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肥城市情资料库 肥城市情手册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大事纪年

  古今大事


   黄崖山事件
   黄崖山位于肥城、长清两市区之间。清咸丰年间,太谷学派的领袖人物——张积中来此定居,聚众讲学。于兵荒马乱之际,在黄崖山寨建立了一个乌托邦式的“小国寡民的氏族公社”。清同治四年(1865年)九月,潍县民王小花忽治装尽室徙黄崖。知县靳昱怪之,掩捕王小花穷究其事,供出曾拜黄崖张积中为师,说“彼处聚众多人”,知县靳昱禀报山东巡抚阎敬铭,阎派人密查后,得到报告“张积中系前任临清州知州全家殉难之张积功胞弟,世袭云骑尉现任山东候补知县张绍陵之生父,习静居山,以授徒讲书为业。即省中官幕亦有携眷居山者,并无违悖情迹。”后阎又派人去各处密查,大体得到类似的报告,遂未加处理。
   同治五年(1866年)九月,青州府阎廷珮、益都县何毓福禀报:“拿获匪犯冀宗华、冀兆栋,供出同拜黄崖山张七(即张积中)为师,现山中业已聚集多人,令彼等赴青州一带勾匪,定期九、十月间起事,先取青州、后取济南。”根据禀报,阎敬铭即令山东藩司丁宝桢派人去黄崖捉拿张积中到济南投案对质。清兵两次捉拿,张积中均避而不出,且在捉拿中清兵与黄崖自卫人员发生冲突,少数兵弁被击毙。藩司丁宝祯又派张积中的儿子张绍陵赴山劝父投案。随后,阎敬铭率万余大军兵临城下,断其汲道,山寨饮水困难。最后,黄崖万余群众进行了坚决的反击。由于众寡悬殊,斗争惨遭失败,张积中一家举火自焚,民众万余名无辜被杀。
   肥城教案
   公元1604年(明万历三十二年)至公元 1842年(清道光二十二年),天主教和耶稣教先后传入平阴和肥城县,英、美、德等国传教士,在两县的 40多处村镇强行占地,强建教堂,横行霸道,欺压当地平民,激起群众的极大愤慨。当时,肥城县西陶山拳师陶富春等人,因不满神职人员的欺压,曾以“茂柳富春,允来成祥”为联络暗号,与茌平县的孟光文秘密组成肥城县大刀会,伺机对帝国主义的宗教侵略进行反击。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12月 31日,孟光文、吴方成等人,在湖屯镇张店村西遇见英国传教士卜克斯由泰安返回平阴。孟光文等人认为“近来教民欺讹平民,疑系洋人主使”,遂上前阻拦责问洋人,双方发生殴斗,结果卜克斯受伤,次日毙命。史称“肥城教案”。英国以此为借口,肆意讹诈,联合法、德、美等国向清廷提出强烈抗议。清政府谕令署理山东巡抚袁世凯“严缉凶犯”,保护教民。
   农民抗税斗争
   1914年后,民国政府实行币制划一税收政策,农业税归并杂项税目,改为折价按亩征钱。民国肥城县政府无视农民疾苦,成立土地丈量局,在各乡社张贴布告:重新丈量土地,按数增收银米;清查耕牛,依数加收牛头捐;并增收商税等,引起公愤。1916年,二区王拔头村农民王遐如、王家庄商人张光炳等人酝酿举行暴动。2月,先后在西界首、刘家村、辛庄等处焚毁 30多户官员、劣绅的房屋、酒店、钱庄等。3月 22日,各区农民2万余人,手持杈耙扫帚,闯入县署,烧了大堂,而后又去四乡烧了丈量局。农民抗税斗争迫使县知事马福昌丢官离职,增税加捐之事亦不了了之。抗税斗争波及东阿、平阴、东平和新泰。数日后,省政府派兵镇压,王遐如等 7人被杀。
   第一个共产党支部建立
   1927年,共产党员武冠英在济南直鲁联军军需专业学校毕业后,受中共山东省委指派回原籍开展革命活动。不久,与肥城早期党员李鹤年取得联系。他们发展东向村小学进步教师张克明等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 7月,以东向村小学为基点,建立了现肥城境内(当时属泰安县)第一个党支部——中共东向支部。李鹤年任支部书记。
   泰西抗日武装起义
   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国共产党人挺身而出,全力组织抗战。1937年 12月下旬,张北华、程重远奉中共山东省委之命到夏张镇,与远静沧、崔子明、夏振秋等会和,进行组织武装起义工作。1938年 1月 1日,张北华、远静沧、程重远、夏振秋等 10人携 11枝枪,开出夏张,点燃了泰西抗日武装起义的烽火。数日后,泰安、肥城等地数支起义队伍会师肥城空杏寺,举行泰西抗日武装起义,成立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公推张北华任主席,远静沧任政治部主任。自卫团首克肥城,全歼维持会;夜袭界首,刀劈日寇;配合台儿庄会战,在津浦铁路炸车毁桥,断敌交通半月有余;道朗血战,军民同仇敌忾。自卫团连战连捷,军威远扬,深得民心,数月间,自卫团发展到2700余人。11月底,泰西各抗日武装在泰西特委领导下统一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成为一支有 4000余人的山东抗战劲旅。
   中共肥城县委建立
   1938年 5月,中共泰西特委建立后,在泰西地区开展了建党、建政和整军等工作。6月上旬,经中共泰西特委批准,中国共产党肥城县委员会在西里村(今属桃园镇)李文甫家中召开第一次会议,宣布建立中共肥城县委。徐麟村任书记,王少芬任组织部长,王宪笃任宣传部长。中共肥城县委的建立,使肥城的抗日工作有了坚强的组织领导,党员队伍迅速壮大,地方抗日民主政权和抗日群众组织迅速建立健全。
