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三章 日军暴行

  “108”口被捕事件


“108口”被捕事件


(1942年3月11日)






一、“108口”被捕事件概述




1942年春节前夕,东平境内敌人活动猖獗,环境已经恶化。中共东平五区区委组织委员韩德林(系东平县彭集镇南城子村人),不听组织和同志们的劝告,执意回家过年,正月初二(2月16日)被五区汉奸区长孙锡元逮捕,并立即押送到东平县城。
被捕当天,韩德林就供出两支大枪,被押进县城后,很快就屈膝投降,供出全区共产党员和抗日积极分子百余人的名单,彻底叛变投敌。此后,他变阶下囚为座上宾,受宠若惊,充当帮凶,企图将五区的共产党员一网打尽。
韩德林被捕后,五区区委立即采取措施,通知各种关系,随时掌握其变化情况,速将韩德林所熟悉的党员转移外地,并通过各村党员、干部提高警惕,注意隐蔽,以防万一。但经过一段时间没出问题,不少党员就产生了麻痹思想,这样以来,正中了敌人特务机关由沉默变突袭的阴谋!
3月11日,日伪泰安、东平两县的宪兵队、警备队、“剿共”班、警察所、五区区队等共300多人,集结于彭集伪区公所。次日,早4点一起出动,对五区进行了大搜捕。按韩德林提供的名单,挨户抓人。韩德林亲自带领日伪军到大高庄搜捕。这天,全区共产党员50人,和抗日积极分子58人(其中顶替的18人,迫送的3人),共108人被捕。
当日8点多钟,被捕人员分别集中在彭集、苇子河伪据点内。在苇子河,日军看到后亭村的刘振营因腿上长疮,不能行走(刘振营被捕后被人用簸篮抬送),当即将其杀害。其余人员用一根长绳捆绑列队,押往东平县城监狱。
残暴的敌人对被捕的同志一一进行审讯,日军使用了非人的刑罚,诸如吊打、压杠子、皮鞭抽、灌凉水、灌辣椒水、狼狗撕咬、抬起来往下摔、用小木棒打生殖器、用竹棒穿马眼等等,无所不用其极。但被捕的同志个个宁死不屈,严守党的机密,敌人虽一再严刑逼供,但终究一无所获。最后无可奈何,就让韩德林出面对证、劝降,被捕的同志对他无不怒目而视,嗤之以鼻。陈西哲(系东平县彭集镇陈流泽村人,中共党员)当面质问他:“韩德林你身为组织委员,常给我们讲不要发生横的联系,除了你还有谁是共产党员,我怎么知道呢?”韩德林无言以对,但他却不以为耻,其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事件发生后,县、区通过各种关系对被捕同志进行营救,被捕同志的家属也有托人出面具保的,花用了大量钱财,将其中的64人保出,其余的43人被分两批押往东北临江头月牙泡煤矿和千斤寨煤矿做劳工。押往东北的途中,日军又采用木笼囚禁、地下室关押、断食断水等手段,百般凌辱。这两批人,有一人被日军用刺刀挑死,一人被折磨死,其余都设法先后逃回。
韩德林叛变投敌,制造了骇人听闻的“108口事件”,使五区党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对党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他却为此在敌人面前立了大功,被日军委以要职,当了东平县伪警察所的所长。后任汶上剿共班长,1942年10月调回东平。
“108口被捕事件”后,东平县五区区委及时进行了收拢和组织整顿,使全区党的基层组织很快恢复了生机。


主要参考资料:


1.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2.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


二、附件




“108口”被捕事件一


1942年3月2日,日伪军在五区逮捕共产党员和抗日军民108人,其中有64人倾家荡产赎出生命,有41人被解往济南、东北和日本,受尽酷刑和折磨,后逃回家乡。有3人丧生。后亭村刘振营被捕时,腿不能行走,用抬筐抬到苇子河村被枪杀。裴寨村尚传方押往济南千佛山下,用刺刀挑死。
(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 9 8 9年版,第438页。)


“108口”被捕事件二


韩德林,彭集镇南城子村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参加抗日工作,1941年8月任五区区委组织委员。
1942年2月投敌后,他制造了骇人听闻的“108人”被捕事件,对党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1942年春节前夕,敌人活动猖獗,环境已经恶化,他拒绝组织劝告,执意回家过春节。2月16日,五区汉奸区长孙锡元带领伪区队将其逮捕,并立即押送到县城。
他被捕后,五区区委立即采取措施,通过各种关系,速将其所熟悉的党员转移到外地。开始时,组织上对他一直很警惕,但经过一段时间后没出问题,就产生了麻痹思想。这样以来,正中敌人计谋!
其实,他被押进县城后,很快就屈膝投降,供出全区共产党员和抗日积极分子100余人名单。此后,他变阶下囚为座上宾,受宠若惊,充当帮凶,企图将五区的共产党员一网打尽。但敌人为了消弱我方,玩弄了由沉默变突袭的花招,于3月11日纠集泰安、东平两县宪兵队、剿共班、警备队3 0 0余人,于次日早4时倾巢出动,对五区进行大逮捕。按其提供名单挨户抓人。这天,全区共产党员和抗日积极分子108人被捕。被捕的同志当日就被押送到县城监狱。押送途中,后亭村的刘振营因腿上有疮,行动迟缓,被敌人杀害于苇子河村。
残暴的敌人对被捕的同志一一进行审讯,并施用了吊打、杠压、皮鞭抽、狼狗咬、灌辣椒水等酷刑。但被捕的同志个个宁死不屈,严守党的机密。敌人虽一再严刑逼供,但一无所获。最后无可奈何,就让他出面对证、劝降。被捕的同志们对他怒目而视,嗤之以鼻,最终也没有从被捕的同志口中得到一个字。县、区党组织通过各种关系对被捕同志进行营救,被捕同志的家属托人出面具保,花用了大量钱财,将其中的64人保出,其余的43人被分为两批押往东北临江头月牙泡煤矿和千斤寨煤矿做劳工。押往东北的途中,日军又采用木笼囚禁、地下室关押、断食断水等手段,百般凌辱,有1人被日军用刺刀挑死,1人被折磨死。韩德林叛变投敌,使五区党组织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 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第51页。)




同层次的有8个条目
  日机轰炸东平城
  半倒井惨案
  无盐惨案
  林马庄惨案
  大羊惨案
  后亭惨案
  “108”口被捕事件 *当前记录*
  日伪在东平县城中、小学的奴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