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秦汉至隋唐时期
汉武帝巡山东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1 08:31:55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2:52

  在泰山极顶天柱峰顶的西北侧,有一块高大的石碑,上刻“古登封台”四个大宇,这就是古代帝王封禅告祭的封祀台。
  什么是封禅呢?《史记·封禅书·正义》解释说:“此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故曰封。此泰山下小山上祭地,报地之功,故曰禅。”即到泰山上筑坛以祭天,这便是“封”;所谓“禅”,即在泰山下的小山(如云云山、社首山、梁父山、蒿里山等)辟基祭地。“封禅”就是帝王到泰山祭祀。封和禅是一种礼仪的两个步骤,其目的不外乎是宣扬帝王“受命于天”,“功德卓著”,用这种迷信活动达到其巩固统治的目的。封禅犹如国家庆典,往往坛开八道,幡遍五城。皇帝陛下情之所至,高举碧玉虬龙大酒杯,口中念念有词,骄矜的气度,梦幻般的色彩,比佛光还迷人。封禅起于何时?封禅祭典始于上古,至少已有4000年了。据《史记·封禅书》载,管仲说,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72家,而管仲只记住了12家。自无怀氏、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尧、舜、禹……至西周时代止,就已经有72位君主曾先后来泰山燔柴祭天,举行封禅大典。封禅泰山,不仅在奴隶制社会,而且在近两千年的封建社会里都是一种旷代大典。自秦始皇、汉武帝及其以后唐、宋、明、清的皇帝们都认为泰山是吉祥之地,因而纷纷登山封禅,祈求泰山神灵赐福,以保“国泰民安”。如果不去封禅,似乎就说明自己的事业还没有成功。所以,就连在朝的官员也把躬逢其盛,看作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


  一、汉武帝巡山东与封禅

  汉武帝即位后,汉朝进入强盛时期,为了炫耀文治武功,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三月,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实施了他准备多年的封禅计划,首次明确提出了封禅泰山的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扫平宇内,一统天下;第二,必须天下太平,长治久安;第三,必须不断有祥瑞出现。只有三个条件齐备,帝王才有资格封禅泰山。
  封禅的仪式不但复杂,而且神秘。远古五帝时代以及夏、商、周三代,虽有封禅之说,但无具体记载。由于传说中的黄帝是一边进行战争一边修炼成仙的,所以汉武帝率18万封禅大军从长安出发并不直趋东方,而是“行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北河”,想寻找一次北击匈奴的战机,作为封禅泰山的厚礼。但匈奴闻风远遁,汉武帝无功而返,经过黄帝陵时,听说这里有轩辕黄帝的衣冠冢,便命18万军土连夜挑土,筑汉武仙台,上台祭黄帝祈神仙,然后欣然东行,先祭华山,再祭嵩山,东巡至海,然后,汉武帝率群臣巡至泰山,令人立石于泰山巅。这是汉武帝第一次来泰山,他并未封禅。之后,东巡海上(今黄海)。四月,返至泰山,按照自定的礼仪封禅:他至梁父山礼祀“地主”神;其后举行封祀礼,在山下东方建封坛,高九尺,其下埋藏玉牒书(封禅的文书,是玉制之简,上刻文字,称为玉牒,用金绳串连);行封祀礼之后,武帝独与侍中奉车子侯登泰山,过天门,东上一里左右,封木甲神。再向东北行百余步,就是封禅祭天的地方。汉武帝的立石在封禅坛的北方,距封禅坛二十多步亲垂圆台,台高九尺,方圆三丈,有东、西两个台阶。官员不能登此台,只有汉武帝从东边的台阶登垂台。台上有坛,一丈二尺见方,坛上又有一方石,方石四角有石块支撑,方石四边有石阙。祭祀时,向坛行礼拜揖。汉武帝封禅泰山前,他的大臣们先上泰山跪拜,放梨、枣、钱等物于道上以求福。第二天自北山坡下,按祭后土的礼仪,禅泰山东北麓的肃然山(今莱芜市西北),祭地时用江淮一带所产的脊草,各地珍贵的飞禽走兽,并以五色土杂封。