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东平县地情资料库 灾难与抗争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三章 日军暴行

  半倒井惨案


半倒井惨案


(1939年1月7日)






一、半倒井惨案概述


半倒井村属于东平县东平镇,南临大清河,北临稻屯洼。交通便利,有一条大路通向东平县城,南北两边均有民居。当时,国民党山东保安第2旅旅长冯寿朋(当时冯寿朋的部队还是抗日的)部一个连驻扎在这个村,连长(姓名不详)就住在村民杨修森的家里。


1939年1月7日清晨,侦察员向连长报告:日军从城里(今州城镇驻地)出发向东开来,有汽车三辆。连长命令作好战斗准备。大约上午8点多钟,日军一个中队100多人,分乘5辆汽车(先来3辆,后来了2辆)向半倒井方向开来,行至村西,连长命令进行突然袭击。李修河家住在村的最西面,门外有不到一人高的墙垛,战士们在墙里面向西射击,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打毁汽车2辆,打死打伤日军10余人。日军疯狂反扑,由于敌众我寡,力量悬殊,连长命令战士迅速向东转移。
日军遭到突然袭击,伤亡严重,恼羞成怒,疯狂对村民进行血腥报复。小钢炮、机枪雨点般向村子里射来,炮声隆隆,枪声大作,一些房屋被震塌树株被炸断,李修河家西屋墙上的枪眼密密麻麻。一瞬间,半倒井村就成了一片火海。随后,疯狂的日军冲进村子进行“扫荡”。他们根本不遵守国际战争法中不伤及和平居民的条款,逐户搜查,对手无寸铁的群众工作,也是疯狂残杀,手段极其残忍。郑云坤(当时9岁)的家里藏着六、七个人,日军砸门喊叫,他的父亲郑兴科为使他人免遭杀害,前去开门。走到大门,日军已将一道门闩用刺刀拨开,郑兴科拉来二道门闩,急转身往回走,被敌人一枪打中头部,脑浆溅出,到在血泊之中。郑云坤的五奶奶被敌人打中腹部,肠子六出体外,疼痛难忍,自己将肠子掐断而死。李修河的哥哥李修武被日军从家里拉出来,被一枪打倒在地,但没死,他痛骂敌人,日军又打了一枪,李修武含愤而死。有的人家多人遇难。郑兴泉一家6口人,其中5口被杀。其奶奶、父亲、哥哥被日军打死,他和母亲藏在屋里,没被日军发现,但他的母亲当时还怀着身孕,几枚炮弹落在房子周围,他的母亲被炮弹震死,倒在墙旮旯里。那时郑兴泉才会走路,全家5口人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村民杨修森一家也有5人被杀,杨修森的母亲、两个嫂子,一个侄子以及到他家中避难的其内弟。日军把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和两名妇女枪杀在院子里后,又进屋搜查。杨修森的母亲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躲在床底下,仍被杀红眼的日军拉出来枪杀。李守田的妻子刚结婚几天,日军发现她后,强行奸污,遭受奇耻大辱的她,几天不吃不喝,精神恍惚,最后惨死。
这一天,半倒井这个十几户的小村子就有17人被杀。这是日军侵占东平后制造的第一个惨案。
日军发现宿城以东有抗日部队在活动,于下午4点钟左右离开半倒井村。日军撤走前,还贴出“告示”,三天之内“血洗”半倒井。
“半倒井惨案”是日军侵占东平后制造的一个重大惨案,也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东平大地所犯罪行的一个铁证。


主要参考资料:


1.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2.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 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


3.(东平县军事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军事志》,内部SDJSZ2010-035-1006,2012年版。)


