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先秦时期
吴起变法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7-31 15:57:13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2:21
  公元前381年,在位21年的楚悼王去世。王宫之内明旌高挑,前来吊唁的宗室、贵戚、诸侯使节络绎不绝,楚国上下沉浸在一片哀痛和肃穆的氛围之中。忧心忡忡的人们,有的痛哭失声,有的默默祷告,用各种方式表达对国王的悼念和敬仰,对国家前途的恐怖和担忧。忽然,街上人声嘈杂,叫骂声、兵刃的撞击声乱成一片。正对着王宫的大街上,一位身材魁伟、手持利刃的将军急速逃奔而来,后面百余人手持短刀、长矛、弓箭拼命追杀。那位被人追杀的将军,就是战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改革家吴起。
  吴起(?一前379),战国卫国左氏(今山东曹县北)人。吴起少年时,正是诸侯割据争雄,社会激烈动荡的时期。在那个社会强力抗争的时代,各国国君为了谋求富国强兵,纷纷招贤纳士,“礼贤下士”成为当时的社会风尚。以纵横家、法家、兵家为代表的先秦诸子们掀起了读书游说,以猎取高官厚禄的新潮流。他们具备审时度势、善于权变的洞察力和应变能力,有创法立制、富国强兵的政治、军事素质和创新观念,还有纵横捭阖、能言善辩的外交才能,往往是朝为布衣,夕为卿相,充分显示了古代知识分子意气风发的精神风貌。吴起自小好用兵,受时代氛围的熏陶,也加入了游说仕宦的行列。本来祖上给他留下一份相当丰厚的家业,由于游仕不遂,几年间将千金家产破费一空,乡党邻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个性刚烈残忍的吴起一怒之下,将诽谤自己的30多人全部杀死,跑回家与母亲诀别说:“吴起不为卿相,誓不返回卫国!”说完,毅然离家出走。
  吴起来到鲁国,拜曾参为师。不久,传来母亲去世的消息。按照儒家的孝道,有父母丧要马上奔丧,并谢绝人事、官职,停断学业,在家居丧守制三年。为了实现自己的誓言,吴起继续留在曾参身边学习。曾参是中国古代第一个大孝子,据说他因妻子为父母蒸梨不熟而休妻。父亲曾皙喜食羊枣(软枣),曾皙死后,曾参竟不忍再食羊枣。有一次,曾参不小心锄倒了一棵瓜苗,曾皙举起棍子就向他头上打去。曾参一不抵抗,二不躲闪,结果被打昏在地,好半天才苏醒过来。醒来后毫无怨言,反而安慰父亲说:“您拿那么重的棍子打我,累着没有?”像这样对父母逆来顺受地行孝,连孔子都不赞成。孔子听说后,对弟子说:“曾参来了,别让他进门!儿子对父亲的责打应该是‘小杖则受,大杖则走’,不能陷亲不义!”吴起不为母亲赴丧,在曾参看来无疑是大逆不道。于是,同他断绝师生关系,将其赶出师门。从吴起身上我们可以看出,战国时期的兵家以及纵横家、法家确实与儒家有着不同的个性特征和不同的价值选择。他们漠视礼教和仁、义、礼、智、信,追求功利实效,崇尚暴力,善于变通、竞争,为达目的,不受任何传统观念的约束。在那个强力抗争的时代,只有具备如此强烈的竞争意识和强大的生存能力,才能创造轰轰烈烈的业绩,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这些特点恰恰是儒家所望尘莫及的。孔子、孟子也生活在那个时代。虽然他们满怀着“克己复礼”、“兼善天下”的社会责任感,也提出了一整套治国平天下的方案,结果非但没把自己的理论付诸实践,本人也成为周游列国的流浪者。