在隆重的乐声中,汉武帝身穿黄色衣袍,亲自跪拜。封禅结束后,汉武帝接受了群臣的朝贺,又下诏令诸侯在泰山下各自修建住宿的府第,以后每“五年一修封”;并改年号元鼎为元封,宣布大赦天下和免去泰山附近(奉高、蛇丘、历城等县)当地百姓当年的田租、赋税;还赐给70岁以上的孤寡老人帛2匹;还下诏割赢(今莱芜市境)、博(今泰安市岱岳区旧县村)两县置奉高县(今泰安市岱岳区故县村),以供祀泰山。作为史官的司马谈原本随从来泰山,途中因事留在洛阳,不能东行参与封禅大典,终至忧愤成疾,卧床不起,当见到外游归来的儿子司马迁后,眼里流着泪说:“现在,汉朝的天子承续数千年来封禅泰山的大统,封禅于泰山,而我却不能随行,这是命中注定的呀!是命中注定的呀……”他以不能跟随汉武帝上泰山封禅为一生憾事,可见司马迁父子对封禅是多么崇拜、重视和向往。这是汉武帝第二次登泰山,第一次封禅。
  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春,武帝东巡莱芜,经过泰山,这是汉武帝第三次来泰山,只举行了拜祭之礼,不是封禅。汉武帝这次来泰山的原因是:这年春天,齐地方士公孙卿说在东莱山看见了神仙,好像听到这位神仙说“想晋见天子”。汉武帝于是驾临缑氏城,提升公孙卿为中大夫。接着便来到东莱,逗留了好几天,结果什么也没有看见(传说只看到一个巨人的脚印)。他又派了数以千计的方士去寻找神奇事物,采集灵芝仙药。这年天气大旱,汉武帝觉得这次东巡没有正当名义,于是便到万里沙(在莱州掖县)去求雨。在返回途中,经过泰山,举行了祭祀。秋,在奉高县的汶水边上建明堂12间(今泰安市岱岳区邱家店石碑)。
  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三月武帝南巡还至泰山,修封,于明堂祭高祖,这是汉武帝第四次来泰山,第二次封禅。
  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十月武帝至泰山。十一月,于明堂祀上帝,这是汉武帝第五次来泰山,只在明堂祭祀上帝,未采用封禅的礼仪。接着又东行海上,查问海上去求神仙的方士。虽然方士们都没见到神仙,汉武帝还是继续派人前去寻访,他总希望能访求到神仙。
  到太初元年“十二月甲午朔,上亲禅高里,祠后土”,这是汉武帝第六次来泰山。祭祀之后,又东到渤海,遥祭蓬莱山的众神,希望能够前往仙境。
  太初三年(公元前102年)“夏,遂还泰山,修五年之礼如前,而加以禅石闾”——这是汉武帝第七次来泰山,按照“五年一修封”的惯例,举行的第三次封禅。
  这一年,汉武帝又东巡海上,查问去海上求仙的方土们,还是没有应验的。有个方士说黄帝时修建五城十二楼,在执期这个地方迎候神仙,命名为“迎年祠”,取祈求长寿之意。汉武帝就按照这个方土的方案建楼台,命名为“迎年祠”,亲自到那里祭祀上帝。
  另一个叫做公玉带的济南方士又说:“黄帝时虽然在泰山筑坛祭天,但风后,封巨、歧伯还要黄帝封东泰山,禅凡山。这两处的符应相合,才可以长生不死。”汉武帝就下令准备祭品,到了东泰山。因为看到东泰山很矮小,便只让祠官祭祀,没在这里举行封禅大典。汉武帝让公玉带留下供奉祭祀,等候神仙。他又回到泰山封禅。石闾山在泰山西南山脚下,方士们说这里是仙人居住的地方,所以汉武帝这次就“禅石闾”。
  天汉三年(公元前98年)三月,武帝至泰山举行了封禅,这是汉武帝第八次来泰山,第四次封禅。
  太始四年(公元前93年)三月,武帝至泰山,举行了封禅,这是汉武帝第九次来泰山,第五次封禅。
  征和四年(公元前84年)三月,武帝又至泰山,举行了封禅。这是汉武帝第十次来泰山,第六次封禅。
  汉武帝曾十次来泰山,六次封禅,前后逾20年。由于他频繁地封禅泰山,对后世帝王来泰山起了一定的影响。


  二、遗物与遗闻


  汉武帝先后十次来泰山,六次封禅,基本上是五年一次,与历史所记“建汉家封禅,五年一修封”之制相符。以封禅泰山的次数而论,汉武帝在历代帝王中应摘取冠军的称号。
  汉武帝为什么频封泰山?许多人以为这与汉武帝相信神仙和长生不老有关,其证据就是他的罪己诏和与丞相田千秋的对话,他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田千秋曰:“方士言神仙者甚众,而无显功,臣请皆罢斥遣之。”汉武帝同意了田千秋的看法,于是悉罢方土。后汉武帝每对群臣自叹说:“向时愚惑,为方土所欺。天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而已!”
