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附 录

  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


东平县抗战课题调查工作委员会
2006年12月28日
一、调研工作概述
全省抗战课题调研工作任务下达后,东平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委书记朱永强亲自过问,抓好落实。一是研究成立机构。成立了以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任令基为主任,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东平县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工作委员会,并进行了明确分工。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县委党史办公室,由党史办主任兼调研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结合东平的实际,制定了调研工作方案。并成立了综合组、查档组、调查组、督导组,各组有具体明确任务。人员从各成员单位中抽调,并进行了专门培训。二是保证了调研经费。在县财政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县政府特事特办,批准分期拨付调研经费10万元,首期即拨付了6万元,保证了调研工作的顺利开展。三是认真搞好调研。在调查取证阶段,东平县首先对全县70岁以上老人进行了登记造册,对全县716个村(居)逐一排查,做到不留空白村,不漏一个人。经过排查,全县70岁以上老人共有44805人。在摸清底子后,然后再逐一入户走访取证。通过调查取证,获得有价值资料1500余份,共100000余字。在调查取证的同时,我们查阅了大量档案馆馆藏文献、公安局、法院的敌伪档案,县内外有关的党史、史志资料,复印有价值的文献资料共600余卷(册),共600余页,30万字,为调研工作提供了丰富的有价值的资料。
二、抗战前后东平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变化状况
(一)抗战前后自然条件变化状况
东平县位于山东省泰安市西南部,地处东经116°3'~116°39'、北纬35°36'~36°10'之间,北与平阴县接壤,东与肥城市为邻,南及西南面与汶上县、梁山县相连,西隔黄河与东阿县、阳谷县及河南省台前县相望。
境内地形属鲁西南平原东北低槽和鲁中山区的西南边缘丘陵。地势北高南低,东高西低。最高海拔451米,最低海拔36.7米。境内西部的东平湖,常年水面124平方公里,是山东省第二大淡水湖。大清河自东向西横穿全境。大清河北部及县境西北部属低山丘陵,大清河以南及东平湖西部、南部为平原涝洼。地表面积中,山地丘陵、平原、涝洼三分天下,大体各占三分之一。
(二)人口状况
据《东平县志》记载:1932年,东平县有75914户,413725人;1938年,东平沦陷,人民惨遭日伪杀害,生产下降,人口减少。1940年区划调整,运河西3个区的4镇,45个乡,367个村划归昆山县后,全县有75494户,354092
人。1946年全县有346092人。1948年全县有366732人。
三、抗战前后社会经济发展状况
(一)农业
抗战前,东平县自然经济、小农经济占绝对优势。
(二)手工业、工业
抗战前,东平县并没有大规模的工业,都是手生产,没有形成规模。 1936年,全县共有手工业作坊180余家。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日军侵略,交通阻塞,铁、竹各业的原料短缺,添置农、家具的用户减少,市场萧条。1948年,县民主政府贯彻执行保护工商业的政策,作坊、工场得以恢复和发展。 1949年初,全县有个人经营的工场、作坊615处,从业人员814人,总产值48万元。
(三)电力工业
