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正文
牡丹传说
来源: 作者:山东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8-29 14:12:35 更新时间:2013-08-29 14:12:35

文化遗产名称:牡丹传说
所属地区: 山东·菏泽
遗产编号:Ⅰ—103
遗产类别:民间文学
申报日期:2010年
申报人/申报单位: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
遗产级别: 国家

牡丹传说
曹州牡丹
    记不清是哪朝哪代了,洛阳有个名叫常大用的小青年。此人貌似书生,实乃“花痴”——他自幼喜好牡丹,平生最大梦想,乃是赏遍天下牡丹。
    一次,常大用无意中听人提及曹州牡丹甲齐鲁,于是他跋山涉水来到曹州(今山东荷泽),想看看这里的牡丹是怎么个“甲”法。有感于他的热诚,好心人给了他一个情报:曹州城有个姓徐的达官贵人,家中后花园里种着许多稀罕牡丹。常大用很高兴,马上找到这位达官贵人,要求借住在他家的后花园里。
    当时正值早春,天气乍暖还寒,牡丹花时未到,枝叶刚刚吐绿。常大用天天在花园里徘徊,迟迟不愿离开。过了段日子,牡丹长出了饱满的花苞,可常大用的荷包却瘪下来了。为了糊口,他不得不把衣服典当出去,换钱度日。即便如此,常大用仍然乐呵呵地在花园里转悠,静待牡丹吐芳。
    只爱牡丹不爱钱,常“花痴”实在精神可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一天清晨,常大用又到花园中探视牡丹,忽见花丛边站着一位美貌姑娘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婆。
    呀!徐府的小姐来赏花了,我得赶紧躲回书斋!常大用是个知书达理的好青年,谨记圣人教诲——非礼勿视,因此不敢多做滞留,迅速跑回了住处。
    傍晚,估摸着小姐该走了,常大用又来到了花园,却见这一老一少仍在。难道这小姐也是个爱花之人?常大用忍不住躲在树后,偷偷地看了看那个姑娘,只见她雪肤花貌,嫣然含笑,如同仙女一般。
    这下,常大用的魂儿都被勾没了!见那美女彩裙飘飘,不见了踪影,急切的他快步追上去,想再看上一眼。转过一个假山,刚与那位美女对上眼,话还没说上半句,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那个老太婆凶神恶煞地拦住了他:“狂生大胆!竟敢戏弄名门闺秀,待我回去禀告大人,拿你官府问罪!”
    常大用惊慌失措,连连赔礼。哪知那姑娘却嫣然一笑,帮他解围,对老太婆说:“让他走吧!”
    回到书斋后,常大用越想越怕,生怕那老太婆真的找官府的人来捉他。可越是怕,还越是想,想那小姐的绝世风姿,想再见她一面。想来想去,可怜的书生竟然害起了相思病,一病三天,不见好转,脸色苍白憔悴。
    这天深夜,常大用正躺在床上呻吟,突然房门一响,那个老太婆手端一个碗走了进来。走到床前,将碗递给他,说道:“常公子,这是我家葛巾娘子亲手给你调制的毒药,你快喝了吧!”
    常大用吓得坐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与小姐无冤无仇,她何故加害于我?”
    老太婆说:“少废话,叫你喝你就喝!”
    常大用念及那姑娘的音容笑貌,把心一横:难得小姐能想起我,与其相思成病,不如服药而死!于是接过碗一饮而尽。老太婆含笑而去,常大用也和衣睡下。
    说来奇怪,一碗“毒药”下肚,常大用不但没死,反而更加精神了!一觉醒来,他感到神清气爽、浑身轻松,这才知道自己喝的不是毒药,而是灵药。于是他高兴地穿衣起床,兴冲冲地跑到花园中,希望能再遇见那位葛巾姑娘,好向她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赶巧,葛巾姑娘也正在园中赏花,见常大用前来,她笑着问道:“公子的病痊愈了吧?”常大用感激地说:“多亏小姐亲手调制的那碗‘毒药’啊!”
