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晚清时期
长枪会与邹教军起义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1 11:00:34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3:43

  太平天国北伐援军及北伐军转战山东及京畿时期,山东人民也纷纷响应,先后掀起一系列反清武装起义。除鲁南运河两岸的幅军、鲁西北白莲教五大旗军、淄川刘德培抗粮军外,规模较大的还有鲁西南长枪会军及邹县的邹教军起义。


一、鲁西南长枪会起义

  1853年,清政府下令各州县官绅举办团练,以对付农民反清起义军。1856年后,鲁西南农民反清斗争进入低潮,“曹境肃清,皆团练之功也。”尤其是1859年12月间,捻军进入鲁西南,团练武装在巨野独山南、定陶张家湾先后击退捻军,致“团练之名益著,即团总之势益尊”。各地团总“自矜御捻有功,横行曹属,生杀由己,敛费无度”(《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捻军》第3册,第363页。以下凡引此书,简称《捻军丛刊》),以致出现了“地方守令条教号令不及团总”的局面。尤其是郓城季锡鲁、巨野赵康侯等团,“既胜且强”,使官府已有尾大不掉之感。这就为长枪会的产生创造了有利条件。
  菏泽县志道都郭家糖坊秀才郭秉钧,为人慷慨,足智多谋,早在1856年、1857年间即心怀反清之志,开始招纳有关人员,暗地组织反清力量,附近州县有志之士,(如菏泽嘉会都人焦桂昌、定陶人刘前、巨野人倪广和等多往归附。菏泽县志道都团总马振乾自恃为官宦之后(其祖父马济胜官至福建提督,加太子太保),威压乡人,郭秉钧颇为气愤,不欲受其钤束。1859年12月间,郭秉钧利用官府与团练间的矛盾,以御捻为名,进谒曹州府知府童正诗,“请于团练之外,别起一团,名长枪会”,并称:“凡团练者,皆同里数十庄结为一团,俗呼为连庄会。其长枪会则不拘庄村之远近接连与否,有愿从者,即为其会之人。既入其会,即出乎团练之外,团练之总即不得约束。”童正诗以“各团总多跋扈,欲令长枪会隐为之敌,而减其势”,于是支持郭秉钧组建长枪会。长枪会遂成为官府批准的合法团体(《山东近代史资料》第1分册,第263—264页)。
  长枪会获得合法地位后,便名正言顺地吸收会员,发展实力。因为有官府支持,不仅普通农民相率加入,而且有民团散而入会者,有被镇压而转入地下活动的捻军及其他抗清武装纷纷加入者,因而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曹州府地区长枪会已发展到约3万人。其间,为解决会费,长枪会夺占了濮州罗家河口黄河码头,由郭秉钧委派头目为千长、五百长,使各率部众为往来船只装卸粮货,日得工钱数百缗。从而基本解决了会费问题,促进厂长枪会的发展。
