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词
当前单库是 省情资料库 宗教库 点此打开全库目录


第六卷 教案 外国修会 差会
 第一类 教案

  其它教案


寿张候选巡检王凌云与教徒争地案
  1890年德教士在寿张县城西街购买陈作范宅基一块,计地一亩余。是年四五月
间,该县候选巡检王凌云称此地系伊家祖产,于乾隆年间以当价60千文当于陈作范,
现被卖与洋人,呈县追究。县令吴鸿章传讯两造,供词各执,断令陈作范向洋人退
回,以备王凌云取赎。继经阎万领等调处,令陈作范找给王凌云京钱40千,作为绝
卖。王凌云既允复翻,再讯两造,均无契据,又断令陈作范赎回入官。继又有中人
请限5日调处,其后曾否处息,王凌云并未续控,该县亦未复讯。而德教士布恩溥、
安治泰则屡屡致函该县,以此宅原系陈作范祖业,与王凌云无干。王凌云系为阻挠
教堂起见,请即迅速断结。所有买地文契,请即盖印交还。经吴令核查,该地向无
粮名,无可过割,是否官地,无从查考,未为印契。经德国公使追查,后任知县朱
钟琪于1891年6月重审此案,王凌云称伊祖当业,仅有分书,不足为凭,且历百余
年,即系当业,亦无仍准取赎之理。陈作范有无当年印契,未经缴验,虚实亦不足
凭,再查验明确,另文禀办。后结果不得而知。

滋阳县管押教徒李建业案
  该县寺上庄教徒李建业分居孀嫂李刘氏,将破屋3间木料,凭中李维迁说合,
作价京钱145千文,卖给侯保成拆用。事后查知,侯保成系为洋人代买,拟将木料
拆运至邹县建盖教堂。是年6月12日夜,李刘氏烧茶遗火,延烧格扇一扇,立即扑
灭,其余木料间有被烟熏黑。教徒疑为匪徒放火,其实并无其事。后李刘氏商同族
人李淑愉等将木料拆卸,于8月9日雇车运至邹县郭家营教堂交侯保成查收。教徒李
建业素不安分,不时窝匪聚赌,该庄绅民呈经该县传案,量予责惩管押。德主教安
治泰等以李建业因窘卖给教堂住宅,触犯绅怒,捏造闹娼闹赌具控,被该县收监,
函恳释放。经济东泰武临道遴委兖州府通判陈光绶会同新任滋阳县令刘承宽会查后
称:李刘氏夫弟李建业,因聚赌窝匪送县,与卖宅之事毫不相干。既据安主教代为
求情,当将李建业取具妥保释放。而安治泰总以该处绅士从中作梗,与伊为难,意
欲重办绅士,方许息结。否则必须于滋阳境内设堂传教,则无论何事可作罢论。地
方官认为这是“节外生枝,实无可再事迁就”。

安丘天主耶稣两教争地案
  1889年春间,美国长老会教士雷音百和教徒集资,在安丘县军屯庄购买孀妇赵
氏地基一分,盖造教堂3间,大门1座,并置办各种家俱。后又集资建一小厨房。因
长老会各处所置房地文契,均由会中所派之人经管,是以军屯庄教堂文契交赵本初
收管。后因赵本初、董学理、张守忠不守教规,1891年被长老会开除教籍。赵本初
等3人复又加入意大利方济各会傅天德神甫之天主教,长老会遂向赵本初索取所掌
管文契。赵本初已改信天主教,拒不交出,并称其地为伊所买。长老会教士教徒遂
具控于县官,天主教神甫傅天德也控于青州府。正在调停说合间,傅天德复又上控
于法国公使和总理衙门,长老会也控于美国公使田欠。济东泰武临道张上达派委员
秦长庚前往反复调解,两会教士情词各执,难以排解。山东巡抚福润认为“事关两
国公使,总要委婉办理。万不得已,由官署发款以偿其价,并设酒席为两教士解和”
。秦长庚再三开导,最后由安丘县署发给美教士京钱30吊,以偿其买地之费;其所
盖之房,允其拆去,另盖教堂。天主教方面,则由省府发给京钱100吊,经赵本初
出名将地卖于委员名下入官,由县立案,两教永远不准在此地再建教堂。契价两交
清楚,两造均各悦服销案。

兰山县令控诉教士白明德
  1895年10月,署兰山县知县朱钟琪致函山东巡抚李秉衡称:德国教士白明德在
兰山县传教,所收教徒,类皆市井无赖不齿之徒,每每恃教欺压乡民,一有龃龉,
白明德即颠倒曲直,代为出头函请究办,并不遵约令教徒自行具呈;遇有伤痕,亦
不令其到案请验,无凭无据,不准不休。虽经该县随时开导,遇有控案,不分民教,
一秉至公,不使稍有偏倚。而白明德不能遂意,即以大言宣布于众,云将函告主教,
入陈总理衙门,必如所愿而止。百姓积怨生愤,种种可虞。该县要求李秉衡咨总理
衙门转告德国公使,将白明德送之归国,或易之远方,民教自然相安。总理衙门照
会德国公使绅珂后,不知下文。

