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三章 日军暴行

  后亭惨案


后亭惨案


(1939年6月8日)










一、后亭惨案概述




后亭村地处东平县南部的平原地区,背靠大清河,土壤以沙土为主,农民以种植花生为主。如今的后亭村交通便利,西距105国道1.5公里。
1938年8月17日,驻兖州日军一个中队200余人,伙同投敌的原国民党鲁西南民团卞长久团8 0 0余人,经汶上侵至东平,接着进攻县城,国民党东平县政府稍加抵抗后便弃城而逃,东平县城沦陷。日军占领东县城后,首先强化对县城的统治,接着向四乡扩张,不断出动扫荡,制造了许多惨案,“后亭惨案”就是其中之一。
1939年6月8日(农历四月二十一日)。这天早晨,村民们正在晒麦子。突然,从村西南方向传来了枪声。这时,在后亭村驻防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六支队某连的战士们迅速在村西南姜村布防,准备阻击敌人的进犯。
这股敌人是驻东平县城和彭集据点的日、伪军,共300余人。在迫击炮、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凶神恶煞般地向后亭村逼近。六支队某连指战员英勇抵抗,顽强拼搏,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太大,不宜硬拼,便决定通知群众在部队掩护下马上转移,同时部队也开始撤退。
六支队某连撤退后,日伪军从村西南方向包围过来,恋家不舍和来不及转移的部分群众不幸被包围在村内,全村乱作一团,人人争相躲藏。这时,凶恶的日伪军主力冲进南门,顿时,南门里咿哩哇啦的吼叫声,鸡飞犬吠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日、伪军进村以后,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全村被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家住南门里的村民李文顺,看到日、伪军冲进村里,慌忙将摊晒在场上的麦子收起,来不及转移,只好跑回家中,掩上大门,躲进屋里,再把屋门插好。残无人道的日本兵吼叫着破门而入,看到院中无人,气急败坏地把房门撞破,冲入屋内,把李文顺拖出屋去,狠狠地毒打他,接着,把奄奄一息的李文顺拖到南门外,最后,丧心病狂的日本兵竟用刺刀把他的肚子挑开,挖取其心脏吞噬,又将其余的内脏挑得四处皆是。日本兵进南门沿大街继续往北冲,村民胡来和在大街路边的粪坑里出粪,听到情况异常,立即上了坑,脚还没有站稳,日军就向他开枪射去,惨死在家门口。
从村西面包围过来的日伪军一边叫喊,一边射击,冲进逃难的人群。这时,村民马哑巴(马恩庆)和他13岁的儿子小欢,刚跑到村西北胡家老林,就被日军拦住,用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抓住小欢,另一只手往衣袋里伸去,马哑巴见此情景,料定日本兵不怀好意,于是用尽全身力气拔下身边一把粗的柏树,朝抓小欢的那个日本兵头上砸去。可是,他还没有砸到日本兵头上,另一名日本兵手举利锛(是当时日军使用的一种搏头器械)在背后朝马哑巴的脖颈劈去,马哑巴惨叫一声,栽倒在血泊之中。这时,被惊呆的小欢猛醒过来,不顾一切奋力挣脱日本兵的手,朝血泊中的父亲扑去。与时同时,那个凶残的日本兵又举起利锛朝小欢头上劈去,小欢不由自主地用两手抱住头,这一锛劈下,小欢的手被砍掉,头劈开了花,脑浆四溅。这位年仅13岁的孩子连喊都没喊一声,便惨死在日军的手下。
早饭刚过后,村民胡来军还不知道我方部队已经转移,照常去给守在姜村的战士送水,刚走到南门就见日军冲过来了,他扔下水挑子,尾随逃难的人群跑到村西北胡家老林,被追来的日军用利锛砍下头来,惨死在大路上,惨无人道的日本兵则狂笑而去。
村民胡来路未来得及跑远,躲在胡家老林附近的一口土井里,被日军发现,开枪将他打死在土井里。
村民胡兴其、胡来珏外逃至村北堤口,被日军追上用利锛砍死。
村民胡来增、胡来俭兄弟2人刚逃至村北堤口时,一发炮弹落下,兄弟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
年逾古稀的胡兴祥、姜来峰藏在村南果树行里,亦未能幸免,被从村南面包围过来的日军枪杀。
村民胡兴诗来不及逃走,便藏家里。日军闯入院里后,被围困未逃脱的同族孙子胡荣乐见无法躲藏,故装着给牛添草,日军见了二话没说举锛就砍,胡兴诗见状奋不顾身,从背后抱住日本兵的腰,胡荣乐乘机脱身逃走,日本兵转身举锛向年已花甲的胡兴诗砍去,锛刃偏向一边,锛背砍在他的头上部,胡兴诗血流满面,昏倒在地上,后虽长期治疗,仍落得个终身残疾。
胡来清、胡荣银2人在逃难中身受重伤,后经长期治疗,才保住了性命。这一天,日军在后亭村残杀无辜群众12人,重伤3人,奸污妇女多人,掠走财物不计其数,使风景宜人的后亭村充满恐怖,充满凄凉,充满仇恨。这场灾难后亭村人世世代代是不会忘记的。


