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晚清时期
威海人民抗英划区埋界斗争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8-11-17 11:47:25 更新时间:2011-03-03 13:55:46
  1898年7月1日,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订租威海卫专条》。根据专条规定:“所租之地,系刘公岛、并在威海卫之群岛及威海全湾沿海以内之十英里地方。以上所租之地,专归英国管辖”(《清季外交史料》,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版,卷132,第8页)。因此,英国的划界范围,即33华里的范围。而英国勘界官员却无视专条的规定,一味地向外扩张,甚至扩到文登、荣成两县境地。对英国这种违约行为,清政府也曾据理力争。但英国依然将界线扩划到东自大岚头村东北之海滨,南至草庙子,西至马山嘴。从起点至终点,全长150华里。威海卫及附近沿海一带,从《订租威海卫专条》签订那天起,就沦为英国的殖民地了。但是,威海的百姓不甘受英国人的奴役,积极地组织起来,为反对英国的划界和埋界,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一、张村反英集会
  威海张村一带的群众最早组织了反英集会。领导这场斗争的是一位乡村知识分子,名叫崔寿山。他是威海西乡姜南庄村人,中过秀才,无意功名,以教书维持家计。他为人正直,一贯热心于为乡邻排忧解难,因此受到乡民们的普遍尊敬。崔寿山乳名为“管”,人称崔管先生。英国租借威海的消息传来后,他非常气愤,拍案而起,决定联络各乡志同道合者,筹办“疃联会”,进行抗争。
  这年冬天,正是农闲季节,威海西乡各村都有这样的传闻:崔管先生要办“疃联会”,不让英国人租占威海。各村群众听到传闻,人心振奋,准备参加这一爱国义举。同村捐班秀才谷辉庭、孙家滩村廪生孙义清、于家夼村秀才丛志范、张家皂村农民张儒、张村农民董绍亮、莱海村秀才王惠武等,参加了筹建“疃联会”的工作。
  1899年春,英国殖民当局下令征收钱粮,使矛盾进一步激化。英国驻威海卫大臣布告道:“自今以后,租界内之地丁、钱粮、捐输,不准再交于中国官”(《山东时报》,光绪二十五年二月二十一日)。英国强征钱粮的命令,激起了威海各乡人民的极大愤怒,他们都拒绝缴纳,以示抗议。崔寿山等见情况紧急,决定在张村召集大会,并向西乡各村发出“火燎毛文书”。这是一种紧急文书,也叫鸡毛信,信封的一角插有两根用火燎过的鸡毛,表示十分紧急的意思。各村接到“火燎毛文书”后,都积极串联村民,准备武器和干粮,按时参加会议。
  4月4日,农历是二月二十四日,正是清明节的前一天。这天清早,张村慈圣寺的大门前悬起了“疃联会”大旗,寺前的戏台上有人擂动大鼓,崔寿山等“疃联会”首领都提前赶到。西乡各村群众带着锨、叉、镢、棍、长矛、大刀或鸟枪,陆续来到慈圣寺。6点多钟,这里已经聚集了100多人。还有大约2000名群众正在途中,因为英国殖民当局已经得到了情报,便调集大批军警前来镇压,将尚未赶到的群众截住。
  崔寿山知道大多数群众都在半路被截,仍然坚持开会。这时,慈圣寺前的沙河套里土炮三声轰鸣。崔寿山在谷辉庭等人的簇拥下登上戏台,向群众愤怒地谴责英国租借威海卫的侵略行径,讲明办“疃联会”保卫家园的重要意义。并宣布行动号令:“击鼓前进,鸣锣后退。”
  就在这时,英国骑兵步队200余人突然赶到,将会场包围。英军先是鸣枪示警,继而冲进会场,将崔寿山逮捕。谷辉庭、董绍亮、王惠武、张儒等一齐站出来说:“要抓,我们一起去!”英军便将他们全部带走。英人最恨崔寿山,不顾他年近古稀,将他的发辫系在马尾上拖着跑,先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然后用独轮车把他推到威海码头。路旁群众见此情景,都悲痛流泪。崔寿山高声吟诵“风吹枷锁满城香,簇簇争看员外郎”的诗句,以鼓舞群众情绪。
  崔寿山被关进刘公岛监狱。英国侵略者企图收买他,但他毫不理睬,而且用绝食表示抗议。他常用文天祥的《正气歌》来激励自己和难友,还书写一幅对联贴于监狱的墙壁上,其文曰:中华岂无丹心照?天地自有正气存!