沂州府民众反教案
  1898年底至1899年3月,在日照教案的影响下,沂州府所属的兰山、日照、郯
城、莒州、费县、沂水等州县的民众,也纷纷掀起了反对德国天主教会的活动,并
波及了美国教会。他们在各地焚拆教堂,烧毁教徒房屋,驱杀教徒。据统计,除焚
拆各州县教堂外,又袭击兰山县教徒75家,杀教徒3人;袭击郯城县教徒232家,杀
教徒7人,伤2人;袭击费县教徒99家,杀教徒3人;袭击莒州教徒179家,日照教徒
104家,沂水教徒12家。以上均属德国天主教的案件。因此,德国公使多次照会总
理衙门,要求山东派兵镇压。1898年12月26日,山东巡抚张汝梅派马队3哨前往沂
州府各地巡缉,至1899年3月,会同各州县勇役先后逮捕反教者15名,轰毙4名。德
国圣言会主教安治泰要求赔偿,索要甚多,且利用德军入侵日照事件,“志存垄断,
语多要挟”。山东巡抚派兖沂曹济道彭虞孙与安治泰经过多次谈判,最后于6月26
日在济南达成结案合同,主要内容为:(一)以上兰、郯、莒、费、日各案,共赔偿
教堂教徒损失银77820两,沂水县12家教徒被抢,由该县自行了结。(二)此次赔偿
后,沂州府各属教案即作为了结,所有前与教徒互相生事之人,由地方官查拿惩办。
(三)德军入侵日照时带去青岛的绅士5人,本合同签订后,由安治泰电德督叶世克
即行放回。

陈兆举拳会反教案
  1899年6月至8月间,江苏丰县(亦说萧县)民邵士宣、山东巨野县革勇陈兆举的
拳会(官方称其为红拳会,教士称其为大刀会),在兖、曹、济一带发展很快,“兖、
曹、济柔延千里,闻风响应”。据称,1899年春夏间,曹州府和济宁州受袭教徒
1100余家。德国公使屡次照会总理衙门,认为是巡抚毓贤对外国人“不怀善意”,
有意庇护所致,要求清政府令其离任。对此,毓贤十分恼火。他辩解说:该处拳民,
“皆缘民间屡受教徒欺压,积不能平,各习拳棍,自卫身家,并非故向教堂滋事。
惟间有强梁之徒及外来游民附入其中,故作报复大言,以图快意,并于教堂附近练
习拳棍,并欲借教堂为拳厂,藉以示威。”现在该处拳民甚多,地方官不敢操之过
急,转恐激事。所以尽管毓贤派兖州镇总兵田恩来带步兵1哨、马勇10名前往,但
并未认真弹压。德国教士甚至控告清兵与拳会“相亲”,“同吃同喝,准其每日骚
扰教徒”,以致“每日有攻击之案横出”。德国公使则表示,如果再闹出1897年巨
野县那样的命案,定要求清廷将该省大吏惩办。在德国公使的压力和总理衙门的催
促下,在兖沂曹济道和各州县官员的请求下,7月29日,毓贤才亲赴济宁面讯地方
情形,添调东字正营前往济宁一带“相机弹压。”8月12日,陈兆举等在嘉祥县高
家海被民团逮捕,22日遇害。反教活动遂稍平息。

大刀会在肥城杀死英教士卜克斯案
  即肥城教案。1899年12月29日,在平阴一带传教的英国安立甘会牧师卜克斯租
毛驴由泰安回平阴。30日经过肥城县张家店地方,当地大刀会人孟光文、吴方城、
吴经明等数人(一说30多人),以“近来教徒欺讹平民,疑系洋人主使”,遂拦住卜
克斯去路,将其拖下驴背,双方发生冲突,卜克斯曾夺取孟光文大刀抵抗,被孟光
文、吴方城、吴经明扎伤数处。该处地保反对把卜克斯杀死在庄内,孟光文等便把
卜克斯绑架至下井子地方,卜克斯在挣脱逃跑时,失跌倒地,被孟光文砍落头颅,
尸体撩弃沟中。
  肥城知县金猷大获悉卜克斯被绑架后,曾会同营典驰往救护,但为时已晚,未
能奏效。1900年1月4日,清廷连续发出两道谕旨,令署山东巡抚袁世凯严饬所属赶
将案犯勒限缉获,从严惩办,同时将疏防之该管各官先行参处。袁世凯将肥城知县
金猷大撤任,派候补知府曾启埙、方燕申,会同泰安知府潘民表办理此案,约同英
教士伯夏里和马焕瑞验尸,并给棺敛埋,缉拿孟光文、吴方城、吴经明、李潼关、
庞燕木5人。袁世凯令交臬司审判,并建议英国领事观审。英国公使窦纳乐派驻上
海副领事甘伯乐前来办理。
  英领事到济南后,提出4项条件:(一)将凶犯从重治罪,巡抚会同观审,领事
监刑。(二)泰安知府及肥城、平阴两知县革职,永不叙用。(三)照教会内给图,由
教士择地,由官给费,在行凶地方建立教堂,并由民集资立碑。(四)恭录1月4日谕
旨及办案情形,由巡抚出示晓谕。经袁世凯与之交涉,去掉巡抚观审。泰安知府及
平阴知县免于处分,肥城知县按降留参处。肥城讯千总邱扶盛由清廷敕部议处。孟
光文、吴方城处斩,吴经明终身监禁,李潼关本拟监禁十年,已在监病故,庞燕木
徒刑2年。该管地保路秀泽、石长安、徐荣湘等分别笞责革职,永远不准复充。官
府给资9000两、地基5亩建造教堂一所,令民集银500两为教士立碑。由巡抚恭录谕
旨刊布晓谕。甘伯乐对这样结案甚不满意,他以巨野教案、日照教案赔偿德人甚重,
肥城教案“视英人性命太贱”等词,多次提出交涉,均被袁世凯驳拒。甘伯乐无奈,
于4月7日返回上海。英国公使窦纳乐则要求清政府惩罚前任巡抚毓贤,以迫使清廷
采取积极镇压义和团的政策。


同层次的有8个条目
  教案概况
  主要教案(济南)
  主要教案(潍坊、日照)
  主要教案(烟台、青岛)
  主要教案(德州、聊城)
  主要教案(菏泽)
  主要教案(济宁、泰安)
  其它教案 *当前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