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海阳市战事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7 11:08:33 更新时间:2015-08-27 11:08:33

    

    仗子山歼敌

    1943 年冬,300 多名日伪军去赵瞳北的东村庄一带抢粮。赵瞳民兵闻讯,便埋伏于仗子山,在大路上布好地雷阵。敌人走到离赵瞳二三里时,突然向西转去。赵同伦果断命令: “麻雀组打枪,土炮手点炮,把敌人引过来!”枪炮齐鸣,人人喊杀,日伪军立即向民兵扑去。民兵们机警地转到雷区方向继续打冷枪,敌人又朝民兵扑过去,正好陷于地雷阵, 死伤15 人。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2 页)

    五虎村布雷

    1945 年5 月19 日,日伪军500 余人侵扰五虎村。行至北口子,分成三队,大队居中, 左右翼为搜索队。搜索队边打枪边向山上爬,行至山腰,踏响了纪云岗埋的信号雷。这时, 西山上纪洪福带领的麻雀组,东山头纪彦、辛寿方带领的游击小组,一齐向敌人开火, 打得搜索队东躲西藏。敌人攻山不克,夺路南窜。日伪军赶到纪家店瞳北,又踏响地雷。敌指挥官挥刀督战,敌军走不多远突见几堆新土,怕有地雷,便绕道而行:正好踏上头发丝雷。敌人仓惶绕村东行,地雷连续爆炸。二次攻山,又被地雷炸退。日伪军窜进纪家店, 沿街向南爬,走到关帝庙后,触响两颗地雷,十几个敌人伤亡。余敌伏地不起,在指挥官的威逼下,才慢慢向前挪动,又触响两颗地雷,毙伤6 人。500 多名日伪军从上午10 点到下午3 点,整整5个小时,走了不足5 里路,踏响地雷20 多颗。逃回索格庄据点后, 焚尸30余具。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2-693页)

    水雷炸敌

    1945 年5 月后,海阳的地雷战炸得敌人不敢走大路。小滩村南有一条河,是行村日伪军到莱阳穴坊庄据点必经之地。敌人为避地雷,便在水中走。小滩村孙藻训、孙玉敏、孙春旭等做成九颗水雷( 用葫芦衬上防潮物件,装着地雷,合缝处用“船泥”封严),瞅准敌人将到时,迅速将雷埋在河中。日伪军涉水过河,九颗水雷全部爆炸。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3 页)

    赵疃摆雷阵

    1945 年5 月18 日,行村据点的敌人偷袭赵疃。赵同伦、赵守福等预获情报,即率民兵在村里村外摆下雷阵。敌进村北树林,碰炸“绊雷”;扑进十字街口,又踏响“箱子雷”。共毙、伤日伪军16名,炸死战马1 匹。6 月初,孙家夼据点300 多名日伪军到行村搬运物资, 行至赵瞳东集前埠嘴下,陷入赵瞳民兵布的“长蛇雷阵”,在长达2 里的路上,地雷连续轰鸣,敌人左闪右窜,总躲不开挨炸,被毙、伤30 余人。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3 页)

    黄山顶炸敌哨

    1945 年5 月25 日起,日伪军在孙家夼、夼里安设据点,每天派一个班到黄山顶放哨, 监视沿海一带村庄民兵的活动,以便伺机袭击、扫荡,对民兵活动和群众安全威胁很大。大山区作战指挥部抽调叶家、修家、代格庄、槐家泊的20余名爆炸能手,由区武委会主任于东山率领,夜间摸上黄山顶埋设地雷。天明,敌人上山便踏雷挨炸。日伪军不肯放弃山头要地,继续派兵上山放哨。民兵们便夜夜上山埋设地雷,使敌人天天挨炸,死伤累累。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3 页)

    包打盆子山

    1945 年夏,日军在盆子山上构筑工事,企图控制盆子山区。赵瞳民兵队长赵同伦毅然提出“包打盆子山”的口号。6 月25 日夜,赵同伦率赵绍云、赵新瑞,带着地雷摸上盆子山,把敌人筑的围墙炸掉。26 日晚,又挑选13 名爆炸能手再上盆子山,在敌人的掩体和道路上布下地雷;摸上小盆子山,埋设四颗地雷;最后在山顶敌人的大席棚里,把一颗15 斤重的地雷埋进煤堆,雷弦系在风箱上。次日8时许,大小盆子山的地雷连续爆炸; 时近中午,一声巨响,“风箱雷”爆炸。敌人死伤惨重,工事也被炸毁,日伪军不敢再上盆子山。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3 页)