  长枪会各股“大者万余人,小者一千人,仍袭皖捻之名曰‘堂主’”(同上书,第264页)。据载:曹县有刘景山、王景崇、王礼坦、萧百如等起于郭家楼,菏泽有王凤琢、巨野有张四镜、定陶有祝振清、成武有李兴瑞等分别起于茅家胡同、苏家集、陈家集、新集、沙土集,巨野西南柳林集,定陶东北孟家海、陈天王庙、姑姑庵、黄店、成武王家堂。郓城梁山长枪会亦“所在响应,众几万余,民团皆散而入会”,其中尤以曹县长枪会最为活跃,“不时围城”,迫使官府“增设县城四门团长,严为守御”(《曹县志》,光绪十年刻本,卷10,第15页)。巨野团总魏笃、赵康侯等人再次上报巡抚文煜,称“群情涣散,不能弹治,请迅发大兵”。文煜闻报,即令守备谢炳、署理知县王朝翼统带兵勇千余往剿。山东办团大臣杜(左为乔右为“羽”)硼则檄知府童正诗、菏泽知县杨杰、定陶知县武燮率团总周臣弼等向沙土集长枪会进攻,王凤琢、张东海等长枪会将士被浮;魏笃、赵康侯、李文耀等州县团总亦分路攻击长枪会,先后捕获长枪会首领张四镜、李兴锐、薛九元等人。于是长枪会反清起义暂时进入低潮(《捻军丛刊》第4册,第229页)。
  稍后,捻军又多次进入鲁西南地区活动。于是,鲁西南各州县长枪会又纷纷掀起反清斗争高潮。在此情况下,1861年初,郭秉钧四弟郭秉刚回乡“竖反旗,招其兄之众,得数千人,自为堂主,与群酋联结”。不久,郭秉钧携眷回到郭家糖坊,“亦竖反旗”,一时即有3000余长枪会员随其起事(《山东近代史资料》第1分册,第264—265页)。
  1861年4月间,成武长枪会党凌汉部千余人围攻杨家楼寨。在朝城马老庄、舍利寺,范县旧城、凤凰台,巨野西北毗连郓城之盐市口、井家庄、幡竿庙,濮州罗家口、阎氏口等地,长枪会刘四反叛、李天经、岳振标、井文一、杜玉珍、康兴年等,聚众五六千人,纷纷竖旗,并派队往鱼台引导捻军北上,“由范县羊儿庄,濮州杨家集、吕家集,掠船渡黄,逼濮州城北,火光亘数十里。”4月13日,长枪会与捻军转向西北,进入观城境。同日,黄河以东长枪会大扰郓城吕官屯,攻汶上梁宝寺,打击了当地团练,曹州府东南诸县皆震惊。清廷派侍郎胜保为钦差大臣南下镇压。当时,鲁西北白莲教(又称邱莘教)起义军方大扰东昌,连陷邱县、冠县、莘县、馆陶、堂邑诸城,界连曹属观城、朝城、濮州、范县之处,亦遍地义军,“四五百里间,钲鼓烽烟,声色不绝”。长枪会与白莲教义军“分合出没,不可辨”(《捻军丛刊》,第4册,第230—231页)。其中,长枪会最著名者,为范县廖家桥廪生王来凤(即王仪庭)部,他“号称办团,纠濮、范数百十村众,推为堂主,俨袭皖匪故态”,并不时派队四处活动。与王来凤同时举义之长枪会,尚有董道平、毛得平部及阳谷张东岱部等。他们与盐民起义军王存重,白莲教军房士林、董清吉等部相联合,先后击败了东阿、阳谷一带民团,进屯阿城、七级、张秋,又连陷阳谷、朝城、观城三城,进围寿张城;4月26日,又攻占濮州北境,“迄寿张之竹口止,计程百三四十里,筑寨立卡,翕辟相通”,并派队进入河南内黄、直隶南乐活动。接着,王来凤又派董道平率数千人“由濮趋观”,在观城县开展活动。此间,“孤悬河畔”之范县城也曾为长枪会围困20余日。至5月1日,号称元帅的长枪会首领马心敬率千余人又围范县城,傍晚即破城而入(同上书,第231页)。此后,长枪会千余人进屯濮州、范县之黄河渡口,“来往守船,运送辎重”;另支长枪会数千人再入直隶曲周、南乐,围攻威县、大名,势力延及开州、元城、肥乡及河南临漳、内黄等地。
