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志鉴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志鉴论坛 > 正文
浅谈新编地方志的语言风格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宋桂俊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8-11-12 13:55:04 更新时间:2008-11-12 13:55:04
    一、行文要朴实,更要有文采。众所周知,地方志使用的文体是规范的语体文、记述体,文风要严谨、朴实、简洁、流畅,地方志的语言,忌夸饰、忌妆点、忌偏尚文辞。但是,上届志书编纂过程中,一些人过于单纯强调志书语言的严谨、朴实,而忽视了其流畅生动,曾有人提出“文人不可与修志”的观点,要限制文采,个别人甚至宣称,只要会撰写信函就能编修地方志,这些观点造成了地方志书普遍忽视文采,语言枯燥、呆板、乏味。孔子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意思是说,只有语言精美、富有文采,文章才能流传久远。地方志书虽然只是一部资料性著述,但是却具有很高的传世价值,而地方志要传世,要有读者,语言必须要讲究文采。我们都知道,地方党政各部门在对外宣传中经常引用旧志中的记述,而很少借用新编地方志书段句,究其原因,一是旧志多夸饰乡里,这正适合对外宣传的需要,二是旧志普遍讲究文采,语言比较生动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旧志的编修者大都是进士、举人,最次也是秀才,而我们现在的地方志编修者,很少有大学本科中文专业毕业生,语言功底普遍较差,然而这些底子较薄的编纂者,往往又受到方志不必讲究文采这一偏见的误导,这是导致新编地方志枯燥乏味的重要原因。袁枚说:“诗宜朴不宜巧,然必须大巧之朴;诗宜淡不宜浓,然必须浓后之淡。”这句话也可引用到地方志文体中,方志语言讲究朴实,但必须是大巧之朴,必须反复斟酌,几经删润,使其准确、凝练、厚重、朴实、生动。清代方志大家章学诚提出方志语言”要简、要严、要核、要雅”,这个雅,指的就是地方志的文采。
    二、记述要严谨,语言要灵活。地方志是以资料为载体的著述,资料的真实可靠是地方志的生命。上届志书编纂中,为了使地方志的“生命”不受损害,反复强调记述要严谨,杜绝形容、夸张、评述之词,但另一方面又忽略了语言的生动灵活,致使语言枯燥干涩,味同嚼蜡,失去了可读性,失去了读者群。我们说,地方志是记述体,但并不是绝对化。地方志的体例分为述、记、志、传、图、表、录等,这些体裁不可能是单一、机械、教条的记叙体,比如概述部分允许适当议论已成共识,而附录当中则可能出现报告、散文、诗歌等各种文体。参与地方志编写的人都知道,地方志书中严禁评论,要寓观点于记叙当中,杜绝夹叙夹议。但是,往往在具体编纂中,有些人死搬教条,把一些正常的评述性语言都当作评论,而不敢把非常清楚明了的事物进行概况总结,只是罗列干巴枯燥的数字或其他文字资料。事实上,我们在地方志编纂过程中,不可避免有评述性语言出现,因为我们必须对一个地方的一段历史或一方面事物的现状加以概况和叙述,这是有别于评论的一种文体,不应该看作议论而加以限制。比如上届《招远县志·风俗》中有这样一段记述:“招远,古齐之地,礼仪之帮,文明之乡。旧《招远县志》载:其俗敦庞而纯朴。以招城为界,可划分为两大风俗区域,习俗略有差异,南乡人耿直犷达,北乡人文明开化……”这一段文字,完全是评述性语言,非常贴切的反映了招远风俗的基本情况,如果因其带有评述性语言而弃之不用,那么又如何准确生动地反映招远风俗的概况?上届志书出版后,笔者曾经在一处颇具民俗色彩的酒店中,见其墙上挂有书法家书写的上述语段的牌匾以及大量志书中记载的民俗民谚,当时,笔者作为志书编纂者,心里有一种非常亲切、舒服的感觉。其实,无论在哪一部专志中,概括性、评述性的语言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地方志的语言,一定要根据记述内容,针对不同的章节和事件,因地制宜,灵活多变,力求真实而又生动地反映历史和现状。同时更要牢记:万变不离其宗,大原则不可变,地方志的基本文体必须是记叙体、语体文。