4.郑兴泉、武士英证言证词,2006年11月东平县州城镇走访调查,存东平县党史史志办公室。




二、附 件


半倒井惨案一
1 9 3 9 年 1 月 7 日,日本侵略军一个中队,从县城出发 “ 扫荡 ” ,路经半倒井村,对手无寸铁的群众疯狂残害,逐户搜查,逢人即杀。郑兴泉一家5口人,祖母、父、母、兄均遭杀害,本人当时仅6个月,因未被发觉幸免。杨修森的母亲、两个嫂子、侄子4口人全被杀害。郑云坤的五奶奶被打出肠子,疼的满院乱滚,最后惨死。十几户的小庄被杀死 1 7 人。日军所到之处,尸横遍地,惨不忍睹。
(山东省东平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 9 8 9年版,第438页。)


半倒井惨案二
1939年1月7日,日军1个中队,从县城出发“扫荡”,路经半倒井村,逐户搜查,逢人即杀。村民郑云坤(当时9岁)家里藏着六七个未及逃出的家人和乡邻。日军砸门喊叫,郑云坤的父亲郑庆科前去开门,被日军一枪击中
头部,顿时脑浆溅出,倒在血泊中。郑云坤的五奶奶被日军击中腹部,肠子流出体外而死。村民李修武被日军从家里拖出后连开数枪杀害。日军闯进郑兴泉(当时才会走路)家中,将其祖母、父亲、哥哥3人枪杀。郑兴泉全家5口人被日军炸死4口,只有郑兴泉幸存。村民杨修森的母亲被日军用刺刀刺死,两个嫂嫂和一个侄子被日军枪杀。杨修森的内弟,逃难来到半倒井,也残遭杀害。冯寿鹏部队两名未转移的伤员亦被日军枪杀。此次惨案共有17人被日军杀害。
(东平县军事志编纂委员会编:《东平县军事志》,内部S D J S Z 2 0 1 0 - 0 3 5 - 1006,第159~160页。)


半倒井惨案三
1939年1月7日,驻东平城的日伪军100余人,分乘5辆汽车到三区宿城一带“扫荡”。前面的3辆汽车行至半倒井附近时,遭到冯部的突然袭击。当时,国民党冯寿鹏(绰号冯二皮)部一个连驻扎在个村。被击毁汽车2辆,死伤十余人。日军遇到袭击,立即架起机枪、小炮还击,该连撤出战斗。穷凶极恶的日军进入半倒井,大肆报复,屠杀无辜百姓。村民郑云坤(当时9岁)家里藏着六七个未及逃出的家人和乡邻。日军砸门喊叫,郑云坤的父亲郑庆科为使他人免遭杀害便前去开门,刚转身往回走,被日军一枪击中头部,顿时脑浆溅出,倒在血泊之中。郑云坤的五奶奶被日军击中腹部,肠子流出体外,疼痛难忍,自己咬着牙将肠子卡断而死。村民李修武被日军从家里拖出后一枪打倒在地,他挣扎着 痛骂敌人,残暴的日军又向他连开数枪,李修武含恨而死。日军闯进郑兴泉(当时才会走路)家中,将其祖母、父亲、哥哥3人枪杀。郑兴泉和他的母亲藏在屋内柴禾堆里没被发现,但几枚炮弹落在房子周围,郑兴泉的母亲被炸死,全家5口人只有郑兴泉幸存下来。村民杨修森的母亲被日军用刺刀刺死,他的两个嫂嫂和一个侄子被日军枪杀。杨修森的内弟,这一天逃难来到半倒井,也残遭杀害。冯部两名未转移出去的伤员亦被日军枪杀。这次惨案共有17人惨遭日军杀害。这是日军侵占东平后制造的第一个惨案。
(中共东平县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东平地方史》,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第27页。)




半倒井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一


见证人:武士英
我是东平镇毛庄村人。吃完早饭,从西边来的车,就打仗,人都跑,打过去了,(……西边安上的那个机子,就向这打,家里这些人……半倒井这一天,有三个人来就吓得跑,都向北关围坡里跑。别的事,像死的人了,死的人是真不少,不敢睁眼了,一死那些人,他一打仗,(炮弹)一打过去,人上屋里去,家来轰隆,一轰(隆)就跑,一轰(隆)就跑,来三个人就跑,家里就都跑。……都跑俺那个庄上去,都跟着都跑。那时候我刚当媳妇,也不知道是什么。