  离开曾参,吴起没有任何遗憾。他看透了儒家那套仁、义、礼、智、信的说教根本不是救世的良方,曾参也不是什么治国平天下的材料,要建功立业还得靠强力,靠治国用兵之术。于是,吴起努力钻研兵法,用兵法上的道理游说鲁君,总算在鲁国做了官。当时,适逢鲁穆公改革内政,任用公仪休为相,加强君主集权,正需要吴起这样的人才。
  就在吴起人仕鲁穆公时,齐国的军队攻打鲁国,鲁穆公想用吴起为将,可吴起娶齐女为妻,又犹豫不决了。吴起见穆公怀疑自己,杀死妻子以表明绝齐的心迹,随后率领鲁军大破齐军。鲁国向来有着“尊尊而亲亲”的传统,对外来的贤能之士有着本能的猜忌和抵制。孔子一生为克己复礼而奔走呼号,尊崇周礼的鲁国有孔子这样的知音本应加倍重用,却因他是宋国后裔而被排斥,只好带着弟子周游列国。吴起如此锋芒毕露,当然不可能在鲁国待久。
  果然,有许多鲁人在鲁穆公面前攻击吴起说,吴起生性猜忌、残忍,少时家累千金,被他挥霍一空。曾杀死诽谤他的30多人,母丧不归,杀妻求将。吴起虽然率军战胜了齐国,可鲁国是个小国,马上就会成为诸侯的众矢之的。且鲁、卫两国是兄弟,我们用吴起就会得罪卫国。他们举出一大堆理由,无非是要把吴起赶走。鲁穆公任用吴起,本来就不理直气壮,被这些人添油加醋地一唠叨,就辞退了吴起。鲁穆公的改革,并没振兴积弱已久的鲁国,反倒是“尊尊而亲亲”的传统破坏着的改革。按照常例,有功者赏,有过者罚,吴起却因为鲁国立下功勋而被罢官,也难怪鲁国一直萎靡不振。
  鲁国的挫折,并没使吴起灰心,建功立业的执著追求使他始终保持着旺盛的自信。听说魏文侯贤明,又辗转来到魏国。这次吴起没有看错,魏文侯的确是战国初年首屈一指的英明君主,胸怀宽阔,知人善任,四方人才竞相归附,身边聚集了像卜子夏、段干木、田子方、李克、翟璜、魏成、乐羊、西门豹等一大批文臣武将。对吴起的到来,魏文侯十分重视,向群臣多方面了解吴起的情况。李克介绍说:“吴起贪图功名而好色,但善于用兵,司马穰苴不能过也。”于是,魏文侯任吴起为将军,率军西击秦国,连续攻克了五座城池。魏文侯慧眼识英雄,破格将他提拔为西河守,负责对秦国、韩国的防御。
  千古名将称“孙吴”,在魏文侯的手下,吴起的军事才华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并总结形成了系统的军事思想、治军思想和战略战术思想。在中国古代连篇累牍的兵书战策中,最著名的是宋神宗下诏刊行的《武经七书》,吴起兵法《吴子》名列其中,作为古代军事理论的精华而被千古传诵。
  在镇守西河的军事实践中,吴起提出了“战胜易,守胜难”,“内修文德,外治武备”的军事观点和战略思想。魏文侯死后,魏武侯继位。吴起陪魏武侯浮黄河顺流而下,浏览着沿途险峻壮丽的河山,魏武侯情不自禁赞叹说:“美哉!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吴起觉得这位新君有点偏重天险,轻视文德武备,回答说:“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不修德义,被大禹所灭。夏桀、殷纣之国,均有天险之固,都因为不修德政而灭亡。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君若不修文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吴起说的“德义”,实际是指政治的清正廉明和民心的稳固,反映了这位军事家具有相当清醒的政治头脑。
