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先秦时期
扁鹊与齐鲁医学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7-31 15:44:13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2:17
  齐鲁之邦历史悠久,很早就拥有素称发达的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医学也不例外,战国时的名医扁鹊就是齐人。
  扁鹊姓秦名越人,齐地渤海(今山东北部)(莫+阝)邑人。他在各地行医诊病,声望很高,被人尊称“扁鹊”。为什么要尊称“扁鹊”?因为相传“扁鹊”是黄帝时代的神医。人们尊称秦越人为“扁鹊”,久而久之,反而很少有人知道其真名实姓,后来他在赵地行医索性使用扁鹊一名,扁鹊也就叫响了。据学者研究,扁鹊最晚的一次医事活动是在秦国为秦武王提出脑部手术方案,死于公元前307年,活了70多岁,当为战国中期人。
  据《史记》所载,扁鹊年少时曾为人管理旅店,有个名叫长桑君的客人经常住店,来来往往一直住了十多年。扁鹊见他与众不同,总是对他恭恭敬敬,格外礼遇,长桑君也很看重扁鹊。这日,长桑君见店内没其他人,便招呼扁鹊坐下,对他说:“我有治病的秘方。我年纪老了,想传给你,你可不要泄露啊!”扁鹊恭敬地回答:“我一定遵命。”长桑君从怀中取出一种秘藏的药递给扁鹊,说:“用不落地的雨露将此药服下,三十天就有超常的视力了。”随后又把全部秘方医书都给扁鹊,嘱他按照秘方治病,然后辞别而去,再没回来。扁鹊服药30日后能隔墙见人,对人体五脏六腑透视得一清二楚,病症所在,尽收眼底。于是扁鹊向旅店老板辞职,开始以诊脉为名行医。
  扁鹊行医并不限于齐国,而是游走诸侯各地,所以到处都有他的行医事迹。
  一次,大夫赵鞅得了昏迷症,连续五天不省人事。扁鹊诊视后说:“血脉正常,不必惊怪。从前秦穆公也曾患过此病,连续昏迷了七天。”扁鹊根据秦穆公七日苏醒,醒后说胡话的先例,断定赵鞅不出三日必醒,醒后也要叙述昏迷状态中所意识到的情景。果然,两天半以后赵鞅醒了,并大发议论,说自己到天帝那里游玩了一圈,玩得很开心。有人告诉他扁鹊给他看过病,讲了其诊断情况,赵鞅一听,赏赐了扁鹊丰厚礼物。
  赵地附近有个微小的虢国。扁鹊离赵来到虢国,人们纷传太子刚死,国中正祈祷神灵,忙乱成一团。扁鹊见状,便到虢宫门下打听,找到了喜欢医术的太子属官中庶子。扁鹊问他:“太子究竟得了什么病,以致国中都在祈祷求神,别的事情全不顾了?”中庶子说:“太子的病是血气不按常规,交错阻塞而不通泄,突然在体外发作,损害了内部。正气不能抵抗邪气,邪气聚积发散不了,以致阳气缓慢,阴气紧急,就突然昏厥死去了。”扁鹊问死了多久,中庶子回答:“从鸡鸣时分到现在。”又问入殓没有,中庶子说还不到半天,没有入殓。
  扁鹊说:“我是齐国渤海的秦越人,家在(莫+阝)邑,从未仰望过虢君尊容,也没能前来拜见侍奉。现在听说太子不幸而死,我能让他活过来。”中庶子闻听,面带几分讥笑,说:“先生恐怕是在吹牛吧,根据什么说能让太子活过来呢?我听说上古时有个叫俞跗的名医,治病从来不用汤药、酒剂,也不用针石、引导、按摩和药物熨贴等法,只要一诊视就能看到病因所在,于是顺五脏穴位切开肌肤,疏通阻塞的经络,连结中断的血管,抓起脑髓看看,翻开膈膜瞧瞧,冲刷肠胃,清洗五脏,修炼精神,改换形体。倘若先生的医术能够达到这种境界,那么太子就可以活了;倘若不能达到这种境界,却说能够救活太子,就是刚会发笑的婴儿也不会相信!”
