,猛砍西门铁丝网。由于攻击点选择不当, 受地形和火力的限制,连砍3 次均未成功,中午12 时停止攻击,主力部队撤回卞庄休息。

    下午4 时,调整了攻击位置,再次进攻,特务连从东南主攻,主力一连在西面佯攻,待机夺取西门。独立支队做预备队,并向西北警戒打援。在火力掩护下,三连首先架梯爬墙成功。特务连第一次攻至城下,梯子未跟上,只好撤回。第二次进攻成功,突进程子庙中心。接着后继部队也陆续攻进庄内,同国民党军展开巷战,国民党军被压缩在程子庙东头的据点里。为减少部队伤亡,程子庙的群众一齐动手,把自家的土墙掏开洞,让八路军战士穿墙而过,逐步接近敌人据点,下午6 时,战斗胜利结束。此次战斗,击毙国民党军313 人,俘国民党军官兵788 人,只有50 余人趁乱逃窜。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91 页)

    打塘湖车站

    1944 年9 月15 日,峄县县大队一中队队长严运厚、指导员张建民带领战士20 余人, 化装进入塘湖车站。激战5 分钟,全歼日军1 个小队,缴获机枪1 挺、步枪20 余支。严运厚在战斗中牺牲。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91 页)

    大王庙战斗

    1945 年元月,驻徐州的伪淮海绥靖区郝鹏举部乜挺彬师在夏镇、大王庙、欢城、班村等运河一线,建立了12 处据点,企图巩固徐州北部外围防线,保证津浦铁路为其利用, 分割抗日根据地。他们在驻扎地大肆烧杀抢掠,极为猖獗。鲁南第二军分区决定拔掉这些“钉子”,根据当时的军事形势制定了作战方案:先拔掉大王庙据点,再攻欢城、班村, 再直取夏镇,最终消灭乜挺彬师。对打大王庙又制定了两套具体作战方案。

    大王庙在夏镇西北7.5 公里处,村正北2.5 公里是欢城。据点坐落在村东南角,南面紧靠运河堤,东、西、北3 面的民房被拆,树木砍伐一空,地势开阔。据点共3 道防线、4 层火力网,外围是树桩、铁丝网鹿砦连成的;中间是深4米、宽8 米的壕沟,里面是高约5 米的寨墙。正南居中的寨墙上高耸着1 座圆柱形的碉堡,居高临下一览无余,且上、中、下都配有机枪等火力设施,东西只有1 座吊桥可以出入。乜挺彬师是伪淮海绥靖军王牌, 号称“常胜军”。乜挺彬的一团一营分驻在大王庙、欢城、班村3 个据点,构成三角形防御。一营营部和三连设在中心据点大王庙,共有140 人,多数是老兵油子,装备着一律的偏耳朵捷克式步枪,战斗力较强。据点内有轻机枪3 挺,日本掷弹筒2 个,弹药充足。当时, 鲁南二军分区所属各部共3 个营11 个连1500 余人,与乜挺彬驻在湖东的一团总兵力相当。

    1945 年1 月19 日( 农历1944 年腊月初六),鲁南第二军分区司令员贾跃祥、副司令员邢天仁、政委张雄率部集结于邓集,当夜在邓集召开了作战会议,邢天仁副司令员按打大王庙的第一套方案作了战斗部署:一营主攻大王庙,三营九连做预备队,二营包围班村,滕县县大队和区中队、联防队( 民兵) 围攻欢城。20 日晚,部队悄悄从邓集出发, 晚9点各部进入指定位置,完成了对大王庙的包围。指挥所设在大王庙西半华里的小李庄。大约10 点多钟,攻打大王庙开始,先由一营一连强攻。战士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炸毁了大王庙据点的第一道防线鹿砦,紧接着又在第二道防线壕沟上架起了便桥, 但由于伪军居高临下,火力太猛,又因八路军攻坚火力薄弱( 只有3 挺机枪),战士们未能冲过壕沟,便桥也被伪军拖进壕沟,第一次攻击失利。紧接着一营刘营长又布置了第二次攻击。因一连伤亡太大,调到据点北面佯攻;东面三连担任主攻;二连掩护,并调来两挺轻机枪加强了火力。但当战士们冲上刚架起的便桥时,伪军从据点里扔出一排手榴弹,炸毁了便桥,12 名战士牺牲。此时已是21 日凌晨两点,贾司令员下达了停止攻击的命令。