1923年,刘承恩、孙璠在县城所堂街建电灯公司,工人7名。设备为内燃机,手拉、人拉启动,功率为10马力。后因用户极少,电费昂贵,公司亏损,1925年倒闭。
(四)交通邮电
交通  1929年,境内始修筑公路,数年间,县道、镇道先后修筑。共有县道5条,总长125公里;镇道17条,总长175公里。1936年《东平县志》载:县境有重要桥梁36座。至1938年,通往外县的主要道路有3条,全长127.5公里。抗日战争期间,除日伪据点外,能驶大车、汽车的路,大都改造成为8尺深、4尺宽的抗日沟。
邮电  1913年,大清邮政改为中华邮政,邮柜改为邮局,全县设8处代办所、2处信柜。抗日战争期间,中华邮政被日军侵占。1943年,东平县抗日民主政府设交通站,1944年8月,改称交通局,县城、七神堂、吴桃园、冯庄等设交通站。1945年改称邮政局,接管中华邮局。
电信  1930年始办省有电话,设电话局。秆路分南北两条,南北共长35公里。1938年,被日军侵占。
(五)城乡建设
《东平县志》:“公元1000年即宋真宗咸平3年,黄河在郓州(今埠子村西)决口,城内房屋尽毁,城址沦没水中。州守姚铉奉令移建州城于王陵山前五里汶阳平原处,即现在的县城址。宋、元、金为府城,明清为州城,民国初年为县城。抗日战争爆发后,日伪军盘踞东平城,依靠城墙城壕为据点,骚扰四乡,屠杀群众。1945年5月,我八路军将城内的日伪军全部歼灭,全县光复。县民主政府发动群众,将城墙拆除,城壕填平。1947年,国民党反动军队一度侵占东平城,拉夫拉丁,强迫群众修城,但未得逞。
(六)商业
1936年,全县共有商户294家,资金总额5.25万元,年营业额39.66万元。 1938年,日军占领东平城后,由于日军和伪军的破坏掠夺,迫使小商户破产,大商户倒闭。其中,有山西商人开设的“德士古煤油公司”被迫解散;陕西人郗家开设的“保和堂”药店被迫和“保元堂”合并;东平解家开设的
“美孚油代销店被迫歇业。
(七)金融
境内金融业主要是钱庄。1926年,全县有钱庄50家。1936年,大羊、戴庙共6家,资金9000余元,后倒闭。境内流通货币主要有:铜元、银元、法币、民生币、乡票等。
(八)教育
1935年,全县有初级中学1处,在校学生275人;小学253处,在校学生 8752人;幼儿园2处,在园幼儿84人。1937年12月,日军飞机轰炸县城后,小学、初级中学先后停办。至1945年5月,全县有高、初级小学141处,162班,在校学生6550人。
(九)卫生医药
1936年,全县有中药铺41家,资金8300元,年营业额7.87万元。西医诊所5家,资金2600万元,年营业额8.5万元。
四、日军在东平的主要罪行
轰炸县城  1937年12月25日,日军飞机3架自东北飞抵县城上空,投炸弹20余枚,炸死炸伤居民30余人,炸毁房屋26间。县政府西北受害最重,县府后梁姓一间厨房里就炸死3人。
半倒井惨案  1939年1月7日,日本侵略军1个中队,从县城出发“扫荡”,路经半倒井村,对手无寸铁的群众疯狂残害,逐户搜查,逢人即杀。村民郑云坤(当时9岁)家里藏着六七个未及逃出的家人和乡邻。日军砸门喊叫,郑云坤的父亲郑庆科为使他人免遭杀害便前去开门,被日军一枪击中头部,顿时脑浆溅出,倒在血泊之中。郑云坤的五奶奶被日军击中腹部,肠子流出体外,疼痛难忍,自己咬着牙将肠子卡断而死。村民李修武被日军从家里拖出后一枪打倒在地,又向他连开数枪,李修武含狠而死。日军闯进郑兴泉(当时才会走路)家中,将其祖母、父亲、哥哥3人枪杀。郑兴泉和他的母亲藏在屋内柴禾堆里没被发现,但几枚炮弹落在房子周围,郑兴泉的母亲被炸死,全家5口人只有郑兴泉幸存下来。村民杨修森的母亲被日军用刺刀刺死,他的两个嫂嫂和一个侄子被日军枪杀。杨修森的内弟,这一天逃难来到半倒井,也残遭杀害。冯寿鹏部队两名未转移出去的伤员亦被日军枪杀。这次惨案共有17人惨遭日军杀害。这是日军侵占东平后制造的第一个惨案。
无盐惨案  1939年2月8日,日本侵略军进犯无盐,烧毁民房1000余间,强奸妇女1人,杀害群众5人。农民吕树友的父亲被日军活活打死,其母前去救护,被日军用刺刀穿死。农民毛元信的父亲被枪杀,双目失明的母亲被烧死在地瓜窖里。一个叫“八哥”的孩子,被日军连刺数刀而死。