  扁鹊听后,仰天长叹,说:“您的高谈阔论,好像是从管子里观天,从缝隙中看花纹,了解得也实在太少了。我秦越人的医道,根本用不着等待切脉、望气、听声或检查病态,就能说出病的所在,只要听说病在阳的反映就能推论到阴的状况,听说病在阴的反映就能推论到阳的状况,所有病因都可以从外表上推测出来,即使在千里之外也能根据病家陈述做出明确判断,我亲手处理过的病例很多,无从一一列举出来。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话,请立即去诊视太子,一定会发现他耳有鸣声,鼻孔张大,顺两腿摸到阴部,应该尚有体温。”
  听了扁鹊这番话,中庶子惊得目瞪口呆,伸出了舌头,急忙转告虢君。虢君闻听大惊,匆匆出宫接见扁鹊,毕恭毕敬地说:“久仰大名,未能拜见。先生光临敝国,施展神术相救,偏僻小国的我深感荣幸。有先生在此太子也就有救了,否则就只能把他扔进沟壑永远回不来啦。”话未说完就悲切地抽噎起来,失魂落魄地流着眼泪,竟痛苦地变了面色。
  扁鹊耐心解释太子的病情说:“太子的病,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尸厥症。由于阳气入阴,胃被经络缠绕牵动,而经络又被阻塞下到了三焦和膀胱,导致阳脉下坠,阴脉上升,阴阳二气交会处闭塞不通。阴气上升不降,阳气在下向内运行,郁积鼓动着升不起来,上下内外隔绝不听使唤。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破阴绝阳,色废脉乱,因此形体静止不动,如同死人。其实太子并没有死。阳气入阴的这种情况还能活,如果是阴气入阳可就没救了。凡是这几种情况,都在五脏厥逆时突然发作。高明良医能看出来,拙劣庸医也就无能为力了。”
  他让随行的弟子子阳磨利针石,照外三阳、五会等穴位扎卜去,不大一会儿太子就醒了。又叫弟子子豹配备五分之熨,用八减之剂煎煮,拿来交替熨贴两肋下面,太子坐了起来。又服汤药进一步调和阴阳气血,20余日彻底康复。于是,人们纷纷传说扁鹊有起死回生之术。扁鹊听后说:“我秦越人不能起死回生,只是能让那些病不至死的人恢复健康而已。”
  扁鹊四处行医,有一次回到了齐国。当时齐威王的父亲桓公田午在位,因为扁鹊已经很有名望,桓公就把他作为客人招待。扁鹊见到桓公,对桓公说:“您有点小病,在皮肤和肌肉之间,如不及时治疗,病情必定会加深。”桓公自我感觉良好,说:“我没有病。”扁鹊退出后,桓公对左右近臣说:“医生竟如此贪图名利,想通过医治没病的人来显示自己的本领和功绩。”五天后,扁鹊又去见桓公,说:“您的血脉里有病,不治疗会要加深的。”桓公仍说:“我没有病!”扁鹊退出,桓公很不愉快。又过了五天,扁鹊去见桓公,说:“您的病到了肠胃间,再不治就更深了。”桓公板着脸没有理睬扁鹊,扁鹊走后他显得非常生气。很快第三个五天又到了,扁鹊又来拜见桓公,远远望见桓公,没说一句话就转身跑了。桓公派人问他为何要跑,扁鹊说:“病在肌肤之间,汤熨之药即可清除;病在血脉之中,可用针石之方医治;病在肠胃之内,酒药还能对付;病到骨髓深处,就是主管生死的神灵也束手无策。如今其病已入骨髓,我不能相救,所以不再请求给他治疗。”此后第五天,桓公突然发病,派人去找扁鹊,但扁鹊已经逃离齐国,不知去向。随后,桓公也就病死了。
  像桓公这样讳疾忌医,不信良医忠告,最后竟白白送命的事情时常发生,行医多年的扁鹊已经司空见惯,深感遗憾和痛心。因此他认为,聪明人注意疾病的细微预兆,早日请良医防治,就可消除疾病,存活生命。一般人所担忧的是疾病种类多,而医生所担忧的则是治疗方法少。所以,疾病有六种情况不好治疗:骄傲放纵不通情理,是一不治;轻视身体看重钱财,是二不治;衣着饮食不能适当,是三不治;阴阳混乱脏气失常,是四不治;身体虚弱不能服药,是五不治;相信巫术不信医生,是六不治。六不治如有其一,所患疾病也就很难治疗。
  扁鹊带弟子周游各地长期行医,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各科门类的医术。在邯郸,赵人重视妇女,他就做妇科医生;在洛阳,周人尊敬老人,他就做五官科医生;在咸阳,秦人溺爱小儿,他就做小儿科医生。随俗为变,竭尽才智为民治病。他是中华脉学的创始人,首创切脉诊断法,奠定了中医望、闻、问、切四诊法的基础,在药物、针砭等方面也有许多发明创造,并著有《扁鹊内外经》等医学著作。