  英国殖民当局对他无可奈何,只好在2个多月后允许保释出狱。崔寿山出狱那天,来慰问的群众不下百人,甚至有从百里以外赶来的。他对群众说的第一句话是:“宁死不当鬼子使!”表现出中国人民的铮铮铁骨。
  二、反埋界斗争
  英国殖民当局镇压了“疃联会”以后,便于1899年冬在租借区开始全面征粮。本来,按照中英《订租威海卫专条》,中国官员“仍可在城内各司其事”,征收钱粮应该是中国官员的专责,与英国殖民当局无涉。因此,威海各乡人民坚决不向英国人缴纳钱粮,而仍向县衙完粮。但是,中国官员既不敢据理力争,斥责英国人之无理,又不敢收受钱粮,致使完粮群众拒之县衙大门之外。对此,御史高熙哲奏称:“查英人租界在文登之威海地方,上年冬月英人又自威海以外圈占文登、荣成两县地,于孟家庄、桥头等处张贴告示,令界内民向彼完粮。并于东滩地方,强派华绅四人,充当粮总,代为催收。而该县百姓不敢忘本,仍向县署完粮,官不敢收,皆流涕以去。伏思百姓食毛践土,各有天良,愿为朝廷之赤子,耻作异域之编氓,乃不能保护之,使归彼族,此真堪恸哭者矣!”(《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70页)。由于清政府屈从于英国的压力,威海租借区钱粮归英人征收便成为定局了。
  1900年春,英国殖民当局决定在威海划区埋界。当时,会同英国人一起划界的中国官员有登莱青道李希杰、文登知县陈景星等数人。英国人抓住中国官员一惯恐外的特点,在划界时任意将租借区向外扩展。根据《订租威海卫专条》的规定,租借区仅仅包括“威海全湾沿岸以内之十英里地方”。可是,实际划定的租借区,却扩展到威海“沿岸约长七十英里,岸上约四十余英里,远近不等,从码头至东边界线竟至三十英里,最近者达十三英里”(朱世全:《威海问题》,商务印书馆1931年版,第12页),竟比租约所规定的区域扩大了数倍!
  4月6日,英国殖民当局派沙巡查带领200多名步兵和10余名骑兵巡检租借地边界,并插埋界石。按照计划,这次埋界先从最西面的鹿道口埋起,一直埋到最东面的北港西村。当大队英兵来到鹿道口附近时,发现成千的群众手持锨、镢、土枪等武器,摆开阵势,准备抵抗。恰在这时,李希杰等乘轿子赶到。群众见官员们为虎作伥,愤怒地高呼:“打死卖国贼!”“砸轿子!”李希杰等不敢下轿,吩咐轿夫直向南奔;沙巡查见中国官员避开,也尾随而南,窜到卧龙村附近埋界。张村反英集会被镇压后,孙义清即与当地秀才于冠敬联系,共同领导抗英斗争。到会群众达数千人之多。于冠敬登台讲话,激动地说:“英国人无理侵占威海,任意扩展租界,把文登地方也划进界内;这样扩展下去,中国势将亡国亡种。”他号召到会群众要有中国人的骨气,“不让鬼子欺负,不能丧权辱国”(张学诗:《英人强租威海卫群众反抗埋界纪略》,载于《山东省志资料》,1958年创刊号)。群众也无不义愤填膺,齐呼:“保卫家乡!”“反对埋界!”