    三路敌军陷雷区

    1945 年5 月26 日下午,索格庄据点日伪军600 余人,分三路南撤。文山后村民兵队长于化虎带领爆炸组,速摆雷阵阻敌。伪军200 余人先抵村西,接连踏响三颗地雷,不143

烟台市战事

    敢挪步。日军200 余人随后赶到,在瞳西北头踏响一颗地雷;绕道村北,再响一颗;转到村东北,又遭雷炸。后无奈,挪到瞳东停下。晚到的200 多敌人,在河边踏响连环雷, 死伤甚重。一股敌人向村南迂回逃走,又被炸回。村西北的敌哨兵踏响石雷,也不敢乱动。敌军四面皆雷,进退两难,只得抬着40 多个死伤者,绕路逃到夼里和孙家夼据点。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693 页)

    向阳山抗战

    1938 年(民国27 年)3 月7 日,日伪军侵占威海,继而不断增兵,进犯内地。

    同年11 月,国民党海阳县保安大队及警察局,奉山东省第七区特派员郑维屏“出兵威境堵击日寇”之命,组建海阳军警前敌指挥部。保安第五常备队队长姜仞九任总指挥, 率军警700 余名东进。22 日,部队到达防地威海第四区卧龙村(现属文登县)。26 日, 与日伪军交战于豹虎山,激战竟日,毙敌20 余名。

    28 日夜,日伪军千余人,在飞机、军舰配合下,分六路出动,包围武林,占领豹虎山,大举进攻向阳山。海阳军警在姜仞九指挥下,面对强敌,沉着应战,坚守向阳山阵地。敌人飞机、大炮狂轰滥炸,援兵继增,麇集而上,战斗异常激烈。姜仞九身先士卒, 率队冲杀,浴血奋战,翌日上午11时不幸以身殉职。队长孙文华挺身而出,偕各队长率部奋战,鏖战到下午5 时,杀开血路,突围而出。然闻尚有几名士兵被围,孙文华遂返身回救,杀进重围,毙敌数名,不幸阵亡。

    此战,海阳官兵阵亡85 人,伤30 余人;毙伤敌舰长小官四郎、指挥官今村以下200 余名。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5 页)

    榆山大会战

    1940 年(民国29 年)冬至次年春,20 余个盘踞在胶东的国民党顽固派司令,组成以赵保原为总指挥的“抗八联军”,向抗日根据地大举进犯。

    为粉碎投降派的进攻,收复并扩大抗日根据地,中共山东分局和八路军山东纵队命许世友带清河独立团挺进胶东。1941 年3 月14 日,成立了胶东反投降指挥部,许世友为指挥,林浩为政委,领导全区军民展开了历时五个月的反投降斗争。

    3 月15 日,许世友率部奇袭牙山,重创蔡晋康部。接着背靠牙山,南下海莱。东路进击牟平崖子,生俘苗占奎;西路占领林寺山,解放郭城,揭开了榆山会战的序幕。

    赵保原失守郭城后,将兵力缩至发城、万第等地。郑维屏、赵汉卿在崖子增援苗占奎被击溃后,逃至吉格庄,依附赵保原。

    3 月27 日,八路军五旅、清河独立团及五支队一部,先后占领晶山和芒种山,对发城之敌形成包围之势。4 月2 日,五支队一部进占榆山,切断郑维屏、赵汉卿南逃之路。

    发城工事坚固,不易强攻。许世友决定以部分兵力围困发城,置主力于榆山,布成围攻吉格庄之势,诱敌来援,采取“围城打援”战术,在运动中歼灭赵保原的有生力量。

    榆山,位于海莱边界,高345 余米,为赵保原大本营万第和大夼一带的屏障, 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争夺榆山,势所必然。

    4 月4 日,五支队全部进占榆山及其以南阵地;清河独立团进抵榆山以东的马儿山设防;五旅十四团占领仓山,进逼吉格庄;十三团占领卧龙,截断发城与吉格庄的联系。郑维屏、赵汉卿被困于吉格庄,粮草断绝,惊惶呼救。4 月12 日,赵保原派其黄团与二七支队刘景川部,共2000 余人,由发城向吉格庄强送给养,至槐树底与五旅十三团发生激战。五支队二团从左翼迂回侧击,配合十三团,全歼刘景川部,黄团受挫溃逃。