  随着各州县长枪会势力的进一步扩大,原不相统属的长枪会逐步走向统一领导,逐渐形成两大股势力,其中倪广和、高丕振等部控制着黄河东南一带之金乡、定陶、成武、巨野、菏泽、濮州各团寨,刘占考、丁书堂等部控制着黄河东北一带之郓城、范县、寿张、东平各团寨,加上散兵游勇也纷纷加入,长枪会人数已逾五六万人。时值捻军又北进山东,长枪会“遂合捻斗团”,并攻克赵家楼,斩杀守备衔团总赵垚、教谕在田以下团丁千余人,后又连克郓城、巨野一带百余村寨。5月14日,倪广和等率众近万,围攻曹州城,知府童正诗与僧格林沁所派参领桂祥、前曹县知县王光绶等登陴轰击,长枪会伤亡百余人,始退。继17日倪广和统众往西北小刘集一带活动后,刘占考又于18日率众万余自沙土集以南杀回,再攻曹州。僧格林沁所遣援军、都统西凌阿率骑兵来阻,使长枪会不能近前。但“曹州闭关二十余日,吏兵不得眠食,皆无人形,势几陷”(同上书,第232—233页)。
  6月间,大股捻军会同菏泽、曹县、郓城、濮州长枪会数万人活动于河南北部睢县、杞县,直隶开州、东明及山东朝城、观城、郓城、濮州地区,虽相距千里,但相互间联络密切,信息通达。据载:“时山东会匪侯占魁由清丰、开州窜滑县道口镇铺,刘占考由观城白衣阁入南乐,众皆逾万”(同上书,第235、259页)。与此同时,刘四反叛、张大汉等股长枪会,也与莘县白莲教军会合,进入直隶元城、南乐活动;焦桂昌复派部属蔡镇、周大诰等率众数千,沿黄河东岸经考城入屯曹县流通集、城西韩集、王吕集等处,并分队进入定陶,吓得代理曹州知府王朝翼飞书求救。这时,郭秉钧、刘前及马朋年等部则由巨野赴单县,“围城六日”,复回军屯扎成武白家楼、草篱王庄。僧格林沁连日与长枪会交战,先后两败长枪会于巨野柳林,一败长枪会于成武徐官庄,并夜攻长枪会圩寨,屠杀长枪会会员。鉴于刘占考、倪广和两大股分屯曹州城外,围城40余日,使府城危在旦夕,僧格林沁派舒通额、赵康侯率步骑援救,长枪会始解围而走,分股进入河南考城、山东单县活动(同上书,第235页)。
  7月10日,捻军小黄旗魏怀元部自铜山挺进曹县唐家楼后,又攻入鱼台谷亭集,长枪会与之会合,进逼鱼台城,围城达半月之久。僧格林沁派营总常山保率军驰援,长枪会与捻军又退屯谷亭集,与常山保“相持旬余”,方转入金乡等地(同上书,第60页)。此后,僧格林沁率军进入菏泽、巨野镇压长枪会,连克田谭寨、于家寨,俘长枪会首领张怀玉,杀数百人。不久,捻军大股又深入山东,濮州、范县、寿张水南长枪会与捻军会合,进入黄河西北活动。而王来凤会合毛得平、吴钧诸部,占据濮州城,以之为根据地,直隶大名府官军、民团多次反攻濮州,均为长枪会击退。
  9月,王来凤“阳乞抚于胜部,阴遣党数千,合皖匪由观扰入开、清、南乐”,打击了各地民团势力,阵斩清丰知县王怀清。适胜保奉命北赴热河,山东巡抚谭廷襄则因捻军由济南东去后,后队捻军又入鱼台、峄县,数道并进,遂亦回军济南,使长枪会势力复盛。有蓝、白、花三旗捻军,又为刘占考、董道平、毛得平等部导引,欲渡黄河北上。丁书堂派人将“防河甚力”之范县团总丁建双暗杀,复率众千余进逼范县城。至9月26日,长枪会里应外合,再占范县城。刘占考等派部冒称团练潜渡黄河,分屯朝城舍利寺、范县荣家庄、阳谷莲花池,并击退清军参将吴应龙等部进攻。嗣后,其大股又进屯濮州马陵集。捻军随长枪会后渡河者逾万,共同活跃于濮州、范县、观城、朝城及直隶开州、河南内黄等地。及豫军来攻,长枪会复回开州、长垣活动。因捻军大队已东进青州、莱州,吸引了僧格林沁及山东大量清军,致巡抚谭廷襄等人对长枪会也无可奈何(同上书,第236—237页)。
