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先秦时期
舜耕历山与箫韶乐章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7-31 16:26:39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2:29

  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是古传说中的古史体系。三皇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之后,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相继王天下,是为五帝。五帝时期的古传说,已没有太多离奇荒诞的神味,而是半人半神,与现实拉近了距离。黄河流域以及周边各地星布着许多以城为中心的部落方国,形成一个个方国文化中心。中华五千年文明业已萌动,氏族间的血亲复仇已升级为以征服、掠夺为目的的战争,私有制不断加剧着阶级分化,各种国家机器呼之欲出,新的阶级社会已来敲门了。黄帝战蚩尤,颛顼败共工,尧四处征伐,相继为中原盟主,开始把各地的方国文化融汇为一个统一的华夏文化中心。不久,中原再度陷入混乱,尧无力平息,东夷部落的舜被推上华夏历史舞台。
  尧王天下的晚年,洪水横流,泛滥天下,派鲧治水,九年徒劳无功,三苗又不断叛乱,尧感到年事已高,体力不支,应该让贤了。于是,主持了一场天下四方诸侯之长(四岳)推举中原盟主的大会。
  尧对他们说:“四岳啊!我在位七十余年,你们之中谁能顺应天命人事,继承我的天子大位啊?”“我们德行低下,不配继承大位。”四岳都知道这“天子”的责任和辛劳,赶忙推辞。“那你们就在贵戚中或民间推举一个贤者吧!”尧也觉得四岳承担不了这一重任,让他们另举别人。四岳一致推举说:“民间有个虞舜,父顽、母嚣、弟傲,却能全家和睦相处。”尧也听说过舜的事迹,但又不能太草率,就采纳四岳的意见说:“让我考验考验他吧!”于是,尧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又派九个儿子与舜相处,对他进行考察。
  舜是中国历史传说中山东东夷族的著名人物,生于有虞氏,称做虞舜。据说,舜的眼睛两层瞳孔,又称重华。孟子说,“舜生于诸冯(今山东诸城)”,“东夷之人也”。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舜是黄帝之子昌意的七世孙,自先祖穷蝉到舜都是平民。父亲名瞽叟,是个盲人。母亲早亡,父亲又娶一妻,生了个弟弟名叫象。象依仗父母溺爱,经常欺压舜,舜却一再忍让。后来,象竟和父母串通起来,要谋杀舜,企图一人独吞家产。面对欲杀害自己的父亲和弟弟,舜机敏应对,从不违背做儿子、哥哥的孝悌之礼。瞽叟和象对他欲杀不可得,欲逐又在身边,阴谋总是不能得逞。20岁时,舜已经以孝闻名天下了。根据这些传说推论,此时舜即便没担任东夷族的首领,也应该是东夷很有影响的人物了。
  舜的高尚品格似乎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和感染力,娥皇、女英对舜的家人、亲戚甚有妇道,尧的九个儿子也对舜忠心不二。他们走到一地,就教化一片。耕于历山(一说即今济南千佛山,一说在今山东泗水县),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今山东兖州),雷泽之人皆让居;陶河滨(泗水之滨),制出来的陶器美观而耐用。无论走到那里,总有数不清的人追随他。所到之处,一年成村,二年成镇,三年成市。到此为止,舜应该是人人拥戴的东夷族的首领了。于是,尧赐给舜衣服、琴、牛羊,为舜修建了仓廪,以示褒奖。瞽叟和象见了,非但对舜没有丝毫的感谢和敬爱,反而迫不及待地想独占这些财产,象更想除掉哥哥来霸占两位漂亮的嫂嫂,舜时刻处在他们的阴谋和陷害之中。
  一天,瞽叟让舜上仓廪顶上涂泥,他却在下面纵火焚廪,想烧死舜。舜早就知道父亲不怀好意,上仓廪之前就请教了娥皇、女英,二女教舜“鸟工”之法。舜见火起,双手各执一个斗笠,像鸟一样展翅徐徐而下,躲过了杀身之祸。
  瞽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又让舜去挖井。不用说,这是一个“陷阱”。娥皇、女英又传授舜“龙工”之法。井快挖成时,舜在井壁上凿了一个通往别井的地道。瞽叟和象见舜在深井中,料他插翅难逃,就迅速下土实井,很快把井填平了。除掉多年的心病,瞽叟父子大喜,可以放心地瓜分财产了。“这个主意是我出的,娥皇、女英和琴归我,牛羊、仓廪归父母。”说完,象迫不及待地跑到舜的居室,胡乱弹起舜的琴来。
  其实,象根本不懂舜弹琴的用意。《礼记·乐记》称:“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南风》是孝子之诗,意思是父母像南风长养万物那样养育自己,象这样顽劣的子弟怎会懂得琴歌《南风》的真谛呢?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舜进来了。一时惊愕的象连忙虚伪地说:“我正在思念你呢!”这父子俩竟如此没心没肺,似乎从没有罪恶感,放火杀人,落井下石,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都厚颜无耻。然而,舜对他们仍然一如既往,还友善地对弟弟说:“你我兄弟就应该情义深重。”