  在治军方面,吴起提出了“教戒为先”,教育和军纪、厚赏和严惩、用兵和爱兵相结合的思想。其中的爱兵,贯彻了《孙子》中“视卒若爱子,视卒若婴儿”的原则。在行军作战中,吴起总是与最基层的士卒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自己的军粮也自己背负,与士卒同劳苦,因此得到将士们的衷心拥护。有一士卒身上生了个脓疮,吴起亲自用嘴为他吸吮脓水。士卒的母亲听说后痛哭不止,别人对其母说:“你儿子仅仅是个士卒,吴公是盖世名将,为你儿吸吮疮口,应该感到荣幸,你哭什么?”母亲说:“你不知底细,我丈夫也曾在吴公手下当兵,吴公也曾为他吸吮疮口,结果我丈夫感念吴公恩德,战不旋踵而死。今吴公又吸吮其子,我儿子又不知死于何处了,因此悲伤而哭。”
  吴起对魏国军事制度的最大贡献,是创立了武卒制。武卒制要求对土卒进行严格的挑选、训练和考核。凡身穿三层甲,头戴铁盔,腰佩利剑,肩扛长矛,操十二石强弩,带五十支箭,背三日粮,半天能跑一百里路,才算考核合格。当上武卒者,免除全家徭役,奖给田宅。吴起还根据土兵的不同特点,实行军队的新编制。把身强力壮、善于近战的土兵,身体灵巧、善于攀山越岭的土兵,能吃苦耐劳,善于长途奔袭的土兵,分别编在一起,既能发挥每个士兵的长处,又能根据敌军的特点以及路程、地形的变化,合理使用这些军队。武卒制的实行,大大提高了魏国军队的体能和战斗力,从魏文侯、魏武侯到魏惠王,魏国军队在兼并战争中所向无敌,形成了独霸中原的局面。后来魏将庞涓之所以轻视齐军,就是依仗本国军队的精练、强悍和在诸侯中的威名。
  关于吴起在魏国的显赫政绩,从他同田文争夺相位的一番自我表功中也可表现出来。魏武侯刚继位时,以德高望重的田文为相,吴起听说后很不服气。兵家、纵横家、法家等诸子行事,没有儒家虚伪礼让的惺惺作态,更多的是直来直去的面折庭争。吴起找到田文说:“咱们比比功劳怎么样?”田文点了点头。吴起发问说:“统帅三军,使士卒奋勇作战,敌国不敢颠覆,你能比得上我吗,”“不如子。”田文如实回答。“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厍,能比上我吗?”“不如子。”“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向,赵国、韩国甘愿顺从,能比上我吗?”“不如子。”见田文连声退让,吴起进一步质问说:“这三条都在我之下,官位为何在我之上?”田文胸有成竹地回答说:“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维持这种局面,你行,还是我行?”吴起迟疑了半天,才无可奈何地说:“属于子矣!”从田、吴二人的谈话可以看出,田文倚仗的是名望、资历,吴起依靠的却是治国用兵的功绩。
  田文死后,公叔为相。公叔心地狭窄、嫉贤妒能,老怕吴起功勋卓著威胁他的相位,千方百计地排挤他。手下的仆人见公叔整天忧心忡忡的样子,知道他的心病,对公叔说:“吴起太容易赶走了!”“有何妙策?”公叔迫不及待地问。仆人献计说:“吴起为人廉洁而醉心功名,您可先对武侯说:‘吴起贤人也,而咱们国小又与强秦接界,恐怕吴起不想留在魏国。’您这样一说,武侯必然着急,问您怎么办?您再让武侯许公主给吴起,并说,吴起有留心就能接受,若无留心就会推辞。然后您再请吴起到家,使公主当着他的面对您无礼,吴起见公主如此刁蛮,必会推辞,您的计谋就成功了。”古代娶公主称做“尚”,公叔即尚魏国公主。仆人的意思是让吴起亲眼看看魏国公主的德行,其他公主也好不了多少。
  事情按照仆人的策划进行。吴起一向我行我素,母死不赴、杀妻将鲁,说明他是个为达目的不顾人情伦理,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自然不会领受武侯的这番“美意”。魏武侯开始怀疑并疏远吴起,君臣间的裂痕越来越深,吴起害怕被陷害,又逃奔到了楚国。