  10月,范县、濮州长枪会与北来之捻军分股5000人会合,“数逾巨万”,于18日“分起日夜渡(黄)河,屯濮州城外”。王来凤闻讯,亦派部前往充向导。其分股马、步队4000余人北趋观城之桐城营、龚家庄,“势犯直疆”,清军参将吴应龙合附近直隶、山东各州县民团“兜击而南”,长枪会退往范县(同上书,第238—239页)。与此同时,濮、范长枪会四五千人应白莲教之邀,先后渡河北上,分屯朝城舍利寺、范县荣家庄、阳谷莲花池,“刘四反叛亦率党数千北渡”。于是,长枪会与捻、教各军15000人,活动于莘县、堂邑、冠县、馆陶,沉重打击了官军与民团(同上书,第276页)。
  11月,鲁西南长枪会再次进围曹州府城。11月下旬,僧格林沁回军东平安山,调集马、步各队,准备大举进攻长枪会。他侦知长枪会郭兴、武朝聘、朱连漪、王少颖等率数千人分屯簸箕营、竹口、莲花池,遂先令帮办军务、侍郎国瑞分军渡河西剿(《山东近代史资料》第1分册,第266页)。11月29日,国瑞调集清军、民团先攻竹口,结果为长枪会打得大败而回。12月2日,国瑞统军再攻,竹口一带长枪会枪炮齐施,打死打伤官兵五六十人,正白旗汉军都统舒明安也中炮身死。国瑞被迫停止进攻。西路长枪会亦先后派队来援,其中簸箕营长枪会即出动援军千余,并冲破官军拦截,与竹口长枪会会合;另股长枪会郭廷珍、李克让则率数千人自西来援,与乌尔贡札布骑兵大战两次,不得已退据范县城;而来自朝城的长枪会五六千人也为清军骑兵击退。此后,黑虎庙、竹口长枪会仍“抗拒甚力”。清军“穴地为雷”,并于12月12日引发,炸坍圩墙,长枪会方突围西去,“分入莲花池及范城”。清军终于攻占了竹口。
  12月间,倪广和、吴锡贵等部长枪会数千人,又联合捻军渡过黄河,由濮州、范县及直隶开州进入河南滑县、浚县、汤阴诸县活动,并进逼卫辉府。后因豫军来攻,又分股由延津奔新乡、原武,先与新乡一带清军战于城南,继又与胜保军战于开州、南乐,后渡黄河南下(《捻军丛刊》,第4册,第241—242页)。旋在开州境又遭胜保军堵截。吴锡贵、王来凤、刘占考、郭廷珍等皆降清。12月24日,国瑞派常存所部清军入范城。刘占考改名刘效忠,清廷赐予其五品翎顶。僧格林沁又令国瑞渡河回驻济宁长沟,自统大军循黄河东岸,“滚营西南下”。时郓城、濮州、菏泽长枪会多回黄河东南活动,留在黄河西北之长枪会已为数不多。僧格林沁率部攻占刘占考部根据地刘家楼寨后,又攻占长枪会经常往来相会之地红船口。随后移军攻打倪广和等8股长枪会所据之地安兴墓寨。安兴墓寨有长枪会四五万人,为避其锋,大部转移他去,故僧军“止搜余党诛之”,转而又南下进攻郭秉钧老家郭家糖坊。时郭秉钧已招募数千人会同其他有关各部长枪会转入黄河以西地区活动,其弟郭秉刚亦率所部随往,“惟其弟秉彝、秉璜奉母居守”。僧军猛攻圩寨,“秉彝、秉璜出降,而寨已破,乃斩二人于军前,收其老幼交曹州府明春,悉极刑诛之”。僧军继续南下,当行至定陶店堌屯时,刘前率所部长枪会迎战。双方鏖战时许,长枪会损伤2000余人后退走。此后,僧军还曾与长枪会大战于大屯,杀长枪会首令李朝珠等。
  郭秉钧等闻清军已破郭家糖坊圩寨,乘夜潜回家乡,见圩寨房屋被烧毁,家人遭屠杀,遂痛哭而去。因闻僧军尚在定陶,郭秉钧乃绕至曹州城西继续南下,“意欲投皖捻也”。时菏泽知县王朝翼闻报,率民团、官兵千余人邀击郭秉钧于城西,郭秉钧等部为报仇雪恨,交战中均“冒死力扑”,大败王朝翼,歼其数百人,王本人也差点丧命,大败而逃(《山东近代史资料》第1分册,第266—267页)。途中,郭秉钧部又与焦桂昌部会合,队伍仍有4000余人。
