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三章 日军暴行

  大羊惨案


大羊惨案


(1939年5月22日—23日)






一、大羊惨案概述


大羊乡位于东平县境内东北部,地处东平、平阴、肥城三县市交界处,北靠济南,东临泰安,南接县经济开发区。镇机关驻地东南村,距县城13公里,105国道、250省道、济荷高速等主要交通干线从乡境内穿越而过,交通条件十分便利,是东平县的“北大门”。
大羊乡地处平原地带,又处三县交界处,交通便利,抗日战争时期,商铺较多,商业比较繁荣,经济比较发达。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侵入中国,鲸吞蚕食,步步紧逼。1938年8月,东平县城沦陷,东平人民从此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特别是东北部山区,经常遭受日军、汉奸队的扫荡摧残,包括大羊在内的三区受害最为严重。因为三区地处泰肥山区的西部,是日军进攻这一地区的必经之路。
1939年5月22日傍晚,日军一部从平阴黄山据点出发,东去肥城县陆房一带寻找八路军踪迹。行至大羊村时,日军看到有军队号房子的字迹(国民党杂牌军田家彬旅来此号下的房子,但未进驻),便认定该村住过八路军。于是,这伙日军涌入村内,狂叫着抓八路。年仅14岁的男孩侯金厂未来得及跑掉,被日军抓住。日军 大羊惨案纪念地
逼问他八路哪里去了?这个一脸稚气的孩子不知所措战战兢兢地说:“不知道。”日军便用枪托把他打的嗷嗷叫唤,接着又用刺刀将他刺死在大街上。南门里姚家茶馆里的姚凤路也未及时逃走,被日军刺死在茶馆院内。22岁的侯庆才掩护着母亲跑出村,但自己却在南门外被日军追上,日军连问也未问一声,就向他连刺了三刀,侯庆才倒在血泊之中。但因未刺中要害,于半夜又苏醒过来,后经几个月的治疗方幸免一死。随着夜幕的降临,日军匆忙向东窜去。
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大羊街的村民陆续返回,尚未来得及掩埋掉死者的尸体,就发现日军又向大羊窜来。村民们只好再次离开村子躲进荒山野外。日军进入大羊村后便挨家挨户地搜查。这群兽兵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并把房屋、柴垛点着火。日军窜入纪家,72岁的纪凤同老人无力行走,呆在家里,日军将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脚踢开,便逐屋搜寻,翻箱倒柜抢东西。突然,日军发现一双花鞋,便逼着纪凤同老人要花姑娘。老人一声不吭,日军先将老人拖在地上折磨了个半死,最后用刺刀将她捅死。日军窜进村民张其道家中,62岁的张妻躲进厕所里亦未能幸免。几名兽兵将老人拖出厕所,用皮鞋踢,枪拖捣,把老人打的死去活来。这群野兽仍不肯罢休,又用圆锥形仓盖把老人罩住,四周堆上柴草后,将老人活活烧死。傍晚时分,躲在村外南面山坡上的村民侯家兴(当年53岁),见村内房屋着火,心如刀绞。他趁着夜幕悄悄进村去救火,不幸被日军抓住。日军将他打的遍体鳞伤后,把他投入土井中,接着投下燃烧着的柴禾,又用一口大锅将井扣住,把侯家兴活活闷死在井里。
夜色落下帷幕,整个大羊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这个一向绿树成荫、生意兴隆的街市变成了一片火海,大火燃烧了两天两夜。街上的“怀仁堂”药铺、“文德昌”百货部、“宏圣源”酱菜铺、“万庆”放赈局等工商业户均成为一片灰烬。
这次惨案,日军共杀害无辜村民6人,打伤10余人,抢走财物不计其数,烧毁民房420余间,树木上万棵,使这一带较为繁华的大羊街变成一片废墟。


主要参考资料:


1.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2.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
3.侯庆山、尹祚鲁、侯家铭、刘士苓、侯庆冉、冯云贤证言证词, 2006年11月东平县大羊乡走访调查,存东平县党史史志办公室。




