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晚清时期
幅军的反清起义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1 11:01:57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3:43
  早在太平天国起义前夕,山东的民众已经不堪清朝反动统治阶级虐政压迫,纷纷组织团体,进行各种形式的反抗。其中幅军是形成时间久、发动广、影响深的一支农民武装。幅军自咸丰三年(1853)公开武装起义至同治二年(1863年)最后失败,在兰、郯、费、峄四县山区,由小到大,由弱变强,坚持武装斗争十几年,逐渐形成4个根据地:即以侯孟刘平为首领,以穆柯寨为主的运南山区;以枣庄石碑人刘双印为首领,以云谷山为主的抱犊崮山区;以费县尚庄人孙化祥为首领,以岐山为主的临费山区;以费县水寨(今属平邑)人程四虎为首领,以水寨为主的费滕山区围寨。
  幅军根据地方圆几百里,围寨数百个,形成强大的武装割据势力。在安徽河南捻军、曹州府长枪会、兖州府邹县文贤教军、淄川刘德培起义军等部配合下,幅军沉重地打击了前来进犯的清兵及其将领,消灭了大批地主豪绅及其反动武装,动摇了清政府在山东的统治。
  幅军起义的外因是帝国主义侵略和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影响,而内因则是严重的阶级矛盾。幅军初期称幅党,在苏北比较活跃,由于当地统治势力较强,1861年后,活动中心转入鲁南山区。他们首先蓄发,然后各用五色幅巾勒头作为本部标志,故沂州俗称其“红头”、“红胡子”等。形成武装组织后,他们夜聚昼散,杀富济贫。民间俗称“涌子”、“捱乎子”、“长毛贼”等。当时在兰山、郯城及苏北一带称“幅”:“奸民蹈瑕抵隙,召号亡命,假息百里之内,俾倪群盗之间,所至驱略牛马,纵索金帛酒肉,以餍饕餮。旗志以大布为之,名曰幅匪”(见清《赣榆县志·兵事》)。在台儿庄一带称“复”,寓意反清复明。在费县、峄县一带称“棍”,说法有二:一是以木棍为武器;二是成员多为光棍。因为各部分人蓄发勒头相同,互相配合活动,难以区分,因此旧籍常常“幅”、“棍”混载。咸丰八年(1858)棍军首领李其孟被杀害,余部投入幅军,两家合二为一。但是同为费县石井人的岳相林部,到同治二年失败时仍称棍军。
  幅党最初只有经济目的,以杀富济贫为口号、索取金银财帛为目标,捉住财主甚至清政府官员,可以用白银赎回;后来随着势力增强逐渐有了政治目的,即杀尽贪官污吏。刘淑愈在耿家埠起兵有联云:“圣主本仁慈,都被赃官污吏破败二百年基业;我是真貔貅,全凭强兵猛将扫清十八省山河。”
  1861年后,幅军占山据寨,割据一方,公开申明号令,消灭前来进犯的官兵,明确了扩大势力和夺取政权的思想,公开号召武装推翻清政权。岐山军师刘淑愈所题岐山营联为:“东狩获麟,食其肉寝其皮;中原逐鹿,大则王小则霸。”刘德培则在淄川盘阳书院撰联:“扶汉兴刘,直攻河关百二;反清灭满,惟仗子弟八千。”其志向非同一般。山东沂州府自康熙年间已有零星“盐贩”、“棍徒”造反的记载,嘉庆十三年(1808年)开始形成组织。十八年,沂水、蒙阴地界盐贩抢劫盐店,聚众百余人,将清巡役剜眼、割耳。二十三年(1818年),沂州出现“捻伙”。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山东巡抚徐泽醇有《为第五次审明幅匪讹抢拒杀事主兵役各情从重惩办折》,其中出现“幅匪”的称法。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清廷已明令:山东匪类如聚众抢夺结幅40人以上者,不论赃数多寡,分别首从斩绞。