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臣任弘远恭纪
                
宸游

   叙曰:曷志乎宸游也?为趵突泉纪幸也。何幸乎尔?幸乎圣祖仁皇帝之驻跸留题也。盖宇内一邱一壑,苟得名士之游览,文人之标题,足以擅奇于古今,不致湮没于耳目。况翠华三至,泉水添波,宸翰频留,池沼增盛。而趵突一泉不直与五岳之尊同邀宠于天王,四渎之广共被恩于弈祀乎,是以幸焉尔。作宸游志。

  康熙甲子十月初八日驾抵济南,戒有司清跸除道,士民香跪迎,填咽街衢。先幸趵突泉,御观澜亭,命内侍卫以银碗汲泉水饮之,饮毕书“激湍”二字。御制诗一首:
   “十亩风潭曲,亭间驻羽旂,鸣涛飘素练,迸水溅珠玑。汲杓旋烹鼎,侵堦暗湿衣,似从银汉落,喷作瀑泉飞。”
   又命扈从大臣明珠、高士奇等各书二字。上见百姓瞻觐,嵩呼声闻。随问:“你们内中可有秀才么?进亭子来讲书。”无敢答应者。随起鸾乘马由正觉寺街进历山门。驾经巡抚院衙门前,随出泺源门,是晚驻跸长清杜家庙。
   康熙己已正月十六日,圣驾至济南幸趵突泉,书“润物”二字,驻跸巡抚公署。御题“作霖”二字赐抚臣钱珏。圣驾随过泰山南巡。
   康熙癸未正月二十四日,至驾至济南,乘辇由万寿亭入泺源门。上驻跸巡抚公署。午宴毕,题书五言律一首,赐抚臣王国昌。起驾出历山门,至趵突泉坐柏树下。御书“源清流洁”四字,赋诗一章:“突兀泉声涌净波,东流远近浴羲和,源清分流白云洁,不虑浮沙汙水涡。”命士民观看。随起驾。晚御宿杜家庙。因学臣徐炯请御书,于白雪楼随书“学宗洙泗”四字。遂驾南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