  1862年1月17日,僧格林沁骑兵进攻长枪会于曹州陈家楼,郭秉钧、焦桂昌率长枪会奔西北五霸冈。18日,僧军进击韩集、危湾,郭秉钧率长枪会骑兵2000余,步兵数千分三路南下,僧军自崔家坝追至黄南龙门口,一路斩杀长枪会千余人,郭秉钧、焦桂昌等率马队数百人逃走。及长枪会余部行至河南地界,不幸又为僧军追及而败溃,郭秉钧亦中炮牺牲,仅焦桂昌率少数长枪会投奔了捻军。郭秉刚、倪广和两部长枪会投靠安徽捻军,后因内部不和,郭秉刚欲杀倪广和而吞并其众,却为倪广和所杀,其部众也合于倪广和部。刘前、董执信、李标等人也先后率部南下,潜投捻军,并屡屡配合捻军北伐。
  僧格林沁镇压郭秉钧等部后,“兵势甚盛”,一时号称“曹南无贼”。此间,谭廷襄亦令寿张知县邓罄督民团张扶清等巡行水南,逮捕长枪会头目满光印等,水南亦告平定。“惟濮、范水套泥淖深者十余里,冰凌相间,步骑不通”,长枪会“阻险逃死者甚众”。他们在首领郭西令等人率领下,继续坚持斗争。


二、邹教军起义

  在曲阜、邹县、泗水等县的交界地区,到处是崇山峻岭,著名的有点灯山、尼山、大山、云蒙山、辛庄山、凤凰山、雨山等,绵亘数十里。这里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在万山丛中,有几百个村庄分布其间,其中邹县城东数十里的白莲池(又叫白龙池)是这一带较大的村庄,隐然成为山区的中心。该村宋继鹏本为田黄社社长,“能诵经书符,为人治病”(《捻军丛刊》,第4册,第377页),结交甚广,在附近乡间享有较高的声誉。后来便成为邹县文贤教起义军的领袖。
  1853年,郓城季和里白莲教教徒李捌、李玖兄弟,来到邹县白莲池,与宋继鹏一起组织了白莲教的支派文贤教(因发源于邹县东乡,又简称邹教),秘密吸收宋继鹏及冯开疆、郭凤冈入教,初步形成了以宋继鹏为首的领导集团。这时,清廷下令在各州县举办团练,协同官军镇压农民起义。宋继鹏遂以练长的身份出面办团,组织力量,招募乡勇,为武装起义做准备。他们不仅购置了军火武器,建立了一些堡寨据点,而且还在各个堡寨间构筑了长达数十里的长墙工事。与此同时,文贤教组织也在扩大,曲阜、邹县、泗水等附近州县很多信教群众,也都集中到这里。因人数不断增加,宋继鹏等人便开始设立官职加以管理,并使用自己的年号“天纵”。至此,文贤教已具备了农民政权的雏形。经过七八年的准备,文贤教准备发动武装起义。
  1860年9月,邹县知县林士琦获悉文贤教密谋起义的消息,先后两次请求山东巡抚文煜派兵镇压。这时,捻军进逼山东,文煜正手忙脚乱,亦未将刚刚兴起的文贤教放在眼里。11月,林士琦又上书文煜,声称“文贤教反状已著,非临之以兵不可”。但文煜无兵可派。迫不得已,林士琦纠合了2000余勇役,于1861年1月10日向文贤教起义军发动了进攻。当官军行至黄土崖、赵家庄、龙泉一带时,教军出队应战,打得清军大败而退。林士琦不得不再次向文煜飞书告急。文煜闻状,急派署兖州镇总兵双龄、兖州知府张鹏志率军增援。但清军仍遭教军痛击而败归。1月16日,兖州镇总兵富新等纠合邹县练勇由土旺村进攻教军驻地云蒙山。教军乘天时地利,主动出击,又一次击败清军。教军三战三捷,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此后教军乘胜出击,包围邹县、曲阜两县城,捣毁尼山书院,焚烧颜母林,并进驻滕县、泗水、济宁一带。