刑罚虽严厉,但是民不畏死,团伙仍如雨后春笋出现。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山东“并有掖(拽)匪、捻匪、枭匪、腹(幅)匪等名目,结伙持械,收括兵刃,竖立旗帜名号,劫掠饱飏,种种不法”(宣宗实录》,卷449)。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十月,滕县人御史王东槐上《沥陈山东地方官玩纵盗贼疏》,列举当年7个月间发生在茌平、东平、东昌、平原、泗水、曲阜、东阿、滕县、峄县、郯城等县公开抢劫案几十起,指出:“……臣闻各处盗贼,多者四五百人为一股,少者亦七八十人,有捻匪,有掖匪,有枭匪,有腹(幅)匪。为首者有仁义王、顺天王、大将军、小诸葛等号。长矛利锐,出入济、东、泰、兖、曹、沂之间,肆然无复忌惮。”还指出有的甚至公然打出替天行道的旗号。朝廷派员访查属实,即将山东巡抚崇恩等6名大员撤职查办,选派张澧中为巡抚,严饬捉拿究办。谁知盗风如故。清廷又易藩司徐泽醇为山东巡抚。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十一月初八,徐泽醇奏:“(幅匪)先系各结各伙,分幅抢掠,道光二十七年二月间,李贯五起意合众幅为一, 自称总幅首。魏三乱子、张吗、彭大雨、张长春、薛葛来、蔡接运、张克湘各领一幅,称为散幅首。各幅伙匪或合或分,随在讹抢。”
  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日(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于广西金田村起义,消息由安徽、苏北密传山东。咸丰元年(1851年),安徽捻党首先聚众响应,苏北的靳豹、朱有谷、侯应元、朱广田、刘雪得、陈玉标及郯城的吕科子先后起事,活动于两省交界。咸丰二年(1852年)八月,“费县衙署被贼越墙进内,砍伤知县王庚”,同日“兰山县匪徒张雪等拒杀武弁”(《文宗实录》,卷70)。
  咸丰三年(1853年),费县有陈更池、薛得志、王升、阎三虎数十人在平邑仲村集仙姑庙结幅起事,引导苏北幅党首领率部进入鲁中山区,活动于博山、沂水、蒙阴等县,和县勇民团争斗。同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今南京),派军北伐。北伐军路经山东西部,山东巡抚李惠无暇顾及东部幅党起义,奏请朝廷委派山东籍官员督办家乡团练自行镇压。
  咸丰四年(1854年)二月,沭阳人陈玉标率领千人自赣榆进入莒南县,直达沂水的葛沟(今属沂南县),一路同府县官兵奋勇作战,最后返回江南。
  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自河南铜瓦厢决口改道抢入大清河,给曹州府一带造成水灾。山东境内饥民造反风潮此起彼伏。幅党初起时,人数较少,骨干成员主要是盐贩、失业农民、裁汰后无家可归的兵勇等,即所谓“无赖之徒”,俗称“大猾皮”、“二红砖”。他们经多见广,不怕抓、不怕杀。由于当时灾情严重,他们遂提出“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的传统口号,采取昼散夜聚的活动方式,使用刀、矛、火枪等落后武器,打击对象是地主豪绅,主要为抢掠分发其浮财。对于官军虽拒捕,但尽量不作明显抵抗。
  随着全国农民革命形势的高涨,幅党愈来愈强大,逐渐成为攻打清军和地主团练的坚强武装力量。咸丰六年(1856年)冬,费县石井人李其孟(官书蔑称李希梦)收集散幅千余人,“先在兰山、郯城地方劫掠,因官兵挫败,突入费县肆行焚杀,分扰蒙阴、沂水。”(同上书,卷234)。李其孟擒杀梁邱团练长宋德升,其弟宋德基赴京控告,清廷严饬山东巡抚崇恩查拿。咸丰七年(1857年),苏北首领马文标率部自兰陵北上,联合李其孟部,深入蒙山,势力大增。蒙阴、费县、兰山同时告警,山东巡抚崇恩派遣道员陈显彝率兵驻扎费县镇压,并亲赴沂州坐镇指挥。