林马庄惨案  1939年4月22日清晨,日伪军百余人包围了林马庄。未及逃走的村民夏振元 、夏振铎、夏廷水3人被日军用刺刀刺死后,将心脏扒出喂狼狗;一个吓傻的小孩怪叫着没命地跑,丧心病狂的一名日军赶上抓起小孩竟将他活活摔死在大街上;一位老人吓得瘫倒在地凶残的日军将其架起扔入火中活活烧死。此后,日伪军又闯入村民家中,逐家逐户搜寻抢掠财物,奸淫妇女。整个惨案日军共抢掠衣物2200余件,粮食5万余斤,牲畜35头,大小车30余辆,奸淫妇女14人,烧毁房屋765间。
大羊惨案  1939年5月22日傍晚,平阴县黄山据点的日军出发,东去肥城县路过大羊村时,见有我军号房的字迹,即进村搜查。年仅14岁的男孩詹金厂未来得及跑掉,被日军抓住。日军逼问他八路哪里去了?这个一脸稚气的孩子不知所措战战兢兢地说:“不知道。”日军便用枪托把他打的嗷嗷叫唤,接着又用刺刀将他刺死在大街上。开茶馆的尧风路未及时逃走,被日军刺死在茶馆院内。22岁侯庆才掩护母亲跑出村,但自己却在南门外被日军追上,被连刺了3刀。次日,又到大羊村烧杀。日军窜入纪家,逼着72岁的纪风同老人穿花鞋当花姑娘,不从,日军先将她折磨个半死,又用刺刀将她捅死。张其道之妻62岁,躲进厕所被找到,毒打后盖上柴草烧死。张家兴被日军抓住,日军将他打的遍体鳞伤后,把他投入土井中,接着投下燃烧着的柴禾,又用一口大锅将井扣住,把张家兴活活闷死在井里。这次惨案,日军共杀害无辜村民5人,打伤10余人,烧毁民房420余间,抢走财物不计其数。
后亭惨案  1939年6月8日早晨,县城和彭集据点的日伪军共300余人进入村子,挨户搜查,杀人抢东西。村民李文顺看到日军冲进村里,来不及离家外逃,日本兵吼叫着把李文顺拖出屋去,狠狠地殴打他,最后用刺刀把李文顺的肚子挑开,摘取其心脏准备吞噬,又将其内脏挑的四处皆是。村民胡来和听到情况异常,回家就跑,日军向他开枪射击,子弹穿过他的胸膛,惨死在家门口。村民胡来路躲在胡家老林附近的一口土井里,被日军发现,开枪将他打死在土井里。村民胡兴其、胡来钰外逃至胡家老林北大清河堤上,被日军追上用利锛砍死。胡来增、胡来俭兄弟2人逃跑至村北堤口,一发炮弹落下,兄弟二人被炸的血肉横飞。年逾古稀的胡兴祥、姜来峰藏在村南果树行里,亦未能幸免,被从村西南面包围过来的日军枪杀。这一天,日军在后亭村残杀无辜群众12人,重伤3人,奸污妇女多人,掠走各种财物不计其数。
惨杀刘仲羽五烈士  1940年9月,日伪军包围了清水坦村,原县委书记刘仲羽、三区区长李耀珍、动委会主任孟升、抗日干部王怀钦、三区助理员张树珂等5人不幸被俘。日伪军把刘仲羽拴在马尾巴上拉到尚庄,带到城内,押在日本侵略军司令部,酷刑摧残。1941年1月,5位同志被害。
108人被捕事件  1942年3月2日,日伪在五区逮捕共产党员和抗日军民 108人,其中有64人倾家荡产花钱赎出生命,有41人被解往济南、东北和日本,后逃回家乡。有3人丧生。后亭村刘振营被捕时,腿不能行走,用抬筐抬到苇子河村被杀害。裴寨村尚传方被押往济南千佛山下,用刺刀挑死。
五、人口伤亡情况
抗战八年,东平人民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长期的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并最终与世界反法西斯正义力量一起赢得了战争的最后胜利。但东平人民也为此胜利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遭到前所未有的损失,人口损失即为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通过查阅文献、档案和深入走访当年的目击证人和幸存者、对证言进行录音等广泛、全面、细致的调查,以全面和准确的史实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东平的罪行及对东平人民造成的伤害。
(一)通过乡村调查所取得的人口伤亡情况