  1861年春,捻军赵浩然等部大举进攻山东,文贤教军奋起响应,连打胜仗。3月间,教军一举攻克邹县城,由此声威大振,其势力北达济南郊区,南达苏鲁边区,东达海滨,西达济宁、兖州。起义军的基地也包括了曲阜、邹县、泗水、滕县等地,从而成为当时山东地区力量相当大的农民反清武装之一。
  鉴于文贤教起义军势力日益发展,清廷遂命亲王僧格林沁分兵镇压。僧格林沁先抽调都统西凌阿、侍郎国瑞率军由济宁出发,攻打教军。为避敌锋芒,教军由县城退入云蒙山、白莲池一带固守。接着,捻军进入曹县,鲁西南为之震动,国瑞等见教军已退,转而又率军攻捻军。教军便再次乘机出击,四处袭扰清军。4月上旬,宋继鹏亲率教军3000余人,由尹家沟渡过泗河,进入济宁陆家桥、南贯集一带,击败当地地主团练后,又由郑庄渡河返回邹县。4月13日,教军再次围攻邹县城,僧格林沁急派副都统舒通额率军前往增援。但舒通额慑于教军声威,并不敢上前交锋。5月,僧格林沁亲统大军抵达邹县,檄调泗水、曲阜、滋阳等州县地主团练前来协助,分兵三路向教军进攻。经半个月的激战后,教军便收缩兵力,退入云蒙山中,据险固守。清军组织攻山,教军一面分兵千余由鹿山出发,抄袭清军后路,一面以主力坚守阵地,击退清军多次进攻。双方形成长期对峙状态。这时,长枪会正处于全盛时期,活跃于鲁西南各地,清廷无奈,又调僧格林沁西去进攻长枪会,但僧军却被教军拖住,无法抽身。僧格林沁遂派人与教军议和,终于达成临时停战协议,文贤教军表面上接受了“招抚”。僧格林沁要教军派勇丁“随营助剿”,宋继鹏借口有病予以拒绝。及僧军撤后,教军便积极整顿军备,除“出山刈麦”,蓄积粮草外,“凡西自点灯山,东迄雨山,诸峰缺处,辄筑长墙穴门,设楼橹”(同上书,第4册,第379页),准备对付清军的再度进攻。
  同年秋,捻军张敏行等部到达山东烟台,幅军也在鲁中远征。这时,文贤教军人数已达10余万,遂亦分兵四出。他们往来于曲阜、泗水、滕县等地,攻占这一地区的许多村庄,还不断对邹县城进行攻击。
  1862年春,文贤教军占领了泗水县与邹县接壤的大部地区,意在继续北征,攻打泗水县城。这时,僧格林沁派所部道员赵康侯由河南率军入山东,伙同兖州镇总兵札隆武对教军发动“联合会剿”,在泗水南部山区展开了泗水战役。在战斗中,教军英勇顽强,依托丛山峻岭,终将清军打得大败而退。此后,教军乘胜北上,进驻泰安的石徕、放城等地。
  这一时期,谭廷襄接任山东巡抚,他分析了幅军、教军的特点,认为“幅匪散而教匪聚”,从而制定了“先清幅而后攻教”的策略,并指挥山东清军主力先行攻打幅军,以图先易后难,各个击破。教军乘机大举出动,积极活动于泗水、曲阜、滕县等地,使谭廷襄大为恐慌,不得不急调札隆武率部返回曲阜、邹县。
  10月、11月间,谭廷襄亲率“东军”数千人分两路进攻教军基地云蒙山。行抵邹县后,见教军地处万山之中,山峦重叠,外山诸峰低缺处,周遭数十里,皆筑长墙,重关设险,数万教军更替死守,山外数百民寨,存粮积草,皆掠入寨中。而清军却“几无驻足之地”,又“无筹粮之所”。况且,教军又有捻军和幅军的支援。双方相持一段时间之后,教军自12月间开始反攻,先击败清军副都统保德,并围攻邹县城,后再大败副都统海群,又乘胜分路出击,进兵泗水、新泰等地,“怒马直趋兖州城下”。
