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八章 抗战老兵口述实录

  抗战老兵焦历甫


见到老人的时候,老人正坐在家门前的板凳上,洒满阳光的屋前,老人神态祥和,细细的皱纹难以遮住岁月在这位老人身上留下的痕迹,饱经风霜的脸庞,一直透露着安详的神情。
见到我们,老人露出了微笑,离近些,才更清楚的看清他的样子。瘦削的脸,面色稍黑,淡沟壑中流淌过的是岁月的划痕,泛黄的皮
肤映着窗外的阳光,俨然成了光辉里一位散着光晕的老者。我不知道他曾经见证了多少光辉岁月,经了几多似水年华,只知道他现在过得很平静很快乐。
老人名叫焦历甫,家在东平街道虹桥社区,今年已经94岁高龄,1943年,他报名参了军,隶属于原二野作战部队,(因部队番号不固定,经常变动,指物为号,故部队番号难以确定)曾参加过三次战役,分别为(因老人年事已高,作战名称为老人自述,故历史性称谓不定)自卫战役、保护解放区战役、淮海战役,其中最让老人难以忘记的就是在自卫战役中路野屯(谐音)之战(现金山地带)。
看着老人的眼神,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看泪,摔成历史。
1943年9月日军制定了为期一周的“大扫荡”作战计划,当时我主力作战部队已经转移,有些部队零星的分散于各个村庄,短时间内很难形成作战合力,焦历甫所在的作战部队为抗日游击队分队,得知消息后,游击总队命令焦历甫所在分队一行15人,前往路野屯一带伏击前来扫荡的日军,敌众我寡,装备落后,就连铁锅都成了手中的作战武器,一行15人仅有几把枪,其中的带队队长是被队伍中称为神枪手的某某(因谈及队长时老人心情激动,问了几遍老人没有说出名字),这次伏击对于我军来说不能不算得上是一次大捷,可对于老人来说却成了永远的伤痛。当敌军进入伏击地点后,队长下达了作战命令,瞬时间寂静的山林被枪声覆盖,队长不愧是神枪手,五十米之外的距离,毫不犹豫的一枪一个,但是毕竟是敌众我寡,终究抵不过敌人的猛烈进攻,在大约击毙30多个敌人之后,敌人就要突破伏击阵地,眼看要短兵相见的时候,队长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为了掩护部队撤退,队长一人在队尾阻击敌人,等部队大约撤离到预定撤离位置之后,向队长发出了撤离信号,但就在队长转身的刹那,一颗子弹击中了队长的身体,队长的躯体映着耀眼的光辉缓缓的倒在了血泊中,手中依然做着让部队撤离的手势。
讲到这的时候,老人显得很是激动,泪水掩盖不住老人对那段历史的回忆,哽咽声打断了来自历史的声音。
“能活着,党就是我的恩人。”老人没有再说下去,转身离开了。
后来从老人家人的口中得知,为了抢回队长的尸体,队员们都拼尽了全力。等背着队长回到部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哭得不成样子。
我们离开的时候,焦历甫一家人专门送我们出来,等车缓缓的启动,我们互相挥着手作别,已是傍晚,夕阳的余晖打在焦历甫的脸上,我仿佛看着暮色里的一尊佛像闪闪发着光,驱散了身旁的黑暗,焦历甫,一位老人,是军人,却也是未来。
挥手道晚安,夜色掩盖不了中华民族耀眼的光芒。




同层次的有17个条目
  抗战老兵初保兴
  抗战老兵刘良臣
  抗战老兵尚昌岐
  抗战老兵孙养贵
  抗战老兵侯延党
  抗战老兵商庆华
  抗战老兵焦庆芬
  抗战老兵焦历甫 *当前记录*
  抗战老兵张广生
  郭隆雨简述
  张振新简述
  李西顺简述
  梁兆恕简述
  贾方笃简述
  贺岐恒简述
  王家公简述
  张崇田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