根据我县抗战调查委员会要求,全县14个乡镇、716个行政村积极行动,各乡镇走访取证组深入辖区内每一个村走访直接受害者和见证人、直接知情人和间接知情人。对7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了访问,对日军未侵占的村落则注重了失踪人员、劳工和财产损失方面的调查。调查中我们尽可能多的收集人证、物证,留下了齐全、确凿的书面证言和声像资料。通过入户走访调查工作,我们取得了第一手的资料。有许多是初次发现的历史事件,如郑海战斗等;有一部分属于进一步完善的,对一些伤亡重大的惨案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研究,确定了其伤亡的比较准确的数字,如香山战斗,我们经过多方面的考证,最后确定其伤亡人数为13个人,其中东进支队牺牲12个,另一个是六支队的战士。通过乡镇走访调查得知,抗战8年间,我县共计伤亡 15078人。
按性质划分:分直接伤亡和间接伤亡,其中直接伤亡5788人,间接伤亡 9114人。直接伤亡又分死、伤和失踪,死5237人,伤494人,失踪52人;间接伤亡又分被俘捕、灾民、劳工,其中被俘捕 181人,灾民4817人,劳工4297人。
按年度划分:
1938年伤亡884人,1939年伤亡 4179人,1940年伤亡4379人,1941年伤亡281 人,1942年伤亡1314人,1943年伤亡317人,1944年伤亡122人,1945
年伤亡2689人,共计伤亡15078人。其中伤亡较为严重的为 1940年,这主要是因为这一时期东平抗战进入最困难时期,日伪军疯狂扫荡,残杀无辜。
对这次调查各乡镇都是积极认真的,采取了对70岁以上老人登记入户取证与召开座谈会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调查。全县共有70岁以上老人 44805 人,入户调查44805人,实现了100%。取得有效证据1000余份。70岁以上老人(最大的92岁)是事件的当事人或见证人,其他知情人为被害者后人或其他利害关系人,因此这些数据都是真实可信的。但在数据汇总上报过程中,有极个别村由于对统计口径掌握不准等原因,存有重复或遗漏问题,对这部分应予减除或弥补。
(二)原始档案资料中的人口伤亡情况
在本次调查中,我们先后到山东省档案馆、泰安市档案馆、东平县档案馆和各县市区档案馆查档,收获很大,从中查阅到了很多宝贵的资料,最全面、最系统、最完整的是我们在山东省档案馆所查阅和复印的冀鲁豫区第二分区统计的人口伤亡数据。据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人口损失统计表(1946年度,山东省档案馆全宗号G004,目录号01,卷号82)记载:东平县八年抗战时期:被敌杀死1378人,被敌特暗杀73人,敌、灾、
病、饿致死1705人,流亡失踪750人,被抓壮丁1351人,枪伤致残521人,奸淫染病251人,患病者6576人,少衣无食者1530人,合计共14135人,约占全县人口的 4%(当时全县人口346092人)。
该数据是冀鲁豫边区于1946年5月统计的,此时,抗战刚结束,当事人、见证人、知情人多数在世,对抗战期间的许多事情比较熟悉,记忆较为准确,所提供的各种情况比较真实,最有说服力。加之该数据比较全面系统,记录数字精确、详实,是比较真实可信的。
(三)文献资料中记载的人口伤亡情况
查阅各种文献资料亦是本次调研活动的一个必须环节。工作中,我们将公安、法院、武装、民政、统计、档案等部门列为调查委员会成员单位,从中抽调一名政治素质高、熟悉档案和统计工作、具有较高的文字水平的同志负责查阅本部门的相关文献档案,筛选、复印、摘抄相关资料。例如,我们从各种党史史志资料中查阅 200卷(册),复印8万字的资料;从档案馆查阅各种图书、期刊等共计300卷(册),复印资料10万字;从民政局查阅《民政志》等各种文献资料30多卷(册),复印资料8万多字;从法院、公安局查阅各种敌伪档案70多卷,复印4万字。据此,我们整理出大事记等,并将部分重要线索反馈给乡镇,从而增强了调查的针对性,加快了乡镇的调查进度,使得查阅史料和走访调查相结合,增加了调研的准确度和可信度。虽然我们通过不同途径能够对日伪军东平人民所造成的危害有了大概的了解,但对于因战争因素所造成的伪军、汉奸的伤亡情况则无详细的数字统计。所以,从文献资料中所体现的数字不能全面地反映抗战期间东平的人员伤亡情况。