  1863年3月、4月间,捻军李成、李帛部由安徽北上,进至曲阜、宁阳。文贤教军则乘机分兵作战,一路与捻军合作,开至泰安东南的楼德、八里庄一带;一路攻占了峄阳、炉丹峪、红山、唐口山、看庄、楼舆山、赵村等山头和村寨,并再次筹备攻占邹县城。
  邹县城东门里举人董乾儒,与宋继鹏早就暗中往来。这年5月,当谭廷襄率军从邹县退走,前往鲁西北进攻白莲教起义军时,董乾儒遂与儿子士红组织了响应文贤教军的起义。在教军协助下,董氏父子占据了峄山圩及南华观、太白山、峄阳岩、小凤山、后华宫、红庙等7处圩寨,人数也发展到2万余人。当董乾儒与宋继鹏约定以红灯为号合攻邹县城后,邹县知县张体健勾结南华观团练头子王朝栋为内应,开始向教军反攻。由于有叛徒开门接应,致使峄山圩等7个寨子先后失守,教军伤亡惨重。董乾儒父子逃走,退保刘庄和枣园,继续坚持斗争。
  教军峄山失利,至伤元气,而清军乘胜步步进逼。教军只好暂停进击,收缩兵力,回邹东山区固守,再图发展。这时,幅军被清军击败,首领刘双印、程四虎等率余部七八千人投奔并加入了文贤教军。教军势力虽由此有所扩充,但由于顿失外援,加上整个反清形势日趋恶化,教军愈来愈显孤立,处境亦日益艰难。
  不久,僧格林沁派道员赵康侯、副将何建鳌前来镇压文贤教军,随后又派都统舒通额和德楞额合军来攻,而僧部总兵陈国瑞部亦移军邹县、滕县一带。教军面对围攻,毫不畏惧,与来犯清军展开殊死搏斗。6月17日,双方会战于云蒙山麓。结果,教军失利,投奔教军的原幅军首领刘双印误中埋伏,被俘牺牲。合入教军的捻军李帛部,在战败后也开往沛县。
  接着,何建鳌、郭宝昌等部清军会师邹县,分两路向教军发起攻击:一路进攻凤凰山;一路进攻峄山。至8月,董乾儒父子的最后据点刘庄和枣园圩寨失守。董乾儒打算混入难民中逃走,被清军捕获杀害。教军力量更为孤单了。
  教军根据地圩寨连连失守后,除留一部分精锐力量坚守白莲池外,大部分人员分守凤凰山、小红山等处山头。8月18日,僧格林沁镇压了淄川刘德培起义军后,自统大军来邹,夹攻白莲池。僧军在付庄安营扎寨后,由僧格林沁亲自督战。势态对教军愈加不利。教军凭险固守,多次打退清军进攻,但因力量单薄且分散,分守各山头的教军往往失去联络与照应,加上粮食得不到补充,致使士气下降,战斗力锐减,在以后的战斗中连连失利。小红山战斗中,郭凤冈、李捌被俘牺牲,余部南奔灵山。宋继鹏、李玖带领的近万名教军,在岗上、大步顶一带与清军对峙数日后,终于抵不住清军的攻击,一败再败。9月5日,教军基地白莲池也为清军攻破。教军将士死难者数以万计,血流成河。首领宋继鹏、李玖等全部英勇战死。至此,坚持斗争达3年之久的文贤教起义军终于失败了。
  清军一入白莲池,立即进行了惨无人寰的大屠杀。至今田黄辛庄一带仍有俗称“万人坑”的数处起义军殉难将士埋葬处。当地两块石碑上记载着:“同治二年七月二十三日,王师平定白莲池,阵斩教逆及伤亡将士、裹胁被难人三万有奇,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僵尸遍野,白骨成堆,惨状殆不忍睹矣”(《山东近代史资料》第1分册,第201—203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