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三章 日军暴行

  无盐惨案


无盐惨案


(1939年2月8日)


一、无盐惨案概述




1939年2月8日,日军及汉奸队几百人,从汶上县城出动,骑着马,自行车,浩浩荡荡,席卷北上,从后亭村过河后直扑无盐村。早晨10点左右,日军、汉奸闯入无盐村,大炮、机枪一响,正在吃早饭的村民扔下饭碗,慌忙逃跑。日军进村后,先把没跑掉的百姓一个个绑起来,聚到一块,押到村南陈家林里,周围架上机枪看守。然后三五成群闯入各家抢东西。只要有用的东西,能带走的,一律带走,不能带走的,全部砸烂。抢完东西,立即烧房子。他们先把干柴架到各家房门上,有的还泼上油,吹号一起点火。无盐村顿时火光冲天,狼烟四起。风声、火声、墙倒屋塌声,混做一团,真是惊天动地。无盐村当时300多户人家,200多户被烧,共计烧了600多间房子。
日军抢完东西,烧着房子,便到陈家林屠杀村民,他们把村民绑到石碑上,问他们见没见八路军。问张常代,张常代眼一瞪,一脚把鬼子踢出好几米远。鬼子挥起洋刀,一刀把张常代的头砍下来。又问陈四,陈四闭口不言,鬼子挥刀攉开了陈四的肚子,给陈四开了膛。吕学荣被绑到石碑上,无论鬼子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于是鬼子就用刺刀在他脸上横划一刀,竖划一刀,生生地把吕学荣划死了。吕学荣被日军残杀时其妻子痛哭不已,前去救护,竟被日军用刺刀活活刺死。毛元信的父亲被枪杀,毛元信74岁的母亲,因双目失明,年龄太大,家人没能带她逃出村外,便把她藏到地瓜窨子里。日本鬼子进院后,听到地窨子里有人,就抱柴投到里面,用火把这位老人活活烧死在窨子里。一个叫“八哥”的孩子,被日军连刺数刀而死。
日军从下午2点左右开始在陈家林里审讯屠杀村民,直到日落,也没审出一点八路军的线索。于是带着抢的东西,气势汹汹地离开了无盐村。
日军血洗无盐用各种残忍手段杀死普通百姓8人,烧房屋600多间,打伤村民,抢掠财物,不计其数。这是日本侵略者在当时三区境内制造的又一惨绝人寰的惨案。


主要参考资料:


1.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2.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
3.陈云忠、廖作柱证言证词,2006年11月东平县东平镇走访调查,存东平县党史史志办公室。


无盐惨案一


1939年2月8日,日本侵略军进犯无盐村,烧毁民房1000余间,杀害群众数人。农民吕树友的父亲被日军活活打死,其母前去救护,被日军用刺刀穿死。农民毛元信的父亲被枪杀,双目失明的母亲被烧死在地瓜窖子里。一个叫“八哥”的孩子,被日军连刺数刀而死。
(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438页。)


无盐惨案调查表一
在38年5月在村东拾柴,在回家的路上南坡遇到日本鬼子。日本鬼子问他话,他没理,立即用枪击毙。胡来荣、吕学友、毛左余、毛新友在家没有逃脱,4人让鬼子逮着,在村南让日本鬼子用刺刀刺死。陈四外逃后,因家中晒粮,没有声音后回村看粮,遇到日本鬼子,当场击毙。毛氏因年龄大,躲在地瓜井子里,日本鬼子听到井子里有人,用火把她烧死在井子里。李云清父在北山日本鬼子洋楼下,用枪击毙。


无盐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一


见证人:廖作柱(85岁)


我叫廖作柱,今年85岁。东平镇无盐村人。……我查不清,那一年的4月21,日本鬼子来,烧杀抢淫。是4月21,这些被杀的这些人呢,有刘树友,有于学文,有胡来荣,有毛信有,有八界,有陈四,有锁义三叔,烧死的呢,就是那个三婶子,他们七个一共。被俘的有他五个,有俺父亲,有廖红旗,有苏梦钟,有桑玉良,有张八界,有姓许的一个妇女,四个了,有阮庄的一个,弄不清他叫什么名,这就是五个。北山上有个老头,打伤了腿了,就死了,他儿搬到后屯住去了,不在这住了。其余的也没别的,我就知道这些。和我一般大的,有姓毛的,毛成玲,有陈文忠,陈文忠和我一样,早上起来,……说们回去吧,上毛家庄了。在毛家庄回来早的话再上你们那去,再说吧,这样……说。有陈文忠,有杨文富,有桑美宪,俺这些大的,有刘本宪,刘本宪俺俩个一样大,有杨富元。杨富元、刘本宪和我俺仨一般大的,都是85岁。
(再说说烧的房子。)
烧的……有800间房子,牵去了两头牲口,牵去了陈文忠的一头驴,西头陈文绸家的一头骡子,牵去了这两头牲口。
(其他的,烧的粮食?)
粮食,那个数就记不清了,他烧了都,烧多少是没数,800间房子,云忠知道,那时候云忠工作着的呢。那时候万里来统计的,俺庄上800间,来放赈了,有万丹如,反正是,一个妇女,来放赈来,烧了以后。光知道房子是烧了800来间,烧的那些木头啊,屋里、当院的柴火一类的,那都无所谓了,这些数都统计不下来,当时又没人问这个事,也没人问,没来统计这个事。
他五个,一个妇女。(她叫什么名,知道吗?)这个,好像她娘家在范镇,姓李。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现在妇女都有号,那时候妇女那有号啊。……这里姓许。她没人了,她女婿死了,她儿也死了,她家小,没有别的。她那时年轻,30来岁,这个事还能避免了。你要说眼见,当时谁敢在跟前见啊,在跟前还能活了吗?跑了逮回来都刺死,哪还敢看这些事。那天后边的胡庆忠问我见来么?那时候谁敢在跟前啊,见了还能活么?只能是她死了,回来,咱见死尸了。没见她怎么被刺死的,王家村也没敢见的。
他这几个人,死的这几个人,一个也没活下来。弄几个死几个。他就是弄走五个,回来一个也知道是怎么死的。……他4个,一块死的4个,烧死1个,这边死1个,那边死了1个,一共7个。那一天当场死了一共是7个,抓走了5个,后来又放了。那一年都70来岁了。……其他的事,就庄里树有他父亲,说是嘴被豁开了。……我知道陈四哥和锁义说是用刀攮的,也有说是用刀的,也有说是打的……你按说,豁嘴,该是用刀子。
(你说有在窨子里烧死的老太太?)
是啊,她在窨子里,跑,怕被逮住,然后说搁井子里吧,红薯井子里,说咱好走。然后(鬼子)发现动静,问,一应声,就扔下柴火烧死的。烧死以后,上来火还烧着。俺这里离得太近了,就是路南。那时候那个老太太也就70来岁,