  对于汉武帝求神仙和谋求长生不老的想法,不能说绝对没有,但细细分析,绝不只是此一因,应尚有二因:一方面汉武帝逐匈奴、通西域、弱诸侯、抑豪强,文治昭昭、武功赫赫,他也确实想标榜自己德比先王,功高德隆。但另一方面,由于穷兵黩武,财力竭尽,百姓流离,也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再加上对诸侯王采取了分化瓦解和压制的措施,他也确实想通过巡视考察官吏,加强统治,他每次巡视都会让地方官吏“上计”,“上计”就是向他汇报工作。
  汉武帝频频出巡封禅,虽挥霍无度、劳民伤财,给国家给人民都造成了巨大损失,但他的封禅活动,神化了泰山,也在泰山留下了不少踪迹。
  汉武帝登泰山留下的赞语是:“高矣,极矣,大矣,特矣,壮矣,赫矣,骇矣,惑矣!”他从不同角度赞美了泰山,他的赞语古雅浑朴,毫无雕饰。
  汉武帝封禅泰山,还留下了一个“乾封”的名称。泰安在汉代本为博县,据说汉武帝第一次封禅之后,久旱不雨。公孙卿说:“黄帝封泰山时就天旱,以便把封土晒干。”汉武帝说:“天旱就是为了干(乾)封吗?”以后,泰安城的南门就叫“乾封门”。唐高宗封禅泰山,改元乾封,并析长安以置乾封县。唐长安元年(公元701年)废,乃于泰山下改博县为乾封县。这个“乾”字,本应读为“干旱”之“干”,后来渐读为“乾坤”之“乾”了。
  从秦始皇到汉武帝百余年间的中华统一大业,实质上是遵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滨,莫非王臣”的原则来进行的,于是泰山封禅成为一统天下的象征。这样,泰山封禅,成了由天下大乱走向天下大治的标志。所以东汉史学家班固才这样说:“王者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何?报告之义也,始受命之时,改制应天,天下太平,功成封禅,以告太平也。”
  有人说,泰山无字碑是汉武帝遗物。泰山顶的无字碑,是泰山一大历史迷案,至今众说纷纭,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无字碑,究竟是何朝何人所立,自古众说不一,需进一步考证。无字碑呈方形碑体,下宽上窄,上承以方顶,中突,有柱顶。高约6米,宽约1米多,四面皆无字,此碑为花岗岩,质地坚硬,不易风化。有人认为此碑为秦始皇所立。此碑东侧今有明代张铨《观无字碑一绝》诗碣一块,其上书曰:“莽荡天风万里吹,玉函金检至今疑。袖携玉色如椽笔,来补秦王无字碑。”这是迄今最早的断无字碑为秦物的文字记载。还有人认为是唐朝文物,是武则天或武则天和李治所立,因陕西省乾县内武则天与李治合葬墓(即乾陵)神道旁边,也有一座引人注目的无字碑,就其形制看,同泰山无字碑相似。郭沫若游乾陵时,也写《咏乾陵》诗一首吟咏了乾陵无字碑。史载,李治和武则天东封时,到泰山后,曾在泰山下驻跸多时,他们二人在此行中,很可能在山顶立了这座无字碑,加之武则天才华出众,别出心裁,岱庙现存的“双束碑”就是一例。据载,其他帝王立的碑,其尺寸、形状均与无字碑差别较大。清代顾炎武在《考古录》中认为:“岳顶无字碑世传为秦始皇立。按:秦碑在玉女池上,李斯篆书。高不过四五尺而铭文并二世诏书咸具,不应当又立此大碑。考之宋以前亦无此说。因取史记反复读之,知为武帝所立也。”《封禅书》云:“(汉武帝)东上泰山,泰山之草木未生,仍令人上石立泰山巅。”认定此无字碑为汉武帝所立,“而后之不读史者误以为秦耳”。今人郭沫若根据此说,断定为汉碑,特赋诗刻于无字碑之西:“夙兴观日出。星月在中天,飞雾岭头急,稠云海上旋。晨曦光海若,东辟石巍然。摩抚碑无字,回思汉武年。”总之,关于无字碑的这些说法,都需要进一步考证。