    两人正在说笑,却见那老太婆朝这边走来,葛巾忙说:“此处非你我谈话之地。翻过这花园的高墙,四面红窗者,即是我的闺房。君若有意,今晚不妨前来。”说罢匆忙走开。
    当晚,常大用便趁着夜色,溜到葛巾的闺房与其相会。两人正待缠绵,忽听见窗外有女子的笑声,葛巾慌忙将常大用推到床下:“玉板妹子来了,你赶快躲起来!”常大用隔着床缝偷偷一看,只见进来的那名女子花容月貌,与葛巾不相上下。
那玉板硬拉着葛巾去她房中对奕,通宵不曾回来,常大用失望不已,怅惘而归。好在葛巾明白他的心思,主动变换幽会地点,来到常大用的住处与他相会。常大用走了桃花运,又惊又喜,竟直把他乡作家乡,连洛阳也不想回了。
    如是几日,葛巾对常大用说:“总这样偷偷摸摸不是办法,不如咱俩私奔算了,省得别人说闲话。”常大用求之不得,便再顾不得赏牡丹,日夜兼程赶回洛阳,打扫门户,迎娶葛巾。家人见他娶回个这么漂亮的媳妇,高兴万分,邻居们也纷纷前来道贺。
    却说这常大用有个弟弟,名叫常大器,年方十七,尚未成婚。葛巾见他相貌堂堂,颇有才华,便与夫君商量:“还记得我那个玉板妹子吗?许给你弟弟如何?”常大用当然没有意见;常大器听说玉板是个美人,更没有意见。于是,葛巾派老太婆驱车去曹州接来了玉板,安排她和常大器结了婚。
    常家兄弟抱得美人归,喜不自胜。葛巾和玉板心灵手巧,持家有方,很快带领常家奔了“小康”。 两年以后,葛巾和玉板各生一子,小日子过得更幸福了。
    按说,生活这么美满,常大用可以没事儿偷着乐了,可他不!他的心中总有一个疑惑,那就是:妻子是何来历?
    葛巾曾告诉他:自己姓魏,母亲乃是曹国夫人。常大用不信,他心想:曹州并无魏姓世家;再说了,倘若妻子真是大户人家的闺女,为何她的父母对女儿私奔不加追究?
    一日,不知哪里来了一群强盗。他们围住了常大用家的小楼,为首的一个气势汹汹地喊道:“我们有二事相求:第一,我们这儿有五十八个兄弟,请给我们每人五百两银子;第二,听说贵府两位娘子世间少有,请出来让我们看看。”
    常家兄弟见歹徒不但劫财,还要劫色,气愤异常,断然相拒。强盗们恼羞成怒,聚柴围楼,恐吓常家兄弟,若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便要一把火烧了常家。
    说话间,葛巾和玉板不顾常大用阻拦,盛装出楼。她们站在台阶上,高声叱道:“我们姐妹都是仙女下凡,岂怕你们不成?就算给你们黄金万两,你们敢要吗?”
    强盗们当然不信,不退反进。葛巾和玉板一挥衣袖,只见这群强盗东倒西歪,立站不稳。于是,这五十八名“好汉”钱也不讨了,色也不劫了,屁滚尿流,赶紧窜逃。
    邻居们见这两个美貌女子轻轻松松,打倒一群壮汉,深感诧异,皆传二人乃是花妖。
    常大用屡闻谣传,疑窦丛生,又不便追问葛巾,便托故独自前去曹州寻访。到了曹州,他去拜访了原先借住的徐家,偶见墙壁上挂着一幅《赠曹国夫人》诗,便急问主人曹国夫人是谁。主人笑着将他领到后花园,指着一株高大的紫花牡丹说:“这便是‘曹国夫人’,只因此花艳丽无双,为曹州第一,人们便给它取其名。”
    常大用惊骇莫名,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洛阳。到了家,他也不说话,只装作无意地把《赠曹国夫人》诗诵了一遍。葛巾闻听惨然变色,她叫出玉板,抱起孩子,哭着对常大用说:“三年前,我被你的深情打动,这才以身相报,和你结为夫妻。而今你既然点破真情,再聚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
    玉板也泪如雨下,说:“姐姐,我们花仙岂容得他人猜忌,咱们信守天令,走吧!”说罢,葛巾和玉板将孩子向远处一掷转身飘然而去。奇怪的是,那孩子一落地就不见了。
    数日后,两个孩子落地的地方长出了两株牡丹,一紫一白,花大如盘。常家兄弟为了纪念葛巾和玉板,便将它们取名“葛巾紫”、“玉板白”。