无盐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二


见证人:陈云忠


上半年4月,4月18芒种,4月21号来的鬼子,38年4月21日,那时候来是在......来的,从彭集向刘马寨子来,村民一打枪,引过来了,在小井过的河,在后井杀的,点火烧,杀了四五个人,那些鬼子就过河了。那时候4月里麦天,吃过清晨饭,就说来(鬼子)了,一说来了,人都跑。那时有俺爹和俺娘,有俺兄弟三个,俺家喂着个驴,我把被子被褥放到驴背上,就牵着走,那边有个槽,在那边。俺爹说,你牵驴不行,人来了你走不通,你回去把驴拴上去吧。我牵着走的话也就没事了,我把驴拴槽上,盖体、褥子还有包袱,那时候有红薯井子,前边井里放一井子,后边井子倒一井子,我就抱着我的一个小袄跑出来了。我跑出大门,炮弹就从西边小山口打过来了,头一个炮弹就打这里了,咣的一下子响了。打头一个炮,我出来门就往那个方向跑了,等我走到现在那个大队西边,毛家坑,我走到毛家坑前,第二个炮朝着那个王家庄子那个方向,咣当一下子,这个都看见了,带着风,那个炮弹,我就斜着跑,出去庄,第三个炮弹就打中大窑,那功夫,一个营都在山上,都有兵,他们觉着一个营对付不了这些鬼子,他们也没敢发枪,我就跑到栾家庄去了。刘永忠、刘永诚在栾家庄住着,骑着一个……在小山上,就到东边山上看。大过晌的时候,半过晌午,他们要是不打那阵枪,(鬼子)待不这么长时间,半过晌午,他们就点火了,烧了800间房子,粮食、衣裳没数,死了七八个人,人死的惨了,姓毛的,刘树友知道,刘树友他爹,毛家信他爹,胡某某他爹,有胡来荣,杨永俊(音似),他四五个用一根井绳捆住,就在南边这个桥南里,在那个狮子上拴着,他五个打死了仨。……别管走哪里,……不打不打,他5个打死了仨,他俩个害怕不害怕啊。姓张的,八界,是这西南角的,毛括荣,毛XX他爷爷,死在现在保银那,那时候那里是个大坑来,老头死在那里。西头的那个,陈四,我不知道他的大号,我们是一家子,他有两袋子麦子,弄晌午顶里在场里晒麦子来,他都跑出去了,跑西边去了,他又回来收麦子的时候,被逮住了,他死的够惨的,使的西头一个拴骡子的皮缰绳刹住肚子刹死的,他就死在俺那东边,东边路南里,到末了毛家园盖屋,就是我的一个场。死的那一家,到末了拉到王家场去的。……我回来一看,屋子还没一个没塌架呢,……你想想800间房子,那时候,他们傍黑就走了,打两枪就走了,都不敢家来,都黑了天以后才家来的,我到半夜我才回来。我回来,清晨一看,饭屋、屋子都倒尽了,也没牲口了,我找牲口来,我找了南边,找这里找那里,老大远一看,那个狮子前拴着仨人,死了仨人,西门垛一个,东门垛一个,正西一个,我到跟前看了看,除了树友他爹,他小个不大,他骂(鬼子)来,嘴被豁得,一豁到两耳,淌那些血,有狗啃,啃那么大一个坑,那是俺的一块地。连烧房子,我为什么知道烧800间房子,那时候大放赈,那时候计划,说是有800间房子,粮食、衣服没数,谁也顾不得,没了两头牲口,我家的一头驴,陈美忠的一个骡子,死了七个人。




同层次的有8个条目
  日机轰炸东平城
  半倒井惨案
  无盐惨案 *当前记录*
  林马庄惨案
  大羊惨案
  后亭惨案
  “108”口被捕事件
  日伪在东平县城中、小学的奴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