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先秦时期
稷下学宫与百家争鸣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7-17 10:18:47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2:17

  战国是个变革动荡的时代。诸侯竞争,战事频繁,天下局势变化莫测;君择臣而用,臣择君而事,能人贤土去留自由,不受约束。因此战国人的思想极为开放,行为也很不羁,敢想敢说,非常大胆。面对动荡不安、变幻多端的社会形势,无论执政君主还是在野的处士,都在不停地分析现状,探索归宿,学者思想家们则集中形成一家理论学说,宣布出来进行讨论,于是纷纷扬扬,出现了诸子百家学说,形成了天下百家学术争鸣的热烈局面。战国时代,可谓中国思想史上最开放的自由时代。
  那时,学术十分活跃和繁荣,各种学术流派五花八门,各种新奇思想五光十色,新学者、新观点、新学派、新著作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讲究仁义礼智的儒家,提倡兼爱非攻的墨家,探讨名实关系的名家,主张以法治国的法家,坚持自然无为的道家,研究事物规律的阴阳家.专攻军政策略的纵横家,专攻战略战术的兵家,还有农学家、医学家、天文算学家、小说家、杂家等,蜂拥而出,开展热烈争鸣,把战国时代的学术思想搞得绚丽缤纷,极其壮观。
  中国学术思想史上这场不可多见、蔚为壮观的热烈争鸣,是以齐国稷下学宫为中心的。稷下学宫,作为当时百家学术争鸣的中心园地,有力地促成了天下学术争鸣局面的形成。
  齐地带山滨海,海岸线很长,地大物博,视野开阔,尤其是海洋的浩淼和神秘,孕育了齐人的开放型心理素质,所以齐国很早就有思想文化比较开放的悠久传统。周初姜太公建国,因俗简礼,举贤上功,就表现了一种变通开放型的治国方针,因此齐国逐渐强大,后来便在东方形成齐强鲁弱之势。春秋时管仲相齐,发扬太公传统,改革开放,使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春秋舞台上的第一位霸主。这种开放型的政治方针和文化传统,能够包容奇思异说的存在,有利于各种思想学说的自由竞争和发展。这是稷下学宫能够在齐国形成的历史文化条件。
  稷下学宫创建于齐国桓公田午时。那时田氏流放姜姓最后一个国君齐康公,刚刚从名分上取代姜姓,正式被列为诸侯享有齐国,所以励精图治,积极革新,很想使齐国面貌焕然。桓公午一面稳定政局,一面发展经济,文化政策上则采取招贤纳士、尊宠人才的措施。据徐干《中论·亡国》说,当时他“立稷下之宫,设大夫之号,招致贤人而尊宠之”。“稷”是齐都临淄(今山东临淄)城门的名,“稷下”即齐都临淄城稷门附近。宫,即房舍屋室。在稷下创建宫室,设立“大夫”名号,招收人才,给予“大夫”级的优厚待遇,尊而宠之,让他们讨论学问,参议国事,于是稷下学宫也就有了一个雏形。
  齐威王时期是学宫发展阶段。桓公田午死后,儿子齐威王即位。威王即位之初,好酒色淫乐,常通宵达旦地举行歌舞宴饮,不顾国事,致使百官荒乱,诸侯并侵。有稷下学士淳于髡滑稽多智,能言善辩,用“隐语”规谏威王,问威王曰:“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飞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威王听出淳于髡是在隐喻自己,幡然醒悟,决定振作起来,当即回答:“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于是召集地方官吏,杀了一个坏官,赏了一个清官,开始整顿齐国吏治。又有资料说,稷下学者邹忌以鼓琴见威王,用琴音理论说以治国之道,威王乃发奋图强,振兴齐国。不论淳于髡的“隐语”还是邹忌的琴说,都是善于启发人的才智,可见是稷下学者用才学智慧唤醒了威王的振作。威王开始进行革新,革新内容主要有三点:整顿吏治,广招人才,鼓励议政。
