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晚清时期
山东新军的建立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1 10:25:45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3:31

  新军是指仿照西法编练的近代新式陆军。新军的编练开始于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期间。
  甲午战争中,曾盛极一时的淮军与湘军迅速溃败,清军的腐败无能暴露无遗。中国在战争中败于“蕞尔岛国”日本的严酷现实,引起了许多官员对于改革兵制的思考。当时,内外臣工条陈时务,皆以“筹饷练兵为急务”,要求建立新式武装,以维护清朝统治。清朝统治者也认为日军是“专用西法取胜”,因而决定仿照西法编练新式军队。1894年冬,督办军务处委派广东按察使胡熵棻在天津马厂募兵训练,聘德员汉纳根为教习,开始了编练新军的活动。
  1895年春,胡熵棻初步练成5000人,编为10个营,号“定武军”。不久移驻天津小站。《马关条约》签订后,胡熵棻调任督办津芦铁路,由袁世凯接替继续编练新军。袁世凯接管新军后,将其扩编为7000人,改称“新建陆军”。新建陆军虽然还沿用了淮军的营务处、营、队、哨、棚等名称,但在编制上以近代德国的陆军制度为蓝本,分步、马、炮、工、辎各兵种,全部使用购自国外的新式武器,延聘德国军官督练洋操,是完全照西法编练的一支新军,其战斗力大为提高。
  当袁世凯在小站练兵的时候,署两江总督张之洞在南京从卫队、护军等营中选拔了2600余人,聘德国军官为教习,也按德国方法编为步兵8个营,炮兵2个营,马队2个营,工程兵1个营,练成“自强军”。胡熵棻所编定武军和张之洞编练的自强军是全国编练新军之始。
  山东是京师的门户,在编练新军的活动中处于重要的地位。近代山东的新军可分为两类:一是驻防山东的新军,先后有袁世凯的武卫右军、南洋自强军和由武卫右军先锋队扩编而成的陆军第五镇;二是山东自己编练的新军,主要是武卫右军先锋队和山东暂编陆军第九十三标。


一、武卫右军移驻山东

  1898年,直隶总督荣禄在帮助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扑灭新政后,受命入值军机,管理兵部事务,兼练兵大臣,节制北洋各军。荣禄为使各军联为一气,集中统一指挥,将驻扎直隶境内的毅军、甘军、武毅军、新建陆军等军合编为武卫军,由荣禄本人统辖。武卫军分前、后、左、右、中五军,袁世凯的新建陆军被编为武卫右军,仍驻扎小站,并添募至15000人,实力得到了增强。
  1899年,义和团运动首先在山东爆发。美英等国驻京公使不断催促清政府严厉镇压义和团,甚至公然强迫清政府让袁世凯接替对义和团有纵容倾向的毓贤任山东巡抚。12月6日,清政府派袁世凯署理山东巡抚。12月25日,袁世凯从直隶率武卫右军7000人到达山东。初到山东,即有必将义和团匪类尽行断绝之言。1900年春,袁世凯在山东初步稳住阵脚后,即纠合地方武装,残酷镇压义和团。各路团民死伤惨重,幸存者或转入秘密活动,或进入直隶继续斗争。袁世凯的狂戮滥杀,不仅激起山东人民的无比愤怒,也引起了一些朝中官员的愤慨。他们纷纷提出弹劾,甚至要求罢免袁世凯署理巡抚之职,有御史质问道:“我国家岁费数千万金钱豢养战士,不以御外夷,而以残百姓,岂练兵之本意哉?”(《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第45页)。
  1900年夏,义和团运动在直隶和京津地区得到迅猛发展。各国公使眼看清政府无法控制形势的发展,便策划直接出兵干涉。6月10日,八国联军2000多人在英国海军中将西摩的率领下,从天津向北京进犯。同时,列强在大沽口外集结军队,准备扩大对中国的侵略战争。面对八国联军的武装入侵,6月15日清政府急调武卫右军回防北京。袁世凯一向标榜忠于皇上、皇太后,此时尽管他已掌握两支武装(一是随调而来的武卫右军,另一支是到山东后新编的武卫右军先锋队),却公然违抗上谕,编造种种借口,拒不派兵增援。他于6月19日覆奏:“臣兵力本单,而东省旧有防营,向不足恃,前奉旨饬练武卫右军先锋二十营,现在正抽调归并,汰旧募新方具端倪,尚未就绪。原统之右军七千人……地广人少,勉敷分布……若将所部悉数开拔,恐东省内乱即起,而外患得以乘之,尤不得不通盘筹画,妥慎布置……拟就近迅速凑集三千人,配齐军械,先派武卫右军先锋队右翼翼长陕西汉中镇总兵孙金彪,分统记名总兵龚元友统带赴京,限令二十三日由省开拔”(同上书,第154页)。
  大沽炮台沦陷后,联军逼近天津,京师震惊。清政府再次催促袁世凯饬令孙金彪率3000人星夜赴津,勿稍迟误。此时袁世凯又奏称,孙金彪原带各营,兵多生手,军械亦未发齐,尚难应敌。建议清政府由直隶调集各军,驰赴天津应援。7月1日,清政府对袁世凯出尔反尔、按兵不动加以责问,并要求袁立即令孙金彪统率原带各营,兼程赴津。最后,袁世凯迫不得已,抽调了一支地方勇营来滥竽充数了事。袁世凯亲自掌握的武卫右军和武卫右军先锋队始终未动一兵一卒。
  这样,在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武卫军其他四军在京津一带或被消灭,或受重创,只有袁世凯所部武卫右军在山东避战火得以保存,这支军队成为袁世凯以后一系列政治阴谋的资本。
  1901年,慈禧太后感到只有袁世凯所部可以震慑北方,故将袁世凯从山东调回直隶,任袁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此时,战争已经结束,袁世凯率武卫右军由山东返直隶。
  南洋自强军是由署两江总督张之洞于1895年创立的,略晚于袁世凯的新建陆军,是清末最早的新军之一。初创时共12个营。1896年,张之洞回湖广总督本任,自强军移驻吴淞,交两江总督刘坤一。1901年夏,清政府调武卫右军3000人回京,于是,调派自强军赴山东,交袁世凯酌量分布,督饬训练。自强军在统带官兼步队第八营管带张腾蛟的率领下抵达山东。随后不久,袁世凯升任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又将武卫右军余部悉数带回直隶。后来,袁世凯扩建北洋新军时,将自强军分别编入北洋各军。