    4 月4 ~ 12 日,赵保原多次向榆山及其附近阵地发起攻击,均遭失败。榆山久攻不下, 吉格庄、发城之围难解,赵保原便乞求国民党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和伪顽兼祧的张步云、厉文礼部。4 月下旬,五十一军一个营由鲁南到达万第,张步云、厉文礼也派兵一部为赵保原助战。赵保原一时气焰嚣张,狂妄宣称“要同八路军来个榆山大会战”。

    4 月27 日,赵保原会同援军共4000 余人,分兵三路,由南侧多次向榆山进攻。许世友率部迎头痛击,连续打垮敌军数次冲锋,双方争夺十分激烈。下午,赵部占领部分阵地, 于学忠部增援营则向指挥部所在阵地进攻。许世友下令反击,战士们手端刺刀,高声喊杀, 以泰山压顶之势,将于部援兵打得溃不成军。与此同时,五旅、五支、清河独立团也全线发起反击,五旅十三团直插敌人侧后。随军民工和附近群众也手舞扁担、锄头前往助战, 枪炮声、喊杀声震撼榆山,敌军全线崩溃。

    当战斗打响时,秦毓堂率部由下涝泊向榆山方向打去,企图与赵部合击榆山。行至马儿山,遭清河独立团截击,三次冲锋均被击退。

    5 月1 日,赵保原纠集残部向榆山西坡进攻,企图从侧面夺取榆山。严守西侧阵地的五旅十三团、五支队二团和一团一营、二营,密切配合,多方攻击,予敌以重大杀伤。十三团一天打退赵部黄团七次冲锋,五支队一团一天打退穆团三次冲锋。固守吉格庄之郑维屏、赵汉卿部陷入绝境,于5 月4 日深夜逃遁。发城赵部更加孤立。

    榆山会战,赵保原损兵折将,元气大伤。其主力邓团、黄团均遭到歼灭性打击,邓团团长被击毙。为其撑腰壮胆的于学忠增援营伤亡惨重,逃回沂蒙山区。此战毙伤国民党投降派官兵千余名,生俘千余名,缴获重机枪1 挺、轻机枪14 挺、步枪700余支、弹药及其他军用物资不计其数。

    榆山大会战,扭转了胶东战局,扩大了抗日根据地,壮大了抗日军民的力量。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5-706页)

    发城围歼战

    榆山会战后,胶东反投降指挥部又迅速调集兵力,将发城之敌团团围住。赵保原为挽回败局,一面令其发城守兵加修工事,一面调秦毓堂部一团进驻赤山,摆成发城赤山 万第50 里的“长蛇阵”。

    针对赵保原的部署,许世友决计先取赤山。5 月23 日,五旅十四团和清河独立团将赤山包围,在不断紧缩包围圈的同时,向秦部一团开展政治攻心战。秦部团长王培江在八路军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放弃赤山,窜回海阳城里。为牵制赵部万第的兵力,进一步孤立发城之敌,许世友派五旅十五团和五支一个分遣队,分别插入莱阳西部、西南部, 袭击赵保原的后方。赵保原顾此失彼,只得加修碉堡,固守阵地。

    当时八路军胶东部队既无大炮,又缺炸药,便采取以碉堡对碉堡、分割围困的战术。夜晚,以火力封锁敌碉堡,用木箱、柳条筐装满泥土,在敌堡之间筑起一座座简易碉堡。依托这些土碉堡,把敌人死死围困起来,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将传单散发到敌军内部, 大标语贴在敌军碉堡前;利用土广播,向敌官兵宣传抗日救国道理;把馒头、大饼送给饥饿的敌军士兵。附近的顽军家属和俘虏,也主动到碉堡前喊话,控诉投降派的罪行, 呼唤他们弃暗投明、抗日救国。夜里,赵保原的士兵纷纷投奔八路军。敌军官将士兵五六个拴在一起,以防再逃。结果,被拴的士兵成帮逃跑。