  尧知道后,非常高兴。让舜总领百官,百官听命,政事处理得井井有条;让他负责接待前来朝见的四方诸侯,诸侯们都和睦相处;最后,让他进入山麓的密林中,舜在烈风雷雨中也不迷失方向。就这样,经过了20年的考验,尧老了,在太庙举行隆重的禅位典礼,把天子的位置禅让给舜。
  舜摄政八年而尧崩,天下归舜。即位后,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对各项重大政事一一妥善处理。为了绥靖四方诸侯方国,先后巡行、祭祀了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每隔五年,都要进行一次全面的巡行视察。四方诸侯分别在四岳朝见天子,报告自己的政绩。舜也认真考察诸侯的政治得失,把车马衣服奖给有功的诸侯。天下诸侯方国不断前来归附,统治范围越来越大,仅仅依靠原始氏族民主制度来维系社会秩序的安定,已无能为力,时代要求创立一种防止社会混乱的强有力的新机制。舜顺应历史发展的趋势,首次颁布了刑法,在器物上画着五种刑罚的形状,使民有所儆诫。规定由流放代替五刑,以示宽大。犯了过错可以出金赎罪,犯了小错或偶然犯罪可以赦免,罪大恶极而又怙恶不悛者,则严惩不贷!
  接着,舜开始大刀阔斧地解决尧晚年最棘手的共工、欢兜、三苗、鲧等“四凶”问题。
  共工又被称做穷奇,是个人面、蛇身、赤发,身乘二龙的神话人物。据《淮南子·天文训》记载,早在舜以前,共工就曾和颛顼争夺帝位,怒而触不周山,结果“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日月星辰都移动了位置,滔滔洪水荡涤着尘埃涌向东南。由此可知,共工是个历史悠久、影响很大而又举足轻重的部落的首领。《尚书·尧典》、《史记·五帝本纪》载,共工是尧的臣子,欢兜把他推荐给尧。尧说:“共工花言巧语,貌似恭敬,心术不正,不可任用。”在欢兜的坚持下只得试用他为工师。可他以为尧年老可欺,放纵淫癖,胡作非为。舜摄政后,果断地将他流放到幽州(今北京密云)。《国语·周语下》又说,共工曾用“壅防百川,堕高堙庳”(即拦截堵塞)的方法治水,结果水没治好,反倒成为祸害其他部落的罪魁。所以《淮南子·本经训》说:“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今山东曲阜)……民皆上丘陵,赴树木。”放纵淫癖也好,玩忽职守也罢,在当时氏族民主制度还有一定约束力的情况下,肯定是罪有应得。
  欢兜又名浑沌,曾推荐过共工,遭到尧的拒绝仍坚持说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应该是共工的同党,被舜流放到崇山(难以确考,一说在今湖北省黄陂县南)。
  三苗又名饕餮,是居住在江淮、荆州一带的部落。在尧晚年,屡次发动叛乱,抢夺附近部落的谷物、财货。尧因年老力不从心,一直没能解决。舜依靠高阳、高辛各部,联合伯益部打败三苗,一举将其迁徙到三危(今甘肃敦煌一带)。
  鲧又名梼杌,四岳推荐他负责治水,尧觉得鲧不听教命,还喜好诋毁善类,很难胜任,在四岳的坚持下才勉强同意试试。尧以前也发生过洪水,但不足以酿成大害。可这次洪水“浩浩滔天”,空前绝后,以往任何治水措施全都无济于事。鲧不思改革,也不采纳别人的有效方法,仍然使用共工式的堵塞拦截的陈旧方法。结果,不仅劳民伤财,而且越治水患越大,浑浊呼啸的洪水吞没了村庄、房屋、庄稼,幸存的人们被洪水驱赶到高处叫苦连天。面对鲧的刚愎自用和玩忽职守,舜觉得如不严厉制裁,以后治水事业无法部署,水患永无止息。于是,果断地将鲧诛杀于羽山(今山东郯城)。
  惩治了“四凶”,不仅大快人心,而且震惊了华夏诸方国。史书上说舜“流共工于幽州,放欢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从此,舜的威望与日俱增。
  “四凶”问题的解决,为舜施展宏图大业铺平了道路。当时,一场大洪水把尧统治时的升平景象荡涤殆尽,水患蔓延,庄稼无收,民众流离,百业待兴。另一方面,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垂、益、彭祖等一大批贤才自尧时虽被举荐,却都没有明确分工,难以发挥才干。于是,舜召集包括四岳在内的十二州的方国部落首领共商大计,在集思广益的基础上,选贤举能,对各项国家大政的人选做了重新安排。
  由于连年水灾,黎民饥饿不堪,舜任命弃(周的始祖)担任后稷之官,教导人民播种五谷。派契(商的始祖)担任司徒,负责教化人民,使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之间互相恭顺。任命皋陶为大理,掌管五刑,惩治寇贼奸宄,防御方外“蛮夷”的侵扰。任命垂担任百工,掌管各项手工制作。任命益(即伯益,又作伯翳,秦的祖先)为山泽之官,管理山林川泽的草木鸟兽。任命伯夷(齐太公之祖)为秩宗,负责典掌三礼,祭祀鬼神。任命夔担任乐官,负责协和音律、诗歌,教化贵胄子弟。任命龙为纳言,传达天子命令,使上情下达,下情上达。最后,舜郑重告诫他们,每个人必须恪尽职守,每隔三年进行一次考课,有功者升迁,渎职者罢免!