据《东平县志》、《东平文史资料》、《中共东平地方史》等历史文献记载,从1937年至1945年,日军在东平县制造了几十起惨案,共杀害共产党员、干部、战士、群众 14135人。
这些文献资料主要可分为三类:一是党史系统本身的资料,包括党史书籍、老同志的回忆录。这部分资料,绝大多数都是老同志的回忆或资料记载,又经过各级专家分别考证,是真实可信的。二是《东平县志》等志书。志书的编修是严谨严肃的,资料均有出处来源,是真实可信的。三是公安局、法院等部门保存的日伪档案和建国后审查日特、反革命的判决材料;这是我们第一次查阅,因为是直接定罪的材料或是原始档案,具有法律效力,真实性、可信度相当高。
(四)最后确定的伤亡数字
三组数据的来源不同,年度有别,区域有变,采集人员掌握口径不一,存在差异实属正常。其中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人口与财产统计表中所统计数字可信度最高。因时间长,亲身经历者少,有的当时年龄偏小,对当时事件只是听说,有的现在年龄较大,已八、九十岁,记忆不清楚,所以乡村调查中涉及到的伤亡虽较具体,但遗漏较多,有的表达不确切。文献资料记载,当事人多为敌我双方的当事人和见证人,对战斗双方损失、军事人员伤亡较为具体,所涉及到的事件经过、伤亡数据应该是较为详细的,但所反映的往往是一个侧面,不够全面。
根据对所有调查结果的汇总、分析、考证,我们认为历史档案中有比较确凿的数据,当以此为准。所以,我们认定的比较符合实际的伤亡数字是:东平县八年抗战时期:被敌杀死1378人,被敌特暗杀73人,敌、灾、病、饿致死1705人,流亡失踪750人,被抓壮丁1351人,枪伤致残521人,奸淫染病251人,患病者6576人,少衣无食者1530人,合计共14135人。不过,在查阅档案时我们发现,当时的统计并不包括现在的商老庄乡、戴庙乡、银山镇、斑鸠店镇、旧县乡5乡镇人口损失数据。因为当时的5乡镇不属于东平县。我们认为,东平县最确切的人口伤亡数应该是在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人口与财产统计表中所统计数字的基础上加上我们现在统计的5乡镇的人口伤亡数字,即14135人加上943人,共15078人。这就是东平县抗战期间的人口伤亡数,约占全县人口的4.3%(当时全县人口346092人)。
六、财产损失情况
(一)通过乡村调查所取得的人口伤亡情况
根据我县抗战调查委员会的安排,全县14个乡镇、716个行政村本着对历史负责,对受害人负责的认真态度,积极行动,认真工作。各乡镇走访取证组深入基层,进村入户,对直接受害人、见证人、知情人,重点对70岁以上的老人逐一进行调查取证,真正做到了不留空白村,不漏一个人。与进行人口伤亡调查一样,尽可能多的收集人证、物证,特别是人证,保证了两个以上的证人,防止了孤证。通过走访调查得知,抗战8年来,东平县财产损失
6368240万元(法币)。
按性质分: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其中直接损失2324万元,间接损失3700万元。
按年度划分:
1938年损失1136万元,1939年损失973万元,1940年损失762万元,1941年损失660万元,1942年损失499万元,1943年损失311万元,1944年损失423
万元,1945年损失1260万元。
按类别分:
社会财产损失损失6024万元,居民财产损失630800万元。
(二)原始档案资料中的财产损失情况
在本次调查中,我们在山东省档案馆查阅到了很多宝贵的资料,其中,冀鲁豫区第二分区统计的财产损失数据最宝贵、最完整。据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财产损失统计表(1946年度,山东省档案馆全宗号 G004,目录号01,卷号82)记载:东平县八年抗战时期财产损失共计折价 5805372万元(法币)。在当时的损失统计仅是农村的主要损失项目,至于被服、棉布、金属、家具、农具、树木、柴草钱款(包括被夺取欺诈勒索以及工商业文化建设损失)等均未计入。
该数据是1946年5月统计的,当时,许多当事人、见证人、知情人在世,对抗战期间的财产损失情况记忆较为准确,所提供的各种情况比较真实,具有较强的说服力。