二、武卫右军先锋队

  武卫右军先锋队是袁世凯在山东巡抚任内编练的一支地方新军,也是山东编练的第一支新军。
  袁世凯署理山东巡抚后,时刻不忘扩充其实力,于1900年4月6日奏称,山东为京畿门户,非有重兵,不足以资保障。其所部武卫右军仅7000人,实属不敷分布。而现存勇队34个营,营制纷杂,号令不齐,散漫无纪,战斗力甚弱。于是请清政府允准,将东省现有各营汰疲去冗分别裁调,仿照武卫各军营制,增立1军。4月19日上谕同意袁世凯所请,并将这支新军命名为“武卫右军先锋队”。
  袁世凯把原全省34个巡防营裁留改编,招募补充,遂编成武卫右军先锋队,由袁世凯自任总统官。共计编成20个营,计14000人。其中步队16个营,分左、右两翼,前、后、左、右4路,每路分前、后、左、右四营,每路派统领1人督率训练。另募炮队左、右2个营,作为中路炮队。骧武、精健马队2个营,作为中路马队。各派统带1人管理训练。
  武卫右军先锋队营制饷章如下:
  步队1个营,共官弁10员,头目兵勇540名,长夫170名。月共支薪粮公费等项银3094两。另支柴草价银160两。
  马队1个营,共官弁10员,头目兵勇288名,长夫96名,马277匹。月支薪粮公费马干等项银2848两。另支柴草价银160两。
  炮队1个营,共官弁14员,头目兵勇440名,长夫140名,马227匹。月共支薪粮公费、马干炮费等项银3893两。另支柴草价银160两。
  左右两翼,翼长2员,随员各2员,文案各2员,护勇各10名,马勇各5名(每名给马1匹)。月共支银780两。
  四路统带四员,随员各1员,文案各1员,护勇各10名,马勇各5名(每名给马1匹)。月共支银1360两。
  马队、炮队统带2员。月共支银300两。
  总统一员系兼差,不另支薪公。营务处4员,随员4员,文案4员,书识10员,行营中军1员,先锋官8员,卫队步兵头目10员,步兵150名,卫队马勇头目4名,马勇36名(每名给马1匹),各项长夫100名。月共支银2634两。
  统计以上步队16个营,马队2个营,炮队2个营及各局处,每月共需薪粮公费、马干炮费、工食、柴草等项银72352两《山东史志资料》第二辑,山东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43页)。
  袁世凯将所部武卫右军7000人布防于青州、潍县,武卫右军先锋队20个营驻扎西南各路,防护运道。
  1903年,山东巡抚周馥将武卫右军先锋队改作常备军。1905年,清政府以此为基础编成陆军第五镇。