  咸丰八年(1858年)二月,李其孟及兄李其孔(官书蔑称李希空)、弟李其贤因内奸出卖被官军杀害,余部投奔江南,有的到侯孟参加了刘平领导的幅军起义,占据逼阳、穆柯寨,联合捻军攻打台儿庄;有的合入邳州四户翟三秃子(官书蔑称,本名应为翟成X,当地人尊称徐三爷)部四处游击。五月,捻军由徐州进攻山东,兰山人(今属苍山县)丘春、于洛、贾九积极响应,带领翟三秃子部于六月进攻兰陵,打死兰陵县丞姚凤长,活捉兰山知县刘锦堂。
  咸丰十一年(1861年)二月,安徽捻军进攻山东,幅军乘势向北扩张,占山称王者骤增。周克生占大青山,丘春占黎墟、黄路山,宋斌、宋三冈占车辋崮,万甲申占城墙山,孙化祥占岐、旺二山,程四虎占水寨马头山,岳相林占阴阳寨,张九仔占立尖崮,王洪平占几辈崖山,刘淑愈、李宗堂占耿家埠圩,互相策应斗官军,四处进攻地主团练,不断向附近圩、寨扩张势力。运河以北,蒙山以南,西至滕县,东到沂河,仅剩几家地主圩寨如峄县夹谷山、费县东单、徕庄铺、天保山固守不降。而幅军活动区域却远至运河南,北到淄川,西到滕县,东到海滨。蒙阴赵红进、郑士元,新泰刘季勇,莒县李建道都曾在当地组织武装,积极响应。
  鲁南幅军首领,初期都仿效明末义军首领王俊,一律称“九山王”。各部互相策应,但是互不统属。形势的发展需要统一作战,因此曾形成两次联合。第一次是封王。咸丰十年(1860年)夏,太平天国封刘平为“北汉王”,冀图由他统一领导运河以北各部幅军,配合太平军进行反清武装斗争。台儿庄大战失败,刘平战死,刘双印退据峄、费交界云谷山,自称大幅主,统领峄县境内幅军。第二次是推王。峄、费、兰幅军势力需要联合行动,刘双印认为车辋宋斌是翰林宋小坡后人,有号召力,于是推举宋斌为王,时间是同治元年(1862年)十月(见《山东通志·卷首·列圣训典六》)。因此在兰、费幅军北征前,宋斌加封宋三冈、万甲申为将军,又封岐山寨主孙化祥为“镇北将军”,孙不受(《费县志》)。孙化祥虽不接受封号,但仍出军配合作战。
  同治元年(1862年),朝廷更换年号,各地起义军振奋,认为朝中群龙无首,正可取而代之,从正月开始各地幅军纷纷出动。刘平在运河南安营扎寨,公开召集幅军南下增援太平天国,人马聚集近10万,受挫后又重整旗鼓,联合捻军赵浩然等部进攻峄县;云谷山孙宝珠夜袭棠阴,滕化光攻占底阁,刘双印出兵郭里集,大战十里泉,南逼峄县城,又指使范家崮幅军策应凤凰山文教军向西南进攻,并联合曹州府长枪会王广继、捻军张守义部,同清军作战,全歼参将绪伦部千人;岳相林、程四虎、马传山等部攻占平邑南泉,坚守数月,同官军进行激烈的战斗,打死清军把总司元魁等几十人;车辋宋斌被推举为盟主,封宋三冈、万甲申为大将,率城墙山各部联合岐山孙化祥部北征,攻克界湖后,继续北上,援助淄川刘德培守城。
  幅军仿效捻军,蓄长发,以幅巾扎头,设置红、兰、黑、白、黄五旗。组织仿古制,设百夫长。出征“打粮”时向各家抽丁,两丁抽一,不要独子。出发前屠牲祭旗,叩头祷告:“天老爷,地奶奶,俺到北方做买卖,不管挣钱不挣钱,但愿人马回来全。”他们把外出攻打地主围寨叫“做买卖”。发展势力依靠“散旗”,哪个围寨接受了幅军的旗,一切便需听幅军指挥,否则即行攻打。若无战事,群众可出围、下山寨耕种。众山寨之间设集市贸易。在山寨内修筑戏台,逢年过节或打胜仗,唱戏庆贺。