二、附  件


大羊惨案一


5月22日傍晚,日军一部,从平阴黄山据点出发,东去肥城县陆房一带寻找八路军踪迹。行至大羊村时,日军看到有军队号房子的字迹(国民党杂牌军田家彬旅来此号下的房子,但未进驻),便认定该村住过八路军。于是,这伙日军涌入村内,狂叫着抓八路。年仅14岁的男孩侯金厂未来得及跑掉,被日军抓住。日军逼问他八路哪里去了?这个一脸稚气的孩子不知所措战战兢兢地说:“不知道。”日军便用枪托把他打的嗷嗷叫唤,接着又用刺刀将他刺死在大街上。南门里姚家茶馆里的姚风路也未及时逃走,被日军刺死在茶馆院内。22岁的詹庆才掩护着母亲跑出村,但自己却在南门外被日军追上,日军连问也未问一声,就向他连刺了三刀,詹庆才倒在血泊之中。但因未刺中要害,于半夜又苏醒过来,后经几个月的治疗方幸免一死。
随着夜幕的降临,日军匆忙向东窜去。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大羊街的村民陆续返回,尚未来得及掩埋掉死者的尸体,就发现日军又向大羊窜来。村民们只好再次离开村子躲进荒山野外。日军进入大羊村后便挨家挨户地搜查。这群兽兵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并把房屋、柴垛点着火。日军窜入纪家,逼着72岁的纪风同老人穿花鞋当花姑娘。老人一声不吭。日军先将她折磨个半死,又用刺刀将她捅死。日军窜进村民张其道家中,已60多岁的张母躲进厕所里亦未能幸免。几名兽兵将老人拖出厕所,用皮鞋踢,枪拖捣,把老人打的死去活来,又用圆锥形仓盖把老人罩住,四周堆上柴草后,将老人活活烧死。村民侯家兴不幸被日军抓住。日军将他打的遍体鳞伤后,把他投入土井中,接着投下燃烧着的柴禾,又用一口大锅将井扣住,把詹家兴活活闷死在井里。这次惨案,日军共杀害无辜村民6人,打伤10余人,抢走财物不计其数,烧毁民房420余间。
(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 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第28页。)


大羊惨案二


1939年5月22日,平阴县黄山据点的日本侵略军,东去肥城路过大羊村,见有我军队号房的笔迹,即进村搜查,抓住侯金厂14岁的孩子,因说没有八路军,即先遭毒打,又被刺刀捅死。开茶馆的姚风路,刚出屋被刺死院内。22岁的侯庆才和母亲想去村外,被刺了三四刀。次日,这伙侵略军又到大羊村烧杀。侵略军叫72岁的纪风同老人穿花鞋,当姑娘,她不从,当场被刺死。张其道之妻62岁,藏在厕所被找出,毒打后盖上柴草烧死。张家兴回家救火被抓住,吊打后投在地瓜井内。两次共烧死村民5人,打伤10余人,烧毁民房420间,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才被扑灭。抢去的财物无数。
(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438页。)




大羊惨案调查表一


1939年春,日军用刺刀刺死了侯家兴、侯银场、纪凤桐,刺伤了魏玉荣等四名同志。


大羊惨案调查表二


当时是1939年春,侯家星、侯银场、纪凤桐等同志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捅死。魏玉荣被日军用刺刀捅伤。




