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抗日战争时期
韩复榘伏法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7 14:33:14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5:00
  韩复榘,字向方,1890年生于直隶省霸县东台山村(今河北省霸州市煎茶铺乡台山村)。他出生时,家中尚称富有,到入学时即入私塾读书。
  1905年,韩复榘15岁时,其父韩静源终于托人到霸县县衙户房和“稿公”(文稿起草人)王佐舟说妥,令韩复榘拜他为师,跟他学习。王为韩复榘引荐,让他在户房当上了一名“贴写”。
  韩复榘当差之始尚能勤慎自守,但一两年后,就故态复萌了。闲暇时,他与地痞流氓、三教九流一起,走街串巷,寻花问柳,赌场更是经常光顾之地,结果,债台复又高筑。1909年底,年关将至,登门讨债者络绎不绝。有的找韩不着,索性找到衙门户房,向王佐舟催讨。王佐舟思前想后,向韩复榘指出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和“人走账清”的办法。1910年初春,韩复榘匆匆收拾行装,悄然出了山海关。
  来到东北,韩复榘辗转月余,路遇一算命先生,这位算命先生经常出入驻在新民府的清军兵营,为官兵们占卜吉凶,对兵营很熟悉。他对韩复榘说,可以到兵营投军,并愿意为韩复榘引荐。就这样,走投无路的韩复榘成了清军第二十镇第四十协第八十标第三营的一名新兵。当时第三营管带(营长)冯玉祥见韩复榘面目白皙,精明能干,又有文化,颇为喜爱,就让他当司书生。在以后的六七年间,韩复榘一直跟随冯玉祥转战南北。由于他作战勇敢,多有表现,深得冯玉祥的赏识。当时,他同石友三、孙良诚、孙连仲等13人,都是冯的亲信,有所谓“十三太保”之称。1928年12月,冯玉祥保荐韩复榘任河南省政府主席。12月12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任命韩复榘为河南省政府委员兼政府主席。
  1930年9月,国民党政府国务会议决定改组山东省政府,任命韩复榘为山东省政府委员兼政府主席。从此开始到抗战爆发,韩复榘在山东统治达7年之久。在此期间,韩复榘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社会风俗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治理和改革措施,逐渐稳固了他在山东的统治。在内政治理方面,韩复榘认为为政之道,首重察吏,只有得人而治,才能政治清明。为澄清吏治,韩复榘先后颁布了许多“求治”条令,制定了严格的公务员制度,还利用各种训练方法提高公务员的施政能力。经过一番治理,韩复榘统治下的山东,虽仍然贪污盛行,贿赂成风,极其黑暗,但比过去确有很大改观,形成了山东独有的政治风气。
  在治军方面,韩复榘作为一个军阀,一向崇尚武力,而统治山东之后,更是如此。为了镇压人民的反抗,也为了抵制蒋介石势力的渗入,韩复榘拼命地扩充军队,到1937年抗战爆发前,他已拥有正规军10余万人,民团军1.2万人。韩复榘不仅想方设法扩充其军事实力,而且还对军队严加训练,使其军队的战斗力大大增强。
  在对共产党方面,韩复榘统治山东后,奉行蒋介石的反共政策,残酷地镇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运动。1931年4月5日,韩为向蒋邀功,将抓捕系狱的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刘谦初,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刘一梦、宋占一等22名共产党人押赴纬八路刑场枪杀。以后,韩复榘曾先后数次成批地屠杀共产党人。直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中国共产党又加强了对韩复榘的统战工作,韩才逐渐由反共走向联共。
  在对日本方面,“九一八”事变后,中日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全国抗日民主浪潮不断高涨,处于历史“漩涡”中的韩复榘一方面为了自身利益始终与日本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另一方面为了自己的“清白”,不断表示“决不能跟日本搞在一起”。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韩为表示与日决绝,乃采取断然措施,限令日本领事馆人员及侨民即日撤走。8月,蒋介石将韩的第三路军编为第三集团军,令他指挥山东军事,承担黄河防务。这样,韩复榘加入了抗战的阵营。
  日本攻陷平津后,迅速沿津浦路南下,1937年10月占领德州。韩复榘担任着不得让日军越过黄河的责任,口头上也讲得冠冕堂皇,什么“保家为国,责无旁贷”云云,但实际上却为保存实力而消极避战。他一方面下令军政机关南移,另一方面把他的眷属和家私运往豫西,同时又将弹药、给养等军需物资及医院、银行、修械所和伤病员、官佐眷属等运送到河南南阳等地。对于韩的这种做法,李宗仁大为不满。韩运送物资的火车路经徐州时,李宗仁下令予以截留,未成;李又向蒋介石告韩,也未能制止。同时,李还电韩责问:“豫西非第三集团军之后方,为何将物资运往该地?”韩看后在李的电报上批了几句傲慢的话:“现在是全面抗战,何分彼此!”