  威王的三点改革内容,都与稷下学宫有密切联系。当时,稷下学宫是招揽人才的重要途径,是为国提供官吏的场所,也是参议政事的机构,所以学宫在威王改革中起了重大作用。《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说:“齐王嘉之,自如淳于髡以下,皆命曰列大夫,为开第康庄之衢,高门大屋,尊宠之。览天下诸侯宾客,言齐能致天下贤士也。”就是说,齐威王以列大夫和高门大屋的尊宠待遇,网罗天下诸侯各国的许多人才养在稷下学宫。这些人才有的长于政治,就可以为齐国镇守一方。例如,有一次齐威王会见魏惠王,就曾经例举檀子、朌子、黔夫、种首等镇守一方的人才为“国宝”,反映了齐国不乏人才,而其人才充备,是因为有稷下学宫的人才资源库。有的长于议论,则让他们议论齐国政事,以供参考。齐威王鼓励提出不同意见,曾公开号令国中人民大胆批评自己,说:“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议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当面批评给大奖,写信批评给中奖,街谈巷议的批评只要能让他听到也给个小奖,作为一国之君的最高统治者竟有如此气魄敢于接受人民批评,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少来者,令人佩服。这种包容相反意见的宏大气度,活跃了学术空气,促进了学术繁荣,有力地推动了稷下学宫的发展。
  宣王、湣王时期是稷下学宫的繁荣阶段。《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记载:“宣王喜文学游说之土,自如邹衍、淳于髡、田骈、接子、慎到、环渊之徒76人,皆赐列第,为上大夫,不治而议论。是以齐稷下学士复盛,且数百千人。”宣王时稷下杰出学士,有许多著书立说的名家,仅国家授予“上大夫”官号并赏赐宅第的就有76人,加上未授官号的学士和追随弟子,多达“数百千人”,可谓人才济济,繁荣兴旺。《战国策·齐策》记载苏秦的话说:“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竿、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蹴鞠者。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稷下学宫的昌盛与上述景象相映成趣,为临淄城的繁华增添了浓郁的色彩。
  襄王、齐王建时期是稷下学宫的衰落阶段。此时已至战国末期,强秦统一天下已成大势,有识之士纷纷奔秦,齐国稷下学宫的衰落也就成了必然。学宫虽无发展,但学术活动仍然进行,荀子曾经三任学宫祭酒。不过,与学宫鼎盛时期相比,毕竟冷落了许多,直到齐国灭亡。
  稷下学宫从桓公午创建,中经威、宣、湣、襄四世,到王建时期结束,历时约一个半世纪,是中国古代一个比较特殊和罕见的官办学术机构,稷下学者享受优厚待遇,学宫在当时发挥了多重社会职能。
  齐国政府大力扶持学宫,为稷下学者提供了良好学术环境。首先,给稷下学者上层社会地位,宣王时有76位知名先生位列上大夫。其次,给稷下学者优厚生活待遇,有高门大屋和丰饶的食禄,如田骈食禄千钟,养徒百人;孟子从者数百人,要离齐国时,宣王竟以“养弟子万钟”的厚禄进行挽留。再次,允许稷下学者来去自由。最后,鼓励百家争鸣,畅所欲言地进行自由辩论,支持著述立说,讲学授徒。环境如此优越,吸引天下学士纷至沓来,到稷下研究学术,讨论政事,授业传学,从而使稷下学宫成了一个集学术研究院、政府智囊团和东方最高学府为一体的多重职能的文化机构。
  第一,学术研究院。稷下学宫是一个有组织系统的多学科研究院。政府支持主办,有房舍,有作为“祭酒”的院长,有作为“大夫”的著名学者,有学者住房及学者俸禄。在学科上,涉及到政治、经济、军事、哲学、历史、法律、教育等诸多领域,并产生了许多优秀著作。稷下学者的著作,亡佚者姑且不计,诸如《孟子》、《荀子》、《管子》、《晏子》、《慎子》、《尹文子》、《考工记》、《司马兵法》等,内中大多篇章当是成于稷下。
