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抗日战争时期
琉璃寺战斗:浩然正气励后人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赵永斌 王兆锋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1-12 14:02:18 更新时间:2015-01-12 14:02:18

    ▲琉璃寺镇徐庙烈士陵园始建于1946年,埋葬的都是于1939年3月初在琉璃寺遭遇战中牺牲的烈士。目前,陵园正努力建设成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元旦前夕,高唐楹联学会会长秦秉忠带领部分会员来到琉璃寺战斗纪念馆参观。参观结束后大家心情激动,用创作的部分红色楹联,向烈士致敬。

  赵伊坪等48位抗日先烈的忠骨就埋葬于琉璃寺镇徐庙烈士陵园,他们浴血奋战、为国捐躯的事迹,至今仍激励着后人。

  狭路相逢勇斗敌

  赵伊坪,1910年生于河南省郾城县,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1月初赵伊坪到聊城,先后任山东第六区政治部秘书长和中共鲁西北特委、鲁西区党委秘书长、统战部长。

  1939年3月初,赵伊坪跟随中共鲁西区党委和八路军129师先遣纵队到琉璃寺、许楼等地,与津浦支队、青年纵队第3团会合,开辟运河以东平原抗日根据地。3月5日黎明,部队准时到达指定地点。在我军刚刚入住民房、布置警戒时,敌人已经闯到琉璃寺村北门,战斗随即打响。

  高唐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徐文峰在所写的《鏖战琉璃寺》一文中,对琉璃寺战斗及赵伊坪等烈士的牺牲过程作了详尽的描述:3月5日9时,满载日本兵的11辆汽车向津浦支队驻地陈营逼近,刚归队的支队长孙继先立即指挥部队投入战斗。西门的机枪班首先开火,将驶过四新河桥的4辆汽车击毁,并把后7辆车阻挡在四新河西岸,日军弃车过河向东推进,并兵分两路,一路迂回至驻守陈营等村的津浦支队,一路向西欲占青纵二营驻地郝庄。西进的日军,恰遇驻郝庄奉命支援许楼的青纵二营一部,双方随即在董寨西一片洼地里展开激战。这时,从郝庄西北方向向南行进的一股日军路经高庄,逼近郝庄西门,与驻郝庄的青纵第二营另一部接火,青纵战士靠围墙掩护,与日军形成内外对峙。津浦支队、青年纵队第三团都在各自驻地与日寇进行激战,日寇反复发起冲锋,均被我军击退。

  青纵三团副团长刘昌义紧急从琉璃寺赶回驻地许楼,战士们刚刚吃完早饭,西门岗哨就发现了日军。这时敌人距许楼村已经很近了,站在围墙上,身穿土黄色军服的日军和阳光下刺刀发出的寒光都清晰可见。团长李继孔有一定的作战经验,也很沉着,在他的指挥下,部队迅速进入临时阵地。三营营长高厚孔是红军时期的老战士,当时已有40多岁,亲自登上寨墙,命令战士们沉住气,待敌人将要靠近寨墙时,就以排枪密集射击。我军就以密集的轻机枪、步枪火力射击敌人,呼啸的子弹把敌人阻止在壕沟之外。敌人见步兵进攻不利,便用炮火猛轰寨墙,用轻重机枪狂扫我军阵地,同时调来了装甲车,猛烈攻击。李继孔团长立即命令关闭西寨门,并用四轮车将寨门牢牢顶住,同时命令三营十连从北寨门迂回出去,出其不意地从侧后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终于将敌人打了回去。

  浩气长留天地间

  激战7个小时,敌人发起一次次疯狂冲锋,一次次被我军击退。下午3时许,聊城的日军乘车赶来增援,迫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一起开火。青纵三团命令第二营紧急从郝庄进入许楼投入战斗,侧击敌人,将敌人又一次打了下去。

  疯狂的敌人见无法攻下许楼,恼羞成怒,竟灭绝人性地施放瓦斯,毫无防备的我军战士遭到毒气袭击,战斗力顿时减弱,而敌人趁毒气烟雾掩护,突入我阵地,占领了许楼。

  战斗至下午4时半,先遣纵队首长李聚奎和刘致远、王幼平一起分析了敌情,认为敌人主要在琉璃寺村北、东北、西北、西南方向,而突出重围的青纵三团在琉璃寺村东南方向未发现敌情,决定先遣纵队直属部队和区党委先行转移,再发动佯攻,趁黄昏撤出战斗。于是,纵队命令作战科长赵晓舟、政治科长许法带领纵队直属部队一个排掩护区党委和纵队机关向四新河以东、许楼东南方向突围。

  鲁西区党委秘书长赵伊坪和先纵政治部科长秦保三乘马跟进时,突遭敌猛烈炮火的袭击,秦保三壮烈牺牲。赵伊坪因骑马技术不好,高度近视又丢失了眼镜,加之天色已暗,辩别不清路线方向,误进至敌人占领的许楼,不幸被俘。赵伊坪遭敌摧残仍大义凛然,慷慨激昂地痛斥日寇罪行。凶残的日寇最后将赵伊坪绑在一棵枣树上,满身浇上汽油放火烧死,年仅29岁。

  黄昏后,纵队首长命令我军全线撤出战斗,经茌平杜郎口向东南方向转移,到东阿东北的药王庙(现齐河县潘店镇药王庙村)一带集合、休整,准备3月6日夜过黄河,向大峰山地区转移。

  3月6日中午,日军一个营配属一个迫击炮连乘21辆汽车赶到药王庙村西的赵牛河边,当时河宽50米,两岸有堤无水无桥,四五百名敌人开始向赵牛河发起冲击。

  青纵三团政治处主任孙单夫当机立断,命令三营阻击敌人。战斗异常惨烈,听着赵牛河边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先遣纵队司令员李聚奎下定决心:大部队提前转移,冒险白天渡过黄河,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下午4时左右,大部队兵分三路,在赵官镇和孝里铺之间穿过黄河和长平公路,于3月7日黎明安全进入大峰山地区。

  三营最后留九连一排就地死守,阻击敌人,掩护部队撤退。一排本来有40多人,经过前一天的战斗,此时全排只剩下27个人。九连将全连唯一的一挺捷克式机枪留给了一排。

  在打退敌人几次进攻后,一排的步枪、机枪子弹很快打光。为了保住九连这唯一一挺机枪,排长下令让3名战士保护机枪提前撤离。在送走全连唯一一挺机枪后,排长毅然率领23名战士像饿虎扑食一样冲入敌群,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最终寡不敌众,24人全部牺牲。

  琉璃寺遭遇战是聊城失陷后,八路军在鲁西北的一场规模较大的战斗,也是高唐境内展开的一场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激烈程度最强的战斗。此役毙伤敌150余人,毁敌汽车6辆,敌寇企图消灭我鲁西北抗日武装的梦想化成了泡影。琉璃寺遭遇战的胜利鼓舞了鲁西北抗日军民的斗志,也增强了鲁西北抗日军民对抗战胜利的信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