(三)文献资料中记载的财产损失情况
查阅各种文献资料是进行财产损失调查的一个必须环节,是对乡村调查资料、原始档案资料的一个充分补充。工作中,我们查阅了公安、法院、武装、民政、统计、档案等部门的有关财产损失的文献档案,把相关内容复印下来,写清了出处,卷宗号,页码,按类别对财产损失进行了分类,便于以后的数字汇总。同时,我们也查阅了我们党史史志办的所存的文献书籍,查阅了《东平县志》、《东平文史资料》、《中共东平地方史》等相关文献资料,获得了一些宝贵数字,但从总的来看,查阅历史文献、历史档案得来的数字太笼统,不能全面地反映抗战期间东平的财产损失情况。
据《东平县志》、《东平文史资料》、《中共东平地方史》和县档案馆等单位所藏的历史文献记载,从1937年至1945年,日军在东平县多次扫荡实行“三光政策”,使东平人民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据调查,烧毁房屋402370余间,抢走粮食6亿斤,掠走及毁坏的其它财产不计其数。
所查阅的文献资料门类齐全,包括党史、史志系统本身的资料,《东平县志》等志书,公安局、法院等部门保存的日伪档案和建国后审查日特、反革命的判决材料,所查资料都经过了司法部门的公证,是非常真实可信的,具有法律效力,真实性、可信度高。
(四)最后确定的财产损失数字
三组统计数字都有一定的差异,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存在年度有别,区域有变,调查人员掌握口径不一等一些不定因素。在三组统计数字中,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人口与财产统计表中所统计数字可信度最高,因为当时战争刚刚结束,当事人,目击者等都存在,调查取证比较容易。但这组数字也不全面,一是当时统计的仅是农村的主要损失项目,对被服、棉布、金属、家具、树木、柴草钱款(包括被掠夺欺诈、勒索以及工商文化建设)损失等均未记入。二是当时商老庄乡、戴庙乡、银山镇、斑鸠店镇、旧县乡5乡镇不隶属于东平县,因此,他们的财产损失没有计算入内。在这次的调查中,存在的问题是战争过去的时间长,亲身经历者在世的已经不多,有的当时年龄小,对当时发生的事件也仅是听说,所以乡村调查中涉及到的财产损失虽较具体,但遗漏较多,有的可信度不高。在文献资料记载中,当事人多为敌我双方的当事人和见证人,对当时的财产损失了解的比较具体,所涉及到的事件经过、损失数据应该是较为详细的,但所反映的往往是一个侧面,不够全面。
根据对所有调查结果的汇总、分析、考证,我们认为应该把历史档案中的数据加以完善,把当时统计时的缺项补齐,把现在调查的5乡镇的财产损失计算入内。这样,东平县抗战时期的财产损失数据才更加准确。所以,我们认定的最符合实际的财产损失数字是:5810372万元。


七、结论
东平县抗战调研委员会经过1个多月的入户调查、档案局查档、查阅历史文献资料等工作,较详细地掌握了东平县抗战时期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基本情况。我们通过三条途径进行了调查,其一是各乡镇组织人员进村入户对70岁以上老人特别是当事人,见证人进行调查取证,经过统计,全县人口伤亡15078人,其中,直接伤亡5783人,间接伤亡9295人。财产损失 5810372万元,其中直接损失2324万元,间接损失3700万元。这个工作虽然我们做的非常细致,统计的数字也比较准确,但对整个抗战8年东平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来说不能说是准确的,因为大部分被调查人员在当时年龄较少,对当时的事情记忆不清,或有模糊印象,也有的当事人因现在年龄大,加之年代久远,叙述不清。因此我们工作虽然细,但相对于真实的情况,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其二是在原始档案资料中查阅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在山东省档案馆我们查阅到了冀鲁豫区第二分区统计的人口伤亡数据。