  当时,面临的首要问题当然是彻底根除水患。舜深知这千年不遇的洪水依靠一人主持领导实在难以驯服。他决心在治水问题上改弦更张,动员夷、夏各方国部落携手并肩,共赴水患。他慧眼识英才,大胆起用鲧的儿子禹为司空,全面负责主持治水事宜。并以“汝平水土,维是勉之”,鼓励他完成父亲的未竟事业。此外,皋陶、益、契、弃以及四岳等均奉命辅佐大禹,参与治水事宜。
  夷夏联合治水的方案,吸收了一大批夷夏治水专家,反映了舜这位天下圣君放眼天下的博大胸怀和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
大禹总结了以前治水,特别是父亲治水的经验教训,放弃共工式的堵塞拦截的方法,大胆采用“掘地而注之海”的新方法。率领民众开挖沟洫,把积水排入河道,又疏通旧河道,开凿新河道,让泛滥成灾的洪水经由河道流入大海。大禹哀痛父亲治水不成而受诛,劳身焦思,居外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身执耒卤以为民先,浑身黑瘦,腿上的汗毛都磨光了。益见禹薄衣恶食,经常和禹一起打猎,把猎获的鸟兽分发给人民。洪水一退,后稷马上和禹教民播种五谷,使民得以安居乐业。禹根据天下的山川形势,划分为九州,并为九州的高山大河命名。经过几十年的奋战,九州的大山都进行了开凿整理,河流疏浚通达,湖泽筑起了堤防而不再漫溢,亘古未见的大水患终于平息了。
  在许多民族的古传说中,都曾有过大洪水,是不可抗拒的大天灾。惟独华夏族的洪水被禹治理得“地平天成”,于神话传说中隐寓了人定胜天,改造自然,为人类造福的积极精神,这才是舜领导的夷夏联合治水的真实意义。
  随着大禹治水的成功,舜的统治开始进入政通人和的太平盛世。其他被舜任命的人均敬业尽职,政绩卓著。弃为后稷,百谷丰登,黎民殷实。契为司徒,百姓亲和,人怀自励。皋陶为大理,狱讼清明,夜不闭户。伯夷主礼,人们上下礼让,风化肃然。垂主工师,百业兴旺,人人技艺高超。益主山泽,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天下所有事物均治理得井井有条,四海之内无不颂扬舜的功德。
  为了感戴帝舜之功,人们载歌载舞,普天同庆。舜和各诸侯国君登上礼堂,贵宾们也都各就各位,主持礼乐的夔隆重宣告:“演奏起优美的音乐,让我们纵情歌舞吧!”堂下鼓乐齐鸣,悠扬悦耳的箫韶之乐经久不息。舜高兴地歌唱说:“谨遵天命,百官勤政,天下振兴!”皋陶高歌说:“天子圣明,百官贤能,庶事康宁!”据说,舜的箫韶之乐演奏九遍后,百兽起舞,凤凰来翔,舜的功德可谓感天动地,天降祥瑞了。后来,舜的九韶之乐一直在齐地流传。春秋齐景公时,孔子到齐国,听到宫廷乐队奏起了高雅的韶乐,赞美备至地说:“《韶》尽善矣,又尽美矣!”专心致志地在齐国学起韶乐来,其投入和专一竟至“三月不知肉味”的程度。
  舜晚年,鉴于禹治水的赫赫功绩,又效法帝尧,把帝位禅让给了禹。舜带着娥皇、女英二妃巡狩南方,不幸死于苍梧,葬在九嶷山。二妃悲痛欲绝,泪水哭干,继之以血,挥洒在竹叶上,将竹叶染得血迹斑斑。哭祭后,二妃双双跳入湘水殉情,化为女神。从此,湘水洞庭君山一带生长一种斑竹,又名湘妃竹,上面印着湘妃的斑斑血泪。《史记·五帝本纪》称:“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天子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照此说法,舜恰好100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