    7 月初,五旅、五支分别攻占发城外围的儒林庄、东西坊坞、夏屋庄等村,把敌人紧紧压缩在发城一隅。7 月26 日,十四团用火攻和集束手榴弹,一夜打下发城北山三座大碉堡,摧毁了发城的最后屏障。困守在发城的赵保原部,阵地缩小,准备逃窜。海莱边界人民紧急动员,在各山头筑起简易烽火台,备下照明柴,手持土枪、长矛、大刀、木棒、铁锹、粪叉,严阵以待。

    7 月27 日深夜,发城之敌开始突围。军官驱赶着拴成一串串的士兵,狼狈逃窜。顿时,一个个烽火台上燃起照明柴,把山川照得通明。八路军和人民群众奋力冲杀,枪炮声、喊杀声响彻山野。逃敌一片混乱,溃不成军,纷纷缴械投降。此役俘敌2000 多名,少数残敌逃回万第。

    发城之战,结束了五个月反投降斗争。从此,胶东抗战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6-707页)

    攻打行村

    1941 年(民国30 年)1 月20 日,占据行村的日本侵略军撤离县境。不久,两个伪军中队进驻,后扩为三个中队,共350 余人,并在行村成立了伪海阳县政府。

    1942 年1 月24 日,八路军五支一团奉命攻打行村据点。下午8时,部队开赴行村外围阵地。9 时,巡逻伪军发觉被八路军包围,便开枪射击。五支一团迅即发起强攻,十余挺机枪将伪军的火力压下去,战士们越过壕沟,翻过围墙,一举突破东北门。经过激战, 占领伪县署,击溃盐警队,迫使伪军一中队全部缴械。伪军二、三中队仍在碉堡内负隅顽抗。战士们穿墙挖洞,直逼敌碉堡。伪军惊恐万状,八路军趁机对敌喊话,展开政治攻势。同时, 打入敌营的共产党员李仙洲,劝导伪副大队长李作照投降。李作照见大势已去,只得带领二中队80 多名伪军缴械投降。25 日拂晓,五支一团撤出战斗。

    此役毙伤伪军官兵40 余名,俘虏伪军政人员280 余名;缴获轻机枪1挺,长短枪210 余支,子弹1.5 万余发,电台1 部,电话机2 部,战马4匹,其他军需物资一宗。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7-708页)

    留格庄战斗

    抗日战争时期,秦毓堂部设防腾甲庄、留格庄、海阳城里及赵家一线,勾结日本侵略军, 惨害人民,破坏抗战,成为胶东军民开辟黄海沿岸抗日根据地的一大障碍。

    1942 年8 月,胶东军区决定消灭留格庄之敌。在战斗部署上,对留格庄先困后打, 诱海阳城里之敌出援,在运动中消灭之,然后攻下留格庄据点。

    留格庄守敌600 余人,内有秦部二团( 梁团)400 余人、赵保原部100 余人、区队60 人, 配备轻机枪6 挺,余皆步枪。其指挥机关驻吕家大院,周围修有坚固围墙,村内筑碉堡十余座。

    8 月5 日,胶东军区副司令员王彬率部包围留格庄。一团担任主攻,二团埋伏于留格庄至县城公路两侧。6 日下午,驻县城之敌600 余名,两次增援留格庄,均被二团击溃。8 日夜,一团对留格庄之敌发起总攻,先以炸药攻坚,摧毁围墙和碉堡,然后乘敌外突, 集中火力歼灭守敌主力,一举攻克留格庄。

    此次战斗,共毙敌80 人,俘其政治部主任薛环穆以下800 余人,缴获轻机枪7 挺、长短枪700余支、其他军需物资若干。

    攻克留格庄,对解放腾甲庄、孤立海阳城里之敌、打垮秦毓堂部具有重要意义。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8 页)

    长沙堡伏击战

    1944 年11 月中旬,日伪军对栖霞牙山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此期,赵保原部两个团, 亦由莱阳万第开到郭城一带骚扰抢劫,16 日驻扎长沙乡西芦头村,与日伪军遥相呼应。驻牟平埠西头的胶东军区十四团,奉命开赴长沙堡一带打击顽军。17 日下午3 时,到达高家长沙南山。

    当日,日军大岛部1000 人、伪军500 余人从栖霞城去苏家庄,破坏八路军兵工厂。147

烟台市战事

    返回途中,被胶东军区教导团等部截击。敌人无奈,准备沿烟青路南去莱阳。下午4 时, 日伪军行至高家长沙村北5 里处,十四团迅即将战斗目标转向日伪军,抢占有利地形, 做好伏击准备:一营埋伏在于家长沙村北,三营隐蔽于长沙堡东南山上,二营在高家长沙村东狼牙河岸设伏,构成对敌伏击圈;另将二营六连布于矮槐树村西北山上,阻击赵部增援。