   陆房突围战
   1939年初,为开辟山东抗日根据地,八路军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率东进支队挺进山东,一路横扫日伪据点,予敌人以沉重打击。4月底,驻山东日本侵华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尾高龟藏,纠集近两个旅的主力和济南、泰安、肥城、宁阳、东平、长清、平阴等十七个城镇的日军守备八千余人,配备汽车、坦克、各种枪炮等武器装备,分九路向泰肥山区合围,欲歼灭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部队,破坏抗日根据地。5月 10日,合围圈缩至陆房山区,一一五师主力部队及地方党政机关 3000余人被困。11日拂晓,首先在牛家庄一带与日军遭遇,随后全线抗击。六八六团占领陆房以西肥猪山一线阵地,津浦支队占领陆房以东及东北凤凰山阵地,师指挥所设在安家林。9时,日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发起全面进攻。八路军将士浴血奋战,顽强抗击,连续击退敌人轮番攻击。经一天激战,毙伤日军大佐联队长以下 1300余人,八路军伤亡 150余人。傍晚后,八路军趁夜幕在当地群众配合下分三路机智突围,津浦支队南过汶河,其余则先后到东平县无盐村一带休整。
   陆房突围战的胜利,挫败了日军企图消灭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部队的阴谋,沉重地打击了日军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保存了抗日力量,打开了泰西抗日局面,增强了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念,再创我军历史上以少胜多机动灵活的战例。
   棋石岭反“扫荡”阻击战
   棋石岭反“扫荡”阻击战是继陆房突围战之后给日军以重创的战例之一。棋石岭位于仪阳街道腹地的丘陵山区。1940年 8月,日伪军集结 500余人,对泰西地区发动了较大规模的“扫荡”,妄图消灭泰西党政机关和革命武装力量。一日黄昏,抗日武装部队奉命在红山集结,准备掩护泰西党政机关向棋石岭以北转移。第二天拂晓,500多名日伪军分三路向棋石岭猛扑过来。陕北营的后尾队在张杨庄北与日伪军遭遇交火,司令员王叙坤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与政委李冠元赶到棋石岭,命令训练队迅速占领棋石岭山口的西山头,陕北营扼守棋石岭山口,同时占领棋石岭附近的东山,并抽调一个连占领空杏寺东南山头。战斗打得异常激烈。陕北营原系萧华支队一部,作战经验丰富,机智勇敢、灵活多变。其正面是敌人的主攻方向。全体指战员英勇杀敌,浴血奋战,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和石头同敌人展开肉搏战。激战到黄昏,连续打退敌人的五次进攻。训练队借助有利地形给敌人以迎头痛击,三路阻击战打得英勇顽强,共毙伤日伪军 200余人,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计划。在这次战斗中,抗日部队40余名干部战士用鲜血和生命换取了泰西党政军机关的安全转移,保护了抗日力量。
   项(屯)白屯战斗
   1947年,拔除石横据点后,国民党七十三师十五旅频频窜入泰西,欲对泰西军分区进行报复。为打击十五旅的嚣张气焰,巩固泰西形势,冀鲁豫军区司令员赵健民、参谋长傅家选等率军区独立旅、炮兵营和一分区、七分区部分部队,对十五旅进行还击。19日,战斗在肥城四区的项屯和白屯一带打响。军区各部时进时退,巧妙利用迂回战术迷惑敌人,把敌人拖得精疲力尽。夜间,乘敌军熟睡之际发起反击。经过激烈巷战,敌军溃败。翌日,敌人派两架轰炸机和十二军一部前来增援。敌我双方在丁家坞汇河大桥附近展开了争夺战,全军将士斗志昂扬,一举摧毁敌军防线。20日拂晓,项(屯)白屯战斗结束,我军撤至汇河西丁家坞一带凭河阻敌。9时许,两架敌机增援,数轮俯冲扫射后,两机在丁家坞上空相撞坠毁,我军士气大振,一鼓作气,打退敌人,取得了项白屯战斗的重大胜利。敌军仓皇撤退。是战,军区各部共消灭国民党军 1000余人,俘虏其营长以下 500余人,扭转了泰西的解放战争形势。
   肥城解放
   1948年 7月,津浦铁路中段战役结束后,解放军准备攻打肥城。困守肥城的国民党县政府和还乡团武装孤立无援,仓皇向济南方向撤退。当其逃至长清马东一带时,遭七分区和肥城县大队截击,大部被歼。从此,彻底结束了国民党在肥城的统治,肥城全境解放。
   肥城撤县建市
   1992年 8月 1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肥城县,设立肥城市(县级),由省直辖,泰安市代管,以原肥城县的行政区域为肥城市的行政区域,不增加机构和编制。9月 7日,与第二届中国肥城桃节同时,全市举行隆重的撤县建市庆祝活动。中共肥城市委、肥城市纪委、肥城市人大常委会、肥城市人民政府、政协肥城市委员会,肥城市人民武装部及其所属各部门、企事业各单位正式挂牌办公。



同层次的有2个条目
  古今大事 *当前记录*
  2016年大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