其它版本
    牡丹,别名木芍药、洛阳花、谷雨花、鹿韭等。属毛莨科多年生落叶灌木。我国以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在石壁乡三合村村东,原佛庙的遗址处,长着一簇五尺多高的白牡丹,当地群众称之为“神牡丹”。据考证,这株白牡丹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单株野生牡丹。在古《岳阳县志》中有这样记载:“三合佛庙中有白牡丹一株,花叶重复,瓣白如玉,中含金蕊,花开时香飘数里。”据本村八旬老人们回忆,从他们记事起,每当花开时,周围乡里的群众,成群结队前来赏花。在赏花人中,有不少人是来求药还愿的。一簇牡丹花,何以这样神?当地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公元690年,唐朝女皇武则天改唐立周,初定天下,踌躇满志。腊月初八,召集朝文武大臣,设万人宴以庆功业。宴会上,酒兴正浓之时,开窗赏雪观景;忽觉一股清香飘来,经众人仔细察看,发现蜡梅花冲寒开放。当时有位大臣乘兴作诗一首:“上林初就如群臣,黄梅同心各自新,谁见小园春雪里,破春一萼更惊人。”众大臣连声称赞,并争先献媚讨好的说:“天助吾皇,万物皆贺。”这时武则天已喝得半醉,对大臣们说:“百花齐放,群芳争艳,不更好么。”当时武则天的侄儿武承嗣,便奏本说:“想必是众花未见圣旨,若皇上下旨,百花也不敢抗旨不尊。”武则天便命人笔砚侍候,乘酒意下诏书:“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晚风吹。”御花园上林苑众花,接到圣旨后,一夜之间纷纷开放,唯独牡丹不愿向皇上献媚讨好,没有开放。第二天早晨,大周朝群臣兴致勃勃的同游上林苑,但见百花怒放,不见牡丹花影,这下惹怒了武则天,下令火烧牡丹两千株,其余赶出京城,发配洛阳,并改名叫“洛阳花”。在牡丹被发配洛阳的途中,有株白牡丹显了仙形,变成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她深怕再遭天祸,一心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便中途逃脱,向北而行,一连几天几夜的赶路,来到了三合村,见三合村前有河,后靠山,山青水秀,风景迷人。牡丹仙女迷峦这里的美好景色,更爱怜三合村民勤恳度日、安静生活的美好晨光。仙女在三合村歇了歇脚,又向东行走了一天的路程,越走越看到人烟稀少,荒山秃岭,满目荒凉,便不再走了,就地雇了一个脚驴车重返三合村。赶车的是一个老农夫,在太阳刚要落山的时候,便到了三合村东的佛庙前。仙女跳下车说:“进佛庙还个愿,出来再付车费”,老农左等右等也没见仙女出来,眼看天就要黑了,就走上前叩开佛庙的大门,走出一位老和尚,老农向老和尚叙说事情经过,可老和尚并未见到有姑娘进庙还愿,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替姑娘付马车费了事。第二年春,佛庙院内长出一株白牡丹,谷雨节后绽开了洁白如玉的花朵,花大如盘,散发出阵阵清香。白牡丹的四周,还长出四株芍药,附近的人见了都说它们是牡丹仙子的四个贴身侍女。这株牡丹越长越旺,不几年,就长成五尺高。后来,邻近村里有个大户人家,想把牡丹占为己有,就把这株牡丹移到他家院里,牡丹移去后就一天比一天枯萎,这户人家里也接连出现凶事,这家主人赶快把已枯死的牡丹,移栽原处。没想到,牡丹从根部又发出新芽,不几年又长得和从前一样高了。牡丹劫后余生,傲骨愈刚,乱世不开,盛世满枝。说来也怪,当地人都说,凡白牡丹枝繁叶茂的时候,三合一带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如果三合一带遇到灾年,牡丹便枝枯叶黄。据说在文革十年动乱中,这株牡丹一直没有旺过。这也许就是她称为“神牡丹”的缘由吧!富丽堂皇,色香俱佳的牡丹,在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的同时,还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牡丹入药主要是用根皮,由于牡丹的品种繁多,所以,古人在应用时也有选择,“入药宜取花色红白单瓣者为佳,其余气味不纯,不宜药用。”其药用名称叫丹皮,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是一味凉血妙品,化瘀神药。

 

分享到:
上一条:柳毅传说
下一条:泰山传说