据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人口损失统计表(1946年度,山东省档案馆全宗号G004,目录号01,卷号82)记载:东平县八年抗战时期:被敌杀死 1378人,被敌特暗杀73人,敌、灾、病、饿致死1705人,流亡失踪750人,被抓壮丁1351人,枪伤致残521人,奸淫染病251人,患病者6576人,少衣无食者1530人,合计共14135人,约占全县人口的4%(当时全县人口346092人)。财产损失共计折价5805372万元(法币)。但当时的损失统计仅是农村的主要损失项目,至于被服、棉布、金属、家具、农具、树木、柴草钱款(包括被夺取欺诈勒索以及工商业文化建设损失)等均未计入。另外,现在的商老庄乡、戴庙乡、银山镇、斑鸠店镇、旧县乡5乡镇在当时不隶属于东平县,因此这5个乡镇的财产损失当时也未计入。我们这次财产损失调查应根据进村入户调查的数据把这些内容补齐。冀鲁豫区第二分区统计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数据是1946年5月统计的,此时,东平县城刚刚解放,当事人、见证人、知情人多数在世,对抗战期间的许多事情比较熟悉,记忆较为准确,所提供的各种情况比较真实,最有说服力,是比较真实可信的。其三是在文献资料中查阅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据历史文献记载:从1937年至 1945年,日军在东平县制造了十几起惨案,共杀害党员、干部、战士、群众 14135人。烧毁房屋402370余间,抢走粮食5亿斤,掠走及毁坏的其它财产不计其数。对这三个途径得来的数据,我们认为冀鲁豫区第二分区山东部分八年抗日战争人口损失统计表中有关东平的人口伤亡是数字是可信的,但不全面,应该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上现在统计的商老庄乡、戴庙乡、银山镇、斑鸠店镇、旧县乡5乡镇的人口伤亡数,这样,东平县的人口伤亡总数就是15078人。统计表中有关财产损失的统计内容不全,我们把缺少的财产损失项根据最新调查统计的数字加了进去,同时也把商老庄乡、戴庙乡、银山镇、斑鸠店镇、旧县乡5乡镇的数字加了进去,这样,东平抗战期间的财产损失就是5810372万元(法币)。
总而言之,日军侵占东平8年,给东平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给东平造成了巨大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也对东平的经济、文化事业产生了毁灭性影响,对东平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与进步产生严重的滞碍作用,同时,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同时,东平人民蒙受了巨大的生命牺牲,人口遭到惨重损失,东平人民为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东平,赶出中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一切,都可由抗日战争时期东平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惨重情况真实地反映出来。事实胜于雄辩,数字昭示事实,本次调研所取得的各项数据,真实全面地反映了日本侵略战争的罪恶,反映了日军对东平人民实施暴行的惨虐。
东平县抗战课题调查工作委员会
2006年12月28日




同层次的有2个条目
  东平县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查工作报告
  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 *当前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