大羊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一


见证人:侯庆山


我是侯庆山,今年80岁,到年81岁,大羊乡西北村人。我那年是11岁,俺父亲是当木匠,就是给打桌子、打椅子,干这些活。那时候日本鬼子侵略咱中国,到咱这个地方来,是1939年的春天,什么日子我记不清楚了,春天,39年春天,它当时的政策我知道, “ 三光 ” 政策,烧光、杀光、抢光,见了妇女就强奸、轮奸,办这些事,到处的杀人、放火,这是“三光”政策。那一年俺这个里的人,大部分都跑了,都跑到北边这个河里,都跑到河里去了,少部分人,有时候,像俺父亲,看着烧了,咱这里满庄里都起火了,他老人家想着回来看看来,想着烧了房子怎么住啊,他也不想这些事,家来就被逮住了,逮住就在这里,这里原来是个围子墙,都有围子,他是在个豁口子进来的,进来就被逮住了,逮住拉到那个井前,有红薯井子,也有住家,用刺刀穿的,穿了以后,把俺父亲,先用柴火点着扔到红薯井子里,烧的,我都亲眼见目睹,房子是都烧了,咱这里烧的。杀的人呢,一个是叫小印常的,俺这个岁数差不多的,逮住杀到这个沿子前,用刺刀捅的,捅死的,俺父亲是烧的。这里西寨门前有个看寨门的老头,我记不清名了,也被用刺刀捅了。这里,我记着的那个大爷爷叫纪风同,他呢,没跑出去,他一个姑娘也没跑出去,没跑出去,叫那些日本鬼子逮着,轮奸,老头不愿意啊,他一看,这是什么玩艺啊,他没跑出去,这么一些当兵的,他阻挡这个事来,阻挡这些当兵的轮奸他的孙女,一阻挡就被那些鬼子拉到门外,用刺刀捅了,穿的那样,我都亲自看见了,肚子上,身上,尽窟窿,淌的满地是血,这是这里的纪风同。那个,西门那一个,也穿了好几刀,那是一个老头。咱这个村里,强奸的妇女有多少呢,就是那个齐姐家,栓盛他娘,那轮奸的,这么些兵,那还了得,就在西边那个沿子前,有个核桃树,在核桃树底下,从那三个月没起床……这是杀的,俺父亲,纪风同,西门的老头,这个还有印常。南边的咱就不用说了,侯庆才,也是逮住捅了好几刺刀,把肠子都捅出来了,他没死。这是死的人。反正烧的房子,后来统计是70%以上都烧尽了,杀人呢,就是这个村里就这几个。你反正日本鬼子它这个侵略,它这个政策就很混帐了,杀光、烧光、抢光,见了妇女就强奸这些事。


大羊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二


见证人:侯家铭


我叫侯家铭,现年78岁,大羊乡西北村人。日本鬼子进大羊街,是9月9进的大羊街,进大羊街在这里乱了以后,得说是9月9进大羊街待了一阵子它就走,过了年3月天又回来大羊街,烧的大羊街,在大羊街祸害了几个人。纪云声他爷爷,叫纪什么我想不起来了,他是日本鬼子攮死的,西井上印常是死在后坑前那个庙间,这也是日本鬼子攮死的。这是我所知道的。后边侯庆山他父亲,他是在红蓍井子里烧死的。那时候也很小,也听着老人说吧,也就记事了。这就是这个年代我的经过,从日本鬼子进咱中国,进来以后呢,就在这大羊街,在这里安了一阵子钉子,祸害一阵子。那时候年纪小,也在家里稳不住,到处跑,也听着老人说,它对咱中国祸害的这些东西,烧的大羊街。


大羊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三


见证人:侯召平(84岁)


我是侯召平,今年84岁了,大羊乡西南村人.大羊街烧的时候,大约初二进的大羊街,到岈山打了一个败仗回来,三月三烧的大羊街,烧大羊街,不光烧的大羊街,大年初二烧的姚凤柱,庆才叔,后街侯庆山他爹,烧死在红薯井子里,那时候我还去看。侯庆凤,…………子攮出来,还一个是魏一龙家里,是被鬼子追的跳坑死的。那时候弄的一个麦,后来被毁了,四个村里,四个庄里,乱上啊。


大羊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四


知情人:梁绪臣(74岁)


我姓梁,叫梁绪臣,今年74岁,大羊乡西南村人。那功夫日本鬼子烧的时候,我还不大,就是听老人们说。没少说了。三月初二来的,三月三那天烧火,我逃饭逃到魏雪,等到回来,一看大羊街上,烧的和扑搭院样,大街上烧的更厉害。就是说整个大羊街,打了个败仗回来的,怎么说呢,大羊被烧是吃一个亏,那时候有个前团……上都贴上纸了,日本鬼子来到一看,这家住八路军来,就点火烧,吃这么个亏。就这么回事。




同层次的有8个条目
  日机轰炸东平城
  半倒井惨案
  无盐惨案
  林马庄惨案
  大羊惨案 *当前记录*
  后亭惨案
  “108”口被捕事件
  日伪在东平县城中、小学的奴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