三、陆军第五镇

  1901年,清政府决定推行常备军制,令各省于年内裁汰绿营防勇十之二三,精选若干营组成常备、续备和巡警各军,一律操练新式枪炮。令袁世凯拟定募兵章程。刚刚就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袁世凯立即抓住这一时机,在推行“新政”的名义下,再次扩充北洋实力。1902年初,袁世凯派王英楷、王士珍等,分赴正定、大名、广平、顺德、赵州、深州、冀州各属,会同各地方军,精选当地壮丁6000人,于1902年编成北洋常备军一镇,名为“左镇”。1903年初,袁世凯将保阳练军暨亲军马队裁并编成马队一标,驻扎马厂,后充实步队、炮队、工辎各营,建立北洋常备军“右镇”。
  1903年,清政府命铁良带3000旗丁从北京到保定,开始编练“京旗常备军”,其规章依照北洋军制。接着,袁世凯、铁良奏准京旗常备军添营成协。1905年又添协成镇。
  1903年日俄战争爆发前,袁世凯以“直隶地方辽阔,边防吃紧”,现有兵力不敷分布为由,奏请清政府批准将左镇改为第一镇,右镇募足步炮马工辎各营,改称第二镇,又添募一镇为第三镇。
  1904年,清政府颁布了以北洋常备军营制饷章为基础的全国统一的营制饷章,并决定在全国普练新军。1905年,袁世凯以“武卫右军”为基础,吸收自强军2000多人及第三镇之一部分,编成北洋常备军第四镇。
  北洋常备军第五镇是以武卫右军先锋队为基础扩编而成的。1905年,由武卫右军先锋队中抽调8个营,由第四镇拨来步队4个营、马队1个营、过山炮队1个营共6个营。又在山东各州县招募壮丁,补充6个营,即告成镇。第五镇是北洋六镇中最后编成的。此镇驻地一直在山东。
  根据练兵处,兵部颁布的《新订营制饷章》及统一新军番号的规定,第五镇编制及序列为:步队共第九、第十两协,马队第五协,炮队第五协,工程队第五营,辎重队第五营,还有军乐队第五队。标下为营、队、排、棚、兵。步队,每标辖第一、二、三3营,管带各1员。每营辖前、后、左、右4队,队官各1员。每队辖第一、二、三3排,排长各1员。每排辖第一、二、三3棚,正目各1员,副目各1员。每棚正兵4名,副兵8名,备补兵1名,合计目兵15名。全营4队,12排,36棚,目兵540名。马队为每队2排,每排2棚。炮队为每营中、左、右3队。其他与步队同。工程辎重队编制亦与步队同。据《清史稿,兵制三》载,第五镇有官748员,兵11764名。
  第五镇首任统制官为吴长纯,由天津镇总兵陆军第四镇统制调任。1906年,吴长纯因病出缺,由天津镇总兵署理第二镇统制张怀芝继任。后由张永成接替,直至辛亥革命。
  1905年春,北洋常备军据新制改称陆军,统一番号。第五镇仍称陆军第五镇,仍驻山东。
  1906年,署理镇统制张怀芝再次补充兵员。他与山东巡抚商定,由按察司确定数目,行知各州县,选募壮丁。以实系地方良民,年在18岁以上、25岁以下,身长4尺8寸上下,素无不良嗜好,不带暗疾者为合格。俟募齐报司,咨镇派员前往验带。以后,按照此办法续有招募。
  1907年,步十八标及马五标第二营,炮五标第三营,拨赴奉天,编隶陆军第一混成协。
  第五镇分驻济南、潍县、昌邑等处。辛亥革命时,派赴湖北镇压起义。


四、山东暂编陆军第九十三标

  1907年清政府根据各省的人力物力情况和战略地位,提出了一个在全国建立36镇的练兵计划,按省分配,立定期限,统于期限内一律编练足额。第五镇算做移驻山东的近畿陆军,要求山东再独立编练一镇,限3年内编成。
  编练新军需款浩繁,但此时的清政府从中央到地方财政都极端匮乏,已无力再大规模编练军队。山东更是如此,故山东一直不见动静。直到1910年,3年期限已满,山东巡抚孙宝琦才将左路巡防队汰弱留强,改编为暂编第九十三标,调第五镇营官李森充统带,队官王恩毓充营官,队官徐克复为教练官。当时答应,随后将巡防队中路改编为第九十四标,以凑成一协,然最终未能编成。由于财政极端困难,山东已编成的暂编第九十三标也只好就饷章定制酌减薪费,军官按8成、军佐按8成、署理者按六成发放,而且只用正目、副兵,不设副目、正兵,以减少饷费。对此孙宝琦深感忧虑:已成立之九十三标薪饷无以应付,亦恐有哗溃之虞。
  清政府编练新军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其反动统治。从袁世凯编练的武卫右军先锋队,到以后建立起来的陆军第五镇,在维护清政府在山东的封建统治,镇压山东人民的反清斗争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但辛亥革命爆发后,在山东革命党人的积极策划下,山东新军的部分官兵开始倾向革命,在山东宣布脱离清政府的斗争中起了关键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