    三、写好不同层次的概述,是增强志书著述性和可读性的主要手段。地方志是记载特定地域、特定时期内自然和社会历史及现状的资料性著述,从地方志的定义看,其落脚点是著述而不是资料,资料性只是著述的定语,所以地方志的著述性千万不可忽视。
    首届新方志的编纂实践,确立了“概述”在方志体裁中的地位,概述在志书中起勾玄提要的作用,同时又允许适当加以议论,语言比较灵活,是最具可读性的部分。新编地方志大都在志前设立了“概述”,但是,笔者认为,仅仅有这个大概述是不够的,各个编章甚至部分节下,也可以设立一些小概述,我们称之为无题小序,以便统领各编、章、节,解决因分类过细而使资料零碎分散的弊端。不同层次概述的设立,可以使志书点面结合,记述充分完整。同时,概述勾玄提要,最能体现编著者的文字功力,也更具可读性。所以,续修新志时一定要注意写好不同层次的概述,要用凝练准确的语言,写出一个县市、一个部类甚至一个章节的主要特点和大势要略,以揭示规律,反映优劣。概述不是地方志书的一部分,而是整个地方志书中随处可见的内容,而要写好这些不同层次的概述,过去那些“只要会写信函就能编写地方志”的观点显然已经不能适应新志编修需要,遴选那些确有文字功力的学者参与修志,成为续修地方志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
    四、灵活记述经济发展,减少数字堆砌。上届地方志书编纂过程中,为了纠正旧志重人文轻经济的问题,重点加强了经济部类的记述,但是矫枉过大,上届志书又普遍地忽略了人文方面的记述。要增强续志的可读性,除了适当增加人文方面的内容外,尤其要注意灵活记述经济发展,减少数字堆砌。地方志不是统计手册,大段大段的统计数字堆砌是地方志书的大忌。数字只是一段记述的落脚点和注脚,千万不要本末倒置,记成流水账。要解决这一问题,除提高编纂者的综合、概括、归纳能力和文字水平外,还有一些方法可以借鉴,比如适当增加比较法,既要横向对比(本县市和其他县市对比),又要纵向对比(前后对比),既要记述数字的变化,更要记述数字变化的原因,也就是要记述清楚,是通过哪些工作使数字得到提高或减少的。适当运用灵活多变的表现方法,往往会使一些看似枯燥的内容读起来生动有趣。比如我们记述人口构成,如果不注意表现方法,一个统计表完全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地方志毕竟不同于纯粹的统计资料,所以在民族构成中我们要记述少数民族种类的增加和人数的增加,还要记其增加的原因。在年龄构成中我们要通过老年人口比例的增加写出人口老龄化的发展。在经济构成中,通过城乡比例的变化写出城镇化建设的进程和发展,只有这样,才能使地方志区别于统计资料,而成为一种著述。
    同时,经济部类志书一定要注意以事系人,适当增加人文内容。要把那些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作用的典型人物和典型事件记入经济部类志书中,使读者产生阅读兴趣。例如在续修志书中,为突出地方特点,我们在《招远市志》中,单设了《龙口粉丝》一个专志,记述了招远粉匠对全国乃至全世界粉丝生产的促进作用,记述了粉丝生产对全市经济的拉动作用,在记述粉丝销售时,重点记述粉庄老字号,而粉丝的产量、销量、经济效益等经济数字在志书中的比重大大减少,使这一单纯经济问题变成人文内容,化腐朽为神奇,增加了志书的亮点。
                                                                          (作者单位:招远市史志办公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