  第二,政府智囊团。稷下学者身有官号,但“不治而议论”,也就是不从事具体政务,只讨论学术思想和国家大事。这实际成为政府智囊团或国家高级参谋部。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思想理论和卓越学识参议国事,论证决策,或提供咨询,策划良谋。如齐宣王就曾咨询过孟子许多问题:“德何如则可以王矣?”“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诸侯多谋代寡人者,何以待之?”涉及到政治、外交,反映了稷下学宫的咨询职能。
  第三,齐国最高学府。稷下著名学者在学宫传学授业,一般都有一群弟子。据文献记载,淳于髡有弟子三千人,孟子有数百人,田骈有百人。政府支持招徒授业,提供资助,名师徒众,则资助随之增加。另外,学宫还特别制定了学生守则,名曰《弟子职》,保存在《管子》一书中。《弟子职》说:“先生施教,弟子是则。温恭自虚,所受是极。见善从之,闻义则服。温柔孝悌,毋骄恃力。志毋虚邪,行必正直。游居有常,必就有德。颜色整齐,中心必式。夙兴夜寐,衣带必饰。朝益暮习,小心翼翼。一此不解,是谓学则。”可见学府对学子就学的详细要求。
  稷下学宫不仅对当时的齐国具有多重职能,促进了战国时代思想文化发展和学术繁荣,而且对后代也有比较深远的影响。秦朝时期设有70员博士宫的制度,就是沿用了齐国稷下学宫的传统;而秦至汉初的著名博士叔孙通号称“稷下生”,也显然就是稷下学宫的直接影响。
  稷下学宫学派林立,学术争鸣热火朝天;主要学派有法家、道家、儒家、名家、兵家、阴阳家、杂家等,其争鸣代表人物和学术思想如下:
  第一是法家。法家或称“田齐法家”,主要代表人物是慎到,代表著作有《慎子》以及《管子》一书中的《法禁》、《重令》、《法法》、《任法》、《正世》、《治国》等篇章。所谓“田齐法家”,指他们的学术思想与其他诸侯国的法家不同,而是具有齐国地方特色。据学者研究,田齐法家思想理论具有两大特色:一是法、礼不偏废,坚持厉行法制和礼仪教化同时并举的方针;二是讲究法、术、势的综合运用。前者尚法不废礼,是根据齐国国情提出,并受了管仲礼、法并用主张的影响;后者目的在于建立和巩固中央集权,把国家权力收拢于君主手中。
  第二是道家。道家或称“黄老学派”,主要人物有田骈、彭蒙、宋钘、环渊、接予、季真等,他们皆有著作,但均已亡佚,只是在各种文献中留有只言片语,另外《管子》中的《心术》、《白心》、《内业》等篇章也属这一学派。黄老学派高举黄帝、老子旗帜,以老子“道”的学说为思想基础,而进行理论发挥,以适应当代君主的需要。黄老学派认为,道乃万物之本,无所不在,并表现为支配事物的法则和规律,只有顺应自然,因循法则和规律,才可以变“道之无为”成“法之有为”,也就是说,顺乎天道时势,操作合乎客观规律,即可以达到有作为的目标。
  稷下黄老学派的重点人物是田骈。田骈是齐国人,与田齐宗室出于同姓,主要活动于宣王和湣王时期。他学识渊博,才华横溢,特别能言善辩,人称“天口骈”,是位非常著名的稷下学者。所谓“天口骈”,谓其口才好,妙论无穷,谁也不能辩倒他。据《吕氏春秋·执一》记载,一次,田骈拿道家学术向齐王讲论。齐王说:“少讲天下的大道理!我所拥有的地盘就是齐国,我只想知道如何搞好齐国政治。”田骈回答说:“我所讲的大道可是了不起的,无为政治可以得到,好政治,它就好像是个大树林,你若缺乏木材就可以从中取得木材,你完全是可以自己从其中得到齐国好政治的,这还是我从小的方面来说。如果从大的方面去说,那又岂止齐国的政治!若依了道,万事万物的变化都是有章可循,都是可以顺乎情势处理恰当的。彭祖的长寿,三代的兴盛,五帝的昭明,神农的伟大,都是由于懂得‘道’这个了不起的东西,懂得‘道’也就掌握了治理天下的一般规则和方法,难道还愁搞不好齐国政治吗?”从田骈对齐王的这段阐述中,可见稷下道家黄老学派的基本政治思想理论,即掌握和顺乎客观规律而达到有为的政治目的。
  第三是儒家。稷下儒家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孟轲与荀卿,其余还有田过、孔穿、徐劫、鲁仲连等人,主要代表作是《孟子》和《荀子》。孟子和荀子是孔子死后儒家学派的两大重镇。孟子在威王、宣王时两度游齐,讲学稷下,其言行显示了醇儒的特点,主要是在“仁”的方面发展了孔子思想。孟子把“仁”作为哲学基础并应用于社会政治实践,从而提出“仁政”思想。荀子在湣王、襄王时两度游齐,曾三为稷下祭酒,主要在“礼”的方面发展了孔子思想,并表现出在一定程度上吸收法家的特点,所谓“隆礼至法”的主张,即是认为礼与法对治理国家都很重要而不可或缺,可见其对法家思想的吸收和融合。