    在八路军组织攻打大王庙时,乜挺彬派其三营500 余众从夏镇赶来增援。八路军在两次攻击失利的情况下,遂改为执行第二套作战方案集中兵力打援。打援的方案是: 三营九连占领西纸坊构筑工事,正面阻击援军;从打大王庙的一营抽出二、三连到九连左侧东纸坊南埋伏,护卫九连左翼;战斗打响后,由东向西把伪军逼向运河;从围攻班村的二营抽调3 个连队集于三河口,保卫九连右翼;指挥所安在三河口,并在村东运河堤上堆一堆干柴,以便总攻开始时点火作为信号。凌晨5 点,各连报告均已到达指定位置。8 时许敌人终于钻进了“口袋”。三营教导员李克一声令下,无数颗手榴弹立即飞入敌群,西纸坊围墙下一片火海。紧接着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打得伪军东奔西窜。伪军尖刀排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窜过薛河桥,钻进纸坊村的碉堡里。九连陈连长立即命两个班, 将伪军尖刀排包围全歼。邢天仁副司令员见时机一到,命令侦察员燃放信号。埋伏在三河口和纸坊东南的伏兵齐出,迅速将伪军包围。在机枪的掩护下,二营任营长率队迅速占领了运河河堤,居高临下猛攻伪军的后背。同时一营的战士也从东面堵住了伪军。500 余伪军全被包围。激战2 小时,毙伤100 余人,俘虏400余人,伪营长刘贵章被当场击毙, 乜挺彬一团三营无一人漏网,缴获重机枪4 挺、轻机枪12 挺、掷弹筒4 个。

    鲁南第二军分区纸坊伏击战的胜利,断了大王庙的援军,大王庙的守敌非常震惊。二军分区领导决定以诱降的方式解决大王庙守敌。1 月22 日晚,八路军利用伪营长刘贵章的名义写信劝降了大王庙的伪军。经过4 天的艰苦战斗,终于拔掉了大王庙这颗“钉子”。

    1 月23 日下午4 时,第二军分区一个营,化装成伪军援军,以增援欢城的名义智取了欢城。班村的伪军当晚向夏镇突围,在途中被八路军歼灭一部分,其余逃进夏镇。

    乜挺彬见大势已去,弃夏镇败逃临城。从1 月19 日至26 日,鲁南二军分区部队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以拔大王庙据点为突破口,接连拔除大王庙、欢城、班村、夏镇等12 处伪军据点,歼灭乜挺彬师两个营,毙100 余人,俘700余人。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版,第891 页) 

    第二次解放微山岛

    1945 年春,驻守微山岛的伪军连长马延昌等从临城领饷归来,在小官庄喝酒时被临沙区武工队队员抓获,送交给正在微山湖区开荒生产的鲁南五团任振甲营。经过审讯, 搞清了驻微山岛伪军的工事及守备情况。当夜,任营长带领部分战士,在临沙区武工队及张阿村民兵的配合下,由伪军连长引路,包围了微山岛据点。任营长命令伪连长向据点伪军喊话,据点内的伪军拒降并对武工队射击。武工队以猛烈火力还击,当场打死伪军七八人,其余30 多名伪军见势不妙,举手投降。微山岛又回到人民手中。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93 页)

    沙沟受降

    1945 年8 月15 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9 月,在临城一带集结的日军及其家属近千人,伪军300 余人,在山田部队长的带领下,沿津浦铁路向南撤退,企图逃往徐州。在临城南部活动的鲁南铁道大队得到了情报,预先破坏了铁路,炸毁了韩庄铁路桥, 把日军困在临城以南的姬庄、沙沟两地。为使日军就地向新四军投降,新四军七师十九旅林维先旅长派鲁南铁道大队政委郑惕、大队长刘金山分别去姬庄、沙沟同日军谈判。郑惕、刘金山对日军山田、黑木等头目晓以利害,要他们就地放下武器投降。同时,以奇袭方式消灭了驻沙沟的300 多名伪军,给日军以威慑。经过谈判,日军被迫答应投降。新四军和铁道大队在沙沟车站举行受降仪式,日军共交出山炮2 门、重机枪20 多挺、轻机枪100 多挺、步枪1400 多支、子弹100 箱、铁甲车1 辆。

    (微山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微山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10 月第1 版,第893 页)


分享到:
上一条:济宁市任城区战事
下一条:鱼台县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