半倒井惨案见证人口述资料二


知情人:郑兴泉
我叫郑兴泉,我是半倒井的村民,我今年71岁。那年鬼子在这打仗的时候,我那年才两岁。(后来)听村民们,老大爷、老大娘们,他们不少说,因为见过这个的人,没有不说这个事的。一个是可怜我,一个是痛恨(鬼子)。1938年鬼子在这里打的仗,我那年才两岁多点,我从小跟我姑长大的,我姑呢都是十月一、寒时的时候来烧纸,年年来,领我来。来到不管到谁家坐坐,不说别的,就说这些事,一个是可怜我,一个是痛恨鬼子,就说这些事。就说这个战争,那时候那个楼跟前,是从西边斜着,从俺庄前边过去的,上东南的。所以说鬼子的汽车呢,那天,鬼子的汽车是从西边过来,4辆车。这里呢,那天,头一天晚上,住着了有抗日队伍,有抗日队伍住这了。有岗哨(发现)在那里放枪了,所以鬼子汽车就停这里了,停在这里下来几个人。那边就是杨家的家,杨家呢,那时候抗日军队一个连,这个连里的连长在他家吃的饭,没吃完就出来在这里打的(仗)。鬼子在汽车上,据老人们说啊,下来几个打几个,打得很准,打了几个,打了四五个。鬼子4辆车来了又回去了2辆,后来就调来的大炮。就支上大炮,就在这河西沿,支上大炮就朝这个庄上打的。据说呢早上吃饭的时候就打,一直打到傍黑(晚),把鬼子的汽车还打坏了一辆。后来鬼子的汽车拉到南边,叫共和路,在这个共和路上修的汽车。说是到傍黑了还丁当的响呢,有年纪的就这样说。据说的呢,这个庄上一共死了17口
人,都很惨的。这里,这一家呢,算是摊了两口,一个是李秀武,就是在这里住,他,就是打完仗都傍黑了,他往东边去,可能是有点事,也不知道挂着谁,反正据说是这样,是担心家里人,到东边看看去,走到东边就把他打死了,他是这样死的。他一个侄媳妇,刚娶了,刚娶了几天,被鬼子连她丈夫的衣服也拿走了,鬼子怎么着的她,这个……有年纪的老太太就说,知不道鬼子怎么作贱(凌辱)她呢。有年纪就这样说,这个媳妇一共就活了个把月,就死了,一共不超过两月。这里这个情况是这样的。这个,往西杨家,这个杨家,这里原来是个树行子,没有家,东边呢,杨家在那东边住,他家里摊了五口。他自己家四口,他一个亲戚,他一个妻弟是城里的,城里住上鬼子了,乱,人们也是往外逃,小青年都怕被鬼子抓去,一个是当苦差,一个是当兵,这样,他就跑这里的,避难来,结果死这了,他死在东边,庄东边。俺家里呢,俺家里死了四口,有我奶奶,我父亲,我母亲,我哥哥,我哥哥才九岁,这是俺家的情况。俺那个家,以俺住的那个屋,有四间屋,俺奶奶、俺父亲、俺哥哥都在东边那个屋里来,那个屋里鬼子进去以后用枪打的,因为东边……在土井里就听见了,俺奶奶都说,你都把他们打死了你还打他干么?俺大人得罪你们了,孩子该惹着你们了。这样说着,把俺奶奶也打死了,把俺奶奶是打的肚子上,到黑天死的,俺奶奶死的最晚。我母亲是,俺在西边这两间屋里,这个两间屋呢,是从西山上要进去一个炮弹,那个炮弹窟窿比……还大,据有年纪的说,俺母亲是被(炮弹)打下来的那块墙块砸死的。这个屋子顶上,明间顶上还落了一个炮弹。我都记事了,就家来,那个屋子,就翻盖了那一间,还有补的那个屋还有裂口。这两个炮弹都没响,在屋里这两个 炮弹,没响呢,炮弹皮我小的时候都记着,一个粗的呢,一掐多粗,一个细的呢,一大虎口多粗,都够三四十公分高。就是这个情况,这些我都记着,后来炼钢铁的时候,这两个炮弹才毁坏了。