  封禅的主要目的就是向天地报功,因此“刻石纪号”著己之功绩理应是封禅的重要内容。汉武帝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浪漫的、昂扬的、进取的时代,文治武功,显赫一时,却为何只在泰山极顶立一座无字碑呢?难道汉武帝在岱顶上天的威严面前突然谦虚谨慎和自卑起来了吗?是,但也不完全是。无字碑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立的,只有功德盖世,达到孔子说的“民无得而名焉”的极高境界,才有资格立之。因为这种极高境界,语言文字已不能充分表达。因此,汉武帝的无字碑,固然一方面表达出他对天地对泰山的无限敬仰;另一方面也表达了他对自己事业的自信和骄傲,所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明人邹德溥《无字碑》诗,就道穿了汉武帝的这层心事:“绝岩植空碑,古人似有意,由来最上乘,原不立文字。”
  据《泰安县志》记载,汉武帝登泰山时曾“铸一鼎,高四尺,铜银为之,其型如瓮,有三足”,鼎上还刻了一段铭文,不长,共四句:“登于泰山,万寿无疆。四海宁谧,神鼎传芳。”表达了汉武帝封泰山的目的。
  泰山东南的汶上,有汉明堂遗址。这是汉武帝在泰山留下的又一处遗迹,自汉武帝第一次封禅泰山后,感到泰山东北脚下的古明堂,地势险窄不宽阔,曾命在奉高县的汶水旁修建明堂。当时这座明堂,是按济南方士公玉带献的图纸建造的,中间是一座四面无壁的宫殿,上面盖茅草,下面通流水,两道环形的宫墙环绕大殿,宫墙之间是复道,西南方向有楼,命名为昆仑。汉武帝每次都从这里登楼进入大殿,祭祀上帝,朝见诸侯。
  在泰山下建明堂,并把通道建成有明显登天意味的楼阁,且命名为昆仑,在这里祭祀天皇太一、五方上帝和列祖列宗,正所谓“不问苍生问鬼神”,暴露了汉武帝如此热衷封禅泰山的目的之一是成仙不死。他曾经对臣下说:“如果我能像黄帝那样乘龙成仙,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像脱掉破鞋一样抛弃妻子儿女和一切权力与富贵。”
  汉武帝在明堂除了祭祀上帝,朝见诸侯,其目的是想招来神仙。汉武帝对泰山有着如此浓厚的兴趣,是因为方士们告诉他,泰山是神山,是仙山,山里有很多神仙。传说他还真的遇到了两位,有一位还给了他一个药枕头。但神仙并不能保证汉武帝长生不死,他只活了66岁,在中国几百个皇帝中不算短寿,也不算长寿。倒是他从中原带到岱庙的几株汉柏,传说是他封禅泰山时亲手所植(汉《郡国志》),现存5株(其中一株是建国后,岱庙工作人员移栽的,已经顽强地活了2000多年,阅尽了世事沧桑。有的“肤剥心枯”,有的仅靠很少的一点皮层,仍然枝叶葱郁,以其顽强的生命力感染着我们人类。其树形奇特,老干虬枝,若虬龙盘旋,葱笼可爱。它们以古雅的身姿,博得历代文人的高度赞赏,“汉柏凌寒”历来为泰安八景之一。乾隆东巡泰山时曾御绘《汉柏图》,并赋《题汉柏诗》一首刻在碑阴。元代王奕赋诗曰:“肤剥心枯岁月深,孙枝已解作权吟。烈风吹起孤高韵,犹作峰头梁父音。”
  汉柏是活着的历史文物,它挺拔高耸,虬枝横空,若龙翔凤舞,千姿百态;它经历了风风雨雨,默默记下了千百年来的气象、水文、地质、地貌的变化;它闪烁着泰安灿烂文化的光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