  晚年时,扁鹊前往秦国行医,谒见秦武王。秦武王头部有病,想请扁鹊根治。有人对武王说:“大王的病在耳朵前眼睛下,位置兼涉耳目,扁鹊未必能够根除,搞不好反会弄得耳朵听不清,眼睛看不明。”扁鹊拿来石针要给武王治病,武王将这一顾虑告诉了扁鹊。扁鹊当时已经名扬天下,医术盖世,既许诺根治武王疾病,自然有万全把握。他见武王听信谗言怀疑自己,气愤地把石针—扔,说:“大王既与智者议定了事情,却又和蠢人来破坏它。倘若也用这种办法去治理秦国,那么秦国非亡不可。”
  暮年的扁鹊未能离开秦国。秦国的太医令李醯是个心胸狭隘的阴险小人,自知医术弗如扁鹊,心生妒恨,暗派刺客杀了扁鹊。可叹齐国千古名医,竟遭暗害客死异地。
  扁鹊虽然被害,但他功在青史,两千多年来一直深受中国人民的敬仰。在鲁、豫、陕、冀等地他行医所到之处,都有他的庙宇,人民没有忘记他对中国医学的卓越贡献。扁鹊所留下的医学著作,据文献记载,大体有下述数种:一是《扁鹊脉书》,西汉初年阳庆、仓公师徒曾传《黄帝扁鹊之脉书》;二是《扁鹊内经》九卷、《外经》十二卷,西汉后期侍医李柱国校方技书时尚得见其书;三是《泰始黄帝扁鹊俞跗方》二十三卷,其书亦流传于西汉,内中多有扁鹊秘方;四是《难经》二卷,《唐书》标明“秦越人撰”,唐人或以为《难经》即《黄帝八十一难经》,是医经之秘录,秦越人始定章句,做了整理。
  扁鹊这样杰出的名医,出于齐鲁地区并非偶然,因为齐鲁地区自古以来就有比较先进的医学。
  早在母系氏族公社兴盛时期的北辛文化中,就可以发现齐鲁地区的远古居民已经掌握了许多医学知识。那时,出于防潮抗病,不少房屋的墙壁做了烧烤处理。考古人员曾发现多枚治病的骨针。例如:今山东汶上县北辛文化遗址的墓地中,有两例位于同一部位的腰脊骨刺有骨针,经研究既非创伤也非其他意外,很可能是针灸治疗。在日照两城镇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锥形砭石,经学者研讨也是用于针灸。在济南城子崖文化遗址中,出土了陶“尖头器”,据说也是治病用具。在平阴县朱家桥商周文化遗址中,有长约8厘米的无孔骨针,同样也是针灸所用。通过上述考古情况来看,齐鲁地区的针灸术可谓源远流长。因此,扁鹊用针石扎三阳、五会穴位而把虢太子从死亡线上抢救出来,又想用针石为齐桓公疗血脉之病,用针石为秦武王动脑外科针灸术,这些如果联系齐鲁针灸术的历史去看就不显得那么神奇,因为他有雄厚的继承基础。
  另外,从相关文献资料看,也可见到齐鲁医学的先进状况。古齐鲁地区滨于东海,海岸线很长,海的神秘、海外奇闻,都刺激着人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助长了方士群的形成。所谓“方士”通常指神仙家,而究其“方士”之“方”,无非“方药”而已,而“方药”则指服用后能够长生的神仙不老药,于是神仙家与方士群同位一体,方药研究与长生探索(即成仙)同位一体,齐鲁医药学也就在谋求长生成仙的过程中获得了发展。长生成仙是根本不可能求得的,但益寿延年、治病活命总是可能求得的。所以,齐鲁地区的神仙家和方士群,也就推动了齐鲁医药学的发展。从历史记载去仔细审视,扁鹊的受业之师,即传与扁鹊秘药和秘方的长桑君,行迹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无疑就是一位身怀医学绝技的齐地方士,他在自己年老时把绝技传给了扁鹊。
  扁鹊既得齐鲁医学真传,又不断总结自己的临床经验,从而成为中华医学的集大成者,并广收弟子,把自己掌握的医学技能传给他们,让他们治病救人,发扬光大祖国的传统医学。他的弟子各有专攻和专长:子阳长于制作石针,子同长于制作药物,子豹善于熨贴技术,子明学针灸,子游学按摩,子仪学养神怡气,子越学接骨推拿。这些弟子后来皆成名医,从各个方面发展了传统医学。
  正是由于扁鹊所集成的祖国医学被弟子们广泛传播,所以到西汉初年时齐地又出了一位名医淳于意。淳于意号“仓公”,因得到扁鹊真传而几乎与扁鹊齐名。他在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拜师同乡阳庆,得“黄帝、扁鹊之脉书,五色诊病,知人生死,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书,甚精”。阳庆传给仓公的医术,具体说包括“脉书上下经、五色诊、奇咳术、揆度阴阳外变、药论、石神、接阴阳禁书”等。那时阳庆70多岁,系战国晚期出生,当为扁鹊再传弟子或扁鹊弟子之再传弟子。阳庆所传给仓公的丰富的医术内容,反映了当时齐鲁地区医学的丰富和发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