  受命剿幅的副都统德楞额和山东巡抚谭廷襄对此局势一筹莫展,只会互相攻讦。朝廷怒将谭廷襄调职,任用远在湖北的阎敬铭为山东巡抚,同时令僧格林沁统辖山东军务,传令江南漕督吴棠派精兵进入山东,协剿鲁南幅军。吴棠即于当年十一月派遣总兵陈国瑞率2000人进入郯城重坊,召集两省五县兵勇民团,议定先攻长城幅军据点。同治二年(1863年)正月十九,陈国瑞包围长城,在此同捻、幅联军会战。二月初七,幅军失败,长城首领刘兆清、捻军首领赵开元战死。以宋三冈、杜凤仪为首的大批幅军骨干招安投降,并反戈一击,带领官军进攻幅军。于二月十九包围兰、费交界中村孙化祥部。孙化祥调集岐山幅军、黎墟丘春和捻军李成前来增援,清军首先于二月三十、三月初一两日分别攻破岐山、旺山大寨,剪除中村附近各个幅军据点,然后调集团勇官兵,全力以赴围攻中村据点,双方激战18天,各有胜负。三月初五日,叛徒宋三冈勾结内奸在圩中放火,孙化祥率部突围牺牲。岐山幅军失败,孙化清带领余部数百人西撤邹县凤凰山,加入文教军。
  与中村大战同时,峄县知县张振荣带领古邵等20多个民团配合官兵围攻云谷山刘双印部。日久天长,云谷山寨水尽粮竭,孙宝珠夜袭敌营中枪身亡,斗山陈经前来援粮中炮而死,使军心动摇,内讧渐起。张振荣收买王争、李满为内应。三月十五日,陈国瑞部将吴凤柱赶到山下,配合张振荣进攻云谷山西寨门,内奸放火开门,官军攻入。刘双印率部北去,投奔文教军,驻扎猴子山。
  四月十三日,陈国瑞在沂州投降幅军中挑选精悍兵将入伍,马、步队增至4000人,由峄县进滕县,进攻凤凰山。五月初二日,刘双印率部3000人反击,中埋伏被擒杀。六月十七日,滕、费交界宝泉崮被王成谦攻陷,程四虎返回水寨,被迫率部投降。七月初二,刘德培起义失败,留守淄川城的幅军在夏仲仁带领下突围返费县,沿途被民团陆续消灭。七月初五,陈国瑞等各部清兵攻陷白龙池、平顶山、凤凰山等文教军据点,文教军起义失败,转战在此的幅军余部最后灭亡。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幅军刘平在运河南岸同数量众多的清军作战,寡不敌众,最后失败,刘平被害死,余部归于刘双印。刘兆清、孙化祥战死,标志着东部幅军的彻底失败。云谷山失陷,刘双印带领数千人转移至白莲池,至同治二年(1863年)七月凤凰山失陷后,所有会集此地的幅军都被消灭,幅军起义彻底失败。
  幅军由小而大的发展形势,震动了社会各阶层,参加幅军的人员阶层非常广泛,连清朝进士、举人、廪生、秀才等有地位的人,财主、商人、艺人、僧道等有财产的人也都纷纷参加。沂州团总王嘉麟在镇压幅军起义后,撰文立碑这样写道:“自咸丰十一年吾乡土匪峰起,始而市侩效尤,继而读书之人、殷实之家亦甘心乐从。又有为骑墙之见者,畏贼通贼因而作贼”(《费邑艺文存·卷中·保安团避难记》)。在幅军占据的地方,庙观的出家人都支持拥护幅军,幅军山里妇女助战守山事迹突出。这些都证明这次农民起义到了多么深刻的程度。幅军失败原因有三条:一是幅军内部缺乏强有力的统一领导;二是大批首领叛变,反戈相向;三是缺乏强大的外部援助。此外,幅军山寨内严重缺粮和流行瘟疫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幅军起义十几年,有过辉煌的战绩,失败后参与人员遭到清政府清查屠杀,民众因株连受到地主乡团的血腥报复,被杀和逃离家乡者不计其数。清代泰安人汪宝树讽刺当道好杀,有“沂水城边鬼夜哭,十万生灵遭荼毒”诗句。
  尽管如此,长达十几年的幅军起义对后世还是产生了巨大影响。光绪元年(1875年),幅军余党阎广太在鲁苏边界继续斗争;次年,海州人赵庆安在郯城奶奶庙聚众起义;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原为宋斌部将的贾庄宋四,虽已年迈,仍斗志不挠,联合西河人臧公锦聚数百人在兰、费交界车辋、东庄寺重举“杀富济贫,替天行道’’旗帜,聚众起义。他们虽然先后失败,但斗争传统代代传承下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