  日军逼近黄河北岸后,迅速占据鹊山,并向济南开炮,炮弹直落在商埠和车站,济南形势顿时紧张起来。但是,日军进抵黄河北岸后,并未马上渡河,而是按兵不动,直到12月22日,日军与韩军竟隔河对峙了一个多月,日军不渡河,韩军也不过河迎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妙的现象呢?原来双方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就日方来说,他们仍对韩抱有幻想,总期望韩出来当汉奸。就韩方来说,保存实力是他一生奉行的信条,这是他与日军对峙却不出战的根本原因。
  12月22日夜,日军千余人从济阳门台子渡过黄河。韩复榘立刻下令孙桐萱的第二十师留济断后,其余各军向泰安、兖州方向撤退。在撤退时,韩以“焦土抗战”为名,纵兵在济南焚烧抢掠,中国、交通、上海、大陆四大银行,各面粉公司、各大纱厂及其各大仓库,均被抢掠一空。24日夜,在济南一片混乱中,韩复榘乘一辆豪华流线型防弹汽车,由西门悄然驶出,绕商埠直趋城埠西南之白马山车站。到白马山车站后,即刻换乘早已在此备好的钢甲车,直奔泰安而去。蒋介石闻悉后立即给韩发来电报,命令他不得放弃济南。但是,韩复榘已经到了泰安。27日凌晨,孙桐萱师未放一枪一弹,全部撤走,日军占领济南,并乘势向泰安追击。28日,韩复榘得悉日军正追击,乃继续逃跑。蒋介石又拍来急电,要韩死守泰安。但韩已经撤至济宁。由于韩军撤向济宁,兖州等津浦线上的重镇未留主力驻防,造成徐州北大门洞开,因此徐州方面异常恐慌。李宗仁当即来电,责问韩为何放弃泰安。韩在李的电报上批曰:“南京已失,何守泰安?”参谋处人员也照此批向李拍发,李更加恼火。以后,李宗仁将韩复榘发给他的“全面抗战,何分彼此”和“南京已失,何守泰安”两个电报转给蒋介石,并说对韩无法指挥。
  由于韩复榘一路撤退,不作抵抗,坐视国土沦丧,结果在几天之内,日军相继占领泰安、曲阜、兖州、济宁,山东大半落入敌手。1938年1月,青岛沦陷。此后,数千万山东人民陷入灾难的深渊。
  抗战爆发前,韩复榘与蒋介石就矛盾重重,韩曾多次激烈反蒋,并与南京政府分庭抗礼,蒋对韩十分痛恨,欲杀而不能。如今韩复榘不遵命令,不战而逃,罪不可赦,因此,蒋决心乘机杀韩,并策划了诱捕韩复榘的“开封会议”。
  1938年1月,蒋介石决定在开封召开“北方抗日将领会议”。会议没有什么具体内容,实际上就是蒋介石专为诱捕韩复榘而召开的。1月10日,蒋介石偕总参谋长白崇禧等飞抵开封。他一到开封即给韩打电话说:“我决定明天召集师长以上官佐在开封开个会,请你等务必到开封见见面。”韩接了电话,马上与其部下进行商议。韩的部下都认为蒋居心叵测,劝韩不要去,而主张派代表去参加。韩犹豫不决。此时,隐藏在韩复榘身边的南京特务“青天鉴”,竭力诱使韩去开封。适巧前一天夜里,韩复榘做了一个梦,梦中他骑一匹白马飞快地向西奔驰。醒来就接到蒋令他去开封开会的电话。韩平日就常请“青天鉴”为自己占卜解梦,在此关键时刻,当然不会例外。“青天鉴”乘机进言说:“主席这梦是一个大吉兆,您骑马向西飞跑,定是西方有好运气在等着您。现委员长召您去开封开会,开封就是在西边。主席此去,定是洪福齐天,我为主席道喜。”“青天鉴”的这套言语,本是胡诌乱扯,但迷信至深的韩复榘觉得有道理,便打消疑虑,决然前往。
  蒋介石的开封会议于11日下午在开封南关袁家花园的礼堂内举行。下午两点多钟,韩复榘及其随从乘汽车来到会场。到会的有北方各部队师长以上军官80多人。李宗仁、程潜、刘峙、宋哲元、张钫、于学忠等高级将领均与会。会议由蒋介石亲自主持,并由蒋首先训话。他煞有其事地讲了一番团结抗日和奋勇作战的大道理,最后说:“有些人不听命令,你不听命令,你的部队怎么听你的命令?”此话即是暗指韩复榘。接着,由程潜和李宗仁分别报告第一、五战区的战况。程、李报告完后,蒋介石宣布散会。当众人纷纷离去之际,刘峙起立对韩说:“韩总司令,请慢点走,委员长有话要对你讲。”这时,韩的部下及其他与会军官均已离开,会场上只剩下李宗仁、刘峙、蒋介石及其卫士四五人。刘峙指着卫士对韩说:“韩总司令,你可以跟他们去。”韩复榘见此,方知大事不妙,脸上顿时发青,但已悔之晚矣,只好低着头,蹒跚地跟随蒋的卫兵走去了。
  蒋介石的卫兵将韩复榘拥入汽车,直趋火车站。到车站后,马上换乘升火待发的火车,将韩押赴汉口。火车上押送韩复榘的是大批荷枪实弹的宪兵、特务。汉口车站也备好押送韩的大小汽车,特务们将韩押至“军法执行总监部”,关押在一座二层楼上。
  蒋介石将韩复榘押至汉口后,禁绝其与外界一切接触。1月24日晚7时,有两名特务上楼对韩复榘说:“何部长请你谈话,请跟我们走。”韩遂起身下楼,当时还以为真的是何应钦找他谈话,但走到楼梯半腰一看,院子里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军警,至此,他大梦初醒,知自己死期将至。然他又机警地说:“我脚上的鞋小,有些挤脚,回去换双鞋再去。”就在他回头上楼刚要迈步的一霎那,特务们从其背后开了枪。韩一回头,说了一声:“打我……”话未说完,就被连续的枪弹打倒,计头部中两弹,身上中五弹,韩复榘当场毙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