  忽然,有人来报,英兵正在卧龙村附近埋界,于是于冠敬便带领群众向卧龙进发。这时,卧龙村的西北山后坡、西泊、庙西头、东南河沟崖等处,每相隔2里,都已插上了刻着“大英租界”字样的界石。群众看到自己的家乡竟然埋着英国的界石,怒火难忍,一个个大喊:“砸烂鬼子碑!”顺着英军的路线将一块块界石砸了个粉碎。
  下午2点左右,当群众砸掉卧龙东南河沟崖最后一块界石时,看到英军正在卧龙东山上挖土埋石,便齐向英军冲去。英军头目沙巡查立即下令摆开阵式,端枪瞄准,企图吓退群众,群众不顾,仍向山上进逼。沙下令开枪,当场打死周家屯村民2人。群众更加愤怒,便将英军围在山上。
  恰在这时,李希杰等来到山下。有人叫了一声:“烟台道来了!”群众不等号令,便跑下山一拥而上,将李希杰等团团围住。许多群众高喊:“什么猫道狗道,快下轿子讲话!”李希杰见众怒难犯,不敢出轿。人群里“砸轿子”的喊声此起彼伏。有几个群众把李希杰从轿子里拉出来,并砸翻了轿子。于冠敬从人群里走出来,严斥李希杰为卖国贼。孙义清置生死于度外,要同李希杰拼命,一头撞去,将这位道台撞倒。陈景星在旁,赶紧向于冠敬、孙义清陪礼求情。陈作为地方的父母官,名声较好,于、孙不愿过拂其情,便放走了李希杰。沙巡查也趁机带领马队步兵东去,窜到威海南乡碑口、报信一带去了。
  三、垛山顶惨案
  在威海西南乡反对英军埋界的同时,南乡一带正在酝酿一场抗英起义。起义的主要组织者,是江家口村的刘荆山。刘荆山时年40岁,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自幼爱好武术,练就一身功夫,而且为人豪爽正直,因此在乡里深受人们爱戴和尊重。他有着强烈的爱国思想和坚强的反抗性格,自英国租借威海卫后便有抗争之心。后来听到张村反英集会的消息,决心组织南乡群众,举行抗英起义。南虎口村农民徐仁山和圈于家村农民于仁山,都参加了起义的组织发动工作。因为这3位起义领导者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山”字,所以群众都把这次抗英斗争称为“三山起义”。江家口村秀才江正己文武兼备,也积极出谋划策,成为刘荆山的“军师”。
  1899年5月24日,即农历四月十五日,正是碑口庙赶庙会的日子。刘荆山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举行抗英誓师大会。这天,威海东乡和南乡大约150多个村庄,都按刘荆山的命令每户出1人,自备武器,到碑口庙聚集。整个碑口庙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刘荆山祭旗誓师,鼓励群众齐心对敌,拼死向前,等待命令同英军战斗。
  到1900年4月间,威海南乡已经风闻英军要来埋界,刘荆山立即召集徐仁山、于仁山、江正己等商议对策。4月6日,卧龙砸界石的消息传来,刘荆山等人十分振奋,便商定:一面由江正己起草请愿书,以争取清朝官员的支持;一面查清埋界英军的去向,以便进击。
  4月7日,威海东乡、南乡群众在碑口庙第二次聚会。会后,刘荆山亲自把碑口南山的一块界石砸断,连界石的下半截也从土里抠出来,扔下山去。然后,他带领队伍向东进发,一路上把界石统统砸碎拔掉。刚过临泉河,便看见李希杰骑马而来,后面还跟随着大队清兵。江正己走到李希杰马前,取出请愿书当众高声朗读,当读到“朝廷忍令国土沦为异域,官宪腼颜为虎作伥”等语句时,声色俱厉,义正词严,全场鸦雀无声,但闻抽泣之声。李希杰无言可对,令清兵驱开人群,扬鞭打马而去。
  当刘荆山率领起义群众行至马井泊村南的皇姑寺时,看见东面河套里排列着六七座英军帐篷,便下令直奔英军宿营地。这时,大批英兵都在垛山顶上埋界石,宿营地只有少数看守帐篷的英兵,见黑压压的人群冲来,便弃营奔向山顶。刘荆山知道英军正在垛山,便带领队伍向山顶猛冲。
  沙巡查正指挥英兵埋界,下令鸣枪示警。群众奋勇上前,与英军展开搏斗。刘荆山冲在最前面,直奔沙巡查,将其手枪踢落,并将其打翻在地。英军开枪镇压。卫家滩村农民周贞德冲上去,从英军手里夺过一支步枪,又去夺第二支,不料中弹而死。大邓格村农民唐庆举一面喊着“中国地方凭么让外国人占”,一面手持松木棒冲向英兵。他被刺中腹部,伤势严重,仍坚持与敌搏斗,直到临死时还抱着一个敌兵,将其扭倒在地。宋家店农民杜维苍十分勇猛,一连打倒几个英兵,最后倒在敌人的枪弹之下。江正己武艺娴熟,英兵不敢靠近,退后连放排枪,将他乱枪打死。随后,英军又向刘荆山集中射击,枪杀了这位农民抗英领袖。在这次冲突中,英军共枪杀群众20余人,制造了令朝野震惊的“垛山顶惨案”。
  惨案发生后,清廷害怕事态扩大,发布谕旨,一面谕总理衙门“速与窦纳乐剀切申论,令其电致威海英员,暂缓勘办,万不可一味操切从事”;一面电令山东巡抚袁世凯“先行设法解散,并详切开导绅民,勿再自贻伊戚”(《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第87页)。但是,英国方面态度强硬,坚持继续勘界埋石。清政府只得屈从,协助英国殖民当局解散反抗的群众,将标明威海租借区界线的76块界石全部埋上。
  此后,威海人民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斗争仍在继续。直到1930年10月1日,英国政府始被迫同意放弃这块租借地,威海卫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