  第四是名家。名家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尹文、倪说、田巴,代表作是《尹文子》。名家主要讨论事物的名实关系问题。当时,由于社会的剧烈变革和迅速发展,许多事物的内涵发生显著变化,名实关系的讨论遂成一家学派。尹文是齐人,宣王、湣王时期游学稷下。他赞成孔子的“正名”主张,认为“名也者,正形者也;形正由名,则名不可差”;“今万物俱存,不以名正之则乱;万名具列,不以形应之则乖;故形、名者,不可不正也”;“定此名分,则万物不乱也”,把正名提到必不可少的重要地位。他把名实关系应用于社会政治,肯定了君臣尊卑关系。一次他对齐宣王说:“君不可与臣业,臣不可侵君事,上下不相侵与,谓之名正,名正而法顺也。”表现了以君臣尊卑关系稳定社会秩序的思想主张。尹文的思想理论有着兼收道、名、儒、法,融合各家学派的特点,而以名稽实、端正名分的名家思想实质比较突出。据文献记载,倪说十分“善辩”,曾持“白马非马”论题折服稷下群杰;田巴在稷下演讲,“毁五帝,罪三王,服五伯,离坚白,合同异,一日服千人”。“白马非马”与“离坚白,合同异”后来被公孙龙和惠施继承,并发展成为名家学派的著名论题。
  第五是兵家。稷下兵家的代表人物当为孙膑。孙膑起初客居田忌将军府,常随从田忌观看赛马并为之出策,稷下学宫热闹去处当不遗漏;田忌失势后,“不治而议论”,职同稷下学士,而孙膑则退隐著述兵法。由此看来,孙膑、田忌或许都是稷下兵家学者,而《孙膑兵法》则是稷下兵家学派的主要著作。另外,《司马兵法》、《管子》中的《兵法》、《七法》、《地图》、《参患》、《制分》、《荀子》中的《议兵》,大体都可视为稷下兵家学派的著作。齐国兵学素来发达,自姜太公开始就武学人才辈出不穷,春秋战国时四大著名兵家,孙武、孙膑、司马穰苴皆为齐人,吴起为地邻齐境的卫人,几乎全部出于齐国,因此齐国稷下学派中自然也就少不了有兵家学派。
  第六是阴阳家。稷下阴阳家学派的代表人物是邹衍和邹奭,都是齐人,而邹衍最为著名。邹衍博学多知,谈论五德终始和天地广大,其说“尽言天事”,所以时人号称“谈天衍”。邹衍曾到魏、赵、燕等国,为燕昭王师,后返齐在稷下讲学著书,有《邹子》49篇,《邹子终始》56篇,均已亡佚。作为阴阳家学派著名人物的邹衍,有两个著名的思想学说,一个是五德终始说,一个是九大州说。五德终始说是一种历史观。该说认为,构成世界万物的有五种东西,即水、火、木、金、土五行,又称“五德”。历史变化由“五德转移”支配,每一朝代都主其中之一,如黄帝为土德,夏为木德,商为金德,周为火德,每一德有盛有衰,从而决定着它那个朝代的兴亡。五德的转移是有规律的,其规律就是五行的相生相克。这种学说,深刻地影响了后来秦汉时期的观念。九大州说是一种空间观。该说认为,中国国内分为九州,构成一个“赤县神州”;“如赤县神州者九”,即九个赤县神州一样的州,构成“九州”,也就是大九州;大九州构成“一区”,由小海环绕,世界共有这样九个小海环绕的“一区”,由大海环绕。如此则世界共有九个大九州,每个大九州有九个赤县神州,每个赤县神州有九个州。此说虽然信口开河,但扩大了当时人们的狭窄地理视野。
  第七是杂家。杂家学派以淳于髡为代表。淳于髡,齐人,活动在威王、宣王时期,博学多才,滑稽善辩,是稷下学宫的著名人物。淳于髡学无所主,杂采各家,常出入王宫,讨论政事,或从事外交活动。曾先后出使过赵、魏、楚等国,在赵请来十万精兵退走楚军,在魏从容批评魏惠王,在楚深得楚王赏识。淳于髡广采诸家学说,博学而杂乱,号称“博士”,其行事大致以功益为原则,表现了一定的法家倾向和功利主义,哲学上则有“极之而衰”的辩证法思想。
  稷下学宫学派林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推动了当时全国范围内的学术发展,为后人留下丰富的思想文化遗产,并为后代学术争鸣开了先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