主要参考资料:


1.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2.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
3.(东平县军事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军事志》,内部SDJSZ2010-035-1006,2012年版。)
4.何文富、马恩富、马洪顺、胡荣点, 2006年11月东平县彭集镇走访调查,存东平县党史史志办公室。




二、附  件


后亭惨案一


6月8日早晨,后亭村民们正忙着把刚刚收获的麦子晒扬,突然,从村西南方向传来了枪声。这时,在后亭村驻防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六支队某部的战士们迅速在西南姜林布防,准备阻击敌人的进犯。这股敌人是东平县城和彭集据点的日伪军,共300余人,在迫击炮、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凶神恶煞地向后亭村逼近。六支队的指战员英勇抵抗,因力量悬殊,不宜硬拼,连指战员便通知群众马上转移,同时部队也开始撤退。
日军进村后,挨户搜查,杀人抢东西。家住南门里的村民李文顺看到日军冲进村里,慌忙将摊晒在场上的麦子收起,来不及离家外逃,只好跑回家中。日本兵吼叫着破门而入,把李文顺拖出屋去,狠狠地殴打,最后丧心病狂的日军竟用刺刀把李文顺的肚子挑开,摘取其心脏准备吞噬,又将其内脏挑的四处皆是,此情此景令人毛骨悚然,不忍目睹。村民胡来和听到情况异常,回家就跑,日军向他开枪射击,子弹穿过他的胸膛,惨死在家门口。村民胡来路躲在胡家老林附近的一口土井里,被日军发现,开枪将他打死在土井里。村民胡兴其、胡来钰外逃至胡家老林北大清河堤上,被日军追上用利锛砍死。胡来增、胡来俭兄弟2人逃跑至村北堤口,一发炮弹落下,兄弟二人被炸的血肉横飞。年逾古稀的胡兴祥、姜来峰藏在村南果树行里,亦未能幸免,被从村西南包围过来的日军枪杀。这一天,日军在后亭村残杀无辜群众12人,重伤3人,奸污妇女多人,掠走各种财物不计其数。
(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 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第28—29页。)


后亭惨案二


1939年6月8日晨,县城和彭集据点日伪军共300余人突袭后亭村,未及逃离的村民李文顺被日本兵用刺刀挑开肚子,摘取其心脏吞噬后,又将其内脏挑的四处皆是。村民胡来和往家跑时。日军向其开枪,子弹穿胸,惨死在家门口。村民胡来路躲在胡家老林附近的一口土井里,被日军开枪打死。村民胡兴其、胡来钰外逃至胡家老林北大清河堤上,被日军追上用利锛砍死。胡来增、胡来俭兄弟二人逃跑至村北堤口,一发炮弹落下兄弟二人被炸的血肉横飞。年逾古稀的胡兴祥,姜来峰藏在村南苹果行里,亦未能幸免,被日军枪杀。时日军在后亭村残杀无辜群众12人,重伤3人,奸污妇女多人,掠走各种财物不计其数。
(东平县军事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军事志》,内部SDJSZ2010-035-1006,第160页。)




后亭惨案调查表一


1939年农历4月21日,县城和彭集据点的日本鬼子和伪军来后亭村攻打这里的六支队,六支队英勇抵抗,但敌人太多,六支队撤退,日伪军进村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杀害村民12人,打伤3人,奸污妇女好几人。


后亭惨案调查表二


1939年6月8日,鬼子在我们村把李文顺用刺刀挑死,把胡来和用枪打死,哑巴马恩庆和他13岁的儿子小欢先后被日本鬼子用锛砍死。另外被打死的还有胡来军、胡来路、胡兴其、胡来钰等人。




同层次的有8个条目
  日机轰炸东平城
  半倒井惨案
  无盐惨案
  林马庄惨案
  大羊惨案
  后亭惨案 *当前记录*
  “108”口被捕事件
  日伪在东平县城中、小学的奴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