这个,这样说东边那家呢,就是他这里,这里有一家,这家,是那个庆槐二爷爷,他是被鬼子在当院里打死的,东边那个二爷爷,据活着的人,听见的人说,他家里那个当院也很小,就是鬼子晃当大门,他出来开大门来,把他打死了,他都连头都没了。就这么个情况,那些呢,都是些年青一点的,都死在当院里。反正他进屋内,那些鬼子是到了下午以后才进的村,打完以后没有动静了。因为那时候,一打炮,鬼子一打炮,抗日队伍抵抗不了,就撤了,往东北去了。有的人,年青一点的就跟着他们往北跑了,往北跑,跑毛庄去就没事了。就光打的这个庄,没跑出去的就都死了。反正是 见一个打一个,凡是见着鬼子的,没有一个活着的人。鬼子进庄,进屋就扫射,那时候跑到窨子里(土井),那时候都有小】子,11月天都搁菜,挖个小】子,窨子底上都搁玉米秸柴火,所以,钻到小】子里的都算没大事,就是在屋里藏着的一个没活下来。就像杨家这四口,他娘四个,是钻到一个床底下,在一个角里,他有一个小孩,叫杨文美,那个小孩在床底下动弹,所以一进门就被好几个鬼子发现了,就共同向床底下打枪,杨成修呢在南头,南头有个,这是他自己说,南头有个锅锫,挡着他了,鬼子没有看见,就算他自己活下来了,别的都死了。这是这里的情况。还有一个惨的,这个屋后头住着一个老太太,她儿她娘俩,她这个情况才惨呢。她这个情况,就在这个屋后头,娘俩个就一间小屋…………用枪打,说是从嘴里进去,从后槽牙这里出来的,老太太活了一年多二年的死了,那时候又没钱治病,吃饭时候,咱小没见过,可是小时候跟俺姑来,也在她门前趴着玩过,也记得她门前两棵桑树,那个树也是打的少皮无毛的,都在那里玩,也知道。后来经过年年诉苦,那时候年年诉苦,都赶到十月十七,俺这里定下来的,定下这日,都说这个事,就是老太太活得很惨,又没钱治,就这样受死地,就是喂的时候得用小勺喂,不然就淌出来。给人说话得捂着腮帮子说话,就这样受死的。
这边是杨修真的家,杨家的家,那一年,他这里住着有抗日的队伍,在他这里吃的饭,据说是个连长在这里吃的饭,后边那里一开始打仗,这里就出去,在西边有个墙垛,在那个墙垛里打的鬼子,连鬼子,据说至少是打死了四五个,在车上下来一个打一个,打得很准。后来鬼子调大炮来,支战不住才走的。俺与杨家是一墙之隔的邻居,他这个东边就是俺的家。俺这两家死的人多,是因为在这个庄的最西边,往里,除了李家那一家,没有人。这边就这样,鬼子那个炮弹打得也,都往这打的,也准。鬼子一来了,就从南边过来了,过来之后,一进庄就先进的这里。这里就是当时的半倒井,就在这个坑底,后来就搬了,那边是个井口,就搬那里去了。这就是原来的半倒井的井口,这个庄名就是根据它来的。原先庄名很多,也叫半倒井,也叫桥路井过,这个庄边上有个桥路井,也叫梆子井,梆子井呢,是因为这里后边有个庙,庙里住着个老道,老道为了走路的人都使用他的罐子喝水,都给他打碎好几个了,就弄了一个梆子,挂在树上,谁来了谁喝水。那时候人都说,走,到梆子井喝水去。那里还有一个香炉子,在水底下,庙里的香炉子,老大石头香炉子。




同层次的有8个条目
  日机轰炸东平城
  半倒井惨案 *当前记录*
  无盐惨案
  林马庄惨案
  大羊惨案
  后亭惨案
  “108”口被捕事件
  日伪在东平县城中、小学的奴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