    当日下午4 时30 分,日伪军进入十四团埋伏地带,立时枪声大作,一排排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敌人遇到突然袭击,阵脚大乱,慌忙掉头北窜。一部朝尚家庄逃跑,一部向长沙堡村北黑石硼奔去,抢占有利地形,企图顽抗。敌人立脚未稳,十四团二营五连即从侧面追上,与敌短兵相接。全连指战员端着刺刀冲进敌群,与敌展开白刃格斗。经过半小时肉搏战,五连击退日军,占领黑石硼高地。战斗英雄副排长任常伦,带领九班坚守阵地,连续打退敌人三次反扑。敌人第四次反扑时,全班战士弹药用光,任常伦带领战士跃出掩体,冲向敌人,猛烈拼刺,当他刺死第五个敌兵时,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此时,一营、三营从不同方向朝日军杀来。日军在三面夹击下,仓惶撤至尚家庄西山。

    次日拂晓前,一直躲在战场泊附近的赵部两个团溜回万第,大岛部也由尚家庄向西南沿公路窜往莱阳城,十四团跟踪追击到莱阳山前店,旋即撤回。

    此次战斗,毙敌120 名,生俘12 名,伤敌、缴械无计。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 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9 页)

    盆子山区反“扫荡”

    1945 年5 月9 日,日伪军2000 余人分别由青岛、莱阳侵入海阳西部盆子山区,在行村、何家、索格庄、野口、夼里、孙家夼等村安设据点,并于周围山头要地修筑明碉暗堡, 对行村、大山、小纪、磊石等区的61 个村庄进行残酷“扫荡”,企图打通青威、海莱公路, 重新控制沿海一带。

    中共海阳县委遵照中海地委和军分区的指示,动员全县党、政、军、民,实行劳武结合,支援盆子山区人民开展反“扫荡”斗争。县、区均成立了作战指挥部。县武委会主任章明和县委书记刘平分别担任总指挥与政治委员,各区武委会主任、区委书记分任指挥、教导员。斗争前沿区,村划分了爆炸区域,各自包打一方;其他区也选派精干民兵, 奔赴前线作战。

    行村区赵瞳、文山后、小滩、北马家、木桥夼、东山、东村庄,鹏化庄,项家等村民兵, 埋地雷炸敌,战绩显著。赵瞳民兵包打盆子山,封锁行村与孙家夼据点之间的交通要道; 文山后民兵扼守夼里、孙家夼据点的进出口,截击索格庄之敌南犯;小滩民兵封锁行村至穴坊庄路口、河道,阻拦敌人水、陆通行;其他村民兵也从不同方向困敌据点,杀伤日伪军。

    大山区的民兵主要从东、南两面封锁行村、孙家夼、夼里据点的敌人。叶家、修家、孙家夼、夼里、槐家泊、靠山、茂梓集、代格庄等村民兵,埋设地雷,均显威力,阻敌东犯。

    小纪区以“五虎村”、小纪、东梨园、杏家庄、丁格庄、东野口、西野口、凤凰、苇园头、沙埠前、大刁家、邵伯、中山夼等村的战绩为著。五大联防民兵包打索格庄、野口据点和附近山头的碉堡,屡建战功。

    此间,主力部队和其他区的爆炸队,也投入盆子山区反“扫荡”战斗。十六团特务连和某营一个排,两次袭击索格庄据点,歼敌100 余名;磊石区民兵从东面埋雷封锁索格庄据点和姜格庄西山碉堡;龙山区民兵从东面封锁野口据点;榆山、磊石、昌水、高家等区的爆炸队,配合行村、大山区民兵轰炸孙家夼、夼里据点的敌人。战绩显著者有姜格庄、大丛家、下于朋、东上庄、上碾头、栾家、冷家、崖南头等村的民兵。

    这次反“扫荡”,海阳境内,村村布防,户户备战,广大民兵开展地雷战、麻雀战, 艰苦斗争105 天,毙、伤、俘敌673 人。

(海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海阳县志》,山东省新闻出版管理局内部资料印制许可证(1987)63号,1988 年8 月第一次印刷,第709 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