  楚国地广人众,能够调集百万大军,在战国七雄中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由于政治腐败,经济落后,国力一直萎靡不振。楚悼王继位后,连年遭到魏、赵、韩等国的进攻,不断丧师失地。在极其窘迫的形势下,楚悼王不得不用重礼贿赂秦国,在秦国的帮助下才和魏、赵、韩讲和。面对这种内外交困的形势,楚悼王很想有一番作为,但苦于缺乏变法图强的真正人才和支持者,恰恰这时吴起来到楚国。尽管吴起命运坎坷,一再遭到排斥,可他又是历史的幸运儿,历史总是给他提供一展抱负的机遇,遇到的国君也一个比一个思贤若渴。见到吴起,楚悼王就像久旱的禾苗遇到甘霖,燃起了振兴楚国的希望,马上任命他为令尹(宰相)。
  吴起为楚悼王分析楚国的弊端说,楚国贫弱的原因是“大臣太重,封君太众”,即大臣的权势太大,威胁着国君的权力;受封食禄的贵族太多,影响着国家的财政税收。要扭转这种局面,只有“明法审令”,尽快变法革新。对吴起分析的种种弊端,楚悼王深有感触,二人越说越投机,颇有相见恨晚之感。在楚悼王的支持下,吴起大刀阔斧地进行了变法。变法的主要内容有:
  一是废除疏远贵族的政治、经济特权,封君传到第三代就收回爵禄。
  二是精简机构,裁减冗官,整顿吏治。要求官吏“私不害公”,“行义”不计毁誉,忠于职守。
  三是将节省的钱粮用于训练将士,提高军队的素质。
  通过变法,很快扭转了楚国落后不堪的局面,尤其使楚国的军事力量迅速增强。史书上讲,吴起变法后的楚国,“南平百越,北却三晋,西伐秦,诸侯皆患楚之强”。一时间,楚国声名大振。
  然而,吴起变法严重危害了旧贵族的势力,楚国的贵戚大臣对他恨之入骨。公元前379年,楚悼王死,楚国的贵戚大臣乘机作乱,群起围攻吴起,才发生本文开始的那场追杀。吴起虽然勇敢善战,但寡不敌众,已是筋疲力尽,向着王宫内节节败退。贵戚大臣们依仗人多势众,穷追不舍,必欲将他置于死地。有的狂妄得意地叫嚣说:“吴起,你不是会用兵吗?今天看你还怎么用兵。”
  其实,吴起早就知道,变法改制,必然要触犯贵戚大臣,注定没有好下场。大丈夫生而何患,死而何惧,为能功成名就,不仅母丧不临,杀妻求将,而且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临死也要用这有用之身除掉这些国家的蠹虫。想到这里,吴起溅满血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临死,再让你们看一下我怎么用兵!”说完,转身冲进楚悼王的灵寝,趴在楚悼王的尸体旁。别看贵戚大臣们气势汹汹,追到跟前都惧怕吴起勇力超人,谁也不敢上前。大家面面相觑了片刻,纷纷举起弓箭向吴起射去。吴起身中数箭,终于带着对未竟事业的遗憾和留恋,倒在楚悼王的尸首旁。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家、威震敌胆的一代名将,用母亲的倚望、妻子的生命、自己的一腔热血实现了“为卿相”的人生追求,也铸就了他轰轰烈烈的辉煌。
  旧贵族们的箭射死了吴起,可也射到楚悼王的尸体上。楚国有一条法律:加兵于王尸者,罪及三族。楚悼王的儿子楚肃王即位后,参与杀害吴起的70多家旧贵族,因“加兵于王尸”全被诛灭。临死,他们才明白吴起伏在楚悼王尸体边的“险恶用心”可已是追悔莫及了。
分享到:
上一条:田